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幸毋相忘 > 第七章 千里其如何?微风吹兰杜

升了堂,县令老爷也判了,将那贼人收监,令他将抢来的二两银子归还刘宏,并赔付刘宏医腿的所有花销,本来想总算讨着些公道了,谁知那人竟穷得叮当响,半个铜钱都拿不出来,刘家人愤懑了一阵,终也无法,只得空手回去了。待刘家人走后,县丞道,“既捉着了这贼人,为何又不叫他赔钱,他家岂是真穷得这样!那裴公子打的什么算盘?”


县令扶着乌纱帽道,“左不过为了女人,那些有钱人家公子哥儿整日招猫逗狗,谁晓得要干什么。”说罢打着哈欠回后衙睡觉去了。


刘宏倒是有颗平常心,安慰张氏道,“逮着了便好,好歹也弄了个明白,没钱赔便多关他些时日,也算报了仇罢。”


毋望叹了口气,若早知如此便不来应什么训了,叔叔一路颠簸,好像牵扯到了右腿,适才又疼得冷汗直流,没什么才好,若又有个好歹,真要腆着脸去求裴公子了,只是这裴公子竟不是专替人瞧病的,祖上在太医院供职,到了他这辈却弃医从商了,可惜了他那么好的医术,没有医病的铺子,请也未必请得动,要瞧人家愿不愿意了。


那厢裴臻等“巧遇”已等了许久,好容易看他们从县衙出来了,忙丢了一锭银子从茶馆里跑出来,领了助儿装作从他们身旁过,只听那娇柔的声音唤道,“裴公子且留步!”


裴臻自然心中狂喜,一面又不动声色回头,举止神情恰到好处,看得助儿直咋舌,果然是办大事的人,就是藏得住啊!


裴臻顿住,见那女孩匆匆跑来,穿着水色的襕裙,脸上嫣红一片,一双美目顾盼生姿,当下只觉心头怦怦跳作一团,竟有些张口结舌。


毋望向他盈盈一拜,道,“今日可巧见着公子,不知公子去往何处?”


裴臻规规矩矩还了一礼,道,“我在这处有几间铺子,只因有些琐事要办,正要往店里去。春君姑娘近来可安好?”


毋望道,“多谢惦念,春君很好。”说着,神色却有些犹疑。


裴臻何等聪明人,又道,“不知刘先生的腿可好些了?待大安了就该施针打通血脉了,否则这一生虽无痛楚,却只能日日躺在床上了。”说完笑吟吟看着她,并且如愿在她眼中看见了惊讶。


毋望懊丧道,“害我叔叔的人捉住了,今日开衙审理,我叔叔婶婶皆来了,就在那辆车里,不知可是适才碰着了,这会子正钻心的疼,若…公子……”


裴臻见她脸红得几乎滴出血来,便也无心再逗她,急急撩了袍子跨上他们的马车,细细摸了骨才道,“不碍的,许是路上震着了,过会子便好了。”又问张氏道,“我上回开的方子可还在吃?”


张氏点头道,“一直在吃。”


裴臻摇着扇子笑道,“如今可该换了,前头有间药铺子,到那借了笔墨重写一张,劳春君姑娘随我走一遭罢。”说着便跳下车,向毋望拱手道,“请罢。”


那女孩儿脸上竟生出一股子英勇就义的表情来,抿着红唇,细白的皮肤在太阳光下几近透明,重重一颔首道,“公子先请。”


裴臻心情大好,缓缓走在前头,眼角瞥见毋望错后他半个身子,顺从地在后头跟着,心里渐渐生出柔软来,竟想着要是能长长久久的这样多好,无奈这女孩儿主意这般大,着实叫人又爱又恨。


进了药铺,掌柜忙从柜台后面跑出来,恭敬行了礼,叫了声臻大爷。裴臻抬手叫他免礼,提起笔来就写,旁边的助儿看得直打鼓,心道:好家伙!松贝,海马,新开河参,血竭,皆是名贵的药材,铁了心要把那二十两耗尽啊!


裴臻边写边道,“令叔如今骨是接上了,只差大补,气若虚则腿无力,要安方子给他抓药,连着吃上十副便该大安了。”


他每写一笔,毋望的心便寒一分,这些药她都知道,当年家没抄时库里的药柜子上都有,都是巴结爹爹的人从各处送来的,那时要用真是易如反掌,可如今这境况,莫说十副,便是五副也吃不起的,这裴臻是成心要她难堪么?还未待他写完,毋望便道,“公子不必费心了,我们是穷苦人家,这样好的药当真用不起,今日劳烦公子了,春君先告辞了。”


裴臻笔未停,连头都没抬,只轻声道,“你叔叔的腿不治了?你作得这样的主?”见她果然犹豫,又慢慢道,“既如此,那我也用不着再去替他施针了,反正这几年没怎么治人,手生得很。”


到底是年轻女孩儿,哪经得住裴臻这样老谋深算的人算计,当下红了眼眶子,裴臻看了心里不是滋味,把方子给了药房掌柜,叫他合价抓药,自己站在毋望身边,左右不是,又不敢碰她,只好哄道。“你莫哭,我方才是同你闹着顽的,你叔叔的腿我一定治好。”


掌柜合完价,小心说道,“一共十七两二钱银子,十天的分量。”


裴臻点头道,“包好了给姑娘罢,算在我的账上,回头到府里结银子。”


掌柜诺诺称是,自去包药了。


毋望听了他的话,忙摆手道,“万万使不得,劳公子替我们治病,如今还叫公子出钱抓药,这样大的恩情何时才能还得上!药的事容我再想想法子罢,断不敢再劳烦公子。”


裴臻笑得极和煦,一面道,“姑娘多虑了,什么还不还的,令叔的腿是我从头治的,自然也盼他痊愈,这点子药于我不算什么,你放心拿回去罢,叫你叔叔早些好起来,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毋望还想推辞,那裴臻却拉了脸子,不悦道,“我这里上赶着求姑娘,姑娘还不应么?真真是看不起我裴某人,裴臻虽不才,尚且不至于落井下石,姑娘且放心罢。”


听他这样说,毋望没法,只得将药收下,福了福道,“公子大恩春君记下了,若公子不嫌弃,春君愿到府上为婢,做个粗使的丫头,服侍太太奶奶。”


助儿忙看他主子,心里猜度,大爷这下子可捡了漏了,才花了十七八两银子刘姑娘便自愿进府了,虽说作丫头,将来扶上去,逃不了是个姨奶奶!


谁知裴臻笑道,“我府里不缺丫头伺候,也断不敢叫姑娘来服侍,姑娘是神仙样的人物,没的折辱了姑娘,那裴臻真是罪该万死了,只求姑娘下回见了裴某给个好脸子,也就是了。”


毋望立时窘得什么似的,再瞧裴臻,面上朗朗,不像是玩笑,又忙回头思量,自己对他不曾有过怠慢,他做什么这样说呢。嘴里应道,“公子言重了,春君莫不从命。”


裴臻复又道,“我小字兰杜,姑娘若当我是朋友,下回便直呼小字罢。”


毋望道,“是‘千里其如何?微风吹兰杜’的兰杜么?”


裴臻甚感意外,想这女孩儿还知诗词歌赋,竟是捡着宝了,旋即道,“正是。”


毋望微微一叹,果然人如其名,那裴公子面上倒也似个兰草杜若般的君子,只是他对叔叔的恩情怎么才还得完,这些药材烫手得很,若拿了,恐怕真要去做他的小妾了。


裴臻接了助儿捧来的巾子擦手,望着她变化万千的表情,眼睛红红的似个兔儿爷,小嘴儿或噘或咬,顿觉甚是可笑,便道,“这药要拿文火慢慢的,急了可不成,事倍功半而已,待熬出了精髓再喝,必能深达肌理。”


一旁的助儿听得频频点头,大爷就是大爷,说话都透着隐喻,刘家的小姑娘怕是要栽了,就是个孙猴子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去,只可惜了他家主子,商场官场惯用的那一套竟拿来对付十几岁的女孩儿,难免有些不磊落啊。


毋望俯首道,“多谢裴公子,春君记下了。”


裴臻道,“待令叔腿脚有了知觉,你去齐家同齐婶说,叫她差人来回我,我得了空就来。”又吩咐助儿把药送到他们车上,毋望行了礼便告辞了,他站在门口直看她上了车才回身,这时掌柜带着伙计来给他磕头,齐齐跪了一地,他不耐道,“又不是里头,不必如此。北边可有什么消息?”


掌柜道,“乃儿不花率众不过一万,如今在漠上四处游牧,居无定所,若伐,需派骑哨先探。”


裴臻坐下,拿杯盖儿拨了茶沫子,缓缓道,“你飞鸽传书给上头,这些我都不管。”


掌柜领了命,又看裴臻心不在焉,便问道,“大人可为宁王的事烦恼?”


裴臻半晌无语,手下的人面面相觑,突听他问道,“你瞧刚才那女孩儿怎样?”


众人了悟,吃吃的笑起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位大爷怕是动了凡心了。


只因屋里的人都是跟了他许久的,所以也并不避讳,直言道,“我本想收了她,谁知她死活不从,没法子才逼我下狠手。”


掌柜道,“什么样的女孩儿叫爷这样上心?”


裴臻笑了笑道,“她爹你也认识,太仆寺卿刘郁。”


掌柜道,“当年倒有一面之缘,如今女儿这般大了!大人要纳她作妾恐怕不易,终究宦官人家出身,性子可傲。”


裴臻眯了眼道,“无妨,还没有爷办不成的事,一个小丫头,值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