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垚没想到, 这场温泉度假旅行居然是伍春秋公司的老板, 对所有员工的一场伏击。
一到温泉酒店,所有员工都接到一条微信,到酒店二楼会议室先开个小会。
房间里,正在收拾行李的伍春秋发出一声哀嚎。
“我早该想到这次不能来,我就该请病假。这种‘小会’最少也要开三个小时。”
周垚诧异道:“你们老板不会这么变态吧,都到度假酒店了还开那么久?”
伍春秋缓缓摇头:“你不了解他。”
果然,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变态的老板。
伍春秋一整个下午都没回房间, 周垚在屋里睡了一大觉, 还在温泉池子里泡了半小时, 才等回伍春秋。
伍春秋面如枯槁, 吓了周垚一跳。
她一进来就瘫在床上,气若游丝地骂了一句脏话, 然后说:“我想, 我终于知道外事男为什么变脸了。”
周垚一愣,脑海中飞快的闪现好几种版本, 最狗血的就是, 外事男也出现在这家酒店里,还带了个女人开房。
好吧,这很扯,也很巧合。
伍春秋躺了一会儿, 突然坐起来,声音从牙缝里龇出来:“你还记得早上坐在咱们前排那个女同事吗?”
周垚点头:“记得,就是说话找抽那个。”
伍春秋:“对, 就是她,她外号叫蚕豆。”
周垚皱了下眉,坐在伍春秋对面:“外事男的事和她有关?”
伍春秋:“何止有关。”
……
伍春秋很快讲起他们开会后的小插曲。
原本一场会议已经耗干了所有同事的度假热情,伍春秋走出会议室只想回屋睡一觉,没想到却被那个蚕豆热络的勾住胳膊拉到一旁。
伍春秋正在奇怪,那蚕豆就开口道:“喂,春秋,你最近相亲进展不错吧?国管局的吧?一米八几吧?姓陈,对不对?”
一连几个问题,向伍春秋轰炸而来,还都在点子上。
伍春秋大脑空白了一瞬,张口就问:“你怎么知道?”
与此同时,最坏的预感也渐渐浮出心底。
就听那个蚕豆得意的说:“我当然知道啦!他可是我高中同学!”
那一瞬间,伍春秋真恨不得被雷劈死算了。
就算六度空间理论再神奇,她怎么就落在这个傻逼手里?
伍春秋还没醒过闷儿,蚕豆就问了一句:“他这个人特别好,唉你俩还挺好的吧?”
伍春秋反问:“你什么意思?”
蚕豆却装起傻来,还对外事男的家世背景如数家珍。
伍春秋不想告诉这傻逼她和外事男吹了,只是说:“我不在乎他家里怎么样,两个人相处的好比什么都重要。”
话落,伍春秋又道:“你也真厉害,对高中同学这么了解。”
蚕豆不接茬儿,顾左右言他,说觉得两个人结婚太知根知底也不好,别看那个外事男高中时期不起眼,现在居然混的人摸人样的,高考发挥超常,后来还在清华读了研……
这之后蚕豆还说了什么,伍春秋一概没听进去。
……
周垚听完整个过程,第一反应就是:“一定是她和外事男说过你什么!”
周垚一向是遭谣言迫害的专业户,大学毕业这么多年,校论坛最传奇的几个帖子还都和她沾边。
说她堕过胎,染艾滋,给人当小三,用被人包养的钱又拿去包养小白脸,还有人说她是双性恋,就差说她是变性人了。
伍春秋撑着额头:“我也觉得是她搞的鬼。可我结过一次婚,外事男知道啊,这有什么可说的?”
周垚冷笑:“添油加醋或者凭空捏造啊,她可以说你婚内出轨,可以说你玩弄人家感情,可以说你不能生育,可以说你最近财务有问题想骗钱,什么不能说?”
伍春秋听得一愣一愣的,转而想那蚕豆的为人,这事她的确干得出来。
“可我没证据。再说,就是知道是她挑拨了,我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好歹还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
周垚叹了口气:“那这事,你就打算忍了?”
伍春秋:“不忍能怎么办?人家在暗处,我什么把柄都没留。再说,外事男听了她胡说就相信,算了,这种男人也不可惜。”
……
晚饭后休息了一小时,周垚拉着伍春秋去壁球馆出汗发泄。
没想到壁球馆还挺热门,几个馆很快就满了。
周垚和伍春秋运气好,占了一间,打了二十几分钟,正准备坐下来喝口水,就见蚕豆穿着一身不太合衬的网秋装走了过来。
蚕豆自来熟,打开玻璃门进来,让两人带她一起打。
正巧,一个男同事跟着进来,说了同样的话。
伍春秋刚要张口。
周垚却抢先说:“好啊,那两两交换。你们先打,我先休息会儿。”
周垚顺手指着男同事和伍春秋。
伍春秋不明所以,但看男同事已经拿起球拍摆好架势,只好说:“那就再打十五分钟吧。”
十五分钟?
呵,够了。
周垚笑了一下,站到有点无聊的蚕豆旁边。
“嗨,咱们车上见过一面,记得么?”
周垚语气亲切,笑容温柔。
蚕豆上下打量了周垚一番:“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春秋的朋友?”
周垚垂下眼,抬手玩着指甲,有点意兴阑珊的语气:“嗯,就算是吧。”
见周垚瞬间变脸,蚕豆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味,却不知道该怎么问。
没想到周垚先开口:“对了,春秋在你们公司怎么样,工作顺利么,人缘好么?”
蚕豆的语调瞬间有点阴阳怪气:“哎,还说呢。和我关系好的两个同事,对她可是赞不绝口呢,还有别的部门的人,也都在我跟前夸她好。嘿,我那天还跟她开玩笑的说,她怎么就把我身边的人都吃化了呢,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啊?”
周垚明白了。
呵,症结在这儿。
显然这个长得像蚕豆的姑娘嫉妒伍春秋时间已久。从她曾说过的“你们说我是找个有钱的还是找个有权的”这句话里就听得出来,这人极度自恋。
通常自恋的人,容不得被人忽视,期待被人夸奖被人捧,绝对见不得听不得她眼中和她差不多或者不如她的人,频繁被人挂在嘴边赞美。
谦逊基于力量,傲慢基于无能。
偏偏傲慢无能的人,最对周垚的胃口。
这种人也简单,好懂,一根筋儿,除了坏就是坏,千万别把她往好处想,那是对好人最大的伤害。
周垚嗤笑了一声:“切,就装呗。”
蚕豆一听,眼里浮出精光,像是听到惊天大八卦。
她再也按捺不住打听的**,直接问:“怎么讲?”
周垚却有些诧异的捂着嘴:“噢!看我这嘴,没什么。”
蚕豆连忙说:“没事没事,你说吧,我保证不说出去,给你保密!”
周垚眨了眨眼,无辜至极:“真哒?”
蚕豆:“真的!”
周垚垂下眼,故作沉吟,眼里却是冷冰冰的。
下一刻,她转而拿起手机,漫不经心的刷开微信,同时说:“也没什么,就是春秋一贯如此,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哎,谁不是这样呢?谁不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呢?话说,你觉不觉得她在男人面前,就和女人面前不一样呀?”
蚕豆附和:“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周垚勾唇一笑,知道时候到了。
“她之前相亲个对象,人还不错,在国管局,工作稳定,收入高,长得也高,对她第一印象特别好。”
蚕豆飞快的插话:“那个人我认识。”
周垚一愣:“你认识?”
蚕豆开始嘚瑟:“当然,那是我高中同学。嘿,我高中的时候可看他不顺眼了,可是看他现在混得挺好的。那天见着他,他说起最近相亲认识的姑娘挺不错,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春秋,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太小了?”
周垚一边笑一边听,眼神鼓励。
蚕豆说得更起劲儿了:“他一听我和春秋是同事,就问我春秋的事。我开始不想说,可是后来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或多或少还是给他提个醒。”
听到这里,周垚漫不经心的挑眉:“怎么?我只知道春秋以前结过一次婚,莫非这里面还有别的?”
蚕豆眼睛睁的老大:“你不知道啊?哎你们不是朋友吗,她连你都瞒?”
周垚摇头:“说说,让我也长长眼。”
蚕豆:“嗨,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她前夫以前是她最好的大学同学的男朋友,那个女的身患绝症了都,她还横刀夺爱,最后还让人家永远断绝关系。而且啊,春秋和她前夫前阵子才办的离婚手续,他们一直在分居,刚满两年不久。春秋这两年相亲其实是骑驴找马,婚内找下家。啧,你说找工作可以这么找,找老公也能这么找?我就把这事告诉我那同学了。再说就算我不说,等他们结婚了,拿来户口本一看离婚日期,不也穿帮吗?”
呵呵,终于找到要害了。
外事男只见过伍春秋一面,套句老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也难免他听了这一面之词会把伍春秋往坏处想,怀疑她素行不良。
一旦这种怀疑坐实,就不可能再有机会洗清误会,外事男自然不可能张口问伍春秋要离婚日期证明,两人关系也没发展到那一步,要断也不可惜。
这招实在是阴损,防不胜防。
什么谣言止于智者,全都是屁。
满大街智障有的是,智者几百年出一个?
有的,只是人言可畏。
……
话题进展到此,伍春秋和男同事也退了下来。
伍春秋气喘吁吁的喝了两口水,周垚和蚕豆走上前,正好听到男同事问伍春秋要不要待会儿和大家一起去唱ktv。
伍春秋点了下头,问周垚:“要去么垚垚?”
周垚扫了一眼蚕豆:“好啊!你呢,一起去么?”
蚕豆忙不迭的点头:“好啊,一起!”
这后来的一路,伍春秋都没机会和周垚说话。
蚕豆一听到周垚开了一家二手包店,而且还认识当红的时尚博主任熙熙,立刻对周垚产生莫大的兴趣。
蚕豆转而就说:“哎你说,待会儿去ktv我穿什么裙子,拿什么包啊,好像好多男同事都会去。”
周垚亲切的笑道:“如果你拿不定主意,只管问我。”
表现的像是一位知心姐姐。
直到进了屋,门一关,伍春秋才找机会和周垚说话。
“这什么情况?”
周垚叹了口气,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来不及细说,只淡淡的问:“那傻逼,你怕得罪她吗?”
伍春秋说:“不怕。”
周垚:“肯定?”
伍春秋:“肯定啊,她职位比我低,讨厌她的人有的是,公事上她还真不能把我怎么样。”
周垚点头。
公事不怕,那私事就更不怕了,毕竟已经搅黄了。
思及此,周垚笑了一下:“那今晚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别拦着,只管看戏。”
伍春秋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但周垚就是不说。
……
等伍春秋洗完澡擦完护肤品出来,先一步洗过澡的周垚早就不见了踪影。
伍春秋穿好衣服,正要给周垚打电话,这时周垚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我在傻逼屋里。半小时后咱们ktv见。你记得穿淡蓝色的那条裙子,稍微化点淡妆,眼影和口红我放在你床头柜了。还有香水,别忘了。那瓶味道有点浓,喷到空气里,人站进去就行。】
伍春秋看完整段话,又看向床头柜,果然看到一组眼影,一支唇膏和一小瓶香水。
她依言照办,半个小时后来到ktv门口,正遇到周垚和蚕豆。
一照面,伍春秋就愣住了。
她突然明白了周垚的用意。
因为只是度假两天一夜,伍春秋只带了一套替换的黑色内衣,配那条淡蓝色的裙子刚刚好,黑色透出蓝色一点,这样的色彩搭配尤其适合kvt或者酒吧。
周垚给她撂下的彩妆却是柔和的色调,淡淡的涂上一层可以衬出好气色,否则蓝色被昏黄的灯光一照,反衬在脸上,气色差点的人会直接向女鬼看齐。
还有那香水,是尤其针对激发女性荷尔蒙设计的,只是味道太浓,不太适合东方女人,但在ktv这种味道复杂光线昏暗的环境里,散发着那样一点香味,却是恰到好处。
偏偏,蚕豆恰好就是气色不太好的女人,人虽长得白,却透着灰,一看就体寒,身子骨弱,整个人的身材看着硬邦邦的。
加上她唇色偏淡,尤其不适合穿大面积的蓝色,偏偏她还画了冷色调的淡眼影。
伍春秋和蚕豆一照面,心里就发憷,还真特么的像是百鬼夜行。
蚕豆脸色很坏,第一句话就是:“哎呦,怎么撞衫了!”
然后一扭脸,对周垚说:“垚垚,我先进去了啊!帮你占位。”
周垚笑道:“好,谢谢!”
蚕豆仰着头走进大厅。
伍春秋这才晃过神,看向周垚:“你干的?”
周垚轻笑:“房间灯光色调暖,她那个妆看着挺适合啊。她自己也照镜子了,很满意啊!”
言下之意,都是她自愿的。
伍春秋:“不对啊,她为什么这么信你?”
周垚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因为我告诉她,其实我特别特别讨厌你,她和我不谋而合呢,立刻统一战线了!”
周垚边说边挽起伍春秋的手臂,往厅里走:“唉,你没听过那句话么,女人的友谊,往往是建立在有共同敌人的基础上的。”
这祖宗……
伍春秋彻底服了。
……
两人进了场,大号包厢里已经坐了十几个同事,三两个扎一堆,一对男女正在台上唱歌。
周垚挽着伍春秋走向蚕豆。
蚕豆明显不太乐意。
周垚却说:“往那边让让,咱们仨一起做。”
蚕豆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拒绝,让开两个空位。
周垚将伍春秋推过去,正好坐在蚕豆旁边。
呵,还有什么事比现在还让一个女人尴尬的?
撞衫咱不怕,谁丑谁尴尬。
衣服差不多,自然就要看人了。
一个挂脸的女鬼,一个笑容温柔的美女,立分高下。
果然,不到十分钟,蚕豆就坐不住了。
好几个男同事过来搭话,对象都是伍春秋。
周垚低头玩手机,低调的像空气。
蚕豆就坐在旁边,听他们说话,时不时插一下嘴找存在感,但刷了n次脸都不成功,越来越窝火。
蚕豆只好在微信上问周垚:【怎么办?被比下去了。】
周垚挑了下眉,笑了。
【怕什么,我不是让你带你那个包出来了吗,拿出来,识货的女同事自然会看的见。】
蚕豆有点犹豫:【我那个包是a货。】
周垚:【这么暗的光,谁看得出来?你自己想吧。】
周垚撂了话,不再支招。
蚕豆若不拿,今晚就当壁花,可若是拿了,那就是笑话。
周垚敢打赌,就以蚕豆这种凡事喜欢拔高刷存在感的性格,绝对不会甘于这么憋屈的过完今晚。
很快的,蚕豆终于还是把一直放在身侧的a货dior戴妃包拿了出来。
银色的戴妃包即使在暗处,也有点扎眼。
坐在蚕豆不远处的一个女同事最先发现,惊呼了一声:“哎呀,这不是限量款吗?”
闻声,好几个女同事凑过来,争先恐后的围着蚕豆。
伍春秋也被迫挤进包围圈,听着从头顶照下来几个女同事的七嘴八舌。
直到蚕豆推了伍春秋一下:“春秋你先让让。”
伍春秋就向周垚那边挪了一下。
蚕豆就势拉了一个女同事坐下:“来,坐下慢慢看。”
但就在这时,一个年纪稍大的女同事突然发出质疑。
“咦,这个包……”
蚕豆心里一咯噔。
下一秒,就听到那个女同事说:“好像不太对。和我那款的内衬,拉锁这里,有点不一样。”
说话的女同事是众人尊敬的老大姐,职位也高了一层,平时待人诚实可靠,她一说这话,众人立刻打消了一半兴奋的情绪,齐刷刷看向老大姐。
老大姐看得认真仔细,她越看神色越凝重,大约是已经看出结果,正在纠结怎么圆场。
一个年轻点的女同事心直口快:“啊,不会是a货吧?”
做贼心虚的蚕豆立刻急了:“怎么可能,你不懂别乱说!”
那女同事不服气,呛了回去:“我不懂,大姐懂啊,大姐你看真的假的?”
可大姐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
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
蚕豆更着急了,很快说:“垚垚就是开二手包店的,我这个就是在她店里买的,有品质保证!还能是假的?”
“垚垚是谁?”蚕豆一说,立刻有人这样问。
蚕豆指向旁边,说:“来,垚垚,你来给我做个证!”
周垚一声轻笑,终于从手机屏幕上抬起脸。
然后,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她款款站起身,随手扶了扶裙子上的折,走到那位大姐身边。
周垚还没开口,却自有一股气场在。
几个年轻的女同事看着她,让了一条路。
就听周垚对老大姐说:“姐,能不能让我看看?”
老大姐点头,交给周垚。
周垚接过,翻来覆去的看了两圈,动作利落地拉开拉链,翻看里衬,又仔细检查五金。
众人屏息,眼神跟着周垚的动作。
一阵沉默后,周垚抬眼,笑了,一手手指还勾着包的拎手。
“a货。但还不够超a,不足以假乱真,包上的气味也没遮掩,售价大概在八百人民币左右。”
静了几秒。
蚕豆叫起来:“你,你胡说!”
来前他们分明说好了,要是发现包是假的,周垚就帮她打个掩护,有周垚这样开二手店的老板在场,她说什么,大家都会信的。
平日里,蚕豆大多用a货,除非是coach这样的轻奢品牌,她也买得起,可她偏不,非要追求dior、chanel和delvaux。
但蚕豆也不敢大张旗鼓的用,这次把这个据卖家说已经是超a的戴妃包拿出来,还是经过再三考虑,想着来度假村秀一下不过几分钟,不像平时上班,带进公司就是一整天,有的是机会被发现。
大家都愣了,齐刷刷看向周垚。
周垚不紧不慢的笑了:“我胡说?我店里从不卖a货,你敢污蔑我,我会告你。上了法庭,你尽管拿证据。”
蚕豆急了,脸色更白,更像鬼
“好,你说不是你店里的,我没脾气。那既然不是你店里的,你凭什么说是a货?”
周垚挑了挑眉:“凭我是做这行的。还有这位大姐,我刚才听话茬儿,您也有一个是么?您不防句公道话,这个包和您的那款,细节上是否一致?”
老大姐一愣,有点为难,但那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周垚拿眼角扫向蚕豆:“看,如果是真的,大姐直接说是就好了。刚才在来的路上,你不是还说过么,等以后有了钱,你就要把所有名牌的a货包都买一遍。呵,这么远大的志向,我看你说的时候还挺自豪的,怎么这会儿觉得见不得人了?”
蚕豆气的说不出话。
周垚也懒得等她反应过来,将包放下,转而走出人群,拉起伍春秋的同时,嗓音慢悠悠的甩过来。
“敢用就得敢认。买a货对女人来说是家常便饭。只是买了就买了,哄着自己玩就可以了,但千万别秀,别晒,否则见光死的不是包,是自己。”
蚕豆跳脚大骂:“这分明是你陷害我!你个贱人!”
然后,她又调转枪头伍春秋:“一定是你指使的!”
……
蚕豆不说还好。
一说,原本要拉伍春秋回屋的周垚,却突然停下来了。
于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整个包厢的人都盯着她和伍春秋的动作。
伍春秋脸色也不太好。
周垚知道,被说“指使”这件事必须扯皮清楚,否则后患无穷。
思及此,周垚小声问伍春秋:“你再告诉我一次,你是不是不怕她?”
伍春秋明白周垚的意思,她手上用力,反握住周垚的胳膊:“不怕。”
周垚点头:“好,那你等着看好戏。”
周垚松开伍春秋,走向蚕豆。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每个人都听得到:“这个包,今晚的确是我让你带出来的。可是这个包不是我让你买的。”
众人一愣,面面相觑。
隔了一秒,周垚笑了,摊开手向众人望了一圈:“我承认,我是存心弄她。但不是春秋指使。仅仅是因为,有件事春秋自己还不知道,却不小心被我知道了。我纯属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帮朋友出口气。”
蚕豆冲上前几步:“你放屁!”
周垚飞快的接话:“好好好,我放屁,给你闻,满意了么?我就问你,我是第一天认识你,我陷害你的动机是什么?”
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喊:“说,我们也想知道!”
“别听她胡说,她是陷害我!”蚕豆要抓周垚。
但周垚反应更快,她是撕逼小能手,早就找好了后退的方向。
比周垚动作更快的,是伍春秋。
伍春秋一下子挡上来,扯住蚕豆:“别动手动脚的。如果我的朋友陷害你,我都不会原谅她。你要是没做,干嘛怕说?”
伍春秋知道,一定和外事男有关。
但她无论怎么猜,也猜不到蚕豆是怎么非议她的。
她要死个明白。
周垚就站在伍春秋背后,笑道:“俗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我这么缺德的人都不干这种事,怕遭报应,怕生貔貅。可这位同事,就在前不久,才在春秋的相亲男友面前,诋毁春秋的人品。”
蚕豆喊道:“你血口喷人!你有证据吗?”
伍春秋一边挡着蚕豆,一边回头看周垚。
只见周垚扬了扬眉,故作诧异的说:“哎呀,你提醒我了,我还真有。”
下一秒,周垚就将手机点开。
蚕豆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出来:“春秋这两年相亲其实是骑驴找马,婚内找下家。啧,你说找工作可以这么找,找老公也能这么找?我就把这事告诉我那同学了,再说就算我不说,等他们结婚了,拿来户口本一看离婚日期,不也能穿帮吗?”
伍春秋这才明白蚕豆都编排了她什么,果然是在离婚那段里找素材。
伍春秋也是这会儿才想起来,难怪刚才周垚就一只耳朵戴着耳机玩手机,原来是在剪辑录音。
录音放完,蚕豆不再说话。
一室安静。
突然,那老大姐开了口:“春秋早就和前夫离婚了,不是骑驴找马。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
有女同事接话:“人家相亲,你在背后破坏,安的什么心?”
男同事也跟上:“也太损了吧,不怕遭报应?”
直到蚕豆“啊”的一声尖叫,推开伍春秋,冲出门口。
周垚叹了口气,走向伍春秋,抬手握住她的肩膀。
两人相视一笑。
伍春秋反手拍了拍周垚的手:“原来是这样。”
同事们也围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上来,跑去啃宵夜,吃完了回来发上章红包么么~
下章放男主,是不是该发糖了,该出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