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皙的手掌盖在那片额头上, 下面一双又黑又沉的眸子, 瞪着她。
隔了两秒,仇绍淡淡道:“我没发烧。”
周垚眉梢一挑:“你的额头摸着烫手。”
周垚又抬起另一手摸自己的。
不是她的错觉,明显是他的温度高出一截。
仇绍面不改色道:“那不是发烧烧的,是因为你。”
最后四个字,又轻又缓。
到了这一刻,他还在聊骚。
话音落了,他挪开她的手, 伏下身子, 又要去骚扰她。
周垚立刻伸出双手去捧他的脸, 挣扎着说:“你连呼吸都好烫, 仇绍,你真的发烧了, 别闹了!”
仇绍却顾左右言他, 声音低哑:“我喜欢你穿这块布。”
周垚一阵无语。
如何对付一给既发烧又发骚的男人?
周垚扭动着要往上挣吧。
却被那双健臂锢住了腰身。
周垚喊道:“不行。”
但仇绍完全不理会她的抗议,依然故我, 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这么下去可不行, 周垚想。
但她的力气根本比不过他,纵使他发烧,力气却还在,他要是蛮横起来, 她根本没辙。
周垚只好说:“咱们打个商量。”
仇绍眯起眼,面露不善。
但他到底停止了动作,似是要听她说话了。
周垚撑着床垫坐起身, 顺势往后错,离开他一段距离。
仇绍转而坐在床的另一侧,目光在她身上四处搜刮。
他的浴袍早就敞开,一边落下,露出大片厚实的肩膀和胸肌,小麦色的皮肤泛着不自然的潮红。
靠,不能再刺激他。
周垚别开脸,连爬带滚的爬到床沿,伸手捡起被她扔在床下的浴袍,三两下套好。
一回身,见仇绍已经直起上半身,做出一副要扑过来的姿势。
但由于他头疼的厉害,动作和敏锐度都下降了,周垚即时转身做出防备,用眼神制止他的行动。
那一瞬间,他们像极了非洲大草原上的两只动物。
然后,她开口道:“你先退烧。这回没做完的,之后一起找补。”
仇绍薄唇微抿,面露不悦,开始斤斤计较:“来之前你就说要找补。”
周垚飞快的妥协:“ok,都算上。”
静了片刻,仇绍挑眉,慢吞吞笑了:“连本带利?”
周垚点头,一脸谨慎。
但仇绍仍是不放松,紧迫盯人。
作为商人,他在谈判上毫不让步。
周垚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她只能再让一步,谈判才会达成。
想了想,她只好说:“时间、地点都听你的,行了吧?”
等了片刻,仇绍终于舒展了眉头,他满意了:“好。”
周垚随即就要下床:“那好,你先躺下,我给前台打个电话,要点冰块。”
哪知,她刚动,就听他问:“不拉钩了?”
周垚一顿,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认真,只好一腿跪上床,伸长手臂。
仇绍看了一眼她伸出的指头,脸上有了笑意,勾住它。
拉钩上吊。
完成这个动作,仇绍一秒钟都没耽误,立刻倒进床铺,任人宰割的模样。
果断利落的,让周垚不仅思忖,他刚才到底是不是在硬撑,撑到和她讲完条件就“英勇就义”,如果真让他继续做完,没准他做到一半就得晕?
这个男人,这时候还在算计……
但周垚并不介意,转而抓起电话,又问他:“你平时吃什么退烧药?我一起问前台。”
仇绍已经钻进被窝,声音有些闷:“我箱子里有感冒冲剂。”
周垚又问:“只喝那个能行么?”
他“嗯”了一声,鼻音略重,有点可怜:“加上物理降温,没问题。”
周垚很快和前台要了一桶冰块和一个脸盆,放下电话时,她说:“如果到了明天早上,温度更高了,咱们就得去医院。”
仇绍闷在被窝里,“嗯”了一声,像是小孩子。
周垚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转而从他箱子里翻出感冒冲剂,又看了一眼那瓶头疼药,想了想还是拿出来。
周垚转而烧了一大壶的开水,倒了小半杯将感冒冲剂冲开,又将头疼药拿出一片,走回到床边,将药和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等一切就绪,见仇绍的半个脑袋都闷在被子里,只露出潮湿的头发和已经闭上的眼。
周垚将被子往下拉了一点,盖到脖子,同时说道:“不是说物理降温么,盖这么严实不利于散热。”
仇绍的脸比刚才还红,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又合上,蔫蔫儿的。
周垚摸了下他的额头,说:“再躺一会儿,起来先把药喝了。”
仇绍没应,连眼皮子都没掀起。
周垚只觉得好笑。
……
这时,门铃响了。
周垚前去开门,接过服务员送过来的脸盆和冰块,折回屋里,先从浴室里接了点凉水,又兑上热水壶里的开水,用手试了下温度。
最后拿了一块毛巾浸湿在水里,等毛巾彻底和水温一个温度再捞出来拧干,抓了几个冰块裹进毛巾。
等周垚拿着毛巾团回身时,刚好正撞见仇绍的目光。
仇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了,手里拿着杯子,那感冒冲剂喝了只剩下一口了。
他倒是迅速。
周垚走上前时,仇绍将那最后一口灌进嘴里。
周垚接过空杯子,将毛巾拿给仇绍。
等周垚兑了热水回来,却见仇绍依然拿着毛巾,一动不动,只看着她,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
周垚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瞬间了然了。
她倏地笑了:“自己不会擦?”
发烧难道连手也废了?
仇绍轻声说道,眸色氤氲:“你给我擦。”
嗯,看来是没力气做坏事,想先找补点利息。
也是可以理解的。
物理降温,除了多喝水以外,还要利用比体温要低的温水,以及降低环境温度,来帮忙退烧。
周垚没有立刻接过毛巾,而是先是从箱子里翻出她出远门必带的医药包,果然从里面发现退烧贴,和若干片酒精棉。
折回床边,周垚将东西放下,先吹着那杯水的温度,差不多可以下口了递给仇绍。
仇绍喝了半杯,转而躺下。
周垚掀开他上半身的棉被,他身上的浴袍已经皱吧了,领口大开,露出大片肌理流畅的胸膛,随着呼吸缓缓起伏。
那双眸子定定的看着她。
周垚眼角上挑,似是笑了,随即挪开眼,用手背贴了一下毛巾团的温度,然后一手抬起他的一条手臂,并将毛巾探到他腋下来回擦拭。
擦完一边换另一边,周垚矮下身子,离他很近,头发垂下来,偶尔会扫到他的下颌。
他轻轻嗅着,发梢香甜。
腋下很快擦完,周垚抓着毛巾开始向别的地方。
毛巾的质地虽然粗糙,却仿佛她的手,所到之处,别样的美感。
仇绍的呼吸越发浓重,喉咙吞咽,双眸半合,依旧维持着抬高双臂的姿势,下颌紧绷,享受被一块毛巾摩擦着皮肤。
毛巾里的冰块渐渐融化,水分渗出来,浸湿了他的皮肤,冰凉的温度接触到皮肤,皮肤上的汗毛瞬间战栗,但很快那水渍便和他的温度揉成一体。
周垚的动作又一次停了。
仇绍向下看去,她也正抬起头,一手撩开头发。
四目相交。
仇绍眯着眼,薄唇吐出沙哑的语句:“不敢了?”
周垚勾起红唇,冷哼了一记,嘲笑他的挑衅。
不发一言,周垚捏进毛巾,顺着棉被遮遮掩掩的开口探了进去,毛巾绕开障碍。
一边擦完了,轮到另一边。
直到将棉被合上,周垚抬眼,对上仇绍黑沉的目光。
她性感的“嗯”了一声,道:“你确定要物理降温?我怎么觉得你烧的更厉害了。”
周垚边说边将毛巾扔进水盆里,随即拿起床头柜上的退烧贴,撕开,抬手按在他的额头上。
与此同时,仇绍抓住她的腕子。
只听那低沉沙哑的嗓音说:“短暂的体温上升是正常现象,为了防止持续上升,这种擦身降温的方式,需要十分钟一次。”
周垚刻意压低嗓音,轻轻的:“只怕你受不住。”
……
周垚抽回手,从箱子里翻出自己的吹风机,将插头插、进床头的插座,然后爬上床。
周垚:“来,先把头发吹干。”
仇绍却没有坐起来,翻了个身,背朝上,健臂一环,搂住她的腰身,就势将头枕在她的大腿上。
他倒是会找位子。
周垚推开按钮,听着吹风机里的“轰轰”声,一手开始顺他后脑的发。
她的手指缓慢的穿过他的发根,一点一点的,温热的风抚过每一寸头皮,仇绍很快就觉得有点昏昏欲睡,只是太阳穴还一抽一抽的疼,让人烦躁。
隐约间,仇绍听到周垚问:“是不是头疼?”
他抬起眼皮:“嗯。”
如果不是头疼,这该是多么享受的一刻,病卧美人膝。
周垚又问:“那要不要吃头疼药?”
仇绍又闭上眼:“刚才吃过了。”
周垚皱了下眉:“没起作用?”
仇绍又“嗯”了一声。
药效发挥起码要二十分钟。
半晌,仇绍感觉到有一双手按住了他的太阳穴,顺着太阳穴向头部滑去,这样的按摩手法持续了一会儿,她顺着他的脉络,皮肤线条,细致的按着,力度刚好。
仇绍终于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微微挪动身体,找到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他已经不想离开了。
头上的疼得到缓解,身上也舒爽了,头发也吹干了,这样的享受和待遇,大概只有生病才能换来,这样一想,这个病生得不冤。
显然,只有偶尔示弱,这个女人才会知道心疼人,她就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
就这样,一直折腾到晚上,期间仇绍睡过一觉,后来周垚给他擦身他只是抬了抬眼皮,眼神混沌。
最后,周垚连酒精棉都用上了,仇绍的体温才渐渐稳定,还有点低烧。
他有时候一个翻身,就趴在她怀里,那样子像是无依无靠的小孩子,依赖着温暖。
周垚瞅着,不由得笑了。
等到了九点多,周垚也累了,胳膊酸,手也酸,她给仇绍换了一片退烧贴,调好空调的温度,转而爬上床,钻进被窝,将棉被拉高到他的颈部。
临睡前,周垚调好闹钟,打算只睡两个小时,万一他半夜病情反复,她还得起来看看。
……
这一夜,周垚睡得不沉,偶尔还能听到仇绍轻微翻身的动静。
他每动一次,她就下意识的伸出手,探向他的皮肤,看温度是否升高,幸好没有再烧起来。
周垚还听到仇绍喝水的声音,和他起身去过一次洗手间。
周垚在床头柜上留了杯水,他需要补充水分,也许要排泄,这些都有助于物理降温。
显然,他已经在恢复了,到底是身体好,这才几个小时就退烧了
仇绍从洗手间里出来时,周垚已经迷迷瞪瞪的坐起身,黑暗中,仇绍能看到一个影子,在那儿不住地点头,他觉得好笑。
等他重新进了被窝,周垚也跟着倒下去,一手搭在他颈部,摸了一下,还好,体温没有升高。
然后,两个人又继续睡。
这两个小时,过的异常漫长。
她睡得额外深沉,再也没有醒过,潜意识里还在想,两个小时能不能长一点,她要困死了,想多睡一下。
周垚还做了个梦,梦境里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清,好像有人在吵架,好像有人在哭泣,好像有人拉着她的手,带她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结果,周垚根本没等到闹钟响,就又一次醒了。
起先,她的头很重,身体很僵,动不了,浑身都在出汗,头发黏在勃颈上不舒服,她抬手将头发拨开,却摸到胸口湿了一大片,全是她出的汗。
真特么像是鬼压床,但压着她的不是鬼。
……
…………
周垚费力的想睁开眼,意识渐渐苏醒,但与此同时,身体的感官却苏醒得更快。
很快的,周垚开始颤抖。
意识飞向云端,很久。
半晌,才飘荡下来。
……
床褥一阵颠簸,仇绍已经重新躺到她旁边,侧着身,抓住她的双手。
黑暗中,她的唇被他吻住,舌尖交缠。
挪开时她还听到他非常混蛋的说:“你好了。该我了。”
看来,他是病好了。
可她不好,很不好,她困得要死,睡得也不踏实,还被这样弄醒。
他的唇就靠在她耳边,嗓音沙哑的不像话:“排出多余的水分,也有助于降温。”
周垚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半合着眼。
也不知折腾了多久,她又要睡过去了。
不防耳朵被他用力一咬。
周垚一下子疼醒,就听他说:“别敷衍我。”
周垚咕哝:“你怎么还没好。”
他没回,却放开了她的手,又是一阵折腾。
你大爷……
良久,周垚才在心里骂了一声,知道自己终于可以睡觉了。
……
…………
朦胧间,仇绍似乎起过身,还拿湿毛巾帮她擦过,随即躺回来,从身后圈住她的腰,温热的呼吸吹在颈后。
一个吻,轻轻落在她右边肩胛骨的疤痕上。
周垚还是热,却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了。
意识陷落之前,她最后的想法是,明天一定要和他算账。
就这样,从后半夜,一觉睡到天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七个小妖精的地雷么么:
豌豆雪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6-2101:34:22
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107:31:11
阿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201:09:02
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307:51:57
onekayl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323:23:22
茶花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602:10:35
甜甜菠萝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623:43:00
小丸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902:08:39
甜甜菠萝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2922:20:22
……
感谢各位大大的营养液:
读者“甜甜菠萝圈”,灌溉营养液+102017-06-2922:20:29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6-2912:15:38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905:00:39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904:24:39
读者“nsant”,灌溉营养液+42017-06-2900:33:51
读者“沉舟侧畔”,灌溉营养液+52017-06-2822:48:23
读者“自由女神”,灌溉营养液+32017-06-2813:29:11
读者“爱自己”,灌溉营养液+12017-06-2813:03:46
读者“包子腿长一米八”,灌溉营养液+52017-06-2812:12:48
读者“独行芽”,灌溉营养液+102017-06-2718:29:42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717:12:52
读者“fenny”,灌溉营养液+492017-06-2715:17:19
读者“爱你么么哒”,灌溉营养液+12017-06-2710:42:10
读者“甜甜菠萝圈”,灌溉营养液+102017-06-2710:35:51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704:31:02
读者“爱你么么哒”,灌溉营养液+12017-06-2703:51:59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2700:07:55
读者“jessie”,灌溉营养液+22017-06-2623:47:28
读者“無亖”,灌溉营养液+152017-06-2619:25:03
读者“爱你么么哒”,灌溉营养液+12017-06-2611:52:46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12017-06-2609:45:40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604:25:44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603:06:36
读者“茶花女”,灌溉营养液+12017-06-2602:10:46
读者“fs湖”,灌溉营养液+12017-06-2600:34:31
读者“小丸子”,灌溉营养液+12017-06-2600:17:04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2600:04:29
读者“墨色海洋_离人泪”,灌溉营养液+12017-06-2523:47:25
读者“鱼丸鱼丸我是鱼丸”,灌溉营养液+102017-06-2520:40:31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7-06-2507:11:5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2500:31:53
读者“沉舟侧畔”,灌溉营养液+52017-06-2423:45:27
读者“沉梦”,灌溉营养液+102017-06-2423:42:32
读者“没有蝙蝠侠的哥谭市”,灌溉营养液+12017-06-2422:36:10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420:40:14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420:36:19
读者“月半一刀”,灌溉营养液+12017-06-2419:28:15
读者“淼之”,灌溉营养液+102017-06-2419:19:04
读者“**不离十”,灌溉营养液+52017-06-2418:33:34
读者“月半一刀”,灌溉营养液+22017-06-2400:02:10
读者“一梓喵”,灌溉营养液+102017-06-2314:10:40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2313:11:43
读者“**不离十”,灌溉营养液+52017-06-2309:01:33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305:32:41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303:11:00
读者“不不”,灌溉营养液+102017-06-2206:58:39
读者“阿迪”,灌溉营养液+12017-06-2201:08:48
读者“哎呀妈呀”,灌溉营养液+102017-06-2200:40:46
读者“sunkist”,灌溉营养液+702017-06-2120:21:21
读者“穷烨”,灌溉营养液+202017-06-2113:11:56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2112:18:44
读者“没有蝙蝠侠的哥谭市”,灌溉营养液+12017-06-2110:24:29
读者“你好,不见”,灌溉营养液+102017-06-2110:22:55
读者“月半一刀”,灌溉营养液+12017-06-2110:06:46
读者“daphne雨文”,灌溉营养液+12017-06-2107:52:11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105:25:33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105:02:31
读者“fenny”,灌溉营养液+12017-06-2104:00:34
读者“月半一刀”,灌溉营养液+12017-06-2100:50:01
读者“请叫我萌物”,灌溉营养液+52017-06-2019:27:11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12017-06-2018:53:36
读者“**不离十”,灌溉营养液+52017-06-2012:07:55
读者“daphne雨文”,灌溉营养液+12017-06-2008:51:30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2008:36:13
读者“蓝蓝懒懒兰兰蓝”,灌溉营养液+12017-06-2008:32:54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2005:34:02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2005:09:15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22017-06-2000:08:47
读者“若雨翩然”,灌溉营养液+202017-06-1923:42:06
读者“daphne雨文”,灌溉营养液+12017-06-1922:59:42
读者“爱你么么哒”,灌溉营养液+32017-06-1922:36:51
读者“yihehe”,灌溉营养液+22017-06-1917:17:2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913:03:49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1905:15:36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903:03:42
读者“小丸子”,灌溉营养液+12017-06-1901:22:58
读者“”,灌溉营养液+202017-06-1901:19:45
读者“月半一刀”,灌溉营养液+32017-06-1900:49:04
读者“自由女神”,灌溉营养液+32017-06-1821:47:23
读者“小说23333中”,灌溉营养液+32017-06-1814:57:51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812:26:24
读者“闲人大许”,灌溉营养液+12017-06-1809:24:08
读者“喜欢鹿晗.”,灌溉营养液+12017-06-1808:21:01
读者“daphne雨文”,灌溉营养液+12017-06-1807:42:32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805:13:45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1805:11:3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