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leif重返“人间”, 周垚一直坐立难安。
她在家里转了好几圈, 想找人聊聊。
可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却是仇绍。
周垚甩甩头,直觉否定。
不行,不能找他。
她是能解释,只是去见偶像,但是听的人未必会觉得她动机单纯啊。
想到这里,周垚静了片刻, 转而想到许久不曾被她骚扰的阮齐。
对, 就去问阮齐!
……
周垚飞快的杀到阮齐的小酒吧。
阮齐不防, 听完来龙去脉, 大老爷们一脸懵逼。
他有点憨傻的看着周垚粉红的双颊,忐忑的眼神,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阮齐抬头, 要摸周垚额头,被她拍开。
就听阮齐说:“没发烧, 也没喝酒?”
周垚白了他一眼:“废话!快, 给我点意见!”
阮齐内心世界一时间有点难以描述。
他这会儿才终于确定,原来女人到了三十岁,也特么的能随时春心荡漾。
半晌,阮齐问:“你们女人, 会爱上一个素未蒙面不知道高矮胖瘦,不知道有没有狐臭、体臭、口臭的男人?”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老k,呵呵一声, 说:“绝不可能。”
阮齐横扫他:“你是女人?”
老k反驳:“我不是女人,可爱情这玩意老子懂!丫头啊,你可想清楚,这有才华有天分的男人,在别的方面通常都很挫。就你上回带来那小子,那可是万里挑一啊,千万别放过!”
这一点,和阮齐不谋而合。
阮齐点头:“对,别一头热。”
周垚听得一愣一愣的,突然说:“你们以为我要劈腿?还是对我男神?”
阮齐和老k一起点头。
一个说:“你这样不是劈腿前的准备吗?”
一个说:“感觉一见面就得去开房!”
周垚:“我呸!那是亵渎!”
她一拍桌子,郑重其事道:“首先,那个是我男神,是我偶像,是我少女时期的一段梦想!你们,懂梦想吗?”
老k:“懂,老子的梦想就是横扫华尔街。”
阮齐:“俗气!”
周垚抬起手指,摇了摇:“所谓梦想,就是遥不可及。我是去圆梦的,不是去约炮的。”
阮齐问:“你就不怕见光死,幻灭?”
周垚一下子不说话了。
她不知道。
她要是知道,还来问他们干嘛?
半晌,老k问:“我说丫头,你当初既然那么喜欢那小子,怎么就没追?”
周垚叹了口气说:“错过了呗。我入学的时候,他去流浪了。后来我回国了,听说他回学校了,但是不画画了,还转了专业。”
老k一拍大腿:“那现在还怕什么呀?你就去认识一下吧。幻灭就幻灭,趁早回归生活!”
周垚张了张嘴,却终是没说话。
她的初恋始于美国,终于美国,她后来想过,如果当时她没有和leif擦肩而过,leif会不会就成了她的初恋,会不会后来很多事都不会发生?
没有齐放。
也没有菲菲的死。
没有……
哎,算了,都是庸人自扰。
周垚很少提到在美国的事,阮齐、老k都不清楚。
两人对视一眼,阮齐率先开口:“丫头,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周垚看向阮齐。
“从刚才你知道这个消息,到现在,你有没有一刻想起过你那房东?”
周垚点头,没有犹豫。
阮齐:“心虚,为难?”
周垚摇了下头,又点头:“我说不好。但我心里清楚,我只是去见见,什么都不会发生。机会摆在面前,我不去,会更难受。”
阮齐又道:“好,那咱们现在假设最坏的结果。假设你见到男神了,你对他这个人也一见钟情,他也喜欢你,你们天雷勾动地火。我问你,你那房东怎么办,你要和他坦白?”
周垚想也没想:“如果真到那步,就要说清楚。”
她不想骗仇绍。
但,仇绍应该会生气吧……
………………
周垚离开酒吧,路上还在想临走前阮齐说的话。
“你要是对自己有把握,就去见。就像老k说的,万一幻灭,这事挺好。万一没幻灭,万一你对男神动心了,能和你房东说清楚,也行。反正,敢作敢当,别拖泥带水,当哥的都支持你。”
回到家洗过澡,周垚拿起手机主动找老柴。
老柴一听周垚的声音,就笑着拆穿她的动机,说想办法帮周垚约着见她男神一次。
结果刚挂上电话没多久,老柴就发来消息,约定了,就今晚,问周垚有空没。
有,自然有。
周垚应了。
但时间已经不早了,周垚没时间仔细挑选行头。
她对自己说,平常心,就是去见男神,她是小粉丝一个,别穿的太骚,要得体,要稳重,要端庄……
这么想着,周垚飞快地找出一身长裙,还化了淡妆。
临出门,她对着镜子里的女人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
对自己说,别怕,周垚。
这么多年了,还能见,弥补一个小遗憾,多幸运的事啊!
……
就这样,到了约好的餐厅,周垚手心已经全是汗。
她先去了一趟洗手间整理自己,出来时跟着领位来到三面环绕着沙发的卡座。
这家餐厅每个卡座都相对有一个独立的空间,隔间门口有珠帘遮着,卡座与卡座之间隔的是又高又宽的沙发靠背,很适合约会和谈生意。
周垚掀开珠帘,踩上台阶,目光一抬,撞见卡座里的男人。
那男人胡子拉碴,有点驼背,头发略长,还烫卷,这人一见到周垚便愣住,以为她走错了。
谁知,周垚却笑了一下,从善如流的坐到他对面的沙发里。
唯有她开口时,才能听到细微颤抖的声音:“嗨,老柴。”
多年不见,老柴一点没变。
“卧槽!”老柴只有两个字,一直盯着周垚,简直看傻了。
长裙摇曳,肤白妩媚。
若非leif事先提醒过他,如今的iris和照片里那个假小子差别挺大,让他镇定,千万别露馅,老柴怎么都不能相信,女大十八变居然比整容还牛逼。
偏偏老柴有点不信邪,瞪着周垚看了好一会儿。
她都点了一杯饮料了,老柴才说:“你怎么证明你就是iris?”
周垚看了他一眼:“你屁股上有个胎记,有一会你喝多了在学校里裸奔,还被人拍下来了贴在告示栏里。”
老柴连忙抬手:“好了,不要说了!我确定你就是iris!”
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阵沉默。
老柴兀自懊恼,周垚低头不语。
饮料送上来,周垚双手握着杯子,纠结了片刻,终于忍不住。
“老柴,他人呢?”
周垚刚来时,先看到老柴,以为他们两人都到了,leif也许是去了洗手间,或是去接了电话,大概很快就出现。
她时不时向珠帘外看一眼,每当有男人的身影经过,她都下意识坐直。
可是这都十分钟过去了……
老柴刚要说话,与此同时,门口的珠帘哗哗作响。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过去。
只见一个个子中等,身材略瘦,面容有些憔悴的男人抬手掀开帘子,一脚迈上台阶。
周垚一下子挺直背脊,直勾勾地盯向来人。
眸光霎时间流光溢彩。
可门口的男人却说:“哦,不好意思,走错了。”
周垚一下子愣了。
几秒的停顿,老柴嗤的笑出声。
周垚脸上有点热,瞪着他。
就听老柴笑道:“他有点事,晚点来,我这不是刚要说吗……”
……
说实话,老柴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自诩光明磊落,不玩偷鸡摸狗的勾当。
偏偏强龙难敌地头蛇,他和老婆刚回流,面对变化巨大的祖国首都真有点懵逼。
中国发展太快了,他们在洛杉矶过的太|安|逸了,一把年纪了还要回来重新奋斗,接连碰壁,仗着手里有点臭钱想砸个生意做,才发现他们这点钱连个声响都砸不出来。
艹!
幸好先前回来的老同学们一个个都挺仗义,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一听到他们两口子还要坚持搞艺术,都挺支持。
大家齐心协力帮他们整了一间画廊,还提供了一些客源,只是作品这方面得老柴自己想办法。
老柴忽悠了一圈,收了三、四十幅画,水平嘛参差不齐,包装一下勉强能顶用。
唯独缺了一副镇山之宝。
老柴第一时间就想到leif,除了他不作二选。
没想到这小子还和当年一样不是东西,答应的痛快,却提出两个条件。
一个是,他的画是非卖品。
这个老柴同意,镇山之宝哪能随便卖,就得当祖宗供着,压场子。
但第二个条件,老柴为难了。
妈的,居然让他帮忙骗个姑娘……
还特么的是认识的!
而且不但要骗,还要骗的有策略,有逼格。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啊卧槽!
……
这不,就在隔壁卡座,那个不要脸的孙子正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儿,听两人说话。
老柴问话实在没什么技巧,他问周垚这几年过得如何,周垚还能说什么,两个字“挺好”就给打发了。
隔壁卡座里的男人,听老柴不着边际的东拉西扯一通,终于抬手敲了敲蓝牙耳机,提醒他,先问最近的感情生活。
老柴一听,老脸一热,糙老爷们给人家保媒拉线,真特么的丢面。
老柴如实问了。
就听周垚说:“现在单身。”
老柴没觉得有什么,肯定是单身啊,不然leif还追个屁?
可周垚话落,就听到耳机那头呼吸似乎浓重了些。
老柴又说:“嘿嘿不会吧,你这么漂亮,咋就单身了?都没人追?”
周垚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有些心不在焉道:“有是有。但我不婚主义,也不想耽误人家的时间。”
隔了一秒,周垚又问:“leif到底什么时候来?”
老柴干笑:“哈哈,别急啊,我问问。”
然后他装洋蒜地拿起手机,作势发信息。
耳机那头,男人声音没有情绪:“堵车。”
老柴连忙对周垚说:“呵呵,他堵车。还得等一会儿。”
周垚“哦”了一声,笑道:“没事,我能等。”
不会儿,老柴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诶,你刚才说有人追,你不婚主义……我说妹子,你那些追求者里,就没有一个让你喜欢的?”
周垚一怔,静了几秒。
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低沉的嗓音。
“如果我说,我要的不止一年呢?”
“被我喜欢,也不是那么很难接受的事?”
周垚叹了口气,垂下眼玩着指甲,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没说话。
直到老柴突然出声:“看你这样,就是有了?哇靠,那他知道你出来见男神么?”
为什么他们每个人的口气,听上去都像是她是跑出来劈腿的?
何况,她和仇绍还没确定关系呢,连劈腿都算不上。
可即便如此,周垚一点都不喜欢被误解。
周垚语气认真:“所谓男神,就只能是神,是用来仰视的。再说,我和那个人有约在先,如果要见异思迁告诉对方一声就行了,好聚好散。他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老柴称奇:“我去,这哥们谁啊,这么牛逼!”
说着,老柴喝了一口水。
一秒的间隔,蓝牙耳机里传来一道不悦的声音。
“我。”
就一个字。
老柴立刻呛着,喷了自己一身。
周垚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
等老柴好不容易缓过劲儿,顺便消化了这个惊人的事实,整个人都不好了。
合着他真特么的是陪着这小两口玩情趣呢?
卧槽,他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助兴小道具啊?
可与此同时,老柴也有点同情起这小两口,决定还是先铺垫一下。
老柴乐呵呵的说:“妹子啊,不是我说,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大方的,全他妈的小心眼。依我看,你出来私会男神的事,千万不能让那哥们知道。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周垚眉头一皱,讨厌老柴的用词,当即反驳:“什么私会。我觉得这事挺正当的,我还不能有偶像了?见个面吃个饭怎么了?”
她讨厌他们这样,她还没见着人,就判定她水性杨花。
老柴:“呃,那你是打算告诉他?”
周垚点头。
老柴倒吸口气:“就算你和你偶像天雷勾动地火,也要说?喂,哥们,我给你戴了一顶绿帽子?”
周垚没说话,一脸不屑。
她不再是那个小女生了,不是会因为崇拜就盲目的傻丫头。
她现在一切都看得很实际。
这些男人,什么都不懂。
……
周垚不说话,老柴心里却叫“不好”。
在他看来,周垚已经认真思考这件事了。
哎,这妹子打从在美国那会儿就这个脾气,爱认真,固执,有时候还会钻牛角尖。
这好在隔壁那孙子就是本尊……万一不是,万一iris见到leif一个没把持住,**,哎呦我去!
想到这里,老柴真心觉得,隔壁那孙子忒不是东西。
他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过去。
【我说,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损啊?我看iris都有精神负担了……】
半晌,隔壁孙子回了一条。
【换做是你出轨,你也会有精神负担。】
老柴暗骂一声。
【你丫才出轨,我对我老婆一心一意!】
隔壁孙子回了个嫌弃的表情。
老柴又说:【真的,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厚道,iris要是炸毛了,你哄得住吗?】
不会儿,隔壁孙子回复了。
【厚道?她背着我这么干,我还得欣然接受?】
老柴反应了一会儿,觉得不对。
【不对啊,这个局明明是你布的啊,是你故意隐瞒身份,怎么你还吃起自己的醋了?】
哎呦我去,这不是找虐吗?
老柴不懂了。
多简单的事,一句话就能说清楚,“宝贝,我就是leif,快来我怀里么么哒”,然后啪啪啪,皆大欢喜啊!
隔壁孙子回了个“哼”的表情。
老柴心里不落忍,问他:【那你一会儿什么时候打算‘出现’啊?总不能一直堵车吧?】
谁知,隔壁孙子竟然说:【就说我有事来不了。】
老柴:【靠,玩我啊?】
隔壁孙子:【嗯。】
老柴:“……”
真是日了狗了!
………………
这天晚上,周垚空欢喜一场,没等到人,却等来了一个“抱歉,来不了”的消息。
周垚有些失落,却也没说什么,和老柴闲聊两句,饭也没吃就起身回家。
坐在回程的出租车里,没由来的,周垚竟然松了一口气。
方才她坐在餐厅里想了片刻,突然觉得,如果和这个leif无缘相见也好,倒是真能省掉很多的麻烦。
毕竟她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丫头了,早已过了狂热追偶像的年纪。
所谓男神,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美好幻想。
她后来这十年,过得这么实际,恐怕男神见了她,会觉得她庸俗,没有灵气呢?
想起当年初听到leif也放弃画笔的消息时,周垚觉得可惜之余,却有一种心心相惜的感觉,冥冥中觉得她和leif在情感上是可以共通的。
可今天一听老柴说leif重拿画笔,周垚只觉得五雷轰顶。
男神说放就放,说拿就拿。
她呢?狗屁不是。
这么想来,不见也好。
……
半个小时后,周垚胡思乱想的下了车,低着头,趿拉着步子走进小区。
一路上没什么行人,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居民不是在家里休息,就是到附近的公园遛弯遛狗。
直到周垚来到自家楼下,昏暗中,突然蹿出来一道人影。
周垚一惊,下意识退了两步。
借着光亮,定睛一看,原来是纪峰。
纪峰有点颓废,见着周垚有些激动,抓着她的手臂说:“周垚,我喜欢你!”
周垚下意识要抽手,本能的抗拒。
“纪峰,你冷静点。”
纪峰抓着周垚的肩膀,情急道:“我昨天就想说了,可你不让我说……我知道,你觉得我幼稚,可是我会成长,我会改。周垚,我真的喜欢你!”
周垚无奈的叹气:“好,那你先冷静下来,你先放开我。不然,我什么都听不进去。”
纪峰吸了口气,听她的,缓缓松开了手。
半晌,他小声说:“你说你关心,是因为我像一个人。那个人,你能不能把他忘了,看看我?”
隔了两秒,周垚说:“不能。”
纪峰一怔:“为什么?”
周垚觉得好笑,退开一步:“因为我说的那个人,就是我自己。我怎么忘?”
纪峰傻了。
周垚决定开诚布公:“我关心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像我,像我刚去美国时的样子。心理上,情感上,没有依托,想找个关心自己的,懂自己的人,朋友也好情人也罢,只要有个人能明白自己,不管他是谁,我都可以义无反顾。可是纪峰,这不是爱,不是喜欢,这只是一种类似寄生的情感……”
一瞬间,纪峰有些怔忪。
他张了张嘴,想否认,可他说不出话。
纪峰低下头,眼睛有点热,他抬手抹了一把,心里哽的难受。
周垚有点不落忍,恍惚间仿佛看到此时的纪峰,渐渐和当年那个假小子重叠在一起,站在喜欢的人面前,无地自容,没有自我,渴望被关注,渴求被关爱……
她抬手,轻轻拍了拍纪峰的肩膀,感到他肩膀在颤抖。
一声轻叹,周垚合拢双手,环上纪峰肩背,搂了片刻。
她的声音很低,很柔:“纪峰,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任何情感,都不值得你放下身段。不要低头,不要下跪,喜欢你的人,去珍惜她,不喜欢你的人,无所谓,掉头就走。”
这些话,周垚本不想说,也不该由她说,太残忍。
可她觉得,当年,她身边就是少了一个告诉她这个道理的人。
如果早点明白,早点面对事实,早点疼,早点恨,就能早点忘,虽然伤口撕开的一瞬间会血流如注,也比钝刀子割肉来得强。
果然,纪峰一下子收拢手臂,泣不成声。
他将头埋在周垚的肩窝,眼泪渐渐浸在她的衣服上。
他没想这么狼狈,他根本不想当着周垚的面哭,可偏偏,周垚说的话,每个字都像是刀子一样戳中他心里。
他无力反驳。
……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周垚一直在纪峰的背上轻拍着,他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他抹了把鼻涕,不想蹭在周垚身上。
男人的自尊回来了,他退开一步,别开脸。
“我,还能来看你吗?”
周垚知道他已经接受了事实,轻声说:“如果是朋友,我欢迎。”
纪峰半晌没说话。
然后,他笑了笑,觉得自己真傻。
抬眼时,他眼眶红肿,抬手去碰周垚的肩膀。
“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衣服。”
周垚笑道:“没事,只……”
可她话音未落,就觉得被他用力一扯,脚下惯性的向前错了一步。
下一秒,唇上压下一个热乎乎的东西。
又软,又抖。
双唇只是轻轻碰触,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纪峰抖着唇,闭着眼,感受这一刻的温暖。
周垚没有推开他,安静的立在原地。
良久,纪峰错开。
唇上残留着让人留恋的温度。
他低下头,声音很低:“谢谢。”
周垚没说话。
直到纪峰越过她跑开,周垚才松了口气。
她知道,纪峰不会再来了。
这样也好。
……
良久,周垚叹了口气。
男神失约,她的心情像是过山车。
纪峰出现,让她仿佛一巴掌打醒了当年的自己。
这一晚上过得实在是……
周垚站了片刻,抬脚要往前走。
可与此同时,却听身后一记响动,像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周垚不以为意,下意识回头。
不由得一怔,目光正迎上那道消失了几天的身影。
那男人长腿迈开,就离她几步远。
他全看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垚垚:哎,男神没见我……
绍绍:(眯眼)咱们画室见。
作者:男主真是表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