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中一闪而过周垚的模样。
没有停顿, 仇绍淡淡的:“不熟。”
吐出两个字, 看向仇母,笑了一下,又道:“所以说不上感觉。”
仇母笑呵呵的:“那你觉得她漂亮吗?我看长得白白净净的,皮肤好,身材好,性格也不错。”
仇绍一怔,没说话。
他觉得仇母说的和他认识的不是一个人。
这个女人, 太会装洋蒜, 两面派, 人前一个样, 人后一个样。
而且没有心。
就听仇母继续道:“我隔三差五的就在公园看到这姑娘晨跑,现在这么注重养身, 这么健康的小姑娘可不多见。听说她还开了个包店, 自己当老板,一个小姑娘能把一个店面经营几年还能养活自己, 挺不容易啊。”
仇绍听着, 点了点头,末了说了一句:“是不容易。”
她“不容易”的事何止这一件?
仇绍垂下眼,不再表态。
真是个话题终结者,只是应, 不表示看法,好像对此无感,仇母一下子就词穷了, 再往下说就有一种强行推销给儿子的尴尬。
对仇母来说,儿子成家立业是她关心的第一件事。
但仇绍十几岁就留美去了,这一点继承了他父亲和爷爷。
仇绍的价值观是在美国完成建立的,母子之间缺少了几年相处,仇母不知道怎么拉近和儿子心里的关系。
幸好仇绍大原则不错,小事也没添过麻烦。
当年仇绍在美国,就住在仇家老爷子当年留美的一对老友家里。
仇母听说那几年仇绍在美国也找过几个“女朋友”,有华人,有混血,但时间都不长,他也不曾和家里提过任何一个,仇母虽从这对老夫妇口中得知一点端倪,也不好直接问。
唯独回国后他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让人担心。
仇母曾问过仇绍,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打算什么时候成家。
仇绍只说,看缘分。
三个字,难住了多少中国父母。
有条件还好办,难度高了,就劝孩子将就,差不多得了,最怕的是这种没条件,要看缘分的,没有一个媒人能按照“缘分”介绍对象。
直到今天,仇母在周垚屋里撞见儿子,已经没辙的心里,突然像是照进了一丝光亮,这孩子莫非“开窍”了?
仇母心里有点不甘,转而又说:“哎,你也别怪妈啰嗦。我只是听人说你和那姑娘一起出去过,还以为……妈可没见过别的女生坐过你的车。上回她生病,你不是还送她去医院吗?”
这要是放在古代,英雄救美之后就该以身相许了。
仇绍神色淡定,微笑的瞅着仇母,这时说道:“上次捎了她一段只是顺路。至于送医院那次,也只是看在房客的份上,租客在咱们家的房子里出事,总归不好。”
仇母愣了一下:“那要不是房客……”
仇绍:“那就与我无关了。”
仇母:“……”
乍一听有点不近人情。
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仇绍本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原本照进仇母心里的那一丝亮光,又突然合上了。
…………
另一边,方晓已经进了屋。
大号的行李箱就立在门口,方晓问周垚放在哪。
周垚只轻蔑的笑了一下,双手环胸。
“待会儿还要拿走,何必再挪地方?”
这明显是逐客令。
方晓一愣,有些无措的站在门口,虽说来的路上就料到了会这样,这会儿还是很尴尬。
“垚垚……”
周垚不耐烦道:“行了,有话快说,人物时间地点,事情来龙去脉,起承转合,速度点说你这回又作什么妖,我只给你五分钟。”
方晓的脸色一下子白了。
周垚扫了她一眼,冷笑着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出来之前静了两秒,吐出一口浊气,让自己冷静。
然后,周垚将矿泉水扔给方晓。
方晓没接住,水瓶滚到地上,她捡起来,拿在手里,却不喝,深呼吸了两次才开口。
“我……我想离婚。”
周垚的眉头一下子皱起。
艹,还真特么的料中了。
麻痹,有病。
下一秒,周垚的话横着出来:“咱俩很熟?”
方晓抬头,一双眼睛有些无辜。
周垚继续道:“或者,我看上去像是很八卦?”
方晓摇头。
周垚:“那你离你的,关我屁事。”
方晓攥紧了水瓶。
周垚目光下垂,落在那水瓶上,脑补还要等几秒,那瓶水就会丢过来。
但就在这时,周垚的手机又一次响起。
她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周孝全。
唇边挂着那一丝冷笑,接起电话,第一句便是:“找方晓?”
电话那头周孝全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她果然找你去了。”
方晓没朋友,嫁人后只有娘家可回。
可娘都没了,那还是娘家么?事实上周孝全那里她也很少回,毕竟不是亲生的,亲生父亲在牢里,亲生母亲在天上,曾经唯一的朋友已经变成了继姐。
进了一家门,却成了仇人。
“到底有什么事?”
周垚吸了口气,上下打量方晓,听电话里周孝全交代前因后果。
按照周孝全的理解和说法,就是方晓和老公过不到一起,每天发脾气,老公让着她,可她还是不顺心,心情很差,情绪有问题,问她到底要什么,她想了好几天,说要离婚。
可是再一问方晓老公,他却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周垚安静的听完,目光也从方晓身上移开,坐进沙发,翘起一双又白又细的长腿搁在沙发上,摆明了没地方让方晓坐。
方晓依然站在门边,眼神追着周垚,看着她那双腿,看着她脚上涂着的红色指甲油,看着她那件好看的居家睡裙,眼里全是羡慕。
周垚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由得挑了下眉。
从方才进门,方晓就好奇的打量着她的小客厅。
周垚看着,只觉得日了狗,都是些简单不起眼的摆设,单身公寓一室一厅,方晓这种住着小别墅的少奶奶怎么一脸兴致勃勃?
电话里,周孝全交代完,已经开始车轱辘话来回转,嘱咐周垚多劝劝方晓,让她别作别闹,想开了就赶紧回家,不行就让她老公来接。
周垚也想赶紧送走这姑奶奶。
不等周孝全说完,周垚就挂了电话,轻笑着直接问方晓。
“采访你一下?人生赢家,属性满点,为什么要归零重造?是为了体验贫苦生活,制造和老公之间你追我逐的情趣,还是想看看是不是大家都围着你转,关心你,只要你有事,所有人都得放下自己的事过来帮你?”
周垚一口气说完,方晓脸色又白了几分,眼眶有些红,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周垚笑了一下,气定神闲的,知道已经过了五分钟,却突然没有了赶人的**,觉得就这么欣赏下眼前的美景,听听八卦调剂一下无聊的生活,也挺有意思。
思及此,周垚决定暂时放下“咄咄逼人”,把问题掰开了揉碎了一点点问清楚,先搞清楚这昔日好友的脑回路,回头再忙着笑。
“ok,那我这么问吧。你老公对你不好?人不够体贴?外面有女人?”
方晓愣了一下,摇头。
周垚:“哦,都不是。那就是性格不合?”
方晓想了一下,点头,终于放出一个屁:“没有共同语言。”
周垚挑眉:“比如?”
方晓:“他……不明白我想要什么,追求什么,他只是忙他的生意,休息的时候,我想和他分享我看过的书,影视剧,他也听不懂,我想一起出去看电影,一起吃饭,他一进电影院就睡觉,他喜欢吃辣的,我吃不了辣的……”
方晓一打开话匣子就没完没了,一口气细数了三十多处她和老公的“矛盾”。
周垚一件件听了,觉得每一件单独拎出来都不是个事,可若是凑在一起,还真够呛。
倒不是周垚向着方晓,纯粹是觉得这么多矛盾凑在一起,就等于直接证明了两人有多不合适。
而且这些只是方晓想到的,还有很多没想到的。
可周垚实在没兴趣听方晓念经,很快将她打断:“嗯,问题真多。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和他结婚?”
难道这些问题婚前看不到吗,为什么不想清楚,为什么有勇气结婚,却没有勇气解决?
这一向是周垚不能理解的点。
其实婚姻在某些方面,很像是找个合伙人一起开公司,彼此之间的价值观能融合,能一起赚钱花钱经营好这家公司,包容对方越来越多的缺点,发生问题将那些“遗忘”的优点翻出来想一下,努力将公司经营下去,保护对方的利益,坚守自己的原则等等……
但事实上,大多数人结婚是因为爱。
爱情在时,缺点被美化,爱情不在,缺点被放大。
而这些缺点,是否有勇气包容下去,坚持几十年?
方晓现在就数出这么多她老公的缺点,却一条优点都没提,他们才结婚一个月啊。
听到周垚的问题,方晓愣了好久,才说:“大家都说他好。我妈以前也说,嫁人要嫁这样一个好人,能让我衣食无忧,一辈子爱我,爱护我,也允许我不和公公婆婆一起住的男人。”
这些是多少女孩子追求的条件啊。
方晓得到了,居然不珍惜。
要不怎么说,她人生属性满点,却要清零呢?
周垚笑了:“你不爱他。”
方晓摇头,特别坚定:“不爱。”
周垚:“不爱为什么结婚?满足这些条件的男人多了去了。”
方晓张了张嘴,低头不说话。
周垚顿时明白了,替她把话说了:“因为你妈也不爱我爸,却和我爸把日子过的很顺,起码在你眼中他们是幸福的,所以你觉得你也可以,对么?”
方晓飞快的抬头,周垚都说对了。
周垚继续道:“但你又发现,你做不了你妈能做到的事,你还年轻。你妈是在她那个年纪坐到了她能做到的最牛逼的事,说实话也不可能再去追求什么爱情了,能把一个可靠不错的男人骗到手,差不多就行了。可你不是,你还渴望爱情,还想出去浪一下,不想这么快就被一个不爱的男人捆绑在身边,每天生活千篇一律,没指望没盼头,足以预见未来几十年的模样,没有意外没有惊喜。对么?”
全中。
方晓忙不迭的点头。
“垚垚,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特别羡慕你。”
周垚笑了:“羡慕我?你妈挖了我妈墙脚,我爸成了你爸,你从一个囚犯的女儿摇身一变,凑齐了一家三口,你妈为你铺路架桥,我爸为你鞍前马后,你老公纵容你宠着你。这些你都看不到,三十岁的人了这会儿才想实现‘自我’,挑战人生新高度新低谷,突然意识到自己要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要什么,然后开始划分范围,把不要的扔掉,结果你特么的发现,你妈为你抢来的这一切,都特么的是你不要的。而我现在拥有的这些,都是你想要的。仅仅是因为这些是我自己拼来的,你觉得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所以羡慕我?”
方晓愣了:“我,我……我不想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过一辈子。”
周垚不说话,决定耐心听她把话说完。
不是因为她闲,仅仅是因为,她曾觉得自己被抛弃被遗忘,人生无望,无目标,无自我,无未来,无盼头,现在的人生可以说是走到尽头之后,好不容易获得的一丝柳暗花明。
可方晓居然说羡慕她?
她就是好奇,方晓从哪儿看出了羡慕的点,莫非她在方晓这种人眼里还挺高大上,有逼格,技能满点,金手指随身携带,而她却不自知?
呵,想不到她得从方晓这里找优越感,人生也真是奇妙。
就听方晓说:“我,你想恋爱一辈子,不结婚,没有人阻止你,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我不行,我妈有期许,你爸也希望我结婚生子,这样才对得起我妈。可是这个男人我和他没共同语言,这些条件我也不稀罕,我就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羡慕你能有一家自己的店,羡慕你能出去赚钱养自己,羡慕你每天打扮的这么漂亮,羡慕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高兴可以随时挂在脸上,还有,还有……我羡慕你能去美国。你知道我多想去美国生活吗,我特别想去!”
美国。
又是美国。
周垚笑了,是真心觉得可笑。
在美国的她,度过了这辈子最糟糕的日子,却赢得了方晓的羡慕?
接下来方晓会不会告诉她,她有多不识好歹,去了美国却不留下,仅仅呆了不到半年就回来了,真特么的傻逼?
周垚:“那你应该羡慕的不是我啊,而是我妈。那个被你妈打败的女人,她一离婚就去美国了,她还嫁了个美国人,在美国还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事业,她现在连时尚品味也像是个美国女人了。”
这些话纯粹是为了讽刺恶心方晓而说。
可周垚想不到,方晓不仅get不到这个点,反而眼神发亮。
“不,我不羡慕你妈妈,我是崇拜她!她,她和我妈一样的年纪,却能做出那么大的改变。失去了婚姻,却能从一个陌生的国家重新开始,还过得这么滋润,这么自信,她简直拥有现代女人渴望的一切,而你……我从你身上就看到了她的将来!可你知道吗,我结婚了,我过着大家觉得幸福的生活,可我却只从我身上看到了我妈希望的未来,平稳安顺一眼见底,我现在就看到了几十年后的自己……”
卧槽……
周垚张了张嘴,真的很想笑。
“这事,你妈知道吗?”
方晓摇头。
周垚:“嗯,我猜也是。不然你能把你妈气活了。”
人生赢家,属性满点,却羡慕她妈曾经的手下败将,还要效法?
思及此,周垚愉悦得笑了:“说起来,还是你妈成就了我妈,成就了我现在,还让你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
话音落地,周垚站起身,走到门口。
方晓和周垚一般高,但在周垚面前,她永远矮了一头。
周垚的自信,盛气凌人,她学不来,觉得讨厌,却想获得。
就见周垚双手环胸,以眼神斜睨着她,说:“ok,你的问题我都听完了。你的羡慕我也收到了。但我没兴趣收留一个粉丝。”
周垚刷的一把拉开门,那笑容轻蔑极了。
“不过在你滚出去之前,我有几句话免费送你,我不介意你拿来当座右铭。
顿了一秒,周垚的收起笑。
“一个人,每一天都有着一样的作息,见到同一个人,和他说同样的几句话,早安,晚安,谢谢,没有风浪,没有颠簸,一眨眼,和这个人过了一辈子,无聊,连吵架都是那么几句,吵完了还要一起睡觉。方晓,你知道不知道这样要把你逼疯的千篇一律的生活,在概率学上是怎样的定义?”
“我告诉你,它的名字叫奇迹。”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各位宝贝,今天下课回来晚了,真的好累,下午是党史课,上午讲的是丝绸之路。晚上回来写撕逼嘤嘤嘤……
这章算四号的,五号晚上还会更新么么哒爱你们。
红包继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