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先生可真是个修水管的好手呀。”
这话味不对。
周垚在嘲讽他, 却又不是吃醋拈酸。
仇绍原本并没有太多想法, 不过就是被仇母叫上楼修个水管,省的再给物业公司打电话登记调派工人上门,正好仇绍今天在家没去公司。
一切都是刚好顺手的事。
仇绍之前接到周垚的微信,帮忙查询了一个女会员的资料,正在奇怪这唱的哪出戏,拎着工具箱上楼时还在想,如果碰倒周垚正好问问。
怎么想到这么巧, 他前脚收拾完, 后脚就遇到周垚。
周垚的表情还有点意味深长, 矫情的很, 话也横着出来,还带着小倒刺。
仇绍看住她, 周垚却别开目光, 撩开肩上的发,扬着下巴, 带着点小傲慢, 就差从鼻子里哼出声了。
仇绍突然想笑,虽然知道周垚只是单纯的讽刺他,心里却莫名舒坦。
只是此时不是说话的好时候,仇绍步下台阶时, 只淡淡撂下一句话。
“你屋里的要是还漏,尽管找我。”
话落,那挺拔的背影就下了楼。
周垚依然看着另一边, 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唇角却翘起了。
…………
围观群众任熙熙正好听到这句,摸上来在周垚耳边问:“是我思想复杂,还是你俩的话确实有那个意思?”
周垚一下子回过头,白了任熙熙一眼。
“讨厌,回你屋里去!”
任熙熙又看了一眼容小蓓,明白周垚的意思,转身回屋。
仇母也张罗的差不多了,走出门口时,还对周垚说:“原来你们都是同学啊,那就好,那就好,彼此有个照应!”
仇母一路高兴的下了楼,三个小套房,住进来三个漂漂亮亮的单身姑娘,总有一个得进他们仇家的门吧?
儿子会修水管这点真好用,以后楼上的灯坏了,管道堵了,电闸跳了,楼上楼下倒是可以勤走动,哪怕儿子再沉默寡言,这一来一回的也该培养出点感觉了吧?
搬家工人们搬完最后一波箱子,和容小蓓结了账,也鱼贯而出。
…………
周垚这才扭搭着腰踏进门口,人没回头,只拿脚向后一带,高跟鞋根一下子将门板扣上。
“咚”的一声后,一室寂静。
周垚双手环胸,一脸讥诮不善。
那头,容小蓓先是诧异了一下,很快也收起笑容,目光一变,迎向周垚。
一时间,谁也不说话。
半晌,容小蓓先开口:“学姐,好久不见。”
周垚眼神很淡:“只要你愿意,还可以更久。”
容小蓓乐了:“我当然不愿意。没有和学姐抢男人的日子,太无聊寂寞了。我快闷死了!”
周垚挑眉:“哦,那你这几年是怎么过的?”
容小蓓说:“四处找情敌呗,只是鲜有对手,没意思,全是手下败将。”
周垚笑了,没说话。
她没想错容小蓓,这姑娘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方才和任熙熙聊起容小蓓的动机,周垚没挑明。
任熙熙和韦若纵使感觉到容小蓓是冲着她,也只是表象上的感知,她们永远不可能搞懂容小蓓。
但周垚明白。
属性都是渣,老远就能闻到彼此身上的气味,臭味相投,容小蓓一脱裤子,周垚就知道她放什么屁。
容小蓓说,这几年她要闷死了。
这话周垚信。
别的不敢说,恋爱场上能和她棋逢敌手的还真没遇见过,容小蓓但凡能找到一个足以刺激她的情敌,都不会跑来找她。
这世间大部分的女人都在寻找爱情,都希望不要遇到比自己高杆的情敌,但同时又会觉得,如果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有出色的女人欣赏,会不会是自己眼光出现问题?
男人要抢着吃才香。
容小蓓这根贱骨头天生就长的比别人扎实。
周垚一眼就看穿了。
有意思的是,容小蓓也知道周垚看穿她,心里更乐,倒省的挑明了。
换做别人,容小蓓即便解释了,人家也会觉得她有神经病,但周垚不一样,周垚觉得她有病之余,也会拿她当对手。
周垚抬起一手,审视着自己新做的指甲,半晌才说:“小蓓,看在我是你学姐的份上,又大你一岁,我是该让着你的。以后学姐身边的追求者,都可以让给你,只要你高兴,兴许哪天你顺心了想结婚了,学姐也算做了件好事。”
容小蓓定定的看了周垚一眼,走上前,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时,停下。
容小蓓缓慢的开口:“即使我看上的是楼下的仇先生?”
周垚手上一顿,睫毛眨了眨,眼皮抬起,红唇仍是勾着,目光里却全无笑意。
“他可不是我的追求者。”
容小蓓笑眯了眼:“可是你俩睡了吧?”
周垚一怔,眸子缓缓眯起,倒是小看她了。
就听容小蓓笑嘻嘻道:“刚才你俩在门口说话,那眼神,那肢体动作,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有有过**关系的男女,才会像你们那样欲盖弥彰。”
是啊。
真正的情人在外人面前都是装作不熟,装作不相识的。
他们都太入戏了,装的出神入化,装的只有同道中人看得明白。
事已至此,周垚也懒得废话,既然关系不清,又何必澄清。
她扫了容小蓓一眼,笑了:“是又如何。这个男人,你抢个试试?”
这下轮到容小蓓怔住。
容小蓓迎上周垚的目光。
冷冽,挑衅。
莫名其妙的笃定。
容小蓓很不喜欢,非常不喜欢,还没抢就被对手判定了高下输赢。
容小蓓咬了咬牙,问:“学姐凭什么这么自信?我就没见过不偷腥的猫。”
凭什么?
周垚也说不清,但直觉和本能告诉她,仇绍和容小蓓不会有交集。
周垚笑了:“不信邪,你就试试。”
隔了一秒,周垚又道:“之前你能成功,那是我让着你,或者我本来就腻了,正好你出来当试金石。”
周垚边说边走上前,抬起纤细白皙的手指,缓缓抚过容小蓓的长发,像是姐姐怜爱妹妹一样的温柔。
“小蓓呀,你可别仗着小我一岁,就特么的蹬鼻子上脸呀。学姐教你一件事,要挑衅,就直接来,别玩暗通款曲的那一套。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即便你有本事让他上了你的床,我特么的也不怕。”
容小蓓不解,瞪着周垚。
周垚那唇色红的诱人,勾住那样的弧度,连女人看了都不好意思。
就听她声音低低道:“你还太嫩,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男人,即便他给了你全世界,也不会把心给你。如果你只能做到**关系这步,根本不能让我嫉妒,只会赢得我的嘲笑。请问,你又如何打败我?”
下一刻,容小蓓头皮一疼。
她“嘶”了一声。
周垚诧异的笑了,抽回手说:“不好意思,指甲刮住了。”
话音落地,周垚侧身拉开门,出去了。
……
…………
屋里,容小蓓脚下一麻,只觉得一股战栗自脚跟涌上来。
她一下子靠住墙,仰着头深吸了两口气。
静了片刻,容小蓓打开浴室门,走到镜子面前。
镜子里映出一张面容姣好的脸,素颜,丰润的面颊,无辜的眼神。
容小蓓拿起梳子,梳理被周垚弄乱的头发,头皮还有点疼。
等头发整理顺了,掉了几根长发,她随手扔进纸篓,洗了个手。
然后,她又一次看向镜子里的女人。
头发整齐了,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再看不到一丝狼狈。
呼,这种感觉真是好久都没有了。
容小蓓一度以为自己麻木了。
可周垚的三言两语,就把她的斗心挑起来。
容小蓓感觉自己又活了。
动物世界里,狮子老虎要抢地盘,人类社会里,人与人之间也需要划分界限,同样的人自动形成一个小圈圈,谁都想做自己领域里的王。
周垚说,有一种男人,即便给了女人全世界,也不会给那颗心。
这种男人听上去就很有挑战性。
但蓉小蓓更加清楚,这世界上有一种女人,她拥有的一切,好的坏的,都值得觊觎,从她那里抢走任何一件,都能享受到莫大的成就感。
把她的生活抢过来,变成自己的。
或许抢到了就无趣了,不珍惜了。
但结果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过程啊!
……
…………
屋外,周垚一踏出门口,人就站住了。
下一刻,她的包包被一只大手拿走,翻出里面的钥匙,开门。
是去而复返的仇绍。
他看了周垚一眼,让开一步,让她先进去。
真是越来越有自觉性了。
周垚斜了他一眼,扭搭着进了屋。
门板在身后合上。
周垚回过身,迎上仇绍的目光。
仇绍问:“那是你学妹?”
周垚“哼”了一声:“大学学妹。知道我住这里,追上来了。”
仇绍挑眉:“你还招女人喜欢?”
周垚一怔,诧异的笑了。
这话是双关语么?
周垚莫名的被取悦,拨开头发走向厨房,倒了杯水喝。
喝两口,放下杯子,再度看向那双幽黑的眸子。
“是我身边的男人们,招她喜欢才对。”
周垚脑补了一下,又说:“可惜她口不够重,可惜方晓的妈死得太早,不然我还真想知道,如果容小蓓想不开要给我当后妈,她和方晓的妈到底谁能胜出。呵,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妖姬换艳姬。”
仇绍来到台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他目光一扫,抬手蹭过沾了水渍的她的唇角。
然后,他问:“之前让我查的那个张小雅,是怎么回事?”
周垚“哦”了一声,这才想起正事。
周垚想了一下,简单明了的将事情经过告诉仇绍,末了笑了。
“以前人家说婚恋网上十有**都是骗都是托儿,我还不信,这回信了。这个何铭传玩的够高的,我想知道网站打算怎么处理?”
仇绍想了下说:“如果证据确凿,这种虚构事实的行为已经构成诈骗。”
他翻开手机检索了一下,将检索结果递给周垚。
周垚看到这样一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显然,何铭传是满足这条的,只是不知道他诈骗的金额在法律上如何计算其严重性。
周垚:“看来现在就是多收集证据了,证据越多,弄他越容易。”
仇绍淡淡道:“还要看那几个受害者的立场。”
周垚不语。
怎么?
仇绍说:“如果她们一时心软,一起包庇他,就难说了。民不举官不究,网站这边最多销号处理,配合执法部门提供资料,但没有执法权。但如果她们几个要包庇他,你也不必太投入。”
仇绍的意思很清楚,周垚也明白。
万一陈澄几人要放过何铭传,她一个外人也没必要一头热。
就何铭传目前的手段来看,还真没准能把几个女人分别哄好。
周垚抬眼,问道:“以男人的角度看,你觉得何铭传早就料到这一天,早就有准备了?”
仇绍挑了下眉,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
半晌,他笑了:“我猜,也许之前已有受害者发现了,但已经被安抚。”
周垚不说话了。
难怪何铭传这么有恃无恐。
想到这里,周垚忽然笑了,瞅着仇绍,一脸不怀好意。
“都说坏人和坏人之间有种臭味相投的默契。你都没见过那位何先生,就判断的这么精准,啧啧……”
……
…………
矫情。
静默片刻,室内响起一记轻笑。
仇绍绕过台子,走向周垚,双臂一揽,将人勾进怀里。
周垚半推着,别开脸不看他。
灼热的呼吸吹拂在耳边,鬓角边,撩过碎发,搔着面颊,有些痒。
仇绍抬手,替她拨开,细细审视怀里的女人。
她还有点拿乔。
照这样发展,将来得作威作福。
仇绍心里有这个意识,却没阻止,不知道怎么阻止,也不必阻止,偏偏还受用这套,一身的贱骨头。
周垚多半是瞄准了这一点,可劲儿了。
仇绍也是到这一刻,突然意识到自己长了一根贱骨头,被她戳着还上瘾了。
他勾起薄唇,笑了,声音低哑:“你上回不是说,要看我画画么?”
周垚被这话吸引过去,一怔,抬眼望来。
睫毛轻眨着,眼里充满了惊喜。
“什么时候?”
这个女人……
如此难取悦,又如此容易取悦。
仇绍笑道:“先和这位姓何的人渣做个了断,我带你去画室。”
周垚又是一怔:“你还有画室?”
仇绍“嗯”了一声:“很久没去了,需要收拾一下,很多颜料也旧了,得换一批。”
停了片刻,他又道:“再说,这是我第一次带人进去,总要慎重。”
原来,没有别人去过。
她心里突然有点小荣幸。
那里大概是他的“秘密基地”吧,打开门让人进去,窥视他的内心,窥视那些用来输出内心世界的艺术品。
周垚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笑了,抬手揪着他胸口的t恤,指尖颤抖,心里也扑通扑通的跳。
但她不动声色,抿了抿唇,指尖隔着布料描绘那肌理,轻声说:“那我等你。”
下一秒,她的手指被捉住。
抬眼间,撞上那黑眸。
她在玩火。
她知道,但她无意识做那动作。
他也知道,却控制不了。
周垚抽回手,双手探向身后,拉下交握的那双大手,随即退开一步。
然后,她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给他。
仇绍只看了一眼,接过矿泉水,喝了两口。
薄唇被那水渍侵染,润泽。
周垚扬了扬下巴,指向门口:“你该走了。”
他们都知道,她屋里除了她,没有东西要修,他在这里待久了影响不好。
仇绍眼里融入淡淡的笑,没多言,走向门口。
……
拉开门时,仇绍目光一扫,正看到另一边房门微微开了一道缝,任熙熙猫在门后。
仇绍当做没看见,下了楼。
任熙熙这才缓缓拉开门,就着周垚家没有合上的门,溜了进去。
周垚正在台边喝水,见到任熙熙做贼似的进来,只看了一眼,没说话。
任熙熙却一脸八卦:“我是不是错过什么?”
周垚说:“没,你赶上直播了。”
任熙熙立刻抬手:“你等等,我理理思路。”
周垚没说话。
直到任熙熙问:“隔壁那小贱人冲着你来的对吧?”
周垚点头:“她还看出来我和仇绍有一腿。”
任熙熙“哇”了一声:“牛逼!”
周垚白眼她。
任熙熙继续道:“那房东先生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么,被当做砧板上的肉会不舒服吧?”
周垚想了一下,说:“应该不知道。”
任熙熙很诧异:“你没说?”
周垚却理所应当:“说这个干嘛,是非还没发生,没必要搬弄。”
任熙熙:“那万一被容小蓓……”
话说到一半,任熙熙顿住,突然觉得好像不太可能。
就见周垚漾出一抹笑:“我看上的男人,她容小蓓还没资格动摇。”
别问她为什么。
就是这么自信。
……
…………
关于何铭传的事,还真让仇绍料准了。
除了已经知道的陈澄、苗静和张小雅,何铭传还有第四个窝点,这个女人叫林秀。
陈澄和苗静一星期没有出现,也没有联络周垚。
周垚还以为两人决定原谅何铭传了,突然接到电话才知道,她们不仅把张小雅叫到北京来了,连林秀也找到了。
就在前一天,周垚才接到何铭传的微信,问她有没有时间出来见面。
周垚没回。
……
第二天,周垚心情复杂去赴这四个女人的约,除了陈澄和苗静,她见到了干练的张小雅,和气色灰败的林秀。
张小雅一脸气愤。
林秀像是遭受到莫大的打击,只是那成分太过复杂,又不似苗静第一次知道事实时的那种震惊,反倒像是反复遭到凌虐后的面如死灰。
很快,陈澄将她们对过的事实一股脑告诉周垚,证实了周垚的猜测。
——林秀一早就知道自己被骗,但何铭传跪在地上恳求她原谅,一次两次三次……林秀被他吃得死死的,还为他堕过三次胎。
周垚听得瞠目结舌,忍不住多看了林秀两眼。
陈澄真不愧是个企业家,演说能力很强,将林秀、张小雅和何铭传的纠葛讲了一遍。
原来,当她们找到张小雅时,也正是张小雅发现有林秀存在的时候,张小雅和林秀先碰了面。
张小雅第一次撞破事实,可林秀不然,张小雅对林秀来说是又一次历史重演。
算上陈澄和苗静,目前一共四个女人,其中有三个没有去过何铭传的公司,三人也都问过何铭传,什么时候带她们去。
何铭传找各种借口理由推脱,不会真的带,带去了就穿帮了。
但周垚最好奇的是,为什么陈澄三人一知道事实就这么坚决的要联手弄何铭传,林秀前后经历过这么多次“捉包”和“背叛”,怎么就能忍到现在?
周垚将疑惑问出口。
林秀一下子红了眼睛,哭了。
陈澄见状,替她回答。
原来,林秀大学还没毕业,就跟了何铭传,到现在也六、七年了。
当时林秀年少不懂事,人单纯如白纸,和何铭传出去约会几次,何铭传一直想和她发生关系,但都被林秀拒绝。
直到何铭传告诉林秀,他有隐疾,真想做也力不从心。
林秀开始怜悯何铭传。
这种怜悯很快转化成情感,林秀对何铭传渐渐松懈了戒心。
直到后来有一天,林秀和何铭传出去玩,半路在一家酒店住下。
当晚,何铭传就半强迫的把林秀睡了。
事后林秀追打他,哭着问他为什么要骗他。
何铭传居然说,是太爱林秀了,竟然恢复了做男人的能力,还保证此生此世都会爱林秀,再也离不开她。
听到这里,周垚脑海中一片空白。
她是真的傻眼了。
饶是再见多识广,也架不住这种愚昧的冲击。
周垚突然想到那天任熙熙和她聊的八卦,那个女同事大学之前在家乡看中医,却被中医以看病为名睡了好多次。
当时周垚觉得扯淡。
现在再一看,原来更扯淡的就坐在她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不能一次放太多糖,会齁。
两章之内解决何渣渣,然后带你们去看仇先生的画室~艾玛
……
红包继续么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