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八十四章踏雪寻梅

第八十四章踏雪寻梅


毋望看他流了那么多冷汗,中衣也定是湿了,便道,“我找了衣裳你换,再叫伙计灌了汤婆子来给你晤着,可好?”


裴臻拧眉道,“那东西不小心得烫脱一层皮来,终究没有你晤的好。”


他说这话时狡黠得像只狐狸,哪里还有孱弱的样子,毋望严重怀疑他咳得吐血是联合濮阳金台一起诓她的,便斜眼打量他。


裴臻咦了声道,“你这是什么眼神?天地良心,我可没有半分要染指你的意思,我只剩半口气儿吊着了,纵是有心也无力。”


毋望为难道,“那你等一等,我叫濮阳大人来晤你。”


裴臻目瞪口呆,“你让我抱着一个大男人?这是什么道理?我x后拿什么脸见人?还有他那个大*奶,醋性儿大得没边,也不问男女的,惹着她势必日夜追杀我,那我是活不成了。”


毋望的脸像被雷劈过一样泛出黑来,闷头翻出他的贴身衣物摆在床头,呐呐道,“要洗洗么?我去打些热水来。”


裴臻撑起身子,衣服松散着,颇有些人不胜衣的味道。他的手指轻挑了散落在胸前的发丝,微勾起唇角道,“背后擦不着,你帮我么?”


毋望头痛欲裂,这人不沾便宜会死么?会死么?真是后悔来瞧他闭着眼分明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儿,睁开眼比谁都讨厌


裴臻眼见她万分纠结,嘴唇几乎咬出血来,也无心再逗她,闷笑了几声道,“算了,时候不早了,人家都睡下了,就别麻烦了,我换了衣裳就好,你背过身去不准偷看。”


毋望红了红脸,忙不迭转了身,心道鬼才要偷看,把旁人想得同他一样么。


身后一阵衣料的摩擦声,裴臻很快道,“好了。”毋望回身时见他已摘了束发,头发长长的披散着,与那雪白的中衣对衬着,愈发显得面如冠玉,妖娆多姿。她略滞了滞,只道,“你躺下罢。”


他定定看着她道,“我冷。”


毋望脑子里有如闷雷滚过,隆隆地响成了一片。她这真叫送羊入虎口这会子好了,濮阳金台自己回房安稳的睡觉去了,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她,她不过是来照看他一下,谁知他偏又不睡了,还出这妖蛾子,弄得她如今骑虎难下。


裴臻招手魅惑道,“杵在那里做什么,眼瞧着为夫冻死么?这衣裳真冷啊。”


毋望这才想起来,中衣竟未替他烘上一烘,这冰冷的,穿上身定然不好过,尤其他还是才出过冷汗的。她举足不前犹豫再三,他却极有耐心,适时给个鼓励的眼神,直把她哄骗到床前来,伸手给她除了外面的短衫儿,襦裙也脱了扔到床尾,轻松一勾就将她裹进了被褥里。


真是温香满怀啊臻大爷满足的用力嗅了两口,她身上有股如兰似桂的味道,身子也软软的,用力揽得紧些,觉得自己的心就要从腔子里蹦出来了,没有别的污秽的想法,只是单纯的高兴。从第一眼见到她就无法自拔,其间他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直到现在就像在梦里似的,终于能叫她心甘情愿的靠在他怀里,就是即刻死了也是赚的。


毋望那股不自在的劲儿,真如架在火上烤似的, 那是具紧致结实,火热有力的****,即使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得到,她沮丧道,“你又骗我。”


裴臻模糊呢喃道,“我有些发烧。”


她抬头看他,他的脸略有些红的,便道,“那怎么好?还是请大夫罢。”


“我自己就是大夫。”他阖眼道,“你可记得我在北地的那回病?烧得人都不认得了,其实也是肺上的由头,只不过太太他们不知道罢了,请的郎中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自己好了的,那一箭……真够我受用一辈子的。”他又抬起她的脸道,“我身子不好,恐怕要拖累你,日后你可会嫌弃我?”


毋望道,“都这样了,就是再嫌弃也不中用了。”


裴臻一听眉毛直挑起来,翻身将她压在x下,脸埋在她的颈窝里,控制不住的低喘道,“这样是怎么样?”恶意的动了动下半身,低嘎道,“是这样吗?竟敢嫌弃我?”


她惊得慌忙托住他的腰,恨道,“裴臻,你再这样我定不饶你”


他滚跌到她身旁,怏怏叹了口气,隔了一会儿又伸手将她搂进怀里,结结实实裹紧了被子,一手哄孩子似的拍着她的背,顺便张开五指比了比,她的脊背那么纤细,仿佛他只用拇指到中指指尖就能完全掌握,想到这个妙人儿这辈子归他了,满心的欢喜就如同水发的海参似的急剧膨胀起来,照着她粉嫩的脸颊啪啪就是几口,此举引发她的不满,叽里咕噜吐出一串北地的方言,他呵呵笑起来,撸撸她的头发道,“好春儿,你真是一帖良药,叫我连病痛都忘了。”


她迷糊的嗯了声,只觉温暖又安心,眼皮子沉沉的,渐渐云里雾里,不多时便睡着了。


****好眠。次日醒来时他已不在,被褥里还有他的味道,淡淡的苏合香,毋望理了理思路,她在他怀里睡了****?好像罢……揉了揉眼睛,重又扑倒哀声嗟叹,上回和路六叔同榻是环境所迫,这回自己怎么在他房里过夜了?中了邪么?磨蹭一会重又坐起来,嘟着嘴穿戴好,偷偷探出头去,幸而廊子上无人,便蹑手蹑脚想蹿回自己客房里,推门进去,却见裴臻共几位暗卫领事在她房里议事,正说什么“张昺、谢贵”还有什么“斩杀”,众人听见响动纷纷转脸看她,裴臻似笑非笑道,“春儿醒了?”


暗卫们起身行礼,满满一揖道,“夫人。”


穆大正两眼放光,****的瞧瞧他们主子,对毋望嘿嘿笑道,“夫人昨晚睡得可好?”


濮阳金台干咳一声,冲裴臻拱手道,“属下等先行告退。”


一干人等悄声退出,毋望呆站着,又羞又愤,跺脚道,“你做什么把他们领到我屋子里来”


裴臻无辜道,“你在我房里睡着,我总不好把他们叫进去罢,若去别处又怕你醒了找我不着。”


毋望本想驳他,想想又觉有理,无奈闷坐在床头,把襕裙上宫绦扭得麻绳一般,裴臻端了清盐来与她漱口,又绞了热帕子给她净脸,收拾停当取大氅替她披上,携起她的手道,“下去用早饭罢,吃完了好出去赏雪。”


一碗清粥,两碟小菜,热乎乎的打发了,那厢暗卫已经套好马车在门前候着,裴臻接过鞭子对濮阳金台道,“不必跟着了。”


细小的雪还在下,纷纷扬扬缠****绵,他戴上风帽,系紧披风上的绒带,抬手叫她搭着,小心翼翼送她进车里,扬鞭低叱一声,马车不急不慢跑起来,伴着微风小雪,在陌上优哉游哉的前行,也不知有没有方向,似乎就这样跑天尽头去。


毋望掀了窗上的帘子往外看,他没往镇子上驾,径直朝郊外去,稍过了会子听他轻轻哼起歌来,歌声清雅悠扬,雪珠子簌簌落在油呢车顶上,竟像是为他伴奏似的。毋望陶醉的眯眼歪在软垫上,拍着两手合着外面的歌声击节,一面随他低吟:“大灰泥漫三千界,银棱东大海,探梅的心噤难捱,面瓮儿里袁安舍,盐堆儿里党尉宅,粉缸儿里舞榭歌台……”


一曲毕,他回身撩了门帘子,颇有些热切的望着她,问道,“可好听?”


毋望浅笑道,“公子歌声宛若天籁,甚好。”


他满意的点头,笑道,“我许多年不曾开嗓子了,平素琐事繁多,弄得半点兴致也无,今儿是托了你的福,可算抽了时候出来逛逛,前头有一片梅林,我来时路过的,景致妙得紧,在这小地方也算世外桃源,眼下下了****的雪,再去瞧定然更美,本来明儿也打边儿上过,只是人多口杂的,反倒糟蹋了意境。”


又行一里地,他拉缰停车,打了门帘子扶她下车,猛然看见这冰天雪地中的红梅时她惊叹不已,这样大的一片梅林,足有一二十亩地,站在林边,梅树疏疏郎朗铺排开去,怒放的花朵在枝头迎风摇曳,那颜色姿态,叫人忍不住心生爱慕。


裴臻在林边驻足远眺,雪白的冬忍挑金暗纹常服衬着天青色的厚绒斗篷,愈发显得如松般的挺拔修长,他道,“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姑娘道可是么?”


毋望抿嘴一笑,道,“ 有理。”


说话间又有两辆马车迤逦而来,想来也是来踏雪寻梅的文人雅士,车里欢声笑语,毋望回头看,车上下来的尽是女孩儿,统共有五六位,不像大户里的千金,更像是小家碧玉,见了男子也不躲闪,大大方方过来搭讪,裴臻脸色不太好,毋望在一旁笑着看他应付那群女孩儿,心道俊俏的爷们儿到底受欢迎,不过这徽州徽商多,姑娘家也随性,很是难得。


撂下他跨下田垄,踮起脚尖折了两枝梅花搭在臂弯里,才要再折,身后裴臻不悦道,“你倒是大度,竟不吃醋么?”毋望看那群姑娘已经走远了,笑吟吟道,“做什么吃醋?焉知公子日后有多少房妻妾,春君识趣得紧。” 说着背过身去听他如何作答。


裴臻握了握拳,沉声道,“裴某有你,今生绝不再娶。”


毋望也不回头,只道,“负心多是读书人,愿公子铭记今日所言。”


裴臻苦闷道,“我立生死状成么?”


她回身看他,目灼灼,“一纸空文作得什么数?春君性子哏,若公子欲享齐人之福,那么天涯海角,必有春君一席之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