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拉黑我?”
周垚皱了下眉, 她不记得她干过这件事。
虽然她想干, 但她真忘了。
而且,这话似曾相识。
哦,是了。
高中同学郑竞也问过差不多的话。
她是怎么回的?
——你是黑历史,只配拉黑。
周垚沉默片刻,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刻薄。
可惜,这在她看来是一向宝贵的品质,值得保持, 更值得发扬光大。
周垚开口时, 直勾勾冷眼望着对面那张笑脸。
“你怎么有脸问?”
齐放脸上的笑容似是一顿, 眯了眯眼, 一瞬间像是陷入恍惚。
半晌,他收了笑, 说:“你变化真的挺大。”
周垚不语。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以前她从不这么和他说话。
她对他,只生过一次气, 那次之后她就选择了人间蒸发, 在那之前她都是隐忍的。
隔了一秒,齐放自嘲的摇了摇头:“呵,我还是不习惯这么嬉皮笑脸的。”
从刚才一照面,他脸上就挂着和过去极度不符的笑容。
违和极了。
他脸上的纹路, 没有一条是笑纹。
齐放拨了拨头发,吐出一口气,瞬间放松下来:“有个傻逼告诉我, 要多笑,让人家感受我的诚意。”
周垚没接茬儿,本可以站起来就走人,她没心情叙旧,也没这个必要。可她知道,要是今天不把话说清楚,难保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江进酒。
周垚决定开门见山:“为什么让江进酒接近我,在生意上便宜我,想让我欠你人情?”
她注意到齐放在搓手指,那是因为他烟瘾犯了,但这种五星级酒店内是不许吸烟的。
齐放弯了弯那双桃花眼:“举手之劳而已。”
周垚反问:“我需要么?”
齐放不置可否。
周垚又道:“这种多余的事,请适可而止。我和你不是朋友。”
齐放一手撑着下颌:“我也不打算和你做朋友。”
周垚吸了口气。
“齐放。”
齐放挑了下眉,眼神透着古怪:“你从没叫过我中文名。”
周垚:“这是在中国。”
齐放:“哦。”
周垚:“朋友之外,你我更不可能。请不要再做无聊的事,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从美国飞回来全是为了我。就算是,也和我无关。”
齐放沉默良久,就那样安静的看着周垚。
周垚不躲不闪,让他看个够。
他的眼睛就像是深邃的镜头,像是有强大的吸力,要把全世界的景色都吸进去,不知餍足的近乎贪婪。
……
周垚努力回忆着十来年前的过往,却有点恍惚,好像那些片段都是她的想象,透着极度的不真实,好像她不曾推着箱子到美国,不曾遇到他,后背更不曾落下那道疤。
她眨了眨眼,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无论以前那些记忆是否有误差,是否经过她的剪辑,她都能明白当年的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男人。
他的魅力,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发浓郁。
三十的人,有着十几岁的狂野不羁,二十几岁的蓬勃活力,三十岁男人的稳重沉淀。
隔壁两桌的女生一直往这边看,看他一手撑着下颌的坐姿,看着他深邃的五官,和眼下淡淡的纹路。
可是,这一切和她有什么关系?
周垚眼中的光渐渐地淡了,冷了,半晌过去,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更像是透过他看过去的自己。
不防,齐放突然开口:“你变化真的很大。”
又是这一句。
周垚没接话。
齐放:“但一样迷人。”
周垚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
齐放捕捉到了,有点惊讶:“原来你不习惯被人夸奖。”
周垚:“因为不是我喜欢的。”
齐放:“这点没变,还是狂。”
周垚笑了:“以前狂,是因为无知。现在,是真狂。”
是有资本了,不畏惧的资本。
齐放也笑了:“我喜欢你现在这样。”
周垚又皱了下眉,这回不掩饰了:“那是你的事。齐放,别兜圈子了。当初你做的事已经踩过了我能承受的底线,即便我现在看来觉得不值一提,也不可能再回头。看见你,就等于看见了最不堪的自己。你也别浪费时间了。”
齐放换了条腿翘着,手肘搭在扶手上,歪着身子。
“呵,我怎么记得当初是你突然冷战,把我一脚踹开的。我找过你,你躲着我,后来干脆不告而别。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他在装傻?
周垚闭了下眼,忽然觉得头疼。
“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有一天,你把一个女人带回家。你俩做的时候,我刚好进门,我看到她背上有你说的那个独一无二的纹身,你说是你好哥们亲自给你设计的,可就是那么巧她背上也有一个。”
齐放一瞬间有些茫然,皱着眉,一手撑着太阳穴,像是在努力回想。
然后,他想起来一些片段。
“好像是有那么个女人。我那天喝多了,她送我回家,我没拒绝。她背上的纹身,操,不是我让她纹的。”
周垚一个字都不信:“为你一个人设计的,她怎么会有?”
齐放叹了口气:“我和那哥们闹翻了,他把一批图案授权给一家纹身店,其中就有我那个。我曾有一天,在一个party看到有三个人纹了一样的。”
所以,那个和他回家,不知道是谁的陌生女人才有一样的?
不知何故,周垚有点想笑。
这个理由听上去很乌龙。
但齐放还真编不出来这么蹩脚且让自己跌份的借口,除非是真的。
周垚注意到,他在说这段历史时,是咬牙切齿的语气,颌骨的轮廓隐约可见。
周垚问:“就是那个被你屡次偷咖啡豆的哥们?那个纹身师?”
齐放将下巴撑在手心里:“对。”
周垚挑眉:“你对他干了什么,让他这么恶心你?”
齐放没回答,他皱着眉,眯着眼,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等等,你就因为这件事玩失踪?好,我承认,当时是我的错。但就算上了法庭我也有申辩的权利。可我找你几次,你避而不见,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周垚终于忍不住了:“你什么时候找过我?”
在她记忆中,齐放一次都没出现过。
齐放:“每次都是fei……”
说到一半,两人都愣了,相继沉默。
周垚淡淡提醒:“菲菲已经不在了。”
齐放也有些恍然:“所以她从没告诉过你。”
周垚没说话,但她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齐放,不像是在演戏,更不像是将责任推给死人。
所以菲菲,当年是你么?
——你瞒着这一切,让我不至于陷入那样反复的伤害中去?
……
周垚不说话。
齐放也渐渐沉静下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串联。
然后,他说:“原来如此。那,误会都解开了?”
周垚抬眼,诧异他能这么轻描淡写的就把这十年翻过篇。
齐放扯着唇角:“好,那我可以重新追你了。”
周垚一阵出神。
齐放继续道:“这十年,无论我经历过多少感情,最终都会想起你。我会让你再喜欢上我的。”
一瞬间,周垚忽然想哭。
不是因为感动,不是因为缅怀。
仅仅是为了,当年那个委屈、彷徨,不知道怎么继续维系的自己。
也因为……
但周垚到底没哭,眼睛干涩了,抬眼间,对上齐放的目光。
齐放瞅着她,微扬的唇角渐渐落了下来,他仿佛读懂了她的意思。
他轻声问:“所以,不能再信我了是么?”
是啊,也因为……不能再信任这个男人了。
那个单纯无知,毫无保留相信他的小姑娘,走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多么宝贵。
可惜,没有如果。
周垚点头,垂下眼:“前两年,我无意间看了一本小说,叫《月亮与六便士》。内容是讲印象派大师保罗.高更的一生。记得么,你很喜欢高更的作品。有趣的是,我在书里看到了你的影子。你们,真的很像。”
那书里有这样两句话。
——女人可以原谅男人对他的伤害,但是永远不能原谅他对她做出的牺牲。
——如果艺术家富有独特的性格,尽管他有一千个缺点,我也可以原谅。
显然,这本书是个男人写的。
显然,这个男人不懂女人,他的解读都是反过来的。
周垚忽然笑了,站起身,拿起包,居高临下的看着齐放。
那一瞬间,他仿佛接受上帝审判的信徒。
只听周垚轻声道:“不可否认,高更在艺术上有巨大的天赋和贡献。他这种人不该结婚,可他结了,然后抛弃妻子,去追求艺术。齐放,你们这种人,就该搞艺术,不配搞爱情。”
……
离开了酒店,周垚上了一辆出租车,近乎于虚脱的陷坐在椅子里,眯着眼,任由日光打在脸上。
好像突然解开了一个死结。
周垚撑着头,觉得好累,好累。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忽然响起。
周垚从包里翻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愣了。
【睡了:好评。】
“噗嗤”一声,周垚笑出来。
开车的司机通过后照镜看了她一眼。
周垚接起电话,口吻再自然不过:“怎么?”
彼端低沉的嗓音,透着诱人的慵懒性感:“我在画室。新买了一台家庭影院。”
周垚笑了,没说话。
那边接着道:“来试试?”
周垚转而向司机报了新的地址,又对电话里的男人说:“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车子一路开到画室,在门前停下。
周垚下了车,抬手要敲门,门却先一步从里面打开。
门里站了个人影,身躯高大挺拔,像是挤满了整个门缝,裸着上身,松垮垮的短裤挂在胯上,他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半。
周垚睐了他一眼,进了门,抬脚将门勾上。
然后,她看了一圈,一楼还是空荡荡的。
“家庭影院呢?”
仇绍放下那瓶水,拉着她的手往二楼走。
周垚却松开手,在他诧异地回头时,退后几步,然后小跑扑上他的背。
幸好仇绍余光瞄见有准备,双手下意识的将人接住,弓着背托住她的膝盖后窝。
周垚一阵轻笑,胸脯柔软地贴着他的背脊,感受那热度。
她张口去咬他的耳朵,轻声说:“八戒,你背我上去。”
仇绍也不禁勾唇,一手向后撩高,在那肉最丰满最有弹性的起伏上,用力一捏。
“啊!”周垚叫出声。
“啪啪”又被他拍了两下。
随即他迈开长腿,一路往二楼走。
……
原本只有画具的二楼,一边摆放了一张方形的大床,另一边有一个巨型幕布,是可升降款的家庭影院,睡觉时可以将它升上去。
周垚“哇”了一声,从仇绍背上跳下来,甩掉高跟鞋,光着脚踩在地板上,一路小跑来到家庭影院左右两边的光碟架。
几百张光盘,还有几块装满影片的硬盘。
“想看什么?”仇绍走上前。
周垚跪坐在地上,一张张挑:“突然有点选择困难症。”
很快的,她就摆了一地。
仇绍不知何时下了楼,不会儿,周垚就闻到一阵爆米花的香味。
回头一看,仇绍端着一大桶爆米花和两大杯可乐,放在床边,一屁股坐下,抬手拍了拍柔软的床铺。
周垚惊喜的奔过去,坐在床沿颠了两下,触感还不错。
与此同时,一只大手已经捏了两个爆米花凑到她嘴边。
周垚咬到嘴里:“电影,爆米花,可乐,突然有一种小女生约会的感觉。”
仇绍挑了下眉,神情一下子有些微妙,仿佛在看白痴。
“咱们就是在约会啊。”
周垚一愣:“哈?”
仇绍轻叹着:“外面的电影院哪有这么舒服的床,这么好吃的爆米花?除了地点不同,约会内容一成不变,依然是你这种‘小女生’会喜欢的约会模式。”
周垚歪着头,眨了眨眼,感觉到被鄙视了。
可是被鄙视的有点甜,这是糖衣炮弹么?
该笑纳么?
周垚:“哦,原来你不喜欢这个套路啊,那就算了,再说我也没答应要和你约会啊。”
她作势要起身,却被仇绍一下按住手,十指紧扣,压在床铺里。
他低声呢喃:“和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喜欢。”
话落,他的唇就凑了上来。
周垚却一下子躲开了:“先看片!”
……
周垚选了个惊悚片,看得她一惊一乍。
幸好是在画室,幸好是在床上,手里抱着抱枕,身上盖着薄被,害怕可以蜷缩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直到电影放到三分之二,周垚终于看不下去了,捂着眼睛要切掉。
仇绍换了个音乐和缓的文艺片,去掰周垚的手。
“还以为你胆子大,怎么吓成这样?”
周垚将额头顶着他的脖颈,呼了口气:“有人怕小强,有人怕蜈蚣,我怕看鬼片怎么了?”
半晌,不见仇绍说话,周垚抬起头。
目光正撞进那双蓄满笑意的深眸里。
她推了他一把:“你看什么?”
仇绍抬手拨开她额前的发:“突然发现,原来你也有怕的东西。”
周垚刚要说话,手机响起来。
她从棉被里找出手机,翻看一看,是伍春秋发来的消息。
这个女人有异性没人性,和it男修成正果后整日都在秀恩爱。
伍春秋:【我被it男先生鄙视了身材!好气啊,他说他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为就外貌来说,我是标准的五大三粗,还详细列举了是哪五大哪三粗!脸大,头大,肚子大,屁股大,脚丫大,腰粗,脖子粗,腿粗!啊啊啊好气啊!】
可周垚看着却觉得,好甜啊。
肉麻当有趣。
周垚将内容给仇绍看,仇绍也不禁笑了。
但还笑不过两秒,周垚就将手机一扣,双手环胸兴师问罪:“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动过我手机?”
仇绍没说话。
周垚:“你改了来电显示,什么好评,简直不要脸。”
仇绍轻笑:“难道不是?”
周垚只觉得脸热,又问:“我手机里还有个人被拉黑了,肯定不是我。难道也是你干的?”
仇绍挑了下眉:“我干过这种事?”
周垚眯了眯眼,见他很淡定,也不像是说谎。
她又撇了下嘴,自言自语道:“嗯,也对,你不像是干这种事的人。”
仇绍的手刚好落在她的鬓边,轻轻捋着她的发:“被拉黑的是什么人?”
周垚:“过去的朋友。”
仇绍状似不经意:“哦,男的女的?”
周垚:“男的。”
仇绍似是一顿,口吻瞬间微妙:“过去的朋友,男的……前男友?”
他怎么这么明察秋毫?
周垚没说话。
仇绍手上动作未变,声音依然淡然:“既然是过去,就该拉黑。”
作者有话要说:  这阵子有点失眠,日夜颠倒了,努力调整ing!
周六出门办事,要很晚回家,如果回来了还有力气就码字,没有力气就周日补肥章吧么么!
待会儿去发上章红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