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到了和何铭传约定的时间, 周垚早已在酒店套房里恭候。
里间的门紧紧关着,严丝合缝,坐在外间的人不会想到里面有多拥挤,有媒体记者,有四位或咬牙切齿或如坐针毡的受害者,有两位民警同志,还有仇绍和网站的法务工作人员。
周垚耳朵上别着监听器, 连她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里面都听得见。
这劲头哪像是捉一个情感骗子, 倒更像是电影里围堵毒贩的场景。
两位民警同志都非常有经验, 来之前就心里有数,捉住何铭传很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保证每个人的安全, 难保这四个女受害者其中会有谁一个冲动当场制造伤人事件,那等进了局子谁是谁非就不好论了。
周垚拆开一包薯片, 吃了两口, 就听到门铃响起。
她拍了拍手上的残渣,站起身走向门口。
门开了一道缝,露出外面何铭传的笑脸。
周垚也笑了,慵懒的将门打开, 倚靠着门框,声音性感:“何先生,请进。”
是个男人听了都得酥。
何铭传喜上眉梢, 却努力压抑着,手里冒着薄汗,搓了搓手进了屋。
屋里拉上了半边窗帘,整个屋子被外面透进来的光源一分为二,明晰的划出分界线,一边昏暗的,只点了一盏落地灯,一边光明的,却还蒙了一层白色的窗纱。
何铭传进来不见别人,回头看向周垚。
周垚关上门,高跟鞋无声的踩在地毯上,走进来时脚步轻盈。
她说:“何先生你先坐会儿,咱们先聊聊,酒店的负责人要晚点到,他刚好有个会。”
“好,好。”
何铭传找了张椅子坐下,有点小兴奋,目光追着周垚转。
周垚给何铭传倒了杯茶,递给他。
何铭传小心翼翼的接过茶杯,就见周垚坐进另一张双人椅里,一腿翘起,叠在另一腿上,那及膝的a字裙就向上悄悄撩起,露出三分之二修长的腿。
何铭传看了两眼,目光向上,越过细腰,丰满的胸,一截雪白的颈子,对上周垚的笑脸。
她一笑起来,眼睛就像小狐狸一样的眯着,眼尾向上挑,睫毛很翘,明明没刻意眨眼,却凭白有一种暧昧的暗示。
那唇淡淡的红,弧度勾着人。
何铭传喝了口水,润了下喉咙,开始没话找话,先是从酒店要进购寿山石一事说起,假公济私这一套何铭传玩的很娴熟。
聊起生意,何铭传表现得很nice,给人一种诚实可靠的印象,明明是在赚你的钱,却让你觉得让他多赚一点也无所谓。
为了尽快麻痹对方的戒心,周垚时不时会加入几句称赞,让何铭传更有成就感,也能尽快让设计进入剧本。
直到周垚说:“想不到何先生做生意这么实在。做人这么老实,在生意场上是要吃亏的。”
语气又轻又柔,还透着淡淡的关心。
何铭传听了很受用,却没忘记要扮演一个实诚的好男人,抬手抓了抓后脑的头发,有点憨。
就听他说:“我,我这个人做生意是不太在行,很努力想融入,但总是被骗,我也没办法,最近为了这个事也在苦恼,想着是不是要转行。”
周垚轻笑,撑着下巴,肘部放在膝盖上,微微倾身,做出一副很有兴趣洗耳恭听的模样。
“那何先生不做生意,想做什么呢?”
何铭传鼻翼微张,有点兴奋:“其实我,我从小就想做演员。”
周垚挑了下眉,心里在说“omg”的时候,面上却笑道:“若是何先生做演员,恐怕只能眼老好人这一种角色了。”
语气之嗲,她自己都忍不住点赞。
与此同时,周垚也想起一个道理,坏人总是更勤奋一点。
显然何铭传就是这句话的直接体现。
他大概度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大概研究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体系,加上将“艺术创作”融入真实生活中,反复试验,才造就了今日的炉火纯青?
受到周垚变相的夸奖,何铭传更来劲了。
话题很快就带入表演,何铭传说他还真练过,读过这方面很多书,还去参加了业余话剧班,更试图混入几个剧组当群众演员。
结果就总结出一条,荧幕演员这条路他走不通。
周垚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却还得憋着,露出一脸关怀体贴,眼神温柔不说,语气更要能掐的出水。
一张嘴就是:“不去当演员也好,娱乐圈水太深,不适合你这么老实的人。”
周垚一下子就想到先前在婚恋网上遇到的冒充香港赛马会工作人员的婚骗之一,那个人说话就是按照套路来的,只捡女人最爱听的话说,处处针对女人的情感软肋,聊了半个小时就给人一种,原来以前都是我孤芳自赏,现在终于有人懂我了的陪伴感。
这不,周垚也按照这个套路走,和何铭传你一言我一语,没走几个回合,何铭传就开始顺杆爬,蹬鼻子上脸了。
很快,两人就从演员话题,晋级到情感话题。
何铭传说:“其实事业上成就感再高,也不如找个知心人一起搭伙过日子。我记得我和周小姐说过,我曾在感情上受过骗,其实损失那几万块钱也没啥,唯一可惜的是,我当时还以为缘分到了……”
终于进正题了。
周垚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抬眼间,声音柔和。
“缘分这种事急不得。”
何铭传搓了搓手,脚下踟躇了两下,就抬起屁股,从单人椅移向了双人椅,距离周垚仅一臂之遥。
周垚见他坐了过来,便贴心的将目光转过去,依旧微笑,仿佛很欢迎他这样主动拉近距离。
何铭传见周垚没有丝毫反感,胆子放的更肥了。
“不瞒你说,周小姐,其实我对你一直很有好感,只是几次约你,你都好像很冷淡,我心里也有点犯怵,想更进一步认识你了解你,可是又怕你反感我。就昨天晚上,我可是一宿没睡,一直在想今天和你要碰面的事。我,我就怕我说错了哪句话,惹你不高兴,咱们就没下回了。可我转念又一想,要是我今天不和你说,以后又要后悔……”
话说到这步,就等于捅破了窗户纸。
周垚眨了眨眼,一脸鼓励:“何先生见外了,要是咱们的生意谈成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见面。来日方长嘛。”
何铭传兴奋了,咧开嘴笑:“是是是,周小姐你说的是……”
话说到一半,他又突然为难的问:“那个,老叫你周小姐,好像太生疏,你刚才也说我‘见外’,呃,我想……”
周垚挑了下眉:“哦,那你就叫我垚垚吧,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这么叫我。”
何铭传眼睛一亮:“好,垚垚。那,那你叫我铭传吧,我,我也没小名……”
说话间,他又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一脸憨厚腼腆。
周垚真是打从心眼里佩服何铭传,耳边的监听器里,还传来了气愤的哼气声。
即便看不见,周垚也能想象的到,屋里那四个女人肯定气得跳脚。
必须尽快将矛盾推向。
思及此,周垚笑了:“对了,铭传,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我都和你说过什么么?”
何铭传忙不迭的点头:“当然记得,你对我说过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很清楚。”
周垚:“既然你记得,我想你也应该清楚,我是不婚主义。我只是想多交几个朋友,有缘分更进一步的,就谈场恋爱,但是不会走入婚姻。我喜欢享受恋爱的过程,但我负担不起婚姻里的忠诚和包容。说的再直白点,我是对自己没信心。”
何铭传听着,眼神也渐渐变了,人突然有点小激动,又向周垚的方向挪了一下。
他说:“垚垚,你说的这些话其实就是我想说的!”
下一刻,何铭传手上一搭,就抓住了周垚放在膝盖上的手。
周垚差点要甩开他,却忍住了。
何铭传越攥越紧,语气激动:“你知道吗,我是个男人,我要是说出刚才那些话,一定会被女人们骂渣男,一定会被认为我只是想占女人的便宜不想负责。其实不是的,我只是在谈恋爱而已,一心想寻找一份真感情,双方都不要目的这么明确的以结婚为前提,那样太功利了!”
周垚一脸诧异的将他打断:“咦,我怎么记得你第一次见我时就说,是要以结婚为前提尝试交往呢?”
何铭传也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因为我不那么说,你就不会再见我了。”
周垚转而笑了,抬起另一手,轻轻盖在何铭传的手背上,拍了两下,说:“你多心了,无论你是以结婚为前提,还是只恋爱不结婚,我都不介意。”
废话,当然不介意。
关我屁事。
周垚话音落地,何铭传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可周垚盖在他手背的手,却微微用力,将他的手拨开了。
何铭传一怔,不明所以时,就见周垚站起身,走开几步,走到通向里间的门,停在门口,向门框上轻靠着。
方才何铭传话音一落,监听器里就传来女人的谩骂声。
箭在弦上,如同电影播放到只剩下最后十分钟的关键桥段,一分钟营救。
就差最后一步了。
可周垚害怕那四个女人沉不住气,声音太大,会让何铭传听出端倪。
于是她选择以退为进,让开几步。
就见周垚双手环胸,笑容不改道:“既然大家都把话说开了,铭传,在咱们把关系更往前推进一步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先听听你的答案。你能老实回答我么?”
一听这话,何铭传就知道有戏。
但他不敢贸然上前,立刻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盖上,摆出一副坦白从宽的姿态。
“好,你问吧!”
周垚以眼角睐了他一眼,唇角微勾,依然是那温和的口吻。
“铭传,你能不能老实回答我,你之前到底谈过几次恋爱,是否结过婚?”
周垚声音一落,何铭传愣住,却没急于表态。
何铭传是这方面的老手,周垚这种“其实我都知道”的姿态,他之前也不是没见识过,这俨然就是马上就要拆穿的节奏啊。
这个时候决不能打死不承认,一定要三句真七句假,给对方留下一个“浪子回头”的印象,让女人以为他作为一个男人,是可以教好的,是可以被感化的。
而做到这一切的女人,就是她。
这是多大得成就感,多大的荣幸啊!
想到这里,何铭传露出凝重的神色:“你为什么这么问?”
周垚歪了歪头,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开口时,神色一转,不紧不慢:“有个自称是你女朋友的女人,找过我。”
何铭传下意识就想问,是谁。
但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
周垚见状,笑了:“她和我说过你很多事,让我很诧异。但我觉得,你并非她描述的那种人,还是想听听你的解释。你也知道,男女感情一旦出现裂缝,总会免不了将事实夸大,她杜撰一些也是可能的。”
一听到周垚在给他找退路找借口,何铭传隐隐松了口气,垂下眼叹了一口气。
“她都说了什么?”
周垚看了他一眼。
“她说,你说过要和她结婚,但是你没有,你还让她一次又一次堕胎。”
但见何铭传肩膀一抖,握住膝盖的手指绷得很紧。
周垚继续道:“她说,你跟她借了很多钱,连你的公司都是她出钱让你开的。”
何铭传又是一僵。
显然,周垚是将林秀和陈澄的事合二为一了,可是听在何铭传耳朵里,仿佛找到了一线生机。
何铭传以为,一定是其中一个女人找到了周垚,还编纂了事实。
只要有编的痕迹,就有逻辑漏洞,他就好圆。
想到这里,何铭传飞快地抬起头,急切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周垚安抚的笑着:“你先别急,我当然愿意听你解释了,但你先让我把话说完。”
何铭传:“好,好……那你先说。”
周垚想了一下,又道:“哦对了,她还说,你母亲几年前就去世了。可我怎么记得,你上回还跟我说,你母亲在老家好好的,只是你哥和你姐对她老人家不太好?”
何铭传张了张嘴,嘴唇有点抖,半响,长长吐出一口气。
直到周垚说:“好了,你说吧,我听着。”
何铭传才像是获得免死金牌一样,声音颤抖地说:“我,我大概知道你说的女人是谁了。其实她,她根本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前妻。对不起,我隐瞒了我结过婚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我刚才和你坦白说,我不想结婚,只想恋爱。”
周垚讶异的挑了下眉。
哇塞,这演技,也是没谁了。
何铭传仿佛红了眼眶,声音哽咽:“垚垚,你没经历过婚姻,你不了解婚姻有多苦。我这段婚姻,几乎耗干了我的所有热情。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从那段痛苦经历里走出来。但我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都不肯放过我……”
周垚依然不说话,就听何铭传怎么编。
何铭传继续道:“这家公司,是我辛辛苦苦努力挣来的,和别人没关系。法人代表就是我,要证实这一点很容易,回头我就把证明文件拿给你看。工商网站上也能查到注册信息,这一点我做不了假。”
“我前妻说堕胎,她也太离谱了。什么堕胎啊,是她贪凉,仗着年轻没有好好保养身体,我劝她她也不听……前两个孩子是意外流产的。后面那个,是她说反正还年轻,可以再玩几年,不想这么快就怀孕身材走形,都不和我商量就去拿掉了。”
“至于我妈,哎……”
何铭传低垂着头,抬手抹了下眼睛,好像快不能承受似的。
“其实我妈身体一直不好,前阵子才检查出有癌症,第四期,没救了,我在去上海之前刚回了一趟老家,和我妈和大哥大姐商量怎么办。我大哥大姐说不治,花了钱也治不好,浪费钱。可我坚持治,我就这么一个妈,就这么把她放弃了,我还是个人吗?但我妈说,她不想来北京的医院,不想开刀做手术做化疗,她就想在老家待着,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房子里……”
何铭传吸了吸鼻子,继续说:“哎,我也不知道我前妻是为什么,到底我对她哪里不好,她要这么整我,到了现在还不肯饶过我……”
何铭传边说边抬起头,神情激动的站起身,一个箭步走向周垚。
“垚垚,你相信我……”
何铭传已经近在咫尺,可与此同时,却从里间传出一声嘶吼。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周垚也跟着“嘶”了一声,那嘶吼声一并贯穿了监听器,她耳朵都要聋了。
就在周垚摘掉监听器的瞬间,她旁边的门豁然撞开。
周垚下意识的向门边一退,第一时间让开战场,让从门里冲出来的人影毫无障碍的扑向何铭传。
何铭传原本涨红的脸,一下子褪成白色。
他整个人完全蒙了,傻了,眼前一阵发花,瞪着陆续从里间涌出的四个人影,林秀、苗静、陈澄、张小雅。
这四个人则呢么凑到一起的,何铭传根本无暇细想。
他只来得及明白一个事实,这是一个局……
紧接着,四个女人就厮打上来,何铭传下意识的抱头蹲在地上,他的腿软了,手脚冰凉,她们打在身上他一点不觉得痛,整个灵魂都像是被人抽出来,只能瞪着眼看着地毯,毫无反抗能力。
然后,何铭传听到“咔咔”的拍照声。
他不知道是媒体,他以为是她们四个人请来的帮手来拍照捉奸。
何铭传还听到很严肃的两个男人的声音,他们正在阻止这四个疯女人的行凶。
何铭传怎么都想不到,冲在前面,打的最狠的,是林秀。
是他一直以为只要哄一哄,求一求,软硬兼施,就能吃的死死的林秀。
但何铭传根本记不起来,刚才他都说了些什么。
他只知道,他完了。
……………………
周垚眼疾手快的向房间里退。
其实她原本就想好了,只要门开,人冲出来,她就得退到安全地方,万一他们打群架乱成一团不慎害她受伤怎么办,她生的这么美,这么金贵。
周垚这么想着,也是这么做的,她也没空看热闹,一进房,就要去拉门。
没想到还有个人和她一样有默契。
周垚的手快要碰到门把时,那个人的手比她更快了一步,将门合上。
但门没关死,留了一道小小的缝,方便他们偷窥。
周垚一怔,瞬间就笑开了。
她靠向门缝,看着外面的阵仗,随即又看向那人。
除了仇绍,还能是谁。
仇绍就立在门边,瞅着她。
但相比她的鸡贼,他却一脸坦然。
两人恰到好处的躲避了媒体拍摄的镜头。
里间的帘子合上了,只留了一道缝,那窗帘又后又重,一旦完全合上很难判断外面是黑夜还是白天。
日光从那道缝溜进房间,让他们得以看清对方的表情。
周垚一脸看热闹的神情,以眼角朝仇绍使了个眼色,说:“是不是第一次看女人打架,精彩吧?”
她边说边用手背在身上蹭着。
仇绍见状,走向床头柜,拿起那包湿纸巾,抽出一张,递给周垚。
周垚接过湿纸巾,开始擦手。
何铭传刚才抓过她的手,她现在还觉得手上有何铭传的汗,有点恶心。
周垚很快擦了一遍,将湿纸巾扔在一边。
仇绍不动声色,也抽出一张,走上前抓起她的手,缓慢的擦拭。
他的掌心温热,那湿纸巾有点凉。
周垚低着目光看他手上的动作,但见那修长的十指,轻轻捏着她的,肤色一深一浅,指尖交缠。
这时,就听那低沉的嗓音道:“以后这种事别掺和了。闹心。”
周垚抬眼:“是我想掺和么,还不是你那破工作合同,这傻逼是你们网站上的,我要不是签了卖身契给你,我至于么?”
她的语气有淡淡的埋怨。
仇绍手上一紧,轻笑道:“还赖上我了?”
周垚也抿嘴笑了。
她说:“不过何铭传这种人也让我长见识了……原来你们男人都这么坏。”
这话半真半假。
仇绍也抬起眸子,昏暗中对上她的。
口吻一本真经:“这件事教会我们,如果有个高智商的伴侣,千万不要搞外遇。她们四个虽然都有点感情用事,容易被控制,可是若加在一起,何铭传是搞不定的。”
周垚挑眉:“哦,那站在你的角度上看,她们几个都有什么问题?”
仇绍想了一下,放下她的手,回过身将湿纸巾扔进纸篓,却没有折回,只是站在远处,看着她。
他说:“苗静,是四个人中最坚强的,但见过的世面不多,只想耕耘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何铭传就是利用这一点。”
门外,苗静正在哭诉:“你这个骗子,亏我儿子一直叫你‘爸爸’,你有脸面对他吗!”
仇绍继续道:“陈澄,女强人,女企业家,看似刚强,却易折,情感上有需求,很适合找个容易被控制,听她话的小男人,但这个男人又不能幼稚,还要体贴懂生活。何铭传恰好扮演了这种角色。”
周垚点头。
的确如此,从刚才到现在,即便混战,陈澄的说词也相对有理有据,尚存一丝理智,一边声讨何铭传,一边安抚几个女人,扮演着掌控大局的人。
仇绍似是勾唇,向前走了两步,目光扫过那道门缝。
他又道:“张小雅,林秀,这两人很像。”
周垚凑过去,问:“她俩怎么像了,一个很温柔,一个很泼辣。”
仇绍斜了她一眼:“刚才林秀打人的样子,很温柔?”
周垚白了他一眼:“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人。”
仇绍:“张小雅和林秀互为镜子,张小雅是泼辣版的林秀,林秀是温柔版的张小雅,情急之下,两个人的反应出奇的一致。何铭传能控制好林秀和张小雅,用的是同一种套路。这两个女人都吃软不吃硬。”
周垚闻言,瞬间露出一脸的不怀好意。
她瞅着仇绍,轻轻靠过去,声音很低:“分析得这么头头是道,我倒是很好奇,换做是你,你能做到控制几个女人?”
仇绍似是一怔,低头看向周垚。
昏暗中,他眸子漆黑。
先是诧异,随即露出笑意。
轻笑时,喉结缓缓滚动。
周垚眯着眼,只听到他这样说:“我要这种累人的感情做什么?”
周垚没说话。
她轻抬睫毛,迎上那眸子。
红唇勾起,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何铭传解决了
下章画室见~
红包继续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