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五十二章一树碧无情

第五十二章一树碧无情


进了慎笃房里,见兄弟两个各据一方,两人面色皆不善,毋望知道他们必定谈得不愉快,便问慎行怎么样,慎行指着慎笃道,“死不悔改的性子,犟驴”


毋望道,“姨娘可好?”


慎行道,“才吃了药,没大碍了,这会子睡下了。”又探头看了看外面道,“婶子那里劝得过来么?”


毋望点头道,“看样子成了一大半了,只要三哥哥告个罪,她便算了。”


慎笃怪叫道,“我去给她赔罪?若不是她每日挤兑,姨娘哪里会上吊?她不去给姨娘敬茶忏悔,倒还算计起我来了”


毋望心里生恨,这个不知好歹的,闹了起来大家没脸,他还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想来就是个欠收拾的辩道,“这是什么道理不论她怎么不好,总是正房太太,对个妾指责几句也不违常理,你这样犟也没什么,左不过腚上开花,膝盖跪脱一层皮罢了你可知你逞强害了姨娘,日后还在她手里,早晚是个死你既不管你姨娘死活,咱们可管什么呢”对慎行道,“二哥哥走罢,他不领情,我们何苦蹚这趟浑水呢,各自散了干净。”


慎行也倦了,生着闷气调头要走,慎笃忙拉住了他们道,“好哥哥,好妹妹,我是给驴踢了脑子了,才刚转不过弯来,你们千万别恼我,你们既这么说了,那我还是给她赔个不是罢,只求她别难为我妈才好。”


几个人陪着他往吕氏屋里后身屋里去,毋望道,“你差点闯了大祸,如今她气不顺,你给她磕个头认错罢。”


慎笃又恨道,“凭什么叫我磕头?我不去了。”


毋望站着并不拉他,只道,“你罪都赔了,还在乎头点一下地么?不过给足她面子,好保你姨娘日后平安,我瞧你那些孝顺都是假的,姨娘的命哪里值你的脸面要紧,你不去便不去罢,玉华,咱们也回园子去罢。”


慎笃听了果然又站住了,玉华掩嘴偷着笑,他绿着张吃了苍蝇的脸,悻悻道,“磕头就磕头罢,我既唤她声嫡母,她也受得起我一跪。” 便和慎行拉拉扯扯进了房里。


吕氏摆谱,不在榻上歪着了,换了地方侧身往里躺在床上,毋望无法,只得道,“舅母,三愣子来了,你打他罢。”


吕氏动都不动一下,拖着长音道,“我哪里敢打三爷,他不杀我就阿弥陀佛了。”


慎行冲慎笃努了努嘴,慎笃不情不愿地跪下了,嘴里道,“儿子才刚犯浑,惊了太太的驾,这会子知道错了,特意来给太太赔罪,太太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儿子罢,儿子给您磕头了”


说着做足了戏,头重重碰在拔步床的脚踏板上,毋望听着都替他疼得慌,忙和慎行在一旁敲边鼓道,“看在老太太面上,舅母(婶子)饶了他罢。”


吕氏听够了三声响才缓缓坐起来,慎笃憋屈着端了丫头送来的茶,高高举过头顶道,“太太原谅儿子就请喝了这杯茶,儿子往后必当时时警醒,再不叫太太生气操心了。”


吕氏磨蹭着接了茶,也不喝,直接递还给丫鬟,道,“你们都回去罢,我乏了,要睡会子。”


慎笃心里微沉,站起来作了揖道,“太太好生歇着罢,儿子告退了。”


几人一一行了礼方退出来,慎行对慎笃道,“你才好,也回去歇着罢。只求你安生些,若由着性子来,到最后只怕是后悔莫及那些小倌原是些玩意儿,哪个不是嘴上抹了蜜的,一转脚早抛到脖子后头去了,只你这傻子竟当真”说罢又是叹气又是摇头,转而对毋望道,“我先回去了,妹妹自便罢。”


毋望笑着应了,看他神经情复杂的转身离去,心里暗道,这慎行是个锯了嘴的葫芦,心眼实得这样,别人诓他他都信,好在她也无意,若真有心,他那个模样,还不生生把人冤死么


这时慎笃道,“妹妹今儿辛苦,到我那儿吃了饭再回去不迟。”


毋望道,“不了,姨娘既睡着了我就不去看她了,三哥哥代我同她问个好罢,我得空再来。”语毕微微笑了笑,转身即告辞了。


又是一路伴着湖风回了自己的小院子,见几个丫头正拿着扫帚在月季花架下扫地,便问道,“可是叶子掉得多了?有虫蛀没有?”


小娟道,“虫蛀倒没有,只如今花苞也掉了。”


“原是进了秋天了,花落了也是有的。”打着哈往房门去,翠屏和六儿迎出来问情况,毋望道,“没什么,又活过来了。我乏得很,先眯会子罢,吃饭再叫我。”沾着了榻,倒头便睡了。 ”


翠屏道,“我还想问她有什么想吃的没有,这就睡着了。”


六儿道,“你还不知道她么,问她也是随意,我昨儿看见有一筐银杏呢,咱们剥了炒鸡丁儿吃罢。”


两个人一合计,拉着手往小厨房去了,主子睡了她们便各干各的事,毋望又是个不烦人的,也不用担心她中间叫,别的院里的丫头常眼热她们,说有赏钱,活又轻省,还不挨骂,过得同姑娘一样的日子,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每每此时,翠屏免不得冷哼道,“咱们才分来那会子,是谁笑咱们跟了寒酸的乡下人的?可见都是眼皮子浅的咱们姑娘次过了谁去了?可比朱门绣户里的什么小姐强了不知多少”


厨房里的妈妈是老太太拨来的,原先只伺候老太太一个人的饮食,手艺出奇的好,如今到了这里便做了大锅饭大家受用,小院里的人各个胖了些,前儿过了称,姑娘竟长了二斤,愈发的细白圆润,唇上颊上连胭脂也不用打了,气色好得那样,往那儿一站,玉雕的人一般,加上院里的几个丫头长得也水灵,外头都管这里叫美人窝了。


众人没了什么活干,都聚到小厨房里帮忙,张罗了半个时辰,饭菜也齐全了,翠屏推了六儿道,“快去叫醒姑娘,没得又睡到明儿去”


六儿应了往正屋里去,见她家姑娘竟起来了,在桌前画画呢,便笑道,“今儿是怎么了,不叫你你也醒了?”


毋望道,“时候睡长了下半晌怎么办你过会子帮我打听打听如意楼的消息,看三爷又挨打没有。”


六儿道是,喊厨房里的人来布了菜,毋望草草吃完了又倚窗看书,丫头们收拾了也自去吃,毋望看了会子书脖子酸,便换到榻上躺着看,看累了又打会儿盹,一下午也就消磨完了。等到了晚上,眼看着天要黑了,屋里才掌了灯,老太太那里打发人来说,明儿几位姑奶奶都要回来瞧姑娘,叫姑娘早早过老太太那儿去。毋望点了头,问,“老太太今日可好些?”


小丫头答道,“比前儿好了些,夜里也不咳嗽了。”又道,“我上回瞧姑娘给老太太做的眉勒怪好看的,把样子借我照着剪一块罢。”


毋望喊了六儿把箱子里十来个纸板样子拿了来,道,“我这里统共这几个样子,你都拿去罢。”


那丫头道,“我听说姑娘的脚同我的一样大,上月得了几块上好的绒布,正做鞋呢,给姑娘也做两双罢,等做得了再给姑娘送来。”说完福了福,抿嘴一笑退了出去。


六儿朝门外白了一眼道,“谁稀罕,拿了她的鞋,姑娘不知还要用什么赏她呢。”


“人家或者是一片好意,给你说得这么不堪。”毋望道,坐在梳妆台前细细的梳头。


六儿傻笑了两声道,“姑娘叫我打听的事儿我问着了,三老爷只责备了几句,并没有动手打,眼下好好的,姑娘放心罢。”


毋望长出一口气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往后不知怎么样呢”吩咐六儿休息,自己端着油灯进里间歇着去了。


第二日一早换了衣裳,进过香后往老太太那儿去,进门后见家里女眷都到齐了,连一直称病的茗玉也来了,毋望一一行了礼才坐到老太太身边,老太太一面拍着她的手,一面朝管事嬷嬷道,“可打发了人到街口候着了?都这会子了怎么还没来?”


大太太笑道,“老太太盼闺女盼得这样几位姑奶奶儿女都那么大了,还怕认不得家么”


谢老太太神秘笑道,“我哪里是盼她们,我是盼着三丫头带回来的女孩儿呢”


茗玉道,“什么女孩儿?”


谢老太太动了动腿,毋望知她必是一个姿势久了有些难受,忙给她活动揉捏,老太太赞许的撸撸她的头发,边道,“是三丫头的庶女,闵姑爷的小老婆养的,今年十六,带了来给咱们瞧瞧,若过得去就给笃哥儿订下来,老三家的,你可要做婆婆了。”


吕氏似笑非笑道,“那敢情好,我也少了桩心事,还是老太太周全,姑奶奶也想着自己的侄子,知根知底到底是好的,倘或能成,咱们就该置办起来了,我那儿都是现成的,收拾了屋子就能办事儿的。”


茗玉怪声怪气儿道,“还是婶子气量大,万事都想着哥儿,慎笃那样真是不该。”


谢老太太不悦的咳了声,白氏横了媳妇一眼,茗玉忙住了嘴,老太太道,“事儿过了就过了,还提做什么三儿媳受了委屈我是知道的,回头我自有主张。”


吕氏诺诺称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