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一觉, 又黑又沉。
到了半夜, 周垚被热醒。
睁开眼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仇绍怀里,被他密密实实的压着,出了一身汗。
就像上次在酒店一样,他拿她当抱枕,她侧身睡着,他从身后搂抱着她的腰, 脸埋在她的后腰窝, 睡的香甜。
这睡姿也是没谁了。
周垚挣扎了一下, 却挣扎不出来, 又用了点力道,还掐了他一把, 才听到仇绍抗议的咕哝, 很是不满。
她立刻翻了个白眼。
仇绍很快也醒了,一脸不悦的抬起头, 发烧蓬乱, 眼神喷火,瞪着她。
那模样,仿佛她扰人清梦很不应该。
周垚一点情面没留,脚跟向后一踹, 正踹中他胸口。
他“嗯”了一声,捂着胸倒下。
周垚笑着拨开头发,终于爬了出来, 撑着坐起身,感觉要渴死了,便一路跌跌撞撞的来到矮柜前,拧开矿泉水喝了半瓶。
水涌进喉咙,舒缓了干涩的感觉,整个人渐渐活过来。
等喝够了,水珠顺着唇角流下,周垚抹了一把,终于能正常呼吸了。
回过头时,不防正对上那黑沉的目光。
月色皎洁,探了进来,打在地上,勾勒出窗棱的轮廓。
诺大的画室内,居中铺了一床被褥,那高大健硕的男性生物,正斜靠着枕头,撑着头看她,脸上的线条柔软,透着脉脉温情。
他专注看着人的模样,几乎能将人溺死在里面。
周垚一动没动,就立在月色之下,一身洁白,肢体窈窕而妩媚,饱满的前胸被月光温柔的托起,凹凸神秘的身体曲线,藏着最要人命的滋味。
她微微笑了。
然后,在他的目光的打量下,周垚放下水瓶,垫着脚尖走回去。
她没回床褥,只弯腰捡起内衣裤,脚下一转,就往门口走。
“我先去洗澡。”
……
…………
浴室就在一楼。
周垚先将内衣裤洗干净,晾在浴室的外间,又翻找了外间的柜橱,果然找到大毛巾和男士t恤衫,只是没有给她准备的内衣裤替换。
周垚翻开t恤衫在身前比了比,刚好可以盖住大腿根。
她转身走进里间,折腾了一下开关,水放了很久,终于变热。
站在花洒下,她用他的洗发水洗了头,抹掉眼前的泡沫,又去找浴液。
她这才忽然想起来,好像他们下午做的时候,他没带套。
周垚安静了片刻,脑子有点乱,也算不清哪天是安全期。
哎,算了。
她心不在焉的又开始找浴液,却左右都不见,抹了把脸上的水,又想起好像在外间看到了,便转身要出去。
谁知一转身,倒吸口气,差点叫出声。
周垚一手捂着胸口,脸上和眼睛都是湿漉的,还带着谴责。
“你吓着我了!”
仇绍正靠着里外间相隔的门框,目光幽深,也不知道来了多久,看了多久。
他手里拿着浴液的瓶子,迈开长腿踩了进来。
水声淅淅沥沥。
他缓缓挨近了她。
周垚轻轻推了他一把:“你脚上有伤,不能沾水。”
仇绍避开水流,拿起旁边的小凳子,坐下。
他伸直长腿,搭在浴室的墙上,背脊靠着另一边,抬起深沉的眸子,望着她。
“那就小心点,别让伤口沾到水。”
周垚扫了他一眼,背过身,按了几下浴液瓶嘴,挤出一把浴液,旁若无人的抹在自己身上,上下抚摸身体,打出泡沫。
随即又用花洒将自己冲干净。
回过头,她居高临下的看去,仇绍依然维持着那个姿势,盯着她。
他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周垚没说什么,将挂在高处的花洒摘下来,往他身上冲。
又用浴液打出泡沫,抹在他的上身。
半晌,她睐了他一眼,声音性感:“你手废了?”
仇绍一声轻笑,不再难为她,自己动手清洗。
等他整个人都被罩在泡沫里,周垚拿着花洒,在他身上胡乱冲了一遍。
关掉水源,周垚抬脚一踢,让他让让。
仇绍放下一双腿,让周垚过去。
等仇绍围着毛巾出来时,周垚身上已经套着他的t恤衫,正用毛巾擦头,那衣摆随着她的纤细身躯而扭动。
仇绍欣赏的看了片刻,凑过去,抽走她的毛巾,给她揉着后脑勺的湿发,像是在给一只猫抓痒,低沉的嗓音就蹭在她耳边。
“等我的脚伤好了,咱们再在这里试试……”
周垚躲了一下,回过头来,瞪着他的一双大眼在乱发里若隐若现。
又魅又嗔。
她的嘴唇也是润泽的,嘟嘟的仿佛果冻。
“你的胡渣。”
她抗议了,不悦的指责。
仇绍挑眉,抬手抹了把下巴,一片青渣,的确扎手。
周垚推着他:“去把胡子刮了。”
……
…………
仇绍耸耸肩,转身折回里间,打开镜门,从里面拿出刮胡刀和两瓶东西。
周垚没走,跟进去,还歪着头看了一眼。
她好奇地问:“你用这种的?没有电动的?”
居然是传统式的,而且这一套周垚在某时尚杂志上见过,要五千多块。
刀身是深色的金属,刀身上端凹陷,下端是圆弧的凸起,刀柄是木制的,末端向下勾着,利于手握。
仇绍“嗯”了一声,将一个瓶子打开,挤出里面的泡沫到一个木制小碗里,又用刷子搅匀。
片刻后,他将东西放下,拿起一块布擦了一把镜子,露出镜子里周垚好奇的模样。
仇绍勾唇笑了,说:“手动的比较干净。用电动的,过几个小时你又得嫌弃我。”
呵……
镜子里,周垚剜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在那些用具上,看的专注。
仇绍见状,挑眉问:“想试试么?”
周垚努了努嘴,没啃声,人却靠过去,拿起刮胡刀,看向镜子。
“怎么用?”
一副要亲自动手宰割他的模样。
仇绍瞅着她笑了:“来,我教你。”
仇绍走出浴室,半晌又折回,手里多了个半米高的凳子。
他坐在凳子上,示意周垚将泡沫均匀涂抹在他的下巴上,要厚,要匀。
周垚想起在电影里看过的画面,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大概都会,便按照他说的去做,抹上泡沫,注意厚度,还要均匀。
很快,眼前就出现一个男性荷尔蒙蓬勃的圣诞老人。
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眼里的光要溺死人。
周垚没看他,低垂着视线,将注意力放在下面那片区域。
她由上到下,沿着肌理线条轻轻刮下去,仿佛像是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推出一条路,又干净又性感。
完成了第一下,周垚又用手指摸了摸,的确很光滑。
那样的触感,很难形容,尤其还是自己亲手打理出来的。
她手上小心翼翼,动作认真仔细,生怕刮出伤口,不由自主的咬着下唇,秀气的鼻子一翕一合,轻缓的气息拂过他的脸。
仇绍半眯着眼,缓缓抬起手,摩挲着那双光滑的大腿,很快就不老实起来,要作祟。
周垚手上一顿,眉头皱着,眼神锐利。
“别闹!”她叫。
与此同时,仇绍也轻轻皱了一下眉。
脸上多了一道无形的小口子。
到底还是刮破了。
周垚瞪他,蹭掉那溢出的血珠。
仇绍却仿佛不介意,嗓音低沉说:“没事,这种刀需要点手艺,前两次都会刮破。”
但周垚觉得,全是因为他捣乱,不然会很完美。
可接下来事实证明,仇绍不捣乱,周垚也一时难以掌握,那样的手劲儿掌握一次并不难,难的是一整套做下来,手劲儿都不能变。
直到又破了一处,整个下巴和两颊才算刮完。
仇绍洗了把脸,拉着周垚离开浴室。
……
…………
两人回到二楼,周垚又要给他处理脸上的伤口。
她翻了一下医药箱,原本拿起了布面的创口贴,眼神却突然瞄到液体的,便改了主意。
拧开液体窗口贴的小瓶子,用沾着凝胶的小刷子,在仇绍脸上的伤口来回刷了两下。
那性感坚毅的五官瞬间扭成一团。
“嘶!”
猝不及防的遭到凌虐。
他没想到会这么疼。
仇绍骂了一句脏话,忍了好一会儿,才送走那刺痛感。
等缓过来,脸都憋红了。
他瞪了周垚一眼。
周垚却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抬起手,示意他,还敢继续么?
仇绍没说话,似是“哼”了一声,又把另外一边脸送上,接着又是好一会儿的龇牙咧嘴。
但很快的,面上就拂来一阵轻轻的小风。
仇绍皱着眉掀开眼皮,正对上周垚嘟着的唇。
她在给他吹伤口。
那唇没有上唇膏,没有往日那么红,却是粉嘟嘟的,加上先前被他用力吻过咬过,这会儿还有点充血,有点肿。
仇绍勾唇笑了,目光缓缓向下移动,越过白而细腻的颈子,线条凹陷的锁骨,一直落在宽大t恤上的胸前。
仿佛感应到仇绍又要动歪念头,周垚先一步错开距离,一把拧着他的手臂。
“我来了一下午了,又折腾到半宿,你到底什么时候画画?”
哎……
仇绍拨了拨头发,别开脸,真是不解风情,哪壶不开提哪壶。
周垚就跪坐在他跟前,t恤的下巴只能盖到大腿根。
两人又是在床铺上,他也只套着一条裤子。
偏偏,只能看。
周垚又打了他一下:“问你话呢?”
仇绍扭过头,瞪了她一眼,这女人……
他说:“我这就画。你睡吧。”
仇绍吸了口气,离开那床铺和那个女人,将墙上的底稿摘下来安在画架上,又拿起凳子坐在画架前,扭开几个常用色的油菜瓶,一手端起画板,一手拿起画笔。
架势都摆好了,却迟迟没有下手。
他能感受到背后有一双大眼睛盯着他。
他背脊绷得笔直,闭上眼,感受着静谧的室内气流的涌动。
好一会儿,却只有鼻息下流窜的香味。
她和他用了同一套洗发水和沐浴露,那香味到了她身上,沾了她的体温,就似乎渐渐变了味儿。
一阵暖香,萦绕不去。
那香味似是动态的,转往他最柔软的地方钻。
……
…………
半晌,仇绍手上忽然动了,僵持几天没有在原版的底稿上下笔,这一瞬心里却突然笃定了。
浓重且粗犷的油菜线条,重重落在线稿上。
白色的画纸,一下子沾染了一大块色泽,如同天地初开,老天爷落在这白皑尘世的第一块浓墨重彩。
霎时间,周垚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周垚原本趴在床铺上看。
她在想,为什么她一向熟悉的leif的画风,那天在仇绍的卧室里看到那副描绘中亚风貌的油画,她却一点leif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等了很久,都不见他有动作。
直到这屋里的氛围突然变了。
只见他抬起手臂,果断的将画笔按上去。
便是这一刻,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感觉那画笔像是落在她身上。
她下意识的跪坐起身,一眨不眨的盯着,不愿放过每一个细节,恨不得有一个遥控器能随意按下暂停键。
是了,leif的油画一向抽象,要去体会其意境。
可挂在他卧室的那幅油画,却是写实派的,笔触细腻,如同让人身临其境。
她想,那一定是他去过的地方,中亚的某个国家,深深印刻在他的记忆深处,所以他一笔一划将它记录在画纸上,而没有用抽象的画法去描绘。
那个地方,大概对他意义非凡吧。
他有一段时间休学去流浪。
她问过,是去周游美国么?
他说也有别的地方,便是去那里么?
无数个问题掠过心头。
直到约莫画了三分之一的画纸,仇绍动作停了。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笑着看向目不转睛的那个女人。
周垚双手撑在身前,双膝跪在床褥上,身体前倾,腰窝下陷,一脸压抑不住的兴奋,一双眼睛晶亮。
她催促他:“继续啊!”
仇绍挑眉,双腿张开着坐在凳子上。
他微微抬手,示意手上的画笔:“来试试?”
周垚一愣,立刻起身,却没有走上前,脚下踯躅,神情不敢置信。
“你要让我动笔?”她问。
“嗯。”
周垚皱了下眉:“我……这不是你的底稿么?”
仇绍反问:“你不是也欠了老柴一幅画?要不要一起把它完成。”
多么诱人的提议。
他就那样闲适的坐着,一脚随意搭在地上,一脚蹬着凳子上的横梁,肌肉放松,手里捏着画笔,侧过身让她看清楚那副未完成的作品。
仿佛一个崭新的世界打开了大门,引她入瓮。
周垚心里“扑通”跳了两下,脚尖仍是没有前进。
“可我很久没拿画笔了。”
她想试,却开始找借口。
他是leif啊,这是leif的画啊。
她做梦都想染指。
可是,又怕破坏……
仇绍薄唇勾着,轻声诱哄:“画坏了,算我的。还有,联合署名。怎么样?”
“扑通扑通”,又是两声。
好,好,当然好!
周垚迈开腿,小心翼翼的上前两步,来到他跟前,还有一点犹豫。
那犹豫,骗不了人。
她喘了口气,蓦然想起很多不愉快的回忆。
拨开头发,她的声音很低:“我当初,没有听美术老师的话。我经历了一场糟糕的情感关系,每天患得患失,心情抑郁……我的画,后来就充满了黑暗、绝望。我不敢再画……”
那个时候,她每天都不安,害怕,对自己失去了信心,人生没有方向,她拿起画笔就觉得暴躁,发泄在画纸上的全是负面情绪……
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在想,曾经那个被老师夸奖才华横溢,将来会大放异彩的人是她么?还是老师的一时错觉,是她的自我高估?
那些线条、色彩明明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难以驾驭,明明那么简单,却又那么复杂难懂。
对着那些画具,她偶尔还会一阵出神,觉得陌生,不认识了。
那简直是糟糕的无可救药。
一瞬间,周垚仿佛一个无助的小孩,被庞大的无力兜头盖下。
周垚轻眨着睫毛,掀开眼帘。
仇绍已经放下画笔,一手轻轻握着她的手肘。
周垚像是被烫到一样,小声问:“你这画,描述的不是男女之情么?我会毁了它的。”
仇绍扯着唇角,嗓音低柔:“你看得懂?”
周垚点头。
“那就相信自己,相信我。”
他拉着她的手,让她站到身前,长腿合拢,按着她的腰让她坐在腿上。
仇绍再度拿起画笔,塞到周垚手里,握了握她的手背,温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颈侧。
“周垚。”
他轻声唤她的名字。
周垚似是一震,应了一声。
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画板,浑身都在颤抖,在战栗。
他的一条手臂缓缓勾上她的腰,隔着t恤轻抚腰着。
“喜欢和我做么?”
周垚吸了口气,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他握着她拿画笔的手挨近了画板,却没有用力,只轻轻抚弄她的手腕,滑过脉搏,摩挲着白皙的小臂。
“我让你觉得,黑暗,绝望,或是无助?”
周垚摇头。
仇绍“哦”了一声,又问:“那是什么感觉?”
周垚皱了下眉头,吸了口气,隔了几秒,才微微张口。
“上瘾。”
低沉的笑声贴着她的耳廓。
“那就想想那种感觉。这幅画,随你处置。”
可周垚还是觉得害怕。
她天不怕地不怕,敢怼天怼地,偏偏这一刻怂了,为一张画纸怂了。
背脊的寒毛一根根矗立,头皮跟着发麻,她闭上眼,深呼吸,试图让那种恐惧平复下来。
直到温热的胸膛靠了上来,密实的贴上她的背。
她渐渐又开始觉得热了。
她的大腿紧贴着他的裤子,那热量隔着布料传递过来,熨帖着她的皮肤。
直到湿热的吻落在她的脖颈,肩窝。
周垚蓦然一抖,睁开眼,眼前出现密密麻麻的色块,好一会儿那画纸上的油彩才变得清晰。
一阵恍惚,仿佛一切都变得很不真实。
却又真实的可怕。
他握着她的手肘带向画板,那笔尖几乎要碰触到画纸了。
可他却停了。
周垚的手就僵在半空,有些怔忪。
直到他又一次开始进攻,动作变本加厉,无所不用其极。
掌心下是跳动的心脏,随着他的动作越发的急促。
周垚试图调整呼吸,目光却渐渐迷蒙了。
不知过了多久,周垚轻吟出声。
只听那灼热的嗓音,仿佛含着她的耳垂,呢喃:“最后别忘了署名,iris and leif。”
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战栗的闷哼。
悬空的手臂瞬间一抖,手上微微一用力,那笔锋就牢牢地按在画纸上。
周垚下意识抬起双脚,勾住他的小腿,支撑着自己。
……
…………
周垚浑身打颤,绷紧了大腿,拿着画笔的手去沾油彩,混了几个颜色,又一次贴上画纸,狠狠的划过,顺着那底稿的线条挥洒。
那薄唇贴着她的肩颈:“就是这样,继续。随便rou lin它。”
他越折磨她,她下笔就越迅猛,越狠,越准,仿佛要一口气把这张纸涂满。
那些颜色,诡丽的糅合到一起,一块块,一条条。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用尽全身力气落下最后一笔,眼前一阵发白,脚背用力勾着,仿佛抽筋似的,弓着背。
“啪啦”一声,画笔掉在地上。
周垚虚脱了,整个人被抱起来,放在床褥上。
她如同一潭烂泥趴着,额前的湿发被拨开,她半睁开眼睛。
……
…………
肩胛骨上的疤痕被一片湿热柔软的东西舔过。
那嗓音低沉沙哑,唤着她的名字。
昏迷前,她听到这样一句。
“周垚,再做一次纹身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