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十八章 酒醉

毋望正拨着算盘算帐,突见门口跑来一匹马,马上挂着一个人,马一停下,那人便歪歪滑下来,再一看,臻大爷赫然就躺倒在了梨雪斋的大门外。毋望忙扔了帐簿跑出来,见他脸色绯红,推了两下也不醒,无奈道,“怎的醉成了这样!”


想扶他起来,女孩家到底力道小,扯了好几下也没能搬动他一条胳膊,只得喊张氏来帮忙。


张氏正在后厨内加蒸一笼云片糕,听见毋望喊忙赶出来,两人合力才将他抬进房里。


张氏看着那张红得像熟虾的脸,为难的说道,“怎么办?还是到他府上叫人来罢,好歹将他弄回去,要叫他的大奶奶知道了还得了么!”


毋望皱了皱眉道,“我当真不想到他府上再受那位主子奶奶奚落了,我瞧着他睡一会子就该好了,等酒醒了自己回去便是了。”


张氏搓着手道,“当真不好办啊,才出的这档事,一转脚他又醉到你跟前来了,想避都避不开。”


毋望道,“不打紧,他醉得人事不知的,照顾他一场也算尽了心了。”


张氏摇摇头道,“我给他煮碗醒酒汤罢,你喂他喝了就成了。”转身又回到厨房,翻出酸枣和葛花根一同熬治起来。


毋望看他出了好些汗,摸了额头又很烫,拿井水了绞帕子给他净了脸,又另拿一块沾湿了给他敷在额头,取了床头的团扇来给他仔细的打扇,见他安稳了些,便放心不少。


他的酒品倒也算好的,不闹也不吐,只皱眉静静躺着。毋望侧了头打量他,真真是俊俏!这样的男子定有很多姑娘对他倾心才是,怎的偏瞧上她呢?他若要娶妾,成堆家世好的女孩紧着他挑,其实哪家不是三妻四妾的,看开了也没什么,只她是个死心眼的,到最后怕是要辜负他的。这臻大爷在这上头栽了跟斗,心里必要委屈一番,若她狠了心忍住,过些时日自然就会好的。


想着这些,手里的扇子打得慢了些,裴臻又热得动起来,如今不好替他脱衣裳,只得加紧了扇风,直扇得手臂酸痛,那裴臻睫毛一动,张开了眼睛,迷糊了一会子,看着她,想了半日才道,“你是春君么?”


毋望点头道,“是我。你喝醉了,现下可好些?”


裴臻眨着眼睛道,“我的手绢在哪儿?”


毋望忙给他找,又不好摸他的内袋,便拿了自己的给他,道,“你的不知在哪里,暂且用我的罢,你要手绢干什么使?”


裴臻将手绢往胸前一塞,道,“我要扎个耗子给春君顽。”


毋望的脸一阵红绿交加,看来酒还没醒,听着在说胡话似的,便温声安抚道,“睡一会子罢,起来再扎不迟。”


裴臻闭了眼睛长叹道,“你哪里知我的心!”


毋望不由也叹了叹,这人倒像是痴情得很,只是她一个流放的犯官之后,哪里值得他这样。


裴臻安静一片刻,突又支起身道,“你在这里别走。”


毋望又将他摁躺下,直道,“我不走,看着你睡,过会子我找人把你送回去,你且睡罢。”


裴臻咕哝道,“我就在这里,要和你在一处。”


毋望心里怦怦直跳,别过脸去好言道,“那我去你府上寻了小厮来可好?他来伺候你总方便些。”


说着起身要走,被裴臻一把抓住了手,急道,“春君,我不要旁的人,就要你伺候,现下不学,日后怎么办。”竟比个孩子还无赖。


毋望暗暗摇头,想得这样远,哪里有什么日后!日后他自有他的臻大奶奶伺候,她也有她的章家哥哥要照顾,井水不犯河水的过日子,有什么可怎么办的!心里这样想着,如今他吃醉了酒,也不好同他计较,便由他去说,只是轻轻抽出手道,“我不去就是了,你别闹。”


这时张氏端了醒酒汤来,看一眼床上的人,哀声道,“那些人不知怎么当的差,主子醉成这样也没个人跟着,任他一个人在路上躺着么!我担心你叔叔,想去得风楼瞧瞧,前面不好断人,你喂他吃了药就来。”


毋望应了,吹凉了药要喂他,才刚还喋喋不休的裴臻竟像睡着了一般,任你喊他,充耳不闻。没了法子,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不喂他吃药怕是真要睡到明天去,醒了还得头痛上一两日的。毋望咬咬牙,吃力的抱起他的身子,想拖他靠在床架上,无奈这人实在太沉,只好自己坐到床沿上,让他靠在身上,拿了勺子一口一口喂他。


裴臻也没想到自己装醉竟会有如此意外的收获,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连她的心跳都能听得到,还有少女隐隐的香味和他颊边的柔软,真真叫他口干舌燥,连那酸涩的醒酒汤都如仙露似的,喝起来也无比美味了。


毋望哪里知道这些!喂完了药,小心放他躺好,又开了窗,将窗纱放下,细看他没什么大碍了,方才出去关了门,往前面去了。


裴臻听她走远了,抽出怀里的手绢看,上头绣着两只蝴蝶,一株兰草,针脚甚是密实,绣功也极好,复又叠好,宝贝似的藏进襟里,微勾了嘴角,笑得高深莫测,心道,小女孩儿果然好骗,哪里就醉得这样了!今日只喝了几杯,那一星半点,于我来说喝茶似的,我是心里放不下你,又不好再看你,只有出此下策才不叫你恼,我的良苦用心真是天知道啊。


那厢毋望才到铺面上,来了几个二三十岁的****,不买东西,只顾在那里指指点点,毋望也不生气,好声好气问道,“几位夫人可是要买糕点么?咱们这里有江南的吃食,可要各样来一些么?”


其中一个穿紫衣的女子走上前笑道,“我是隔了三家的烤鸡铺子的,今日你们才开张,一来道贺,二来是结交姑娘,裴大爷是姑娘的高朋,咱们邻里邻居的,也好沾点光不是。”


毋望听了不喜,却又不好做在脸上,只陪笑道,“几位嫂子说笑了,裴公子心善,看我们叔侄可怜才帮我们一把的,并不是什么高朋,嫂子们不要误会才好。”


“那今日裴大奶奶怎的要接姑娘进园子里呢?”几个女人互递了眼色,又往后院张望,一面说道,“才刚裴大爷吃醉酒了罢,这会子在里头躺着?”


如今天下大定,街面上的人每日有进项,得了闲便四下里打听旁人的私事,聚在一处胡拉海扯也是有的,背着事主也就罢了,现在愈发大胆,竟跑到跟前当面盘问,这是什么道理!


毋望才要发作,那里张氏,刘宏,章程并裴臻的小厮一并走了来,那几个女人见人多了便都散了。


助儿作了揖唤声姑娘,又问道,“我家大爷可还好么?”


毋望道,“吃了醒酒汤又睡下了,在里头厢房呢,你去瞧瞧他罢。”


助儿说了几句客套话,进屋里照看他主子去了。


刘宏似也有些上头,张氏扶了他进房休息,铺面上只剩章程毋望二人。


“出了什么事了么?”毋望看他面上不豫,闷声不响坐在椅子里,心下狐疑,问道,“可是饭局上受了气么?”


章程道,“没有。”


“那你怎的拉个脸!定是有事罢?”毋望将晾凉了的云片糕一排排码好,回头看他,他还是满脸阴沉。


章程憋了半天才道,“席上那些人说了些话,我心里堵得很,他们皆当裴公子是你女婿,对你叔叔百般恭维,我在一旁倒成了没事人,你说可气不可气?”


毋望一笑,故意逗弄他道,“你可不就是没事人么!难不成是有关联的么?”


章程老实,立刻脸红脖子粗的,愣愣说道,“等我提了亲自然就有关联了。”


毋望想起婶子说的那些话,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同章程说,只得含糊道,“做什么把旁人的话放在心上,你我又不是头一天认识,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么。”


章程想想有理,便也不再辩旁的了,看助儿跑了打水,疑道,“裴公子未喝几口怎的就醉了呢。”


毋望笑了笑不答话,想是奔波了这两日,昨儿睡得晚,今儿又早起,伤了身子喝不得酒罢,章程面前不好说,只当不知道了。


“裴公子真是个好人,”章程又自顾自道,“才听说我在那家不拿权,便靠着他的面子给我续了前头的买卖,绕过了太太的姑表亲,只叫我自己签了契约,日后方好抬头。”


怪道婶子说他对裴臻千恩万谢呢,既是这样的好事,谢他是应当的。章程如今最缺的就是这个,八百年不来往的远亲家,饭岂是好吃的,诸事皆不成,只点个名头,日子久了太太也会不乐意,何况还有个姐姐日日在耳边念叨。


“只是明日要去谈事,庙会恐怕去不成了。”章程愧疚道,“你别生我的气才好,等事办好了我再给你补上,可好?”


毋望虽有些失望,也不想叫章程为难,便笑道,“这值什么,自然是办正经事要紧,明儿去不成还有九月九,好容易得着的机会,万不能错过的。”


一番话说得章程感激涕零,心里计较着,待他在纪家站稳了脚才好叫毋望不吃苦,为了将来的安生日子,庙会不去也使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