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 仇绍没有什么反应。
本来二楼和他有关的人, 也就那么一个,就是天塌下来正砸在新搬来的容小蓓头上,仇绍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上回方晓在小区院里碰到他,随便诉了两句苦,仇绍驻足停留,也是因为一来关系到客服行业,他接触得多可以给点意见, 二来因为那是某个没良心的女人的继妹, 他索性送一份人情。
容小蓓和方晓不同, 搬来日子不长, 那个没良心的女人也对此人只字不提,但仇绍也略微感受到这两人之间不对付, 起码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仇绍这人, 凉薄惯了,在国内除了父母, 也没个让他上心的亲朋。
在外国更是如此, 曾有几个关系尚算不错的朋友同学,来往算多一点,可于整个人生来说,那些不过是过客。
凉薄, 有凉薄的好处。
热心,有热心的坏处。
仇绍没计算过这里面好处有多少,坏处有多少, 只是一个人形单影只惯了,觉得挺方便。
生活在城市里,过着群居生活,心里永远一个人,也挺好。
但最近这段时间,仇绍觉得不太爽。
他是真的动气了。
上不上心,他说不准,但绝对算得上是用心。
是的,他在用心对一个女人。
可那女人忒没良心,用完睡完屁都不放一个,回来了该干嘛干嘛,该吃吃该睡睡,他不出现,她就当他死了,仿佛那天在画室,仿佛上次在阮齐酒吧的阁楼,他只是一个伺候她的男仆。
是,男仆。
一个该有自觉性的男仆,服侍完主子就一边凉快去,等待下次召唤。
偏偏那个女人进退得度,只要她乐意装洋蒜给人看,就不会让那人感受到一丝一毫的蔑视。
她若高兴,从那红艳艳的嘴里能说出最动听的话,哄得人美得屁颠屁颠。
可仇绍有个坏毛病,便是他不仅听别人说了什么,还很会听别人没有说什么,那些没有说出来的“话”,往往才是真的。
但最近,仇绍有点讨厌自己这个习惯。
那个没良心的女人有个毛病,哪怕水乳交融时两个人再亲昵,一转眼,她都会冷上好几天,仿佛两人的关系回到初始的客套。
好像这样的**关系,已经触及了她的某条警戒线,达到边缘了,就得退回去,等退到安全的范围,她放心了,才会放任关心重新升温。
上一次是这样,这一次也是这样。
上一次,仇绍以为自己想多了。
这一次,仇绍知道自己想对了。
几天了,这都几天了?
她当他死了?
仇绍才听仇母讲,早上在小公园遇到晨跑的周垚,她们还站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周垚的门还被楼上那个新来的小保姆拉过等等。
可仇绍能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淡淡的应着。
仇绍转而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刷开微信,点开那个没良心女人的聊天窗口,上条消息还是三、四天前的。
仇绍垂下眸子,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过两天有新的联谊会,稍后确定时间地点我再通知你。】
消息发送,拇指又在屏幕上敲了两下,转而将手机扣着放在一边。
仇绍又转过头去听仇母说话。
半晌,手机响了。
仇绍斜过去一眼,没动作。
倒是仇母说道:“绍绍啊,是不是工作,你先回吧?妈还得回那屋给你爸做饭。”
仇母没久留,又嘱咐两句,很快走了。
仇绍关上门折回来时,端起台面上的水杯又喝了一口,这才漫不经心的翻开手机,点开微信。
只看到一个字。
【好。】
连个多余的“的”或者“呀”都没有。
那只手一顿,“啪啦”一声,又将手机扣下。
……………………
这两天,容小蓓家门口没动静了,周垚睡了两天懒觉。
精神养好了,人也清爽了。
周垚翻箱倒柜找了一身行头,准备去参加有情人网站的第二场联谊会。
先选了淡红色的唇膏,打了很薄的底妆,接近裸妆,又用无名指蹭了一点红色的膏体,在嘴唇中心涂了一层,晕染开。
至于这身纯白的连衣裙,周垚不常穿,上面有点蕾丝,衬裙不长,透过光就能隐约看到半截大腿和整条小腿,若隐若现。
周垚不太喜欢一身的白,白莲花的符号性装束,万一吃个饭喝个东西蹭在身上,怪扎眼的。
但也不知怎的,今天竟把这条裙子取出来了,还用挂烫机小心滚了一圈,熨平了表面的纹路。
半个小时后,周垚踩上一双坡跟鞋,拎着包出了门。
五月过了大半,太阳有点晒,再过半个月就该热起来了。
周垚将墨镜架在鼻梁上,分外珍惜五月的微风和适宜的温度,站在小区口的阴凉地,刷开手机正准备叫车。
这时,余光却瞄到一辆银灰色的车靠近身边。
周垚将墨镜微微拨下一点,抬眼一看,哎呦不是住在她楼下的野男人么?
周垚还记得,那天在画室里,这个野男人和她一起躺在那个宽大的画板上。
她累了,就枕着他的手臂,身上有些汗湿,却连擦汗的力气都没有。
他用不知道哪来的一块白布,在她额头上擦了几下,又给她拨开湿漉漉的鬓发。
身下的塑料布黏在身上,怎么躺都不舒服,但周垚真的懒得动,何况离开这画板,就得睡木板,她可不要。
于是,她就本能的往他身上滚,想办法尽量减少和塑料布的接触面积。
但她滚了半天,还是有半个身子和画板接触着。
直到仇绍感受到她的需求,手臂一捞,将她揽在身上,支撑着她全部重量。
肌肤相触,肢体交缠,周垚的额头就贴在他的颈侧,屋里虽然开着冷气,她却一点不觉得冷,听着那沉稳的心跳,渐渐就昏昏欲睡了。
半梦半醒间,仇绍有了动作,他在她睡着之前,将几张纸递到她眼皮子底下。
他说:“先把字签了再睡。”
干完那个事,就说签字,怎么听怎么像是买卖**的勾当。
周垚也懒得动,眼皮子都不抬,随口两个字:“没笔。”
仇绍似乎静了片刻,随即挪动身体,伸长手臂,拉过来一盒东西,就地取材。
然后,他抓着她的手,按进那盒子里。
她心里骂了一声,“靠”。
那黏糊糊的触感,是颜料。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啪”的一声,按在一张纸上。
她心里一股子火,但没力气发泄,又在心里骂了他一句,侧头就睡了。
此时此地,这个该死的野男人就坐在车里,距离她只有一道车门的距离。
看那道貌岸然的模样,还真有点讨人厌。
周垚勾起嘴唇,要死要活的口吻:“哎呦,仇先生,这是要出门呐?”
一张口就是“仇先生”,这关系还真是打回原形了。
仇绍的眸子在墨镜后眯了眯,脸上却未动声色。
开口时,他声音很淡:“今天约了联谊,周小姐忘记了?”
周垚将墨镜推回去,遮住一双忍不住向上翻的眼睛:“没忘啊,这不准备叫车么?”
仇绍似是扯了下唇角:“顺路,我送你。”
周垚静了一秒,歪着头看他,下一秒就放弃矫情的戏码了,一把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
可以省车钱,干嘛不上?
周垚系好安全带,随口问了一句:“这种联谊活动,大股东也要出席?”
仇绍望着路面,“嗯”了一声道:“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从这以后,周垚不再说话,真拿他当司机了,将头别向一边,闭上眼就开始假寐。
仇绍也没出声,将车开得很稳。
直到几十分钟后,车子抵达了目的地。
仇绍轻轻踩下刹车,周垚也颇有默契的坐直身子,往窗外看去。
“哦,到了?”
见仇绍要调转车头开往停车场。
周垚连忙喊住他:“等下,我先在这里下。”
仇绍侧首看了她一眼,又听周垚说:“你我一块进去不太合适,解释不清。人前嘛,还是各走各的。”
仇绍调回目光,墨镜遮去了那双漆黑的眸子。
他脚下毫不迟疑,踩了煞车,车子停在一边。
周垚也没再说话,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车门刚关上,银灰色的车子就毫不迟疑的开走了,撅着屁股把尾气留给她。
……………………
周垚百无聊赖的看着矗立在眼前的大酒店,问了服务员,来到一楼的一间小厅。
小厅内,有情人网站的工作人员已经恭候多时。
周垚报上家门,很快被引向后面的休息室。
休息室内,已经有一个女会员在补妆了,看身形比周垚丰满,个子也没周垚高,圆脸盘,关节骨骼比一般女生大一点,属于那种稍微长点肉就会显胖的类型。
周垚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易胖体质,看身材也不像是一直保持这样体态的,大概是最近这一年才瘦下来。
皮肤嘛也比一般女生黑一点,但看上去很健康。
周垚走上前,那女人看到周垚,放下粉饼,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
两人相互自我介绍,周垚这才知道,这个女人叫伍春秋,有情人网站的vip会员,已经有将近两年的历史,相亲次数没有上百也有八十。
伍春秋结过一次婚,但没说离婚的原因,只是说还是向往婚姻,只是不向往爱情了,所以现在找相亲对象,她很实际,有什么条件会清晰罗列下来,再按照条条框框去寻摸。
严格来说,伍春秋择定的条件并不算高,但要每一条都符合的,就是很低的概率了。
两个女人聊得很投机。
话题很快就从相亲,聊到了减肥健身。
伍春秋好奇周垚怎么保持的身材和皮肤,又白又瘦,有肉却不露骨。
周垚轻描淡写的讲了几点,伍春秋直摇头,说自己肯定做不到。
伍春秋说,她原来是个标准的小胖子,这一年来瘦了十几斤。
周垚有点好奇,问怎么瘦下来的。
伍春秋讲了一种周垚从没想过的方式减肥,就是一周去美容院两次,接受经络疏通按摩这种“酷刑”。
说道经络疏通,周垚偶尔也会去美容院做个全身的减压按摩,美容师用手指推拿经络是必经的过程,但都不重,每条经络推几下,帮忙疏通。
可就是那几下,就已经很疼了,尤其是不受力的体质,会疼的眼泪都出来。
而伍春秋所说的经络疏通,则是只针对经络的一整套按摩手法,会被“伺候”的嗷嗷叫,有时候忍不住还会踢踹美容师。
每一次折腾下来,伍春秋都觉得自己死过一轮,身下的床单全被汗水浸湿了。
但原理上说,只要堵塞的经络疏通了,人体的新陈代谢会得到最大程度的改善,搭配合理的作息时间和饮食,会在一年之内健康匀速的瘦下来,不仅体重下降,还有体型也会得到调整。
可周垚却听得胆颤,问伍春秋,到底怎么坚持下来的?
伍春秋就给了她一个理由,要么瘦,要么死,受这么大罪还不瘦,天理不容。
而且每隔几天,伍春秋就会上一次体重秤,每次看到自己又瘦了几榜,就会为自己喝彩,进而觉得再疼点都能忍。
相比周垚的运动量,伍春秋说,她宁可这样躺着受罪,也坚持不了晨跑和骑车,哪怕只有五分钟。
减肥的话题一聊起来,竟不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两个女人通过一个简单的小话题,很快就建立起奇妙的好感,交换了联系方式后,转而就迎来另外几个女会员。
人多了,话题杂七杂八了,周垚和伍春秋却开始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进来通知大家进场,女会员们鱼贯而出。
……………………
周垚和伍春秋走在后面,轻笑着小声交谈,一直到走进会场,放眼一望,看到的是和上次一样的两排长桌,四周摆放着茶饮和小西点。
周垚和伍春秋各自坐下,看向对面的男会员。
一时间,屋里陆续响起男会员们的声音,女会员无不笑脸相迎,摆出自己最端庄的姿态。
周垚没有像上次一样先把车钥匙拽在桌上,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像是一尊瓷娃娃,不怎么说话,笑的却恰到好处。
周垚看得出来,这些男会员对她印象都不错。
因为她一没穿着一身名牌,让男会员们觉得这姑娘漂亮,而且不浮夸不拜金,自己应该养得起。二来,她不怎么说话,即便说了也是细声细气的,感觉好驾驭,好管教,会对男人言听计从,安静的做个小女人。
直到长桌自我介绍告一段落,周垚收到几张名片,拿在手里随便看了两眼。
抬眼间,正迎上不知何时站在对面,正在听工作人员汇报情况的挺拔身影。
仇绍似是也有感应,侧首看来。
四目相交,却只有一秒。
两人不约而同别开视线,周垚一转头,扭搭着腰走向伍春秋。
其他几个女会员正在交头接耳,目光还时不时投向那边的仇绍,不知道在计算什么。
周垚顺着伍春秋的视线看了一眼,问道:“她们在说什么?”
伍春秋:“你不知道吗?有情人很多女会员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知道这个网站有个单身帅气的大股东,每次联谊还都亲力亲为来检查工作,对很多男会员也就有点心不在焉了。”
哦,原来还是个抢手货。
周垚挑眉笑了。
也是,如果没有别的女人眼馋,那她真该去洗眼了。
周垚接着问:“然后呢?”
伍春秋:“然后啊,等联谊会一结束,大家就会派一个代表,去约那位仇先生,大家一起吃顿饭,联络下感情呗。”
隔了一秒,伍春秋又说:“只是仇先生一次都没答应过。”
呵。
周垚笑而不语,眼角一扫,又望向那个野男人。
她的目光淡淡的,从上瞄到下,从下看到上,正巧他背过身,方便视线越过笔直的背脊,越过挺翘的臀部,扫过那双大长腿。
直到仇绍突然回过头来,目光似是有点凉,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周垚立刻无辜的眨了眨眼,别开脸时,只见几个女会员一起看向她和伍春秋。
整不明所以,其中一个女会员就走了过来,很快道明来意。
原来,她们几个都试过去约仇先生了,但都没成功,这回该伍春秋或周垚了。
周垚抬手,拨开耳边的发,没应声。
直到伍春秋小声问她去不去时,周垚轻微的点了下头:“你去我就去。”
很快,伍春秋拗不过几个女会员的恳求,硬着头皮走向仇绍,心里想的是,赶快拒绝她吧……
周垚漫不经心的看向那两人,他们交谈时间不长,期间仇绍似乎向这边看了一眼。
不会儿,伍春秋就转身折回,一脸茫然。
几个女会员迎上去,其中一个问:“怎么样?”
伍春秋张了张嘴:“他答应了……”
几个女会员一起倒吸口气,激动不已。
唯有周垚,不咸不淡的看过去一眼。
仇绍已经转过身。
……
按理说,这种聚会是有点小私心在的,万一有哪个女会员和婚恋网站的管理层成了一对,很难解释这算不算以权谋私。
可是在这个当口,没有谁会去计较这层,大家心里都在想,只要和这个帅哥成好事的是自己,管别人怎么说呢。
这个由五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组成的私人小聚会,就定在酒店对面的中餐馆的包厢里,半桌女人叽叽喳喳的点了一桌菜,都有点人来疯。
饭桌上,伍春秋和周垚并肩坐在一起,两个女人小声交谈着,并不太参与大家的话题。
直到饭吃了一半,伍春秋不经意的又一次抬眼,又一次对上斜对面那双漆黑的眸子。
伍春秋这才终于确定不是她的错觉。
那位仇先生已经第六次看过来了。
不,准确的说,是看向周垚。
可周垚一直对着伍春秋,没有回过一次头。
伍春秋便小声在周垚耳边说:“我怎么觉得,仇先生的眼神一直在找你。”
周垚垂下眼,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
抬眼时,轻描淡写的说:“你看错了。”
周垚很快将话题带开。
可伍春秋却觉得,这两个人有事。
伍春秋是结过婚的,男女之间那点蝇营狗苟的暧昧,她懂,也经历过,同时她也觉得奇怪,怎么这一桌的女人都瞎了么?
直到大家吃了七八分饱,酒也喝了几口。
几个女人都有些微醺,说话也渐渐放松,嘴上没把门的了,东拉西扯的就开始试探仇先生的家庭背景,身世经历。
仇先生话不多,话里话外也有些疏远和保留。
可他的声音实在好听,即便那话里没什么有用的咨询,大家也觉得酒不醉人人自醉。
……
酒过三巡,伍春秋接了个电话,很久没回来。
余下几个女人,有一个突然不舒服,捂着嘴出去了,另一个跟着去看看。
还有一个不死心,继续对仇绍问东问西。
直到周垚体贴的坐到她旁边,从下面塞了个小镜子过去,让那女人低头一看。
就听那女人倒吸口气,也匆忙找借口出去了。
她的妆早花了。
……
包厢里,顿时只留下一室静默。
周垚滴酒未沾,笑着撑着桌面站起身,白色的连衣裙上已经出了淡淡的褶,被她小心翼翼的抚着。
然后,她抬眼看向彼端的仇绍,他的目光正缓慢从她裙子上褶收回,迎向她的视线。
就见周垚咬了咬唇,一手撑着椅背,口气冷淡:“行情不错嘛。”
一瞬间,仇绍的黑眸中融入笑意。
那嗓音有些沙哑:“我一向不喜欢这么多人一起吃饭。”
周垚挑眉:“哦,那今个儿怎么来了?”
仇绍没说话,只看着她。
周垚也不追问,转而又提起另一件事:“那天你抓着我的手按手印,那叫怎么回事?黄世仁强抢黄花闺女?”
这话一出,仇绍似是一怔。
紧接着,薄唇勾起一个弧度,黑眸也眯了起来。
“你见过这么主动的黄花闺女么?”
“……”
靠。
……
另一边,前去补妆的女会员最先折回来。
先跑出去呕吐的女会员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正在另一个女会员的陪伴下在大堂通风处休息。
伍春秋尚在电话。
补妆的女会员有些急切,想趁机珍惜这千载难逢独处的机会,匆匆拍了两下粉,点了下口红,就往回返。
回来的路上,她才想起来,那个姓周的长得很漂亮,话不多,笑容腼腆的女人,也在包厢里,正和仇先生关在一起……
但女会员转念又一想,姓周的似乎没什么杀伤力,今天联谊会上也表现平平。
想到这里时,人已经站在包厢门口。
女会员吸了口气,面带微笑,抬手推门。
那句台词“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已经来到嘴边了。
随着包厢门应声开启。
下一秒,女会员彻底傻眼了。
呃……
她……她她……她们看到了什么……
那个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一看就是白莲绿茶混合体的姓周的女人,正……正一屁股坐在……仇……先生的大腿上。
她……她整个人都窝在他怀里,腰上还缠着一只大手,上下抚弄。
两人的嘴早已黏在一起,吻得难分难舍。
然后,那个姓周的小贱人还发出“嗯”的一声。
女会员手里的包,倏地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交缠在一起的男女瞬间被惊扰。
姓周的贱人诧异的回过头来。
妖媚的大眼,微微红肿的唇,粉扑扑的面颊,一看就是妖精转世!
而她们的大股东仇先生……
那双好看的黑眸里,竟然有一丝淡淡的满足……
女会员彻底傻逼了。
但更傻逼的还在后头。
下一秒,就见那姓周的小贱人,一下子跳下仇先生的大腿,一手捂嘴,一手抓住领口,口中发出“唔”的一声啜泣,仿佛受到天大的委屈。
然后,那姓周的小贱人就掩面飞奔而来,夺门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呦,绍绍不乐意了,绍绍被抹黑了~这章先到这里,怎么亲上去的下章讲么么
剧情要加快了,这个故事安排两条线,一个是叔侄俩和女配,一个是伍春秋,单说一条线有点单薄,穿插在一起一口气搞定吧。
作者先滚去发上章红包~晚安好梦么么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