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秀低着头, 只是哭。
大概这么多年心理的憋屈, 终于有同样的受害者能明白了吧。
说完林秀的事,又说到张小雅。
张小雅大概是这几个女人之中仅次于陈澄被骗财最多的女人。
张小雅说,何铭传第一次开口和她借钱,事先是有铺垫的,只是她当时没意识到,后来想起来才发现是一整套玩法。
何铭传当时说,考验一段爱情或者友情的最好的方式, 就是借钱, 有的人觉得一谈钱就伤感情, 那就没法谈了。
后来, 何铭传试探的问张小雅,如果有一天他遇到难处, 身无分文, 张小雅会借他钱吗?
张小雅当时回答,几百块生活费还是可以的。
记得有一次两人去开房, 何铭传给房钱用的是现金, 给完了钱包就空了,还故意把钱包的口拉开,让张小雅看到。这样接连几次,张小雅意识到, 何铭传大概是走到了身无分文的时候了,于是偶尔会在他钱包里塞上几百块。
等两人相处久了,何铭传说要创业, 说这些年自己挣了几十万,家里又给了十万,现在还差八、九万到十万的样子,问张小雅有没有可能借给他十万周转下。
张小雅说没钱,何铭传就变了个说法,要先给张小雅一万块利息,跟她借这笔钱。
但张小雅一时之间真的拿不出来这么多,最后经不住何铭传的哀求,给他了五万块,但利息没有要。
这之后,何铭传又以买车和做生意的名义,陆续从张小雅这里拿走十来万。
相比之下,和陈澄开口要钱就简单得多,基本上都是因为合伙开了一家寿山石公司,何铭传经常以和客户应酬吃饭喝酒为名义,请客两三次就能要走六、七万。
说到这里,哭哭啼啼的林秀突然抬起头,肿着一双眼睛,断断续续的说,何铭传以吊唁奔丧的名义,以看病的名义,以在外地被传销组织扣押了的名义,也先后跟她拿了一些钱,具体多少她记不清了,只记得大概数字。
林秀还说,在陈澄、张小雅、苗静三个女人之前,何铭传还搞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最早接触到林秀,和何铭传分得很快。
林秀还记得,东窗事发的那天,那个女人打上了门,见东西就砸,还指着何铭传大骂,何铭传“扑通”一下就给那个女人跪下了,任那个女人发泄。
后来那个女人发泄完了,人就走了,因为金钱没有损失给何铭传,和何铭传有过**关系也都做了防护措施,打了这一顿后,还找林秀谈了一次。
那个女人表达的意思很直接也很简单,一是想过找人教训何铭传,但违法,为了这种男人不值当,二是想过找何铭传家里或者单位去闹,但发现根本不知道他单位在哪,老家地址也是编的,最后思来想去也就把他打一顿,让他把骗走的几千块吐出来。
那个女人还劝林秀悬崖勒马,别一条道走到黑。
但林秀根本没听进去,何铭传在她跟前嘘寒问暖,又跪又求,当时林秀刚小产,也没体力跟何铭传闹,他还连着做了半个月的好吃的把她的身体养好,林秀心里一软,就原谅了。
说到这里,陈澄三个女人都一脸恨铁不成钢。
张小雅心直口快,直接说,都是因为有林秀这样的女人纵容他,才惯出这种有恃无恐毫无底线的渣男。
但一说完,张小雅就别开头,眼眶也红了。
她觉得,其实自己也没资格说林秀。
女人都是情感动物,何铭传就利用了这一点,他在扮演“好男人”的时候,真的是女人梦寐以求的那个样,又有哪个女人防得住?
……………………
听完整个受害经过,许久没有说话的周垚站起身。
她的高跟鞋声响起,四个或神情枯槁,或义愤填膺的女人都纷纷抬起头,看了过来。
却见周垚一副要打道回府的模样,已经拿起了包包。
陈澄是其中最有主见的,她跟着站起身,问周垚:“周小姐,你要走?”
在坐三个女人也一脸费解。
怎么回事,听完了整个故事,周垚的第一反应竟是要走?
就见周垚叹了口气,面向陈澄,说:“故事我听完了,我也很同情你们。可是站在我个人的立场,我听你们刚才各抒己见,抨击渣男,基本上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行动方向。”
周垚指了一下林秀:“我相信到了今天这步,林小姐不会再犯傻了。”
周垚又比划了一下苗静和张小雅:“你们肯定也会和何铭传划清界限。”
最后,周垚又看向陈澄:“至于陈女士,你是这么里面的中心人物,最理智也最有想法,只要你提出一个方案,只要不违法,大家肯定跟着你一起干。”
说到这里,周垚笑了:“你们看,整件事已经没有我存在的必要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为你们做什么。”
话虽如此,在情在理,可周垚表现的实在太果断,在张小雅看来,难免会觉得她不近人情。
张小雅直接说:“我们找你来是想你帮我们一起想个办法,你看完热闹就这么撂挑子,不合适吧?”
周垚有一丝诧异,笑道:“我既不是警察,没有执法权,也不是调解专家和社会新闻记者,请问我能想什么办法?再说,从我进门到现在快一个小时了,听到的只是你们如何吐苦水倒前史,却没有一个人问我,能不能让我帮忙,帮什么忙,具体要求是什么。我若是力所能及,不违背个人原则,我会答应,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们的诉求是什么。”
张小雅听了有点冒火:“你怎么跟没事人似的?还说风凉话!要不是我们及时发现,没准你就是下一个受骗的,看你还这么轻松吗?”
真是闲事不能管,周垚自问只是来听个故事,都惹了一身腥。
不过她倒不计较,从张小雅言谈举止中就知道她是个性格直接,看事极端的人,加上她才受骗,正在气头上,说两句难听话也是难免。
想到这里,周垚定定的看了张小雅一眼。
张小雅别开脸。
半晌,就听周垚突然问:“你需要我的同情吗?”
张小雅一愣:“当然不需要!”
周垚:“那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张小雅不说话了。
她也不知道,说需要,当然需要更多的人帮她们维权,说不需要,其实她也不知道周垚能帮什么。
打群架,她们几个女人足够了。
周垚又看了张小雅一眼,随即将目光调向陈澄。
陈澄开口道:“小雅有点激动,周小姐你别生气,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谈你看行吗?”
还是和陈澄这样的人说话舒坦。
周垚点了下头,转身坐回沙发,静了两秒,开始和陈澄一对一交流。
“陈女士,我呢有几个方案,但只是刚才突然想到的,并不成熟,说出来仅供参考,具体怎么实施,你们私下商量着办吧。”
陈澄点头:“好好,你请说。”
周垚抿了抿唇,道:“这第一呢,如果你们需要博取社会上的广泛同情,想曝光何铭传这种渣男,引起重视,让更多的女性同胞擦亮眼睛,可以先联络媒体。我正好有认识的记者朋友,可以帮忙。另外,有情人婚恋网这边我也熟,也可以帮忙问问如何在网站上呼吁一下,毕竟现在婚骗婚托现象太多,婚恋网交友网已经变相成为受骗网约炮网,很多人利用这种平台,利用这种自由发展的制毒,而发不义之财。”
“说实话,我刚注册会员不久,却也见过几个类似的案例,深感气愤。何铭传我也是刚认识刚接触,只见过一面,竟然也被他的演技蒙过去了。就我个人立场,我是很想看到这种人渣被曝光的。再说对付这种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他身败名裂。”
男人嘛,在乎社会地位、名誉、颜面胜过一切。
打蛇自然要打七寸。
陈澄连连点头称是。
苗静突然问:“请问周小姐,可否尽快联系有情人婚恋网?请问他们网站内部能否做出惩罚?”
周垚回道:“联络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可是网站毕竟不是执法部门,对何铭传这种人最多销号和曝光处理,真要将他依法办理,还得先报警。但是警察一定会问你们要证据,将来上法庭审理,依据被骗金额对何铭传判刑,也是要真凭实据的。”
至于情感诈骗,这是连法律都难以界定的领域。
话落,周垚看了一眼张小雅,张小雅也正在看周垚。
周垚说:“刚才张小姐和陈女士都说过在金钱上被骗的事,你们二位的借条都还留着么?陈女士你帮何铭传开公司的证据都保存着么?”
张小雅想了一下,立刻点头:“都在!”
陈澄也附和。
嗯,这就好办了。
周垚以自己仅有的法律知识,又给了点意见,随即当着几人的面点开微信,输送了一条语音过去。
不会儿,仇绍就有了回复。
【你们现在在一起?】
周垚:【嗯,都在,有什么高见,我们一起听。】
隔了半分钟,仇绍发来对话邀请。
周垚点了同意,并打开扬声器。
很快,仇绍的声音传来:【如果我没记错,超过五万元人民币的个人诈骗,属于‘数额巨大’的范畴,但具体如何依法判刑,要看法院的审理情况。另外比较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确定此人在和他人交往过程中,提供的姓名、身份背景、婚姻状况、职业和收入等信息是否属实。】
苗静先是倒抽一口气:“这么说,也许何铭传告诉咱们还有可能是假的?”
苗静立刻看向林秀:“你和他这么久,见没见过他的户口本什么的,他是结婚了还是没结婚?”
林秀也有点傻,摇头。
张小雅有点急:“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幸好周垚即时打断,转而问仇绍:“那关于他个人诈骗的事呢,在场几位都有金钱损失。”
仇绍:【那就要先搞清楚一点,这位何先生在和几位女士借款时,是否虚构编造了借款理由,他借的钱是否超过了他本人的还款能力。上了法庭,也是要证实这两点。】
周垚“嗯”了一声道:“好,我大概都知道了,回头再和你说。”
语音切断。
张小雅立刻说:“哎,我还有问题要问。”
周垚笑道:“他不是律师,只是我一个朋友,恰好懂点法律。因为眼下情形比较急迫,我就随口问问他。正规的法律意见,我建议你们还是请专业律师,当然,还要报警处理,先把何铭传控制住。”
林秀第一个追问:“你觉得他会跑?”
周垚:“只是有可能。当然如果你们碰头的事进行得很严密,他也不会发现端倪。但是就刚才所说,你们谁也没见过他的户口本,那身份证呢,护照信息呢,都有谁有?”
陈澄立刻说:“他是公司的法人,都有登记资料。”
周垚点头,身份证信息应该不会造假,否则注册法人时就会穿帮。
只是只有身份证信息,他若存心要跑,抓捕也有难度。
周垚叹了口气,口气软了几分:“恕我直言陈女士,何铭传既然敢同时骗你们几个人,他又借钱又买车又开公司,难道就不怕你们扣住他的身份信息把他绳之以法么?难道他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就没想过伪造其它身份么?既然是惯犯,多买一份保险是基本功。除此了身份证,还有没有别的信息,比如他家里人。”
周垚话音落地,苗静突然说:“我记得一到过年过节,我让他跟我回家看我父母,还让他带我回家,他都找借口推脱。我连他说的老家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张小雅也附和:“对,他有一次和我说他妈死了,我还说要陪他回老家奔丧,他还说什么老家规矩多,住宿条件差,怕我不习惯什么的,死活不让我跟着……”
陈澄愣住:“他妈死了?”
张小雅:“是啊,去年的事。”
陈澄更愣了:“前不久我才和他妈通过电话,他妈还在彩礼上和我讨价还价。”
张小雅傻眼。
听到这里,周垚知道自己全都猜对了。
她闭了闭眼,揉着太阳穴,说:“看来要尽快报警了。”
陈澄说:“等一下,我先把人找到。”
她边说边调出手机通讯录,找到何铭传的号码。
只是电话打过去,却没有人接。
张小雅见状,说:“那我试试。”
张小雅改用微信,发来一句:【亲爱的,在干嘛呢?】
等了一会儿,也没动静。
林秀也拿起手机,却被周垚阻止:“别问了。你们要是都问一遍,就打草惊蛇了。”
四个窝一起找他,多粗的神经都该警惕了,何况何铭传是资深玩家。
事情僵住了,显然无推进。
周垚站起身,走向门口,说:“我回去和网站联系一下。你们四个不要一起找他,最好派其中一个,想一个他最大可能会上钩的借口,比如陈女士可以用公司和一笔大生意引他出来,他不是喜欢钱么,那就和钱挂钩。等把时间地点约好了,记得通知警察叔叔,如果需要我配合,我可以试试看能否让记者朋友和网站的人一起出动,把他连锅端。”
周垚一手搭在门吧上,最后叹了一口气,又道:“我也就能做到这步了。将来要收集证据链,还得看你们自己的。”
……………………
周垚说完,就出了门,招了车往家走。
半路上昏昏欲睡,直到手机响起,点开一看,整个人都醒了。
呦呵,在陈澄和张小雅那里玩失踪的何铭传,居然又一次找上门了。
周垚这才想起前一天何铭传联系她,她没回。
何铭传不死心,又问她怎么不回复,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说他从上海回来了,给她带了礼物,问问她要不要出来见个面。
这种男人周垚太了解了,对于不想搭理的女人就装忙,对于有兴趣的女人就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显得他有多重视。
显然,陈澄四人已经到手了,用不着何铭传上赶着了。
新的大餐送到他面前了,他正食指大动,琢磨着怎么下口。
周垚正望着这条信息,觉得好笑。
这时,陈澄的信息也发了进来。
周垚点开一看。
【何铭传回我了,他说他还在上海,张小雅气的破口大骂。】
周垚更觉得好笑了。
看这意思,何铭传并不知道几个女人对上头了,他说在上海,只要张小雅不出来证实,那他就是在上海。
周垚想了一下,回道:【这事好办,你们四个商量一下,选个酒店,记得先联络警方,也给我个准备时间,让我先联系好媒体和网站,我把何铭传约出来,瓮中捉鳖。】
合上手机,周垚笑了,望着窗外,睡意全无。
她本不想趟浑水,怎奈浑水找上门。
何铭传,这也算是你该着。
……………………
周垚一到家,就给曾追求过她的某台王姓记者去了个电话,正巧这位王记者在做某社会调查节目,急需这类素材。
王记者一听有独家新闻,还能现场拍摄,立刻答应现场采播。
陈澄那边也有效率,很快把酒店的事定了。
周垚转眼就和何铭传约好了时间,就在翌日傍晚,某酒店,周垚还说,正好这家酒店的主管是她一个朋友,酒店内部要重新采购一批高雅的艺术摆件,比如寿山石,中式山水画,看何铭传是否有时间给点专业意见,若有渠道更好,直接找他入货。
何铭传大概没想到周垚不仅姿色足,还能拉来这么一大笔生意,立刻满口答应。
周垚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躺进沙发里,最后给仇绍拨了个电话。
仇绍接起,声音又低又沉:“回来了?”
周垚“嗯”了一声,声音慵懒:“你怎么知道?”
仇绍:“听到你上楼的声音。”
周垚轻笑:“本来想和你见面说的,不过又觉得不方便。”
仇绍:“怎么?”
周垚玩着发尾,不太认真道:“我家水管又没坏,你老拎着工具箱往二楼几个单身姑娘屋里钻,邻居撞见了,指不定怎么想。谁知道你是修水管,还是修别的。”
电话那头,一阵轻笑。
半晌,周垚挠了挠耳朵,将话题带入正题。
她先把先前发生的事交代了一遍,又问仇绍,网站这边配合力度能做到多大。
谁知仇绍听完,第一个问题却是:“你把人约酒店了?”
周垚:“嗯。”
仇绍静了一秒,笑了:“胆子这么肥,不怕被反咬一口?”
周垚坐起身:“怕,当然怕,我怕打击报复,怕我hold不住那混蛋,可我一转眼就想到你。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周垚的语气并不认真,这话一听就是扯,警方、媒体和四个受害者都出动了,这么多人“喊打喊杀”,最该担心的是何铭传的安全,她周垚哪需要操心?
可这话经她口中一说,竟意外的让人受用。
仇绍也不拆穿她:“网站这边,会有法律顾问一起到场跟进。”
周垚追问:“那你呢?”
仇绍不紧不慢:“我?自然就在房间里等。”
周垚笑出声:“不好吧,你躲在卫生间么?好像我藏了奸夫。”
仇绍却理所当然:“酒店都有套间,如果有什么事,我出来也方便。”
顿了一秒,又道:“什么奸夫。”
四个字,含着淡淡的指责。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留言问到何渣渣的故事来源。
其实我的都市文里的一些故事,都是从采访和平时收集的资料里改编过来的,所以会比较接地气?
比如之前听说你要气死我,后来改名为我所有的朋友都结婚了,里面好几个小桥段都是采访,当时为了写那个文特意去采访了一个日本混血在北京开的私人婚礼定制工作室,还采访了婚纱设计师。
好啦不废话啦,待会儿发上章红包。
这章走剧情,下章小高,潮,撕逼,让何渣渣领盒饭,男女主发糖——绍绍每次和三土去酒店都不是为了ooxx都是为了撕逼,如此上刀山下火海的劳模,应该多给点甜头??????
然后就是画室表脸→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