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三十八章 路知遥

这土地庙实在是小,两张拔步床都放不下,三人躬身躲在里头,屋顶跟筛子似的,外头大雨里头小雨,只好各自打着伞面面相觑。


那公子笑道,“在这荒郊野****上,又同躲在这破庙里,不知是哪里修来的缘分!我姓路,路知遥,敢问姑娘尊姓?”


六儿道,“我家小姐姓刘。”


毋望微点了头,看他眼波流转面上恬淡温文,竟有些像裴臻,忍不住问道,“路公子是应天人么?”


那路知遥道,“我原籍是绍兴的,祖父入朝之后便迁到此,往年的赛花赛诗会上都不曾见过姑娘,姑娘不是本地人么?”


毋望怔怔的,真是不知怎样回答,又想想,对待陌生人也不必将身家都交待清楚罢,便草草称是。路知遥微勾了勾嘴角,走到门外打了个哨子,那匹在外游荡的马发足飞奔了过来,等到了跟前他也不去牵马,只温声道,“你就在檐下躲雨罢,莫进来,里头地方小,没的挤着姑娘。”


那马竟真调转身子慢慢退到屋檐下,半个身子在雨里也不在乎,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毋望和六儿惊奇不已,问道,“这马懂人话么?”


路知遥道,“这是匹名驹,大约和四五岁的孩子差不多罢,你好好同它说,说得慢一些,它大致能听懂的。”


毋望心道,这人真是有意思,那马也极有灵性,真真有其主必有其马!路知遥又道,“我原以为只我一人寻着了这世外桃源,不想姑娘也会到此,二位从何处来?”


毋望道,“我到前头祭奠父母去的。公子怎的不去学里,却在这里钓鱼呢?”


那路知遥背着右手,腰杆挺得笔直,吁道,“姑娘未曾听说过偷得浮生半日闲么?日日做学问岂不乏味死!我昨儿已经放了官,如今总可以歇上一歇了,还去学里做什么。”


六儿道,“竟与我们二爷是同年,真是无巧不成书!毋望嫌她多嘴,不悦的睨了她一眼,六儿吐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


路知遥喜道,“甚好,不知姑娘的贵戚放的是什么官职?”


毋望敷衍道,“是我的表兄,我也是昨儿才到应天来的,究竟如何并不十分清楚。”


路知遥也不在意,独自站在门前,毋望看雨下得这样大,心里后悔将那马车打发走了,如今困在这城外可怎么好呢,雨又不知何时停,真是愁也愁死!正想着,那路知遥淡淡道,“来了一辆车,想来是来接姑娘的罢。”


六儿忙探出去看,驾车的正是头里那个小厮,车里还有人打了帘子往外张望,待稍近了一些,看清了来人是慎行,六儿对毋望道,“二爷来接咱们了!”


路知遥眯眼细看,原来她们说的二爷竟是谢慎行,不禁又笑这世界小,绕来绕去都是自己人,他的母亲和慎行的外祖母是嫡亲姊妹,他和慎行原就是叔侄,如此看来,这位姓刘且父母双亡的姑娘,应该便是洪武二十四年被问斩的太仆寺卿刘郁的闺女。


慎行跳下马车时吃了一惊,不解道,“这不是遥六叔么?你怎么在此啊?”


路知遥道,“我才刚在前头钓鱼来着,下了雨就和两位姑娘进来躲雨了。”


听慎行管那路公子叫六叔甚感意外,想到前头人家问还遮遮掩掩的,如今竟跟露了腚似的,便浑身的不自在。路知遥倒还是气定神闲的,眼里却多了丝玩味,错身让慎行过去,只闲适靠在一边看着他们。


弯腰看着毋望的脸,轻声道,“老太太都急坏了,你要去也多带几个人啊,或叫上我,或叫慎笃都使得,怎么好一人带个丫头就出来了,万一遇着什么事可怎么得了!”


愧疚道,“我原是不想麻烦家里人的,谁知最后反倒弄巧成拙了,真是对不住了二哥哥,这么大的雨还叫你出来寻我。”


哪里忍心苛责她,只叹气道,“傻丫头,何必自苦呢,家里谁不疼你?若有事只管说罢了,好歹下回别独个儿跑出来,今儿遇着的幸好是遥六叔,若是个歹人可怎么办!”


毋望本来就臊得慌,叫他一说只好低了头。慎行又对路知遥道,“叔叔同我们一起走罢,这雨多早晚是个头?不如先到我妈那儿去罢,回头再打发人送叔叔回去,可好?”


路知遥看那女孩愈发拘谨了,竟与要来救人时两个模样,便笑道,“你们去罢,我等雨小些再走,雨下得太急,连钓鱼的家伙什都没收,我还惦记着篓子里的两尾鱼呢。”


慎行听了只得作罢,拱手道,“那侄儿先领妹妹回去了,等下回再邀叔叔到侄儿的下处吃酒。”复领了毋望给他行礼,路知遥只微欠身答礼,目送了他们上车,回身找个干净地方打起了盹,忽想起她的伞竟未给她,不由又失笑,看来真要如戏文里的许仙一样了,待天晴必要去还伞的,届时可再见佳人一面耳。


那厢马车里毋望仍低着头,慎行侧身看过去,脖子纤细得不满一抓似的,鬓边零星散落了一丝秀发,竟有些楚楚可怜的美。复问道,“可是唬着了?怎么不说话?”


毋望道,“没有,只淋了点子雨,哪里就唬着了!”


六儿插嘴道,“那位路公子是二爷的什么亲眷?”


慎行笑道,“他和我母亲是两姨表亲,我外祖母头一个生了我妈,我那姨祖母四十二岁上才生了他,故我与他年纪相仿。可巧咱们俩又是同一年考了会试,如今又同一天放了官,叔侄倒成了同年了。”


毋望也笑了笑,道,“你两个的官职可一样?”


“他是六品的同知,品阶一样,所司不同罢了。”慎行道,“你们才刚说了话了?我那六叔为人最是不羁的,倒好相处,只有时有些执拗,因是幺儿,家里偏疼些也是有的。”


毋望羞道,“罢罢,再别提起!我哪里知道他是你叔叔,头里看见他在钓鱼,刮了阵大风他竟不见了,我们当他落了水便想去救他的,闹了个误会。”


慎行听了笑话般乐了一会子,又道,“他水性最是好,纵然落下去了也没事,我们昨儿还说该调他去开通河道呢,留在京里做同知是大材小用了。”


毋望道,“他留京,你呢?年下外放到何处?”


慎行倒没有不满,慢慢道,“皇上命我先到北平一阵子,又念我家有寡母,说外放一年就调回来当差。”


毋望不解道,“为何你要外放,他却能留京任用?”


这下慎行开始大摇其头了,长吁短叹了会儿道,“他也是幼年丧父的,只是他祖父是皇上的少师,因听朝廷要放官便在家病了,这一病来得蹊跷,皇上自然也是知道的,可不就将他留下来服侍祖父了么。”


毋望不禁也摇头,果然朝中有人好办事,这人奇,他祖父便是妙了,一家子倒也有趣得紧。


慎行看她言谈并无不妥也放心了,又看她襦裙裙摆尽湿,便问道,“这湿衣穿着可冷么?先回房换了衣裳再去回老太太罢。”毋望点了点头,他又对六儿道,“我这里有汗巾子,你且给你姑娘绞了裙摆罢。”说罢解下汗巾递给六儿,自己转身看窗外,一面道,“你何时到庙里去,打发人来和我说一声,我陪着你去。”


毋望道好,心里顿觉暖暖的,慎行打小就细心,如今大了也是一样,或者也因他父亲去得早罢,并未变得乖僻,反倒愈发和气,真真难得。


到了谢府,毋望的丫头嬷嬷都在大门前等着,看她下来直拍胸口道,“神天菩萨,姑娘你可回来了,若有个闪失我们都活不成了。”


毋望歉道,“真是对不住,走也没同你们打招呼,白叫你们操心了。”


玉华抹着泪道,“原就是我们大意了,竟连姑娘出去都不知道,回头各自到老太太跟前领板子罢。”


慎行道,“你们是该罚,尤其那些小丫头子们,竟连个值夜的人都没有,回头老太太问起来少不得要撵出去的。”


几个丫头吓得面无人色,毋望道,“快别说了,是我不让她们值夜的,晚上又没什么事,做什么让她们不得觉呢!我自去和老太太说,要罚便罚我罢。”


一行人正匆匆往园子里去,二门上跑来个小厮急道,“二爷可回来了!我们三爷正给三老爷打呢,求二爷去劝劝!”


众人俱一惊,慎行恨道,“整日间招猫逗狗的,又出了什么岔子惹你们老爷生气了?”边说着边往三房的如意楼去了。


毋望被簇拥着换了玉色的薄罗短衫和缕金挑线纱裙,重梳了头,又往谢老太太那儿去,还没进门就听得老太太急赤白脸的呵斥,“怎么还不回来?打发人到前头等去,看回来了就来回我!”


毋望忙打了门帘进去,老太太、吴氏并吕氏都在,一一行了礼道,“是我的不是,害老太太和舅母们担心了。”


谢老太太长出一口气,嗔道,“这孩子胆子也忒大了,只带一个人就出城去了,你可是要急死我么?下回可不能这样了!”


毋望忙靠到她怀里撒娇道,“下回再不敢了,老太太且饶了我这一遭罢。”


声音糯软,模样娇憨,老太太再大的火气看着都没有了,只疼爱的撸撸她的头道,“我晓得你是个极孝顺的,只是这样一声不吭着实吓人,下不为例罢。”


毋望心里纳闷,她出去前明明回过吴氏,怎么成了擅自离家了?眼下也不急于计较这些,外头一帮子丫头婆子正发抖呢,先求了情才好。便缠着谢老太太道,“春君没有不从命的!老太太你瞧我好端端的,我身边的人也饶了罢,都是我不好,不怨她们。”


"连好还有什么脸留在园子里?都打发到庄子上去才好!”老太太板着脸道,又看自己外甥女可怜巴巴的瞧着自己,也没法子了,只得道,“既然你求了情,那便不撵了,还在你身边当差罢,罚一个月的月钱就是了。最叫我看走眼的是玉华,我原当她是个稳当人,谁知也是个黄鱼的脑袋。”


毋望又忙着说了一车好话,这才把老太太打发人的念头压下来,心想月钱罚就罚了,回头给她们补上也就是了,这个小风波就算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