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五十四章孙儿力不从心

第五十四章孙儿力不从心


谢淑怡嫁的姑爷姓秦,秦姑爷是做皮货买卖的,今年新到了一批皮子,皆是上好的,给家里每位女眷都带了一块,又从里头捡了方雪白的银鼠皮在毋望身上比了比,道,“这个正适合春儿,回头上寒做了大氅,又好看又暖和。”


谢淑芳笑道,“只你是个体人意的,姑爷是皮货商有好皮子分,咱们可怎么办呢,只带了些鹿茸人参的,也没什么给外甥女。”想了想,脱下一对血玉镯子给毋望套上,剔透的血丝衬着雪白的腕子煞是看,拉来给老太太看了,笑道,“可不是极配的么,老太太看是不是?”


两位姨母都给了东西,只自己嫡亲的倒没出手,谢淑怡笑道,“三妹妹给了什么,也给咱们开开眼罢。”


谢淑珍道,“我真是糊涂,竟忘了。”招了丫头捧来一只锦缎的盒子,打开了是一套纯金的头面,里头还有镶了珊瑚珠子的华胜。谢淑珍道,“这个我早预备下了,给小春儿添妆的,赶明儿出阁,姨母还有妆奁给的。”


毋望一一道了谢,命翠屏捧下去,谢老太太和女眷们聊天,毋望默默退出来,拉了秀绮到一旁说话,那秀绮有些扭捏,毋望笑道,“姐姐别臊,我们自己姊妹叙叙怕什么本来还有两个的,不巧她们都不在,等过会子我带姐姐到处逛逛。姐姐是头回来家?”


秀绮细声道,“是头回来。”


毋望又问道,“路上走了多久?”


秀绮道,“昨儿晌午送走了老爷和玉哥儿,母亲把家里安顿好了就走的,到城外二十里地投了宿,今早天蒙蒙亮就赶路了,走到这会子才到。”


毋望牵了她的手到侧厅坐下,招丫头上那加了蜂蜜的梅子茶,一面道,“这趟在家过十五么?”


秀绮喝了茶道,“家里没有老人了,老爷带了玉哥儿回余姚老家,母亲说咱们在这儿过了十五再回去,家里的姨娘姐妹们就自便。”


毋望笑道,“那敢情好,人多了才热闹呢。”


秀绮抿嘴笑,毋望拨了茶盖儿道,“姐姐头里可见过我三哥哥?”


这下秀绮更胀红了脸,忙垂眼摇头,毋望心道,那厮长得好,你若光看他的相貌就草率决定了,恐怕要苦一辈子的。想是这样想,说却不好说什么,总不能看着慎笃打光棍罢,又瞧秀绮也不易,两难之间道,“他过会子来了,你好好瞧瞧罢。”


秀绮愈发的窘,闷声道,“妹妹快别拿我打趣儿了,我若知道太太带我来是为了这个,那我是万万都不会来的。”


毋望道,“那也没什么,姐姐自己过过眼也是好的,到底是终生大事,只听父母之命终归有不妥。”


秀绮意外道,“历来婚配都是听父母的,妹妹觉得有不妥?”


毋望忙换了话头儿,指着上的盘子道,“这果埔是自己家里做的,姐姐尝尝可好吃。”


这时院里小丫头报道,“三爷来了。”


毋望起身牵了秀绮的手道,“说来就来了。”待慎笃与众长辈面前见了礼,方才把秀绮推出来。


谢老太太笑道,“这是你大姑姑家的妹妹,叫秀绮,同你大姑姑来家过中秋的,你是哥哥,好好带着园子里逛逛。”


慎笃是个聪明人,自然已会意了,面上不得发作,只好拱手满揖道,“给妹妹见礼了,妹妹一路上辛苦。”


秀绮忙还礼,又见他生得剑眉星目,心里自然是欢喜的,当下娇羞不已,一众长辈看了知道事情成了七八分,大家也都极高兴,吴氏暗暗拿肘顶了顶吕氏道,“看来弟弟要在哥哥之前办事了,回头就去备上罢,年前定是要过礼的。”


吕氏犹豫道,“怕三愣子不肯呢。”


吴氏听他叫慎笃三愣子不由微讶,转而又道,“大人定下的哪里容他做主不管咸淡,先娶了再说罢,若以后回过性儿来了,看见称心的再收进房里也使得。”


吕氏道,“我只盼他别收个小倌进房里就是菩萨保佑了。”说着又拉秀绮唠嗑去了,问现读什么书,可在做什么绣活,又问现吃什么药,秀绮都一一答了,老太太也觉满意, 示意白氏道,“你先带着秀姑娘过你那边见芳龄去,留下慎笃,我好同他说话。”


大太太应了,热络的请几位姑奶奶和秀绮去他们园子坐坐,一干人等和老太太告了假,都过那边去了,毋望留下陪着老太太,也好奇老太太会和慎笃说些什么,便规矩挨着榻坐着。谢老太太叫了声笃哥儿,慎笃一凛,垂手站着听吩咐。


“你也坐下罢。”谢老太太道,指了下手的椅子,慎笃听命坐下,谢老太太语气坚定道,“我瞧你大姑姑家的秀姐儿甚好,模样周正,言谈举止也得体,拿她配你可好?”


慎笃道,“孙儿年纪尚轻,不想这么早就成家。”


谢老太太哼道,“你说的什么混帐话?都十八了还小什么?你大哥哥十八闺女都有了,要是留住了,这会子能打酱油了只你还说自个儿小,还跟孩子似的,须知男大当婚,成了亲就该收收性儿了,等抱了小子你也知道知道做父母的不易,成日间干些糊涂事儿,打量我腿不中用了,连耳朵都聋了不成?你老子也有了年纪,就你一根独苗,你要叫他操心到多早晚去?还有你姨娘,拼了命生你出来就是为了还你的债么?眼泪水流了多少也不问了,如今连性命都要交代给你才算完?”


慎笃听了也惭愧,却不发一语,谢老太太看了他那样甚是光火,斥道,“你哑巴了?我说了这些个,你在听说书是怎么的”


慎笃站起来作揖道,“老太太息怒,孙儿断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孙儿心里……”


谢老太太厌恶道,“ 我看你是痰迷了心,油脂迷了窍了也只你老子拿你没法子,若依着我,不管千金万金的,明儿就叫人封了银子把那个下流种子赎出来,再托了人伢子远远卖到塞外去,我倒要看看你生了什么样的本事,能追到天边去”


毋望暗道,老太太果然有手段,想是谁也没想到要先赎了那小倌再做处置罢,这一手定叫慎笃措手不及了。


事实上慎笃也确实着了慌,忙央道,“老太太慈悲,好歹饶了他罢,孙儿愿一人受罚,老太太要打要杀都依老太太的。”


谢老太太啐道,“我何尝要拿你怎么样,只盼你成器罢了,那个小倌不动他也可以,你立时答应我,娶了秀姐儿为妻我也顾不得这三四辈子的老脸了,得亏那丫头是你大姑姑家里的,离应天也有些路不知道你那些臭事儿,只有先瞒着娶进门来,生米成了熟饭再说,若换了城里的,哪家的女孩儿肯和你结亲”


慎笃下气儿道,“一切但凭老太太作主。”


“单娶进来还不成”谢老太太道,又提了更高的要求,“最迟下年年尾,我要看见你们三房的重孙子。”


这下毋望呆了,慎笃也傻了。让一个断袖娶妻容易,要生孩子,那还真是个技术性的活计,这老太太真不是个好糊弄的毋望憋着笑看慎笃那张被雷劈焦的脸,突然隐隐对他产生了一丝丝同情。


慎笃带着哭腔,来了一句更意外的,“老祖宗,孙儿……力不从心。”


这下着老太太的脸色轰然倒塌,毋望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谢老太太直道,“造孽造孽喊你老子来,那小倌儿不打发了是不成的,倒叫我孙子成了废人,这哪里了得”


慎笃急忙跪下道,“老太太,容我尽力而为罢。”


谢老太太抖着手道,“你那两个通房干什么吃的?都是死人不成”又对旁边的大丫头道,“星儿,去传我的话,今儿晚上塞一个到他房里,锁上门,不到天亮不许出来把帕子给他房里人,我要见真章的”说到后头自己都有些汗颜,哪里来的祖母竟连孙子床第之间的事都要管的?无奈这慎笃实在太叫人操心,他老子只管发火,太太只会埋怨,他姨娘索性除了哭半点法子没有,这事最后竟落到了她的身上,只有勉为其难了。


星儿忍笑应了,再看慎笃都快哭了,毋望死咬住腮里的肉才不致又失控,谢老太太隐忍道,“你去罢,我乏了,歇一会子,你只在园里想想我才刚说的话,过会子要吃饭的。”


慎笃道是,拱手退出门外。毋望看他走远了才道,老太太,三哥哥这样,硬逼他娶了秀绮,没的最后害了人家女孩儿。”


谢老太太叹息道, “这才叫人送了通房进去,若实在不成也不好坑那孩子,一辈子的事儿,熬到多早晚是个头这笃哥儿怎的这般叫我不放心,若说年纪小倒尚犹可,如今比他老子都高了,痴愣性子一点儿没变,亏他还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


毋望是女孩儿家,论理也不该说什么的,看老太太想得也周全,便点头称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