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洁要背叛东家, 这事尚未戳破, 李洁依然照常上下班,她手下要带走的一组人也依然在怠工。
防是防不住的,李洁的级别可以拿走很大数据,即便现在封锁她的权限打草惊蛇,也不能将她已经拿走的数据找回来。
不能防,就只能掀老底。
洗手间里,周垚听到这组红娘其中两个的交谈。
其中一个叫阿珍的红娘, 提到她欠的卡债太高, 有钱的男朋友刚分手, 她还跟外面的人借了钱, 还贷了款,早就拆东墙补西墙好几个月了, 如今业务额也直线下滑, 看来这个月只能拿个基本工资了,还不知道怎么办。
另一个小声说, 再忍忍, 再过个把个月就都有了。
周垚听到这,心里已经有了底。
这个阿珍是个突破口。
但周垚也考虑到现在是非常时期,贸然找阿珍太冒险,不能通过通讯软件或者电话找她, 万一约不到人,还会惊动李洁。
周垚转而想到方晓。
方晓现在等于是寄人篱下,听她前夫说, 她心情有点抑郁,人也打蔫儿没精神。
像是方晓这样的性格,她但凡还有一点办法,都不会允许自己还生活在她前夫身边,那可是她用尽全力作死都要逃离的男人,若非山穷水尽了根本不会再回来。
恐怕阿珍现在也在找救命稻草,哪怕再烫手。
周垚转眼让任熙熙给阿珍打个电话,模仿办理贷款业务员的口吻,最重要的是在电话中一定要提到阿珍已经通过向他们贷款的条件。
这种伪装成功的概率,与需要钱的渴求度直接挂钩。
果然,阿珍接到电话,最初有点半信半疑,却也没有直接拒绝,愿意面谈。
阿珍的确已经找过几家贷款公司,一般来说业务员上来会先问几个问题,是否有不动产证明,是否有固定工作和收入,而不是自由职业。
阿珍已经用自己的公积金和固定工资做过担保贷了几万块钱,眼瞅着年底就要还钱,如今正急需一笔钱进来帮她填坑,可她的信用一经抵押,之后的几家贷款公司都将她婉拒。
可以想见,这通电话等于给了阿珍最后一丝希望。
就这样,阿珍去见了所谓的贷款业务员。
……
咖啡厅里,阿珍早到了几分钟,叫了杯咖啡坐着发呆。
为了这笔钱,她下午还请了假,又少了半天的工资。
阿珍焦虑的咬着指甲。
而角落里的周垚,正拿着粉饼补妆,粉盒的镜子反射出阿珍苦大仇深的模样,好像她约见的不是业务员而是债主。
周垚看了下时间,不紧不慢的喝了半杯咖啡,为的就是让阿珍坐立不安。
直到阿珍又一次翻看手机,桌下的双脚也按耐不住的晃动时,周垚终于站起身,走向阿珍。
阿珍始终望着大门口,感觉到有个人影立在桌前,下意识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对上周垚的笑脸。
阿珍心里一咯噔,脸色霎时难看了。
周垚直接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在桌上,转而拉开阿珍对面的椅子,坐下时将包包放在手边,交叠双腿。
“等人?”
阿珍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声音很干:“周……周姐,你下午也没上班呐?”
周垚气定神闲道:“嗯,我也约了人。”
阿珍又一次小心翼翼的看向门口:“真巧啊,我也是等朋友,那个,我朋友就要来了……”
周垚却笑着将她打断:“不巧,约你的人是我。”
阿珍一呆,直勾勾看着周垚半晌:“什么……”
周垚双手环胸,望着阿珍灰败的脸色:“怎么,你不是要贷款么?我也不绕弯子了,你的经济危机我可以想办法帮你解决,但作为回报,你也得为我办点事。”
阿珍声音都抖了:“周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周垚:“你听得懂。而且这是一笔对你绝对有利的交易。”
阿珍不说话了,只是盯着周垚,琢磨如何接话。
周垚慢条斯理的开出条件:“我说的更明白点,公司已经知道你们一组人和李洁在做什么,接下来你们要面对的后果会很严重。如果你有时间愿意听我几句劝,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一瞬间,阿珍的脑子彻底被抽空了。
她最近本来就容易晃神,心不在焉,满脑子想的都是月底的卡债,年底的贷款,去买顿外卖都能为了十块钱逼疯。
李洁便是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让她们全组人和她一起高升,还说到了新东家手下保证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
阿珍本就着急,这下自然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有奶就是娘。
可现在周垚竟然说,公司已经知道了。
阿珍耳朵嗡嗡的,人一下子就懵了。
直到周垚一手在桌面上敲了两下,将阿珍的思绪唤了回来。
阿珍茫然的抬头,只听到周垚如是说:“阿珍,你是个聪明姑娘,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谁都有病急乱投医的时候,可你静下心想想后果,你们这组人黑了公司,即便不走也不可能在这里待了。下一步公司还会全行通报,未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你们在这个行业里很难做人。而你们的新东家呢,他会愿意养白眼狼么,等利用完了你们一定死无全尸,到时候你怎么办?重新找工作么?除非换个行业,这行谁还敢用你?”
周垚的话句句在理,组里别的红娘丢了工作尚且还有青山在,可阿珍不一样,她早就山穷水尽,半个身子陷在泥泞里,一步都错不起。
尤其是周垚提到最坏的结果,阿珍一想就浑身激灵。
阿珍白着脸想了很久,周垚也不催促,就等她主动开口。
这时候阿珍心里比谁都乱,但只要她没站起来走人,就说明她已经动摇。
果然,半晌过去,阿珍又一次看向周垚,眼睛里有怀疑,也有期待。
“那周姐,你刚才说的明路是什么?”
周垚眼睛弯了弯,笑了:“很简单,有错当罚,有功当赏。如果在这个时候你能为公司立大功,自然有奖金可以拿。”
阿珍下意识问:“什么大功?”
周垚慢悠悠道:“比如,李洁用偷走的数据给了谁?我相信她一定没有全给,现在只是一部分,先让对方尝到甜头再进行谈判。”
阿珍犹豫了:“这……这我不能说。”
周垚知道她在顾忌什么,一来怕脱口而出难以反悔,二来是因为害怕自己说了就没了利用价值。
周垚笑道:“我说的立大功指的可不是这件事,还有后续。但是为了取得你我之间的初步信任,我可以先表示我的诚意。”
说话间,周垚刷开支付软件,找到阿珍的名字,打了五千块人民币给她。
阿珍听到手机提示音,翻开一看,愣了。
周垚:“这五千块是定金,你给我一个名字,等公司确认过,我再给你打一万五。”
两万块买一个名字,这买卖稳赚不赔。
可阿珍还是鸡贼:“如果我就是不说呢,这五千块是你自愿给我的,我不会还你。”
周垚眼神锐利,却依然带笑:“我给你的打款记录已经截图,如果你拿了钱不办事,稍后这张图就会有人发给李洁,李洁知道你出卖了她一定不会带你走,公司这边明天就会出人事通告将你开除。五千块,赚的烫手么?”
阿珍立刻慌了,双手交握,手指互相较劲,指节泛白。
便是这时,周垚又一次开口:“怎么样,两万块买个名字。稍后还有其它地方需要你帮忙。”
还有稍后?
阿珍一下子睁大眼:“你不骗我?”
周垚:“你已经拿到五千了,这足以表现诚意。”
这倒是。
阿珍点了点头,犹豫了片刻才小声说出一个名字,是一家竞争对手网站。
但周垚并不满意:“数据给了哪家网站我们一早就知道,我只想知道接头的人是谁?”
阿珍看了周垚一眼,咬着嘴唇又讷讷吐出一个人名,是这家网站的营销部主管刘春,业内出了名的讨厌鬼。
周垚立刻问:“有证据么?”
阿珍想了一下,翻开微信,将几条聊天记录给周垚看,都是阿珍和刘春之间的交易对话。
阿珍解释道:“李洁怕将来被人抓到把柄,很多事都是让我去转达的,但主要条件是他们自己约见当面谈的,我不知情。”
周垚点了下头,转而刷开仇绍的微信,将事情简单告知。
仇绍那边立刻回复:【给我两个小时,我去确认。】
就这样,阿珍度过了如坐针毡的两个小时。
仇绍那边回了消息,基本确定是李洁和陈春的内幕交易。
周垚这边二话不说,就将钱打给阿珍。
阿珍见到进账,心里松了一大口气,起码这个月的卡账不用愁了。
可紧接着,周垚就将丑话摆在台面上:“这个钱可不是这么好赚的。你已经出卖了李洁,想和她一起去投靠刘春是不可能了,接下来你只有一条路。”
阿珍下意识问:“是什么?”
周垚笑了:“就是将他们出卖的更彻底。”
周垚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录音笔,放在桌上,同时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我需要他们近期见面的对话录音,最好还有一张照片为证。事成了,有你的好处。”
阿珍追问:“若不成呢?”
周垚:“不成我也不勉强你,只要你再配合演场戏,一样有奖励。”
话音落地,周垚起身走人。
……
傍晚,周垚回到公司。
周五所有人都归心似箭,这个时间公司已经没有人了。
周垚收拾点东西,正要关灯锁门,这时手机上传来信息,是仇绍。
【我在办公室。】
周垚挑了下眉,转而走向高管区。
高管区楼道安静的不像话,几个办公室门扉紧闭,唯有尽头的那间留了一道门缝,透出光亮。
周垚抿着嘴笑了,来到门前,刚要抬手推门,门却从里面开了。
仇绍身躯高大,堵着门口。
周垚扫了他一眼,将门推开,越过他走了进去。
门板在身后关上,她刚走两步,手肘就被人从后面拉住。
周垚半侧过身,就被他牢牢揽进怀里,怀抱温热,捂着她。
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白天,辛苦了。”
周垚没说话,转过身抱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胸口,听着那心跳,闻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沐浴露味。
她轻声应:“反正和贱人玩心眼是我擅长的。”
头顶一阵轻笑,胸膛起伏。
片刻后,他轻声问:“饿了吧?”
这样一问,周垚才觉得,“嗯”了一声,就感觉到他怀抱抽离,转而拉着她的手走向吧台边。
周垚这才看到吧台上放着几个外卖盒,还有饮料。
仇绍挽起袖子,将盒子逐一打开,都是周垚爱吃的家常小菜。
周垚坐上高凳,抓起筷子就夹菜吃。
几分钟后,周垚才想起来问他:“你白天去哪儿了,一天不在公司。”
仇绍给她的杯子里蓄满饮料,笑了:“去见了个朋友。”
周垚:“什么朋友?”
仇绍:“黑客中介。”
周垚愣住:“找黑客做什么?”
仇绍:“要清内鬼,还要抵御外敌,第一步就要先知道这些数据有没有流到中介手里。如果李洁一份数据卖两家呢?”
数据黑产,如今最暴利的行业之一。
所谓黑产,就是用木马病毒获益的行业。玩大数据买卖的黑客们,就像是以前武侠小说里贩卖消息秘史的“无不知”,靠买卖不为人知的**和背景获利。
仇绍夹了块肉递到周垚嘴边,周垚咬了一口,听到他说:“现在是得数据者得天下,有专门盗取数据的黑客,也有帮他们销赃的中间人,还有买家市场。数据一买一卖,收入可观。”
周垚皱了下眉:“我不知道原来你还和这种人有交往。”
仇绍:“所有公司都要认识一两个数据中介。数据买卖上不得台面,可是很多公司都需要这个‘帮手’,比如征信公司,风控部门,否则那些推销贷款的业务员是哪来的电话?自然,也有很多公司会将客户的数据卖给中介,比如电商,车辆信息,银行信息,房产信心这些。”
周垚被勾起了好奇心:“那一条数据多少钱?”
仇绍笑着比划个手势。
周垚:“两块?”
仇绍:“黑市价,两毛。”
周垚一惊,皱着眉在心里计算,突然觉得自己的数学不灵光了。
仇绍继续道:“当然一般中介会将数据掺假卖,少量真实,大量水分,用低星用户冒充高星用户滥竽充数。但你想,一次数据买卖少则几万条,多则上亿,有谁会去逐一审核?买卖是一次性付清,一个做数据买卖的黑客公司几年间就能赚到市值几十亿。”
周垚提出疑问:“你是想知道,李洁有没有把数据卖给这些人?”
仇绍:“目前得到的排查消息是还没有。但不能保证她下一步不会这么做。所以下午我让技术部的人已经做了修整,只给李洁那一组人的电脑替换了大数据,其中大部分已经是离开网站的会员资料,就按照黑客们的掺假做法。”
周垚沉吟片刻,问:“那如果她已经将数据拿出去了呢?”
仇绍:“要一次性动用庞大数据,技术部一定会觉察,而且会留下记录。李洁清楚这一点,还没有大动。目前她拷走的数据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等和对方条件谈妥了,才会有大动作。”
一旦李洁行动,这些大量掺假的数据就会到刘春手里。
到时候李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
吃过饭,两人回了画室。
车子停在门口,周垚下车却站住脚不动。
仇绍刚要拿钥匙,转头看她,挑眉询问。
周垚拍了拍肚子说:“吃的有点多,想走走。”
仇绍笑了,转而拉着她的手,迎着阵阵秋风沿着路边散步。
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说话时嘴里呼出哈气。
周垚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步接一步。
仇绍比她快了半步,双手背在身后,握着她的一只手在前面看路,像是家长领孩子,防止她撞倒路灯。
走了十来分钟,周垚长长叹出一口气。
仇绍站住脚,回过身,周垚没反应过来,头顶到他胸口。
仇绍将她扶正,周垚抬头,一双大眼晶亮好看。
“有心事?”仇绍问。
周垚缓缓眨了下眼,点头:“有。”
“怎么?”
仇绍抬起双手,去捂她的耳朵,耳垂冰凉,一下子接触到温热,立刻就麻了。
周垚下意识缩着脖子,说:“我妈从美国回来了。”
仇绍没说话,只望着她,等下文。
周垚皱了皱鼻子,有点困惑:“她这次回来想做点投资。还突然对我很关心,关心我的婚姻,我的未来,还希望我将来和她一起生活。”
仇绍轻声重复她的话:“一起生活?”
周垚:“在这里,或者和她去美国。她还向我安利了她和她现任丈夫的婚姻模式……我说不清,但我妈那个人很固执,也很坚持,一旦她决定一件事,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哎,算了。
周垚拿下了他的手,转而伸长手臂勾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口。
闭上眼,什么都不想。
他的大手在她后背轻抚,她觉得很舒服,连声音也带了几分软。
“我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
半晌,头顶上才想起他的嗓音:“无论如何,别把自己逼太紧。”
“即使我不喜欢这个妈?”
“嗯,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那我要是不想经常见她呢?”
“那就减少次数。”
“如果她开始为我的人生和婚姻规划呢?”
仇绍顿了几秒,才问:“她不是生意人么?”
“嗯,是啊。”
隔了一秒,周垚反问:“怎么?”
他的声音一本正经:“那你就告诉她,中国的单身人士已经达到两亿,请她投资婚恋市场,一定会很忙。”
周垚一下子抬起头:“都两亿了?”
仇绍:“嗯。”
周垚眨着眼:“这么大市场,原来我进了一个前景看涨的行业啊。”
仇绍笑了。
片刻后,周垚收起笑容,皱着眉头:“婚姻再长也长不过两位数,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愿面对。因为害怕担起更多的责任?”
仇绍瞅着她,眸子垂下,嗓音低沉:“大概是因为,这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就是和曾经相爱的人彼此折磨。”
不知为何,这话听得戳心。
周垚眨了下眼,睫毛轻翘:“所以,咱们之间先别提这两个字,好么?”
仇绍勾唇:“好,不提就不提。”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这两天没更,连着下了几天大雨,又过敏又长痘,有一颗好几年没动静的智齿也肿了,各种心烦气躁,明天约了去蒸桑拿去去湿毒。
先更上这章,么么哒,红包继续~
……
ps,单身人士真的突破两亿大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