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当成知心姐姐兼心灵导师是怎样的心情?
周垚一手撑着额头, 低头看账, 想到这个问题。
她真不懂,不过是家门口捡了个落汤狗,怎么就被缠上了?
纪峰正好奇的左顾右盼,在她的二手包店里环顾三圈了。
他脸上的兴奋像是准备买包的小女生。
折回来时,纪峰问周垚:“有没有男的来你们店里买包给女朋友?”
周垚眼皮都没抬:“除非他想恶心人。”
顿了一秒,周垚又说:“当然,绝版断产的款式除外。背出去不容易撞包, 通常在我这里, 第一天摆上架, 第二天就没了。”
纪峰又问了几个问题, 又去看包。
等他又一次凑到周垚跟前时,周垚终于抬眼。
“你今天到底有什么事?”
纪峰一怔:“我没事啊。”
理直气壮的。
周垚竟然词穷。
她叹了口气, 说:“你没事, 可我有事。你看到了,我很忙。”
纪峰很乖巧的点头:“那我可以帮你。”
周垚:“……”
明明可以半天搞定的工作, 花了一整天时间。
周垚回到家时, 身心俱疲。
纪峰的花样忒多,中午给她当外卖小弟,下午给她买下午茶和咖啡,有女顾客进来闲逛, 他第一时间跑去招呼。
还真别小看他,他竟然懂一点奢侈品,加上颜值摆在那里, 哄的几个女顾客心花怒放。其中有一个打眼一看就不是准备要买的,竟然也在纪峰的鼓动下买走一个六千块的包。
周垚提议要给纪峰提成,纪峰拒绝,说他不差钱。
下午,物业请人来修电路,中间有段时间没有开空调。
纪峰热的受不了,把t恤的短袖撸了上去,露出上臂的一圈纹身,是梵文。
周垚看了片刻,被纪峰发现,问她是不是有兴趣,还提议下次他去补色,她可以和他一起去这家纹身店看看。
周垚想拒绝,但一张口,说出来的竟然是:“好啊,下回你去的时候叫上我。或者你把地址给我。”
纪峰说:“那地方不好找,还是我带你去吧。”
………………
晚上,周垚回到小区,经过路边的停车位,脚下一顿。
那两银灰色的车,似乎停在这里三天了?
周垚抬手抹了一下,一层的灰。
她又凑到车窗前低头将脸贴上去,副驾驶座上有一瓶矿泉水,摆放的位置和昨天看进去一样。
也就是说,这两天仇绍没用这辆车?
那是另外一辆?
周垚又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另外一辆跟前,打量一番,发现轮胎上沾了些许泥泞。
周垚想了一下,好像前两天的确没看到这辆。
她又将脸贴上车窗,想看清里面,但这辆车贴了两侧黑膜,看不太清。
直到错开距离,周垚一抬眼,注意到黑乎乎的玻璃上多了一道影子,又高又大,就立在她身后。
周垚回过身,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
仇绍眼下有淡淡的青色,似乎很疲倦,正挑着眉瞅着她。
……
仇绍下午才从画室离开,驱车回家,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日用品放进后备箱,随即去了一趟门口的小超市,买了矿泉水和半成品的食物。
折回来时,老远就见一个背影窈窕的女人正趴在他的车门上,弯着腰撅着屁股,往里面窥探。
仇绍脚下一顿,心里忽然升起兴味。
他觉得好笑,人不在车里,她能看出什么?想看出什么?
仇绍的目光缓缓移动,在她脸上搜寻,试图要将那个头发两侧剃的都能看到头皮的假小子,和眼前这个女人联系到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晚上和老柴通过那个电话,再看到这个女人,有些感觉竟然不同了。
这时,就见她抬手撩开耳边的发。
白皙的小臂,柔软的耳垂。
她问:“你这两天出远门了?”
住在楼上楼下,最方便的就是查岗。
防盗门一响,就能判断出里面的人是要出门,还是刚回来。
仇绍那套房子,三天没有动静。
周垚自然觉得奇怪,他这远门出的没有征兆,提前也没说过要出差,微信上也没留话,上一次两人见面,还是在他家里亲亲抱抱举高高。
周垚问完,听到仇绍“嗯”了一声,他转而走向后备箱,拿出钥匙将盖子打开,将手里的东西放进去,收拾了两下。
周垚清楚地看到,里面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袋。
看来,是真的出远门了,而且还准备再出一次。
盖子合上,周垚对上仇绍的目光。
仇绍的声音柔和而低沉:“我还得出去两天,办点事情。”
周垚不是查勤,她真的只是随口一问,再自然不过。
“公事?”
仇绍依然在笑:“私事。”
周垚挑眉,不说话了,只看着他。
问?还是不问?
两秒的间隔,周垚做了个决定。
虽然她很好奇是什么私事,可是一旦问了,就意味着加重那好奇,意味着期待解释。
仇绍解释了,他们的羁绊就更深了。
他若不解释,就是她自讨没趣。
想来,还是不问的好。
两秒后,周垚“哦”了一声。
笑了一下,侧过身:“那你先忙,我好累,先回去了。”
不想,仇绍却拉住她的腕子。
天气热,他的掌心也热,他握的很松,方便她挣开。
但周垚没动,小声提醒他:“这是在小区里。”
仇绍勾了勾唇,拉着她转而绕到车后。
“你干什么?”
周垚扭了一下,抽回手。
两人挨的很近,车后是个死角,空气不流通。
仇绍也没继续去抓她,只抬起一臂,撑着旁边的墙,若无其事的将人圈进死角,周垚要出去非得猫着腰蹭掉一层墙皮,才有可能从他腋下溜走。
但周垚只是拨开肩上的头发,抬手扇了两下,双颊酡红,额头热出了一层薄汗。
仇绍略低了头,语气淡然:“有个朋友需要帮忙,我得离开两天。”
既然他交代了,周垚觉得也不好什么都不说,让他下不来台。
“嗯”了一声后,她问:“离京?”
他摇头:“去画室。”
周垚一愣,微微张嘴,这倒是没想到。
仇绍笑着解释:“有幅画着急完稿。”
周垚立刻站直了,一手下意识的抬起,搭在他垂在身侧的手臂上。
她的掌心微凉,手指碰到短袖的边缘,还轻轻揪住。
“别忘了,你答应过让我看你画画的!”
周垚强调,目光如炬。
“嗯。”仇绍颔首,轻描淡写:“这回不行,下回吧。”
这显然是他决定好的事,离开三天说不定都完成了一半了,若非她偶然碰见,都没机会知道。
周垚有些不悦:“为什么?”
“这幅急着要。”
说话间,仇绍抬手顺了顺她的发尾,口吻像是在哄她。
“你去了,我容易分心。”
周垚不说话了,咬着唇角。
四目相交,一阵纠缠。
周垚歪了歪头,退而求其次:“那我能去看你么?”
仇绍挑眉反问:“你记得地址?”
周垚摇头。
她怎么可能记得,上回坐他的车去画室,她都忘记路上是在睡觉还是在发呆了,根本没有看路牌,更遑论记路线。
“你可以告诉我啊。”
仇绍失笑,摆明了不会说。
周垚见状,眯起眼,口气挺冲:“你不告诉我,我也有本事找到。”
仇绍绝对相信。
但他很坚定:“你找到了,我也不会给你开门。”
周垚手上一紧,渐渐垂下来。
好一会儿,周垚没说话,也没纠缠。
她安静地看了他半晌,终于肯定他是认真的。
再开口时,她冷静下来:“那画完了能给我看么?”
仇绍颔首。
隔了两秒,周垚说:“好,那你去吧。我等着看。”
“嗯。”
一记轻吻,落在她的头发上。
周垚一动未动,只眨了下眼,睫毛又长又翘。
像是撩在他心上。
他很想拿手指去碰一下,看看那触感是否和他想的一样。
但静了一瞬,仇绍没有动,转身走出死角。
等周垚走出去时,仇绍已经上车。
周垚也没表示,脚下一转,往反方向走。
突然间,周垚明白一件事。
止于炮、友,他们就无需彼此交代,更没有干涉。
似乎,他只是用行动阐述这个事实,想要踏进他的世界,是要先拿到通行证的。
………………
回到家里,周垚去找任熙熙,但任熙熙不在。
周垚给伍春秋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周垚将方才的事简单地交代了一遍,就听伍春秋说:“如果你是他女朋友,是不是就有资格问了,有资格跟了?”
周垚想了一下,说:“没这么简单。以前我沉迷画画的时候,也烦身边有人打搅,谁都不行。我明白他的意思,有别人在确实容易分心。”
伍春秋却不懂了:“那你还计较什么?”
周垚静了片刻,叹了一口气:“春秋,你懂那种感觉么?有个人把你垂涎的东西摆在你面前,故意馋你,然后当你想伸手的时候,那个人却轻描淡写地告诉你,不行,还不是时候。我只要一想到这个动机,就恨不得和他干一架。”
他明知道她想看啊……
可他第一次带她去画室,她们玩气球,在画板上胡天黑地,她没看到。
这一次,他去画室,一待几天,不带她,还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任她一个人发挥幻想。
他明明可以什么都不说的,却偏偏选择这种撩闲的方式。
真的让人气恨。
………………
隔了一天,周垚一早就被纪峰拉出门,纪峰突然说要去补纹身上的色。
那家纹身店并不如纪峰说的那样难找,还是开在闹市里,附近都是高楼大厦。
店面不大,当天来了三个纹身师,两个是徒弟,一个是师傅,身上的纹身都不少,整条胳膊都是。
纪峰说补色,却不是手臂上的,是后背的。
周垚和他一起进了单间,找了个椅子坐下,见纪峰一把脱掉上衣,露出又白又精瘦的上身。
男人来说,纪峰骨骼算纤细的,但有肌肉,没吃过什么苦,不是糙汉子,细皮嫩肉的。
周垚抬眼看着,纯粹欣赏审视的眼神。
纪峰却有点不好意思,转而趴在躺椅上,露出背上的图案。
纹身师就坐在纪峰旁边,调了一会儿颜料,现在纪峰的背上消了一遍毒,拿出纹身机,上面插了一排小针,机器打开时发出细微的震动声。
周垚凑过去看了片刻,见纹身师用那些小针沾了颜料,在纪峰背后的图案上着色,反复重复一个动作。
事实上,周垚没见过具体着色的步骤,她的纹身是在肩胛骨,那天稀里糊涂的就去了,也没别的客人,稀里糊涂的纹完了。
周垚也不记得那是怎样一种疼的感觉了,非要形容,就是无数小针刺进肉里,刮来刮去,连续两个多小时的感觉。
周垚问:“疼么?”
纪峰摇了摇头,声音憋闷:“习惯了就好。”
但他脸都涨红了。
周垚又看向纹身师:“什么部位最疼?”
纹身师指出几个地方,然后说:“皮肉比较薄的地方也疼,针尖更容易刺激到骨头。”
这点周垚相信,当年她非要和齐放纹在一个地方——肩胛骨。
那是真疼。
周垚又问了几个问题,还拿起旁边一个花样图册翻看。
纹身师问她:“你有兴趣?”
周垚反问:“一般女生都会纹什么图案?”
纹身师:“花草之类的吧,小动物。”
周垚“哦”了一声,又问:“部位呢?”
纹身师:“胸口,脚踝,尾骨,一般不容易被看到的地方。”
周垚点头,不再说话。
纹身师看了周垚一眼,说:“纹身一旦选择了,就是终身,不可能完全洗掉。”
言下之意,要慎重。
极力忍耐的纪峰,这时候也开了口:“千万别冲动,图新鲜。以后要后悔的。”
周垚笑了,没说话。
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就后悔了。
……
听着那些针震动的声音,竟然有种催眠的效果。
周垚撑着头,勉强支持了一个小时,还是睡着了。
但她睡得不沉,姿势也别扭,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时,人就渐渐醒了。
眼皮子还有点重,她吸了口气,想抬眼,却感觉到一股热量靠近自己。
秀气的眉峰皱了一下,周垚倏地睁开眼。
然后,她吓了一跳。
纪峰的脸近在咫尺,他就蹲在她面前,目光和她一个高度,正在看她。
距离很近,她能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和药膏味。
但周垚淡定极了,只是挑了挑眉,放下有些麻的手。
“你好了?”
纪峰点头,依然看着她。
周垚也仔细看了纪峰一眼,他的皮肤真够细致的。
“疼么?”周垚又问了一次,然后说:“应该肿了吧。”
说话间,她要站起身。
既然纹好了,就该走了。
纪峰却撇撇嘴,伸出一双手,盖在她的膝盖上。
周垚没站起来,刚睡醒,原本意识还有些怔忪,被他这么一压,整个人都醒了。
就见纪峰张口:“我想我……”
周垚将他打断:“你敢说喜欢我,就只能断交了。”
周垚没让纪峰送,决定自己打车回家。
路边,纪峰也不管不顾了,一把拉住周垚,问她为什么不等他说完。
周垚明白他的意思,也明白那种感觉。
有的人,你还没开口,他/她就已经拒绝了你。
周垚拨开纪峰的手,说:“我和你出来,是因为你让我想起一个人,没别的意思。希望你别多想,觉得生气就把我拉黑吧。”
纪峰睁大眼,眼底写满受伤。
周垚却转头上车。
………………
回到小区,周垚再度经过那两个车位,没有变化,银灰色的被遗弃在这里,另一辆还没回来。
走进单元门上了楼,周垚拿出钥匙要开门。
不防隔壁却有了动静。
那扇门从里面开了,走出来一个笑意融融的女人,容小蓓。
“学姐。”
周垚头都没回:“有屁快放。”
容小蓓一阵轻笑,也懒得铺垫,单刀直入:“嘻嘻,让我说中了吧?”
说中什么?
周垚没动静。
容小蓓继续道:“纪峰啊。你这几天和他泡在一起吧?呵,我就知道,纪峰是你会喜欢的那种男生,你拒绝不了他。”
这回,周垚终于回过身,门也不着急开了,就立在那儿。
她会喜欢的?
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她有特定的喜欢类型,容小蓓居然知道?
果然是好臭的屁。
“哦,你哪只狗眼看出来的?”周垚问。
容小蓓一愣,转而又笑:“学姐说话还是这么冲。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周垚静静地看了容小蓓片刻,唇角忽然勾起,竟然笑了。
脚下一转,她向容小蓓走了两步。
那高跟鞋的声音像是敲在容小蓓心上,她不自觉的后退了一小步,看着周垚靠近,来到跟前,妩媚危险的面容逼近她。
然后,周垚缓缓抬手,在她肩膀上扫了两下,将掉落的头发扫到地上。
容小蓓抿了抿嘴,一眨不眨的盯着周垚。
周垚轻笑:“你不说我倒忘了。”
隔了一秒,周垚靠向容小蓓的耳朵:“如果我说,纪峰终于从你这里毕业了,他喜欢上我了,而我也接纳了。你嫉妒么?”
容小蓓愣住了。
她脸上写满了不能置信。
这比容小蓓想得快太多,她故意离开几天,就是为了制造机会给两人,但按照她的预计,最多也就是要有了好感,而且周垚一定会拒绝纪峰的。
……
见容小蓓脸色不太好,周垚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一件她长久以来都在怀疑却不想相信的事。
大学时期,容小蓓追着她交往的男人勾引。
但没有一次,容小蓓成功惹怒她。
容小蓓一早看出纪峰身上有她的影子,容小蓓折腾纪峰。
容小蓓还搬来当她的邻居……
这一切,都指向一件事。
周垚缓缓开口:“原来,你这么恨我。”
容小蓓心里一咯噔。
“学姐在说什么?”
周垚已经收起了笑,眼神极冷。
“如你所说,我第一眼看到纪峰,我就‘拒绝’不了他。因为他真的很像上大学以前的我。我看着他,就像是照镜子。”
是啊,纪峰像她,像那个刚去美国傻乎乎的,单纯的,不顾一切的她。
她能对所有男人狠心,却对纪峰尤其心软。
周垚继续道:“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到你接近纪峰的动机。因为图开心,无聊,恰好闲的没事干?这些不是你的风格啊。直到刚才我把所有事情联系到一起,突然有了个大胆的假设——你说,会不会是因为纪峰像我,你才选择折腾他,借此寻求整我的快感?”
好半晌,没有人说话。
容小蓓震惊的瞪着眼,好容易喘了口气,张口想否认。
但她发不出声音。
因为周垚说对了一大半。
周垚看着容小蓓,容小蓓的神情已经给了她答案。
只是……
“理由。”周垚问。
容小蓓依旧不说话,脸色很白。
周垚继续道:“给我一个理由。我对你做过什么,让你这么恨我?”
容小蓓退了一步:“你有病吧?”
她越是如此,周垚越笃定。
“学姐,我看你是热糊涂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容小蓓说着就要关门。
周垚却一把撑住门板:“我记得咱们只是大学同学,我大学以前什么样你应该不知道。除非你找人查过我。”
顿了一秒,又道:“容小蓓,有病的是你。”
容小蓓仿佛被刺激到,尖叫了一声,用力将门合上。
“啊,你走开!”
周垚被挡在门外。
容小蓓靠着门板用力呼吸,直到四肢蜷缩,整个人蹲了下去。
她的秘密,被发现了。
………………
接下来两天,容小蓓没出门。
周垚难得清净了。
纪峰没出现,楼下那个男人也没回来。
每天只有叼着辣条的任熙熙。
周垚忽然有种不真实的错觉,好像又回到了先前刚搬来的日子,谈恋爱,去店里盘账,睡觉,吃饭,看美剧,和任熙熙互相吐槽。
周垚睡了个久违午觉,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梦里,有个男人握着她的手,将她带进一间屋子。
她似乎闻到了油彩的味道,但她却看不到男人的面容。
男人拉着她在一个画板面前坐下,拿起画笔放到她手里。
她摇头,说不再画画了。
男人却反握着她的手,说,别怕,我带你。
然后,那画笔的末端,缓缓碰到了洁白的画纸……
直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响,将周垚吵醒。
周垚心里一抖,睁开眼,瞪着床头柜上的手机,“啪”的一下手盖上去,抓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没接。
隔了几秒中,又响了。
她接通了,就一个字:“谁?”
对方是一个老烟腔:“iris?”
周垚一怔,隐约间听出来这个人的声音。
她坐起身,不太确定的说:“我是,你是谁?”
“艹,我啊,你没听出来?”
静了两秒,周垚这回有几分确定:“……柴狗?你是你的号?你回国了?”
对方一阵骂骂咧咧:“别瞎特么的叫!”
接下来,老柴一通喷,说他刚回国,和老婆要一起搞画廊事业,要办个画展,要搜刮老朋友们的作品。
但他三言两语就带过了是怎么搞到周垚的电话,说是在一个留学生网站上人肉搜索找的消息。
周垚想了想,好像是在那个网站上登记过,登录了几回就不上了。
老柴说要叙旧,周垚自然乐意。
但说到作品,周垚只能婉拒:“早不画了。”
老柴又是一通狠批,说她浪费才华。
周垚嗤笑:“我也算有才华?”
老柴突然说:“艹,你以为人人都是leif?非要到那个地步都他妈的别画了,让美术学院都倒闭!”
leif,又是leif。
周垚突然涌起一阵心烦气躁:“起码我和他有一点一样,我们都扔了那该死的画笔。”
老柴那边静了一秒:“怎么,你还不知道?”
周垚反问:“知道什么?”
老柴故意卖关子:“哦,也是,你这些年都不和老同学联系,玩人间蒸发呢。难怪,你不知道leif的消息……喂,还记得不,你当初怎么形容他的?”
吊人胃口,又转移话题。
周垚提醒老柴:“你刚才说leif的消息……”
老柴不说话,故意“嘿嘿”乐了两声。
周垚吸了口气,脑海中飞快晃过一道闪电——老柴找上门,说要开画展,找她要作品,还提到leif的消息……
“难道,他……还在画……”周垚声音有些抖,她自己都没发现。
心悬在半空,随时都会掉下来摔碎。
老柴的哑嗓子突然高了几分,震的她耳膜一阵颤:“哈哈不知道!反正画,不画,都得给老子送张画来。老子画展最好的位置就是给他留的!”
周垚安静了。
悬在半空的心没有掉下来,结实的挂着。
老柴仿佛没意识到她的突然沉默,放出条件:“怎么样,心动没?你拿着画来捧场,我就介绍你俩认识。”
“扑通扑通”,周垚听到了久违的心跳声。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第一次写先肉后爱的男女主,扶额,心累。
下篇想写单纯的小白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