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八十章旧伤

第八十章旧伤


濮阳金台在廊子上遇着了换装后的裴夫人,只见她穿着狐坎的梅花罩衣,下穿六幅的如意月裙,松松挽个垂云髻,髻上插支碧玉的发簪,鬓边还戴了朵白布绞出来的小花,莫非还在孝里么?虽有些古怪,但不可否认的,那种雍容高洁的气度;着实少见得很。


他上前满满行了一礼,恭敬唤了声夫人。


毋望侧身避过,回礼福了福道,“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濮阳金台道,“属下是暗卫的副统领,姓濮阳,名唤金台,夫人只管叫我濮阳便是了。”


毋望颔首,朝裴臻房内指了指,问道,“他可在房里?”


濮阳金台道,“夫人进去瞧瞧罢,许是要变天了,这会子旧伤发作,正疼着呢”


毋望心头一突,总见他笃笃定定的样子,没想到会有伤病,急道,“是什么伤?”


濮阳金台支吾了一会儿,只好从实道,“前头那位大*奶在剑门关设了埋伏,放冷箭差点儿要了主上的命,因伤在左肺处,如今只要变天就疼得喘不上气儿。”


毋望想起了那位闹上门来的臻大*奶,她应该也是在意他的,否则怎么会当面找她兴师问罪?既然心里有他,却为何忍心伤他呢,人心难测得很,素姐儿那样的花容月貌,连走路都是摇曳生姿的美人儿,心肠竟狠辣得这般田地


推了门进去,他歪在褥子上,床前并排摆了三只熏炉,他微有些喘,嘴唇发白,精神头也不怎么好,看到她忙疾坐起身,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笑道,“这下子好多了,像个女孩儿家了。”顿了顿,似乎挣扎了片刻,最后颓然道,“我才说了要带你逛去的,不知怎么乏得很,容我歇会子再去好么?”


毋望绞着帕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日夜兼程的赶来,未及休息又同萧乾交了手,太过劳累自然是要引发旧伤的,身子不好便不好了,怕她担心还要瞒她,倒叫她愈发的心疼,便道,“你冷么?怎么摆这些个熏炉?”


裴臻怔了怔,倒不是冷,只是吸进冷气便忍不住要咳嗽,暖和了就好些,才要说是,却见她眼眶似泛了红,缓缓道,“你休瞒我,濮阳大人同我说了,你旧伤发作了,这会子正疼呢。”


裴臻哂笑着,既拆了谎也没什么可装的了,软软倒回褥子里,哀哀切切****了两声,“托了纪素卿的福,如今我又多了项本事,预测雨雪一点不差,看着罢,今儿入夜定是要下雪的。”


毋望语塞,这人真是,疼的这样还有力气打趣儿她走过去,摊开棉被给他搭上,温声细语道,“可有什么药吃么?我打发你吃了药再睡罢。”


裴臻抓了她的纤纤玉手,有气无力道,“才刚吃过了,歇会子就好了,你别忙,坐着陪陪我。”抚胸咳了几声,半睁着眼打量她,奇道,“你在给谁戴孝?”


毋望道,“我爹妈迁了坟,早年并未给他们守孝,到了应天后就补上了,本来是要三年的,后来外祖母怕耽误我,就改成一年了,再有半年孝期就满了。”


裴臻道,“我不知道你在孝里,叫他们下了婚书,早知该先换庚贴才是。”


毋望道,“如今还说这些做什么,我知道你也是没法子。等到了北平我再脱孝罢,路上容我再戴几日。”


裴臻摇了头道,“到了北平也不必脱。”


毋望有些为难,到了人家家里怎么好带着孝呢,不是触他的霉头么。裴臻知道她顾忌什么,怏怏道,“你还没过门,不拘这些,家里也没有长辈住着,还怕谁看不惯么,我又不是个不通的人.......只盼我哪天要是死了,你也能为我戴上四十九天孝,我也就知足了。”


毋望扭身道,“谁要给你戴孝,你若是一声不吭的死了,我便是追到阎王殿也要问个明白的。”


裴臻微讶,旋即笑道,“傻丫头”将她的手拿着细细把玩,眉心笼上了淡淡的哀愁,呓道,“才离开朵邑时我只当今生抓你不住了,没想到还有今日……真好。”


她低头思忖,自己也没有想到啊,头回见他,他背个药箱,跟在齐婶子身后,温文尔雅的像个小郎中,那时她只顾羞愤,连他长得什么都没细看,谁知自己这辈子就被绊住了呢。


裴臻抿嘴歇了阵子,又伸手抚她的眉眼,心下感慨,每一处都那么美,自己竟是拣了个大宝贝,想着便促狭道,“在下对姑娘一见钟情,不知姑娘可同在下一样?”


毋望闻言臊得无地自容,抽了手嗔道,“不许说”


“做什么不说?”复拉了她伏在自己胸口道,“我还当你会嫁给什么章家哥哥呢,没想到你愿意等我,到底为什么愿意等我?说了叫我欢喜欢喜罢。”


毋望想了想,慢慢道,“因为你长得好看。”


裴臻顿时黑了脸,拔高了嗓子道,“只是因为这个?”一下子用力过猛又大咳起来,直咳得眼泪汪汪,皱眉调息了半天才缓过来,边喘边道,“我只这一张脸能入你法眼?真真悲哀”


毋望忙给他顺气儿,暗道哪里只这一张脸呢,囫囵整个儿处处都是好的,可是叫她怎么说出口,她又不像他,长着一张二皮脸,明知她臊还问,可恶至极的奏性


裴臻仍旧不依不饶,使出了绝对的韧性,把她扭得麻花似的,“你说你说”


毋望立刻举双手投降,这是什么臭毛病,就喜欢听腻歪的话,便顺风顺水道,“我对公子也是一见钟情的,这下总好了罢,快些睡罢。”


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慢慢滑进被窝里,突然嘶的吸口冷气,毋望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他嘀咕道,“怎么没备个汤婆子,怪冷的,这帮吃干饭的”躺好后又道,“你回房歇着罢,我躺一个时辰再起来。”


毋望敛衽站起来,又弯腰给他盖实脚上的被子,哄道,“快睡罢,我走了。”


他闭上眼,轻蹙着眉,极不安稳的样子,毋望深望了一眼,转身正要出门,他又支起身子急道,“我起来了就去寻你,你别到外头去,知道么?”


毋望哑然失笑,真该叫他的手下们来瞧瞧他们主子的傻样,明月先生就是这般黏人的。想归想,心里到底还是甜甜的,便歪着头道,“那我在这里守着你可好?”


他的无赖嘴脸全现了出来,眨着眼道,“我这儿还有地儿,一头睡罢。”


毋望太阳穴一跳,决定直接无视他,讪笑了下,也不搭理他,回身便出门而去。


裴臻心眼子多,把路知遥的卧房远远安排在客栈另一头,如果可以,他一定恨不得把他安置到外头去,毋望忍不住笑了笑,这人醋性儿大又死要面子,要是叫他知道自己跟路知遥一床被子睡过,肯定会生吞了路知遥的,这会儿趁他睡了好去探望探望,若醒着必定想尽法子阻止的。


杨亭舟好几天没合眼了,这会子正一手支着脑袋打盹,鸡啄米似的前仰后合,好几次差点砸到桌面上,看得她心惊肉跳的,凑过去推了他一下,那半大小子像拉足的弓,一碰便直跳起来,下意识往腰里摸,噌地抽出半截剑来,毋望唬了一跳,杨亭舟睁着大眼,待看清了来人才长出一口气,把剑又插了回去,躬身一揖道,“夫人来了。”


毋望平了平心绪,看路知遥尚且平稳,便道,“你去房里歇息罢,这里有我呢。”


杨亭舟大摇其头,直道,“不成不成,叫主上知道了非刮了我不可。”


毋望道,“他睡下了,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你歇了会子再来替我。”


杨亭舟听了这话心里那叫一个纠结啊,苦苦思量了半盏茶的时候,终于还是抵不过睡意,犹豫道,“那就劳烦夫人了,属下就在隔壁厢房,有什么就叫我一声。”


毋望打发他去了,踱到炭盆子前拨了拨火,起身想去开窗换气,却见路知遥正痴痴看着她,她也未想别的,细看了他的脸色道,“还疼么?”


路知遥费力的摇头,哑着嗓子道,“你可好?”


毋望愕然红了红脸,倒像叫他看见了什么,心虚得紧,忽然又醒悟过来,我为什么要心虚?便笑着道,“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倒是你,自己伤得这样,还是不要说话,好好养着罢。”


路知遥眼里一暗,断断续续道,“你跟他回去后……我怕是再见不着你了……”


毋望无端涌出离愁别绪来,路知遥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应天的一切,和他分开就是真正和过去的半年时光道别了,竟是万分的不舍,哽了哽道,“你得空就来瞧瞧我罢。”


路知遥缓缓摇头,涩然道,“别人的家眷……岂是说见就得见的,没得给明月……先生打嘴。顿了顿,又道,“他待你可好?”


毋望点头道好,路知遥闭眼不语,她有些局促,走到窗前微开了一道缝,外面的冷气丝丝泄进来,她回头看他,他面上似不豫,过了会子又扯了扯嘴角,故作轻松道,“若往后受了委屈只管来寻我,我……你一日未嫁他,我便管你一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