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过去, 周垚学会了一件事。
心里波澜再大, 表面上也能宠辱不惊。
墨镜后的眼睛眨了一下,周垚拨开抓着她手肘的那只手。
眼前的男人,透着陌生,遥远的熟悉。
但她没失忆,还记得他的名字,齐放。
“哦,是你。”
周垚张口, 声音依然很低。
齐放有一丝诧异, 他挑起眉时额头有淡淡的纹路, 眉骨凸出, 额头较平,他这样的额头形状本就爱生纹。
他的眼下也有了细纹, 桃花眼, 笑的太多,表情肌丰富。
周垚扫过这些痕迹, 像是看到他这些年的经历留下的痕迹, 唯有那混不吝的艺术气质,高瘦的身材,颜色略浅的眼瞳,微笑时唇角一边扬起的更高, 只有这些仿佛没有变。
齐放笑着:“好久不见。”
那打招呼的语气,好像他们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从没撕破过脸。
也是, 时过境迁,没什么好说的。
周垚点了下头,转过身:“我还有事。”
“等等。”
齐放人高腿长,迈了一步就把她挡住,人立在阳光下,挡住了日头,周垚抬眼看去,不觉得晃眼了,却也看不清他的模样。
“留个联系方式。”
齐放从兜里抻出手机。
周垚想问他,有这个必要么?
但他能这么拦住她,恐怕不留个联系方式更难脱身。
于是点了点头,周垚报了一串号码,和他扫了一下微信,他的头像是他的摄影作品,光阴纷乱,色块交织,隐约可见一个人影。
设置备注名时,周垚果断将他屏蔽在朋友圈外,也不看他的。
扫微信码几秒钟的事,拉黑更快,待会儿她就这么干。
周垚收好手机,绕过他要走下台阶。
齐放转身,一手插袋,声音讥诮:“你变化挺大。”
显然不够大,被一眼认出。
周垚没回头,但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哦,以前那样,太讨人嫌。”
所以她就把她杀了。
周垚没去看齐放的表情,步下台阶走了。
日头正盛,她却觉得冷。
……………………
周垚走到路口,左右张望,直到听到“滴滴”两声,循声而至找到仇绍的车。
她打开车门坐进去,座椅有点烫,但冷气已经开了一阵了,比外面好很多。
仇绍递过来一瓶水,与此同时周垚也从包里拿出保温瓶。
仇绍问:“热水?”
周垚说:“不热,已经凉了,早上煮的酸梅汤。”
周垚打开盖子,喝了一口。
车子驶出大路,仇绍扫了她一眼:“酸么?”
周垚:“不酸。”
仇绍又问:“甜么?”
周垚一顿:“甜,我加了糖。”
隔了一秒,她将保温瓶递到仇绍嘴边:“你自己尝尝。”
仇绍没客气,侧过头就着边缘喝了一小口。
“是挺甜。”
“这里。”周垚示意他唇角沾了一点,抬手蹭过。
仇绍:“手怎么这么凉?”
趁着红绿灯的空档,仇绍抓住周垚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用力握了握,随即将冷气关小。
周垚没说话,靠着椅背,看着窗外。
她抬手打了个哈欠,有点疲倦。
仇绍侧过身体,从两个座椅中间将手臂探到后座,拽过来一条毛毯,盖在周垚膝盖上。
周垚将毛毯拉高,身体下滑,合上眼。
……
车开到一半,仇绍手机响起,他按了一下耳边的蓝牙,是老柴的电话。
老柴声音很大,很焦虑,飞快的说了一堆废话。
仇绍起初将注意力更放在路况上,直到老柴提到一个人的名字,他不禁眉峰蹙起,从后照镜里看了沉睡的周垚一眼。
快到目的地时,周垚正在充电的手机发出震动。
她仿佛听到声音,皱了皱眉,却没醒。
仇绍低头一扫,略过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未动声色,拿起手机,切断来电。
将车停到路边,仇绍侧过身,将手机贴向周垚放在膝盖上的手,解锁,刷开屏幕,动作一气呵成。
然后,他目不斜视的找到通话记录,删掉刚才那条,同时将号码拉黑。
坦然淡定,理直气壮。
刚要放下手机,仇绍手上又突然一顿,用自己的手机给周垚的打了个电话。
看到周垚的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睡了】
他的神情一瞬间有些难以描述,目光定了片刻,将来电显示加了几个字。
随即将手机放回原位,重新发动车子,驶向小区。
……
…………
周垚睡得黑甜,后来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拽着毛毯的边,脸上还有点懵,侧过头看向窗外,隐约看到背车而立的高大身影,旁边还站了一个精神抖擞的女人,正是仇母。
周垚抿抿嘴,撑着自己坐起身,连忙翻下车顶上的镜子,照了照,注意到脸上有一丝睡痕,又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转而就陷入是继续躲在车里,还是下车打招呼的纠结中。
这辆车的窗户膜贴了两层,很深很黑,从外面很难窥视到里面。
周垚听着那对母子说话,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又打开保温瓶喝了两口。
这时,就听到车窗上响起“咚咚”两声。
周垚一惊,看过去,就见仇母趴在窗户上笑着喊她:“垚垚,晚上我炒两个好菜,你和绍绍一起来吃啊!”
周垚将嘴里的水咽下去,按下车门上的按键,降下车窗。
“啊,阿姨。哦……好啊……”
仇母又交代了两句,嘱咐她要多注意睡眠啊,早上不用起那么早,车上睡不好的,然后笑呵呵地走了。
仇母一走,周垚立刻开门下车,对上仇绍。
“阿姨她……都知道了?”
周垚感觉还是没完全醒困,脚下发软,脑子发昏,没搞清楚这里面怎么回事,总觉得漏掉一段。
仇绍锁上车,一手颇为自然牵起她的手往单元门那边走。
周垚要抽手,没抽出去,她的手还有点凉,他的手很热。
“邻居都看见了……”她小声提醒。
迎面走过来两个邻居大妈,笑容里带着深意。
周垚不太好意思,低着头和两个大妈问好。
走过两人时,大妈们还回头笑着小声说话。
仇绍背脊笔直,双腿迈开,再淡定不过,捏着她的手,唇角不由自主的漾开。
……
一路拽着半遮半掩的周垚进了单元门,来到门口,仇绍都没松手,拿钥匙开门。
周垚说:“那我先上楼了。”
仇绍没应,门开了,将人拉进屋里,轻声说:“饭前要先洗手。”
周垚:“……”
就这样,尚在醒困摸不着头脑的周垚,莫名其妙的被带进屋里,并在仇绍的监督下仔细洗了手,用了他的擦手巾,然后安静的等候开饭。
……………………
没几分钟,仇母来喊仇绍和周垚到对门吃饭。
周垚被仇绍拉过去时,还曾想过要趁其不备跑上楼装死。
但再一看仇绍的身高,长腿,顿时打消了念头,如果当着长辈的面被当小鸡子揪下来就很不好看了。
一顿饭吃了一小时,周垚如坐针毡,一直在低头猛吃,鲜少开口说话。
她的碗里不停地添菜添肉。
仇母给她夹菜,仇少给她夹肉。
只要她稍微一不留神,一转眼,碟子里就又添满了。
最后周垚忍不住,用脚踢了仇绍一下。
他手上的筷子,刚好加了一块半肥瘦的红烧肉,就见那块肉在空中绕了一圈,便被他不动声色的送到自己嘴里。
……
饭后,周垚捂着肚子,感觉要爆了,起身要去厨房帮忙洗碗,被仇母推出来。
周垚和仇父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准备打道回府。
谁曾想,一晚上不怎么说话的仇父,却突然放下报纸,笑着说,仇母还准备了甜汤,吃完了再走。
周垚受到了惊吓,下意识去看仇绍,挤眉弄眼。
仇绍捏了捏她的掌心,低声说:“没事,吃不完算我的。”
她一脚踩了过去。
……
这天,周垚很晚才睡,一直在消食。
期间她发了条微信给仇绍:【如果将来叔叔阿姨问咱们为什么不结婚,怎么回?】
最怕仇父、仇母这样好相处的老人。
仇绍:【我会和他们说。别想太多。】
一顿饭吃的心惊胆战。
她怎么能不想?
……………………
过了异常平静的两天,周垚大部分时间消磨在二手包店里,忙里偷闲的时候才突然想到,手机出奇的安静。
老柴消停了,连齐放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
周垚没有多想,也无暇多想,店里突然忙了起来,先前因联谊认识的相亲对象之一江进酒,没有感情发展,却在事业上有了交集。
江进酒找来一批货源,堆到周垚的店里,全是上等货色。
周垚最初还起疑,哪来的这么多二手限量版,感觉比日本的店面还要多,有一种挖到宝藏的感觉。
周垚一个个过目,还找来任熙熙一起检查,全是真品。
但不能一口气全上架,要分批分拨,吸引住客源。
周垚正坐在柜台前,翻看ipad上这批二手包的照片,琢磨要先上架哪一批。
这时,目光一定,刷着照片的手仿佛定格,顿了一秒,又调回上一张,放大照片里的金属吊牌编号。
皱着眉看了片刻,她忽然有点不确定,又有点心生疑窦。
与此同时,江进酒的电话打了进来。
周垚接起一听,他说还有一批新货到,但还在路上,让周垚出来见面,先给她过目细节照片。
周垚“嗯”了一声,目光不离ipad,手指搓了搓,开口说道:“好,我也有事要问你。”
……
周垚和江进酒约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楼的咖啡座。
这家酒店是外国进来的,世界连锁,经常出入的都是老外,国内的知名度反而一般。
周垚叫了一块蛋糕,一杯黑咖啡,喝了一口,被那味道呛到,拆开糖包撒进去一半,另一半封好口立在一边。
江进酒来得匆忙,额头上还有汗。
周垚掀开眼帘,淡淡的扫过他,指对面的位子:“坐吧。”
两人的位置靠近窗户,二层高的落地窗没有挂帘,日头透进来,打在周垚的侧脸上,皮肤近乎透明的白,睫毛打成了浅棕色。
江进酒一坐下来就在说话,还从手机里翻出新一批二手包的照片,一张张示意周垚。
江进酒能说会道,夸这皮包的成色,价格,稀缺度。
周垚听了一半,将手盖在屏幕上,打断了江进酒。
“好了,江先生。”
江进酒一愣。
周垚抬眼,面无表情:“都是明白人,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为什么你突然有这么多货源便宜给我?”
江进酒被问住了:“咱们在合作啊。我只是表达了初步合作的诚意。”
一秒不停,周垚反问:“这些包,这样的价格,你什么样的合作伙伴找不到?反正上次那批我已经收下了,钱我也给了,这批如果没问题我也会要。你不如直截了当的说出目的吧。”
江进酒笑言周垚多虑。
周垚懒得再废话,从ipad里调出之前的那个吊牌照片。
“这一款,我几年前在美国的一家二手店里见过。这个吊牌上的号码是限量编号,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和我的生日一样。你不要告诉我是你专程去美国买回来便宜给我的,我会以为你是想追我。”
江进酒没说话,额头的汗也没停过。
周垚眯着眼,撂出底牌:“再说的明白点,我刚才打电话去美国问过,这个包上个月被人买走,登记名dylan chyi。这么巧,这个人我认识。你呢?”
周垚声音极冷,话落,便不再开口,双腿交叠,目光笔直的看着江进酒。
江进酒却神情闪烁,眼神飘忽,时不时往二楼的茶水卡座看去。
周垚抓到这丝细节,眉头一皱,侧头抬眼。
就见二楼茶水卡座那边,一道高瘦的身影正站起身,向她抬了下手,似乎在笑。
是齐放。
他不知道看了多久。
然后,他缓步走向楼梯口,楼梯不高,他走得也不快,像是给足了周垚起身走人的时间。
但周垚纹丝未动,盯着那他下楼,走到跟前。
齐放向江进酒点了下头,江进酒如蒙大赦,起身向周垚说了声“对不起”,人就走了。
齐放坐在江进酒坐过的椅子里,翘起一脚,笑的坦荡,问的直白。
“为什么拉黑我?”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还有最后几万字,写完后修整一下,准备开新文。
新文篇幅不长,萌,宠,没大起大落,没深度,没逻辑,可以到专栏里去刨,叫做《恶魔恶魔几点了》
文案如下:
别人养狗养猫养羊驼,
她却养了一只欢迎投喂许愿的小恶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