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 小区里接连出现陌生女人, 年纪都差不多在三十到四十岁。
周垚对于这种小社区里突然出现一批陌生人比较敏感,其中有一天,还有个陌生女人不知道是走错门,还是来“探路”的,拉错了周垚家的门。
那时候周垚正在屋里和任熙熙说话,突然听到防盗门被人拉了一下,发出响动, 周垚下意识认为是楼上的方晓或是隔壁的容小蓓。
她扬声问了一句:“谁啊?”
没有人回应。
周垚打开门, 探头一看, 只见一个体型偏胖的中年女人, 正撅着屁股往楼上走,还回头看了她一眼。
周垚眉头一皱, 问:“你找谁?”
那个陌生女人匆匆说了一句:“找错门了。”
周垚一脸莫名其妙, 出门四处检查,看有没有在门上被人塞小纸条。
法制节目经常说, 很多犯罪团伙会在白天派人来“探路”, 大多会塞个小广告小纸条,如果几天小广告都没有被拿下来,说明这家没有人,可以入室。
这事过了没两天, 周垚就在小区外不远处的公园里看到那天拉门的中年女人。
但那中年女人没认出周垚,她正在和周垚楼上的一户独居老人走在一起。
那老人是个老头,七十来岁, 上下楼腿脚还算方便,平时来公园锻炼身体都是一个人,周垚晨跑时偶尔会遇到他。
周垚也见过老头膝下的一对子女,五一的时候,那对子女才带着孙子和外孙女来看老人,因此周垚肯定那个陌生的中年女人不是老头的孩子。
周垚跑回来一圈,见两人已经坐在长椅上。
那女人很体贴,又给老头捏肩膀,又给老头打开暖水壶的盖子。
怎么,老头续弦了?
周垚收起好奇心,走到另一边器材区,开始拉筋压腿。
这时,就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垚垚啊。”
周垚回头一看,正是仇母,她笑了一下,让开一块地方。
“阿姨。”
仇母和小区里几个老伙伴也经常掐在这个时间段来锻炼身体,再过半小时,就该去菜市场买菜了。
每次碰到周垚,仇母都会过来聊上几句,话题大多是小区里的八卦和小道消息。
而今天的话题,说来也巧,正是刚才周垚关注的那位独居老人的事。
仇母问:“垚垚啊,我看你刚才一直在往那边看,看什么呢?”
周垚笑了一下,坦白的将那天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仇母一听,直摇头,满脸的不认同。
周垚不解。
只听仇母小声说:“那个女的,姓张,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就只知道是楼上那个林大爷刚找的小保姆,来照顾他起居饮食的。”
哦,原来是保姆。
周垚又回头看了一眼,总觉得以保姆的程度来说,他们二人过于亲昵了。
仇母也没多说别的,话里话外尚有保留,只是暗示周垚多注意门户安全,最近小区里来的陌生人多,好多都是来谋生的小保姆,邻居们都有意见了,而且听说有人举报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该有人来处理了。
周垚听得一愣一愣的,一来没搞懂怎么小区进来对小保姆的需求量这么大,二来没明白为什么小保姆来得多大家要多注意门户安全,这些到底是保姆还是贼?
当天下午,周垚的疑问就得到解释。
原来真是贼,还是家贼。
事发是因为小区里另一栋楼的某一户老头,姓陈,人称陈老头,大概七十五岁。
这天下午日头正盛,陈老头却坐在小区里哭天抢地,指责他的一双儿子。
那动静挺大,周垚和任熙熙都听到了,凑在一起,站在阳台上往下看热闹。
只见陈老头旁边站着两个中年男人,看长相约莫就是他的儿子,再听话茬儿,大概一个常年出差,一个虽然在北京但一年到头也来看不了老父亲几次。
两个儿子被陈老头指着鼻子骂,脸涨得通红。
另一边还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搀扶着陈老头,跟着抹眼泪,一边劝着老头,一边还不忘挑唆父子关系。
看到这里,任熙熙用胳膊肘顶了周垚一下:“看到没?就那个女的,就是现在伺候他小保姆。我听说前不久刚拿到他的遗嘱,还去公证了。将来老人死了,房子就归她。”
周垚一愣,顿时联想到上午在公园见到的那对。
周垚想了片刻,感觉自己明白了点什么。
半晌,她看向任熙熙,见任熙熙挤眉弄眼的,终于忍不住问:“你说的,该不会是我以为的那种关系吧?”
试问如果只是雇主和保姆的关系,雇主又怎么会将遗嘱立给保姆?
任熙熙神秘兮兮的爆料第一手消息:“你知道为什么咱们小区近来这么多陌生女人出入么?我都打听到了,就是因为咱们小区的空巢老人比较多,好像被这种介绍小保姆的黑中介公司给瞄上了。而且保姆资源一应俱全,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从十几岁到五十多岁的都有……”
“你等等!”
周垚打断任熙熙,静了一秒,才问:“我怎么听着不像是介绍小保姆,像是介绍小姐?”
任熙熙:“就是小姐啊,你以为呢!”
这些老人玩的比年轻人都前卫。
周垚有点傻眼。
只听任熙熙继续科普:“现在空巢老人,主要特指男性,普遍生活单调、心里空虚,身边没有人陪伴。年纪再大,也是个男人,不可能因为上岁数了就清心寡欲吧?我那天看新闻说什么,有很多子女知道没时间陪老人,就帮老人相亲。可是再婚这事,会直接改变老人遗产的第一继承人,再续弦的女人膝下也有子女,双方子女还要磨合相处。万一相处不好,没准就演变成家庭撕逼大战。所以现在很多在外打拼的子女,就用‘小保姆’这种招数哄老人。”
任熙熙边说边打开手机上的搜索功能,指给周垚看:“你看这里写了,这种小保姆还专门有个职业名称,叫陪床保姆。不仅会洗衣、做饭、护理老人、看护婴儿,还多了一项增值服务,就是‘陪睡’。工资比一般的保姆高不说,干得好的还能获得意外之财。”
听到这里,周垚明白了大概,又看向楼下已经乱成一团焦头烂额的一家三父子。
居委会的人已经赶到调解了,那老头也不怕丢人,大喊着谁要赶走他的小保姆,他就从谁家楼上跳下去。
估计要不了多久,民警也会被请过来。
周垚一脸懵逼的看向任熙熙,问:“这小保姆,该不会是老人的儿子帮他挑的吧?”
任熙熙点头:“你好聪明!”
周垚朝天翻了个白眼,大概也能想象得出经受着一切的黑中介公司是怎么忽悠洗脑的——只要把老人照顾好,处好了就能一起过日子,等老人死了你就发了。
当然,肯定也不是每个找陪睡保姆的老人都会立这种遗嘱,但就双方利益来说,空巢老人填补了心理和生理的空虚,陪睡保姆也能致富,表面上似乎将这种变相的卖|淫包装的很人性?
周垚这才想起前两天还在婚恋网站上,看到一个年纪写着六十五岁的老头,玩得风生水起,自我介绍还写着有车有房,子女双亡。
她忍不住在想,这到底是时代的进步呢,还是人性的解放呢?
周垚离开阳台,走进屋里,任熙熙也跟了进来。
只听周垚说:“这种事还得交给警察来处理,那老头大概是个法盲。”
任熙熙问:“这种算卖|淫|嫖|娼吧?”
周垚想了下,说:“牵扯到金钱,还有中介公司牵线搭桥,提供性服务,某种程度上也算得上非法同居,虽然双方都是自愿的钱色交易,但按照你刚才的话,这个小保姆明显是冲着财来的。咱们小区的老人都不算大富大贵,万一真碰到有钱的,因财害命也保不齐。而且,先不说这是不是危害了社会道德,公序良俗,以后保姆再出去找工作,别人估计都会拿有色眼光看吧?”
静了片刻,周垚又道:“虽说是个人都有基本需求,可这种……各人心中自有论断吧。”
……………………
这个小插曲过了不到两天,周垚门前就热闹起来。
严格来说也不是她门前,而是容小蓓。
前后有两个男人找上门。
一个年轻一些,也就是个大学刚毕业没两年,二十四、五岁的男生。
周垚只听其声,未见其人。
另一个不到四十岁,人长的颇为气派,又有点书卷气,有点腼腆,对容小蓓说话和声细语。
周垚撞见过一面。
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容小蓓都装作不在家。
周垚撞见那中年男人的当天,他就站在容小蓓家门口,见到周垚,知道她是容小蓓的邻居,便要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周垚,声称要去赶火车,快来不及了。
那袋子里有吃的,还有煲好的汤。
周垚没接,看了男人一眼说:“你就放她门口吧,丢不了。”
中年男人欲言又止,张了张嘴,又低头看表,无奈只好将袋子放下,人匆匆下楼。
周垚原本是想等男人走了再拿钥匙开门,见男人下楼,钥匙拿在手里却迟迟没动,目光一转,又看了那袋子一眼。
然后,她回头按响了容小蓓家的门铃。
屋里没有人应。
周垚翻了个白眼,“咚咚咚”敲了几下,扬声道:“别装死了,人走了。”
还不到五秒钟,门就开了,露出容小蓓的面容。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
周垚转身要走,容小蓓却突然开口:“学姐,等等!能和我聊聊吗?”
周垚回头扫了她一眼,开始起疑:“我和你很熟?”
但容小蓓却态度诚恳:“就当我有难处,想虚心求教。”
周垚没动,审视着她,仿佛在琢磨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容小蓓飞快的又说:“就算你没兴趣帮我,那就听点我的倒霉事,全当解闷呗!”
这倒是可以考虑。
周垚扯了下唇角,脚尖一转,就踏进了容小蓓半开的门。
进了屋,容小蓓将纸袋子里的饭盒拿了出来,打开盖子,露出一整块蛋糕。
她切了两块,一块摆在周垚面前,一块自己吃了一口。
“拿破仑蛋糕,他自己做的。你尝尝。”容小蓓说。
周垚看了一眼,没动,手轻轻一推,将蛋糕推回去。
“有笑话赶紧说。”
容小蓓垂着眼皮,像是正在思忖从哪开始讲。
周垚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笑着替她开了头:“那个男的结婚了吧?”
容小蓓立刻抬头:“你看得出来?”
废话。
周垚没说话,只是冷笑。
容小蓓又补充道:“哦,不过现在离了。”
周垚淡淡陈述:“因为你。”
容小蓓没否认:“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周垚笑了,她从不在道德层面审判任何人。
她只是说:“别妄自菲薄,我一向很高看你,你玩的比我出格,比我狠。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你有本事处理好每一段关系,怎么今天当起了缩头乌龟。”
容小蓓别开视线:“这得从前几年说起……那时候我给一个小男生当家教,一不小心就发生了点感情,但我们的关系挺单纯的,啥都没干。我答应那小男生等他大学毕业就结婚,但我就是说说而已,转眼就搬了地方。”
周垚一边听着,食指缓缓在桌上敲着。
她冷笑着给容小蓓的描述下了定义:“只当是找回少女心,玩了一场?”
容小蓓回过头来:“差不多。”
静了一秒,容小蓓继续道:“后来我介入了刚才那位先生和他分居妻子的婚姻,我也和他说清楚了,我是因为讨厌他老婆那个人才找上他。而他呢,和妻子感情破裂,被戴了绿帽子,那时候刚闹上法庭,不能立刻离婚,正好他对我也有意思,就一拍即合。”
听到这里,周垚扬了扬眉,看着容小蓓说:“你不要告诉我,前面那个小男生和刚才那位先生,他们是亲戚。”
容小蓓似是一怔,随即承认了:“叔侄俩。”
周垚瞬间嗤笑出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又道:“你可真牛逼。”
除此以外,她想不到任何形容词。
容小蓓很快说:“我他妈的也是最近才知道,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边地址的,两个都找上来了。”
周垚笑道:“都追过来要和你结婚?”
容小蓓没说话,瞪着周垚。
周垚站直身子,像是听笑话听够了,抬脚就要走:“那恭喜啦!”
容小蓓叫住周垚。
“你就这么走?不打算帮我?”
周垚头也不回:“笑话我听完了,其它的关我屁事?”
但容小蓓的声音却跟了上来:“好,你袖手旁观,我就去告诉房东太太,你和她儿子睡了!”
周垚脚下立刻顿住。
还真是……
……
周垚定了两秒,终于回过身,对上容小蓓挑衅的目光。
容小蓓说:“房东太太一看就是希望儿子尽早成家的,天下父母心,你猜她若是知道你俩有一腿,会怎么做?”
容小蓓以为,周垚会慌。
她不止一次的观察过,周垚对待长辈,尤其是仇家父母一向礼貌有加,绝不是敷衍。
别说仇家父母,就是小区里其它老人夫妇,似乎都很喜欢周垚。
容小蓓想,周垚大概很用心在经营这些人际关系。
她不如就此要挟。
容小蓓话音落地,室内一阵沉默。
她在等,等周垚变脸,等周垚自己走回来谈判,答应她的不平等条约。
可下一秒,周垚却笑了……
容小蓓怔住。
半晌,就听到周垚慢悠悠的嗓音:“啧,容小蓓,你不应该啊。”
容小蓓没说话,她搞不懂这语境。
只听周垚继续说:“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长进没有,还退步了呢?呵,拿这个威胁我,你是打哪来的谜之自信?”
周垚脚下一转,真如容小蓓所期待那样,折了回来,却不是来谈判的。
只见周垚双手撑在桌上,歪着头,笑容轻蔑。
“你是觉得房东太太看上去很像弱智,让你一骗就上钩,还是觉得我他妈的会在乎你这种小儿科的威胁?”
别说周垚不相信仇母会因为容小蓓一句挑唆就上钩,就算仇母真的宁可信其有,仇绍肯定第一时间就掩饰过去了,还用她操心?
别的事周垚不敢打包票,装洋蒜这件事仇绍是专业的。
容小蓓垂下眼,知道自己没底牌了,只得轻声说:“我这不也是狗急跳墙吗,想让学姐帮帮我。”
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换一个人还真会动点恻隐之心。
但周垚不是别人,她打从第一眼见到容小蓓起,就看进了她的骨子里。
人类看人,看的是表象。
人渣看人,看的是本质。
哪怕容小蓓演技再高,周垚都觉得假。
周垚静了片刻没说话,琢磨着容小蓓的演技,琢磨着这番演技背后的用意。
很快,周垚有了定论。
只听她淡淡开口道:“哦,刚才是我误解了,你没退步,进步了才是。以退为进呐?想让我上当,真的以为你搞不定,占尽了优越感,便失去了精准的判断,一个不小心就答应‘帮’你,顺便多看几次你的笑话,是么?”
……
闻言,容小蓓皱起眉,抬眼看周垚,不语。
一瞬间,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果然没看错,只有周垚,也唯有周垚,能将她一眼看明白。
以前在学校她就觉得周垚这点很邪门,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凭白让周垚投来厌恶的眼神。
容小蓓不信邪,又试了几次,结果仍是一样,而且更糟。
容小蓓诧异极了,她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她明明人缘极好,相比周垚在一些女生口里的臭名昭著,她容小蓓的人缘简直是男女通吃。
可她就算是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都不能让周垚对她改观。
……
周垚对上容小蓓的目光,眼角上挑,笑容讽刺极了。
“想让我帮你,你就得先老实告诉我为什么。我思来想去,都觉得你的目的,只是想让我接触一下那个小男生……我说的没错吧?”
闻言,容小蓓果然睁大眼,像是命门被周垚牢牢握住了。
只听容小蓓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周垚笑道:“那位叔叔我已经见过了,教养不错,人又要面子,他那点战斗力,你这种不要脸的一个人能玩十个。那么问题应该就出在那个侄子身上。呵,要不然他就是连你都搞不定的家伙,要不然就是有什么坑想让我跳。”
顿了一秒,周垚又道:“我猜,是后者。”
容小蓓脸色一变,别开脸,语气一转,竟然开始合作:“好,我说实话。”
周垚挑眉,更不信了。
很快,容小蓓说:“因为我觉得,一旦你看到那个男生,你会对他好奇。”
这特么的什么逻辑,什么理由?
容小蓓,你脑子被驴踢了么?
周垚顿觉啼笑皆非:“我对小男生没兴趣。”
真是扯淡。
但扯谈归扯谈,立场这东西还是要摆明。
思及此,周垚收起笑,抬起纤细的手指,轻轻捏住容小蓓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回来。
待容小蓓的目光对上周垚,周垚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今天呢我把话撂在这里,你能做我的邻居,只是因为房子不是我的,不是因为我能容下你,也不代表你的破烂事我乐意插手。你要和房东太太说什么,是你的自由。但是我告诉你,你若弄我,我必十倍奉还,左不过就是其中一人退房滚蛋。”
撂下狠话,周垚转身就走。
容小蓓的声音晚了两拍才从身后传来。
“学姐,你真不管我啊?”
周垚没回头,径自拉开大门。
容小蓓知道没戏了,却还不死心,在周垚踏出门口时,声音追了上来:“周垚,你别后悔!”
不知为何,一瞬间,周垚竟然想起前两天遇到的小保姆和被骗的三父子。
合上门,那个中年叔叔的面容又浮现在脑海。
加上一个小鲜肉侄子。
她就只有一个想法,嗯,蠢货不分年龄段。
……………………
周垚很快就将容小蓓的威胁抛诸在脑后,只是将此事拿出来和任熙熙互相吐了个槽,任熙熙再度表达对容小蓓的恶心之情,一转眼,这事就在两人嘴里翻篇。
可她们没想到,这件事却波及到楼下。
仇母和仇父住的房子正对着楼上的容小蓓,二楼有什么动静,哪怕是两人只站在楼道说个话,一楼都能听见。
容小蓓门口连续几天都有人来找,一个中年,一个青年,都是男人。
仇母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那两个男人和容小蓓有感情纠葛,人家也没有在大门口嚷嚷情啊爱啊。
倒是后来有一天,仇母和仇绍闲聊时,提到此事。
仇母说:“楼上的容小姐家里不知道有什么事,三天两头有人来找,是亲戚吧?”
仇母没听到楼上的玄机,仇绍却恰好知道一点。
闻言,仇绍只是喝了口水,随口应了一句:“是么,我没注意。”
这话才说完,当天下午,仇绍出门,刚踏出单元门,迎面就遇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看气质,颇为儒雅。
仇绍没见过这人,但正巧那男人就立在单元门前讲电话,那声音令仇绍略微驻足,很快听出来正是找过容小蓓几次的中年男人。
恰好,仇绍经过时,听到那男人说了这样一句。
“找到他了。嗯,是追来了……放心,我一遇到他就会想办法让他跟我回去。不过他现在还在躲我……好,大哥你先别急,都交给我……”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大家在问上章锁之前之后的差别,其实还好,我只是修改了一些器官字眼,因为敏感词吧,动作上的描写没什么大改动,基本上还是那些。
……
这章开始进入渣渣图鉴五,先放个小情敌出来~
开篇提到的保姆事件,这个社会现象还挺严重,已经发展出产业链了。
好啦,不废话啦,红包继续~
……
最后感谢一下包养我的大大们,么么么么么么哒~~
酒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211:11:25
muz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305:45:59
2419814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400:24:18
小丸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400:57:10
你胸大你先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401:05:21
甜甜菠萝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423:34:43
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1600:20:03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12017-06-1800:57:45
读者“jessie”,灌溉营养液+52017-06-1723:39:42
读者“月半一刀”,灌溉营养液+32017-06-1723:08:43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723:01:53
读者“”,灌溉营养液+102017-06-1716:21:32
读者“刘昊然的女朋友”,灌溉营养液+522017-06-1715:57:17
读者“小说23333中”,灌溉营养液+52017-06-1714:32:12
读者“daphne雨文”,灌溉营养液+12017-06-1707:57:30
读者“爱你么么哒”,灌溉营养液+12017-06-1707:24:00
读者“文清”,灌溉营养液+102017-06-1707:23:25
读者“彻羽_北约”,灌溉营养液+102017-06-1706:53:24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1705:59:32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704:28:53
读者“初夏闪闪”,灌溉营养液+12017-06-1702:27:32
读者“judith”,灌溉营养液+22017-06-1623:30:18
读者“张艾洁”,灌溉营养液+12017-06-1617:50:38
读者“闲人大许”,灌溉营养液+12017-06-1608:10:52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605:46:57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1605:28:10
读者“judith”,灌溉营养液+22017-06-1601:01:53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523:48:35
读者“”,灌溉营养液+82017-06-1512:39:21
读者“奥利奥”,灌溉营养液+12017-06-1423:51:09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1423:01:05
读者“onekaylin”,灌溉营养液+102017-06-1421:25:15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7-06-1413:12:02
读者“不是小青”,灌溉营养液+52017-06-1412:44:45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7-06-1409:40:33
读者“小丸子”,灌溉营养液+102017-06-1400:56:48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400:37:44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400:31:43
读者“何遇”,灌溉营养液+602017-06-1400:21:02
读者“女那”,灌溉营养液+12017-06-1323:59:28
读者“闲人大许”,灌溉营养液+12017-06-1322:26:08
读者“**不离十”,灌溉营养液+52017-06-1309:22:36
读者“judith”,灌溉营养液+12017-06-1308:34:04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304:41:38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52017-06-1300:38:37
读者“闲人大许”,灌溉营养液+12017-06-1300:23:04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223:47:16
读者“喜欢鹿晗.”,灌溉营养液+12017-06-1223:22:06
读者“女那”,灌溉营养液+12017-06-1223:05:53
读者“onekaylin”,灌溉营养液+102017-06-1223:01:26
读者“onekaylin”,灌溉营养液+102017-06-1221:54:45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6-1220:33:22
读者“ginny”,灌溉营养液+32017-06-1220:01:18
读者“ginny”,灌溉营养液+32017-06-1220:01:06
读者“ginny”,灌溉营养液+32017-06-1220:00:50
读者“不好吃的菜菜酱”,灌溉营养液+52017-06-1218:06:12
读者“张艾洁”,灌溉营养液+102017-06-1216:28:44
读者“檐雨声声”,灌溉营养液+102017-06-1213:41:35
读者“f”,灌溉营养液+102017-06-1213:14:25
读者“**不离十”,灌溉营养液+52017-06-1212:13:49
读者“daphne雨文”,灌溉营养液+12017-06-1207:39:19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12017-06-1204:27:59
读者“lalalala”,灌溉营养液+22017-06-1201:18:49
读者“清情”,灌溉营养液+102017-06-1201:04:39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22017-06-1200:56:13
读者“小说23333中”,灌溉营养液+12017-06-1200:50:13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6-1200:22:2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