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成年男女发生关系后要如何面对彼此?
这是个问题。
见了面若无其事的问个好, 当做那天的事没发生过?
还是一见面就热情如火, 将那天的事反复复制?
周垚在家里想了很久,也没想到一个让她完全满意的干净利落脆的方式。
男女朋友?
肯定不是,他们没有互相喜欢,没有爱情,没有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炮l友?
似乎也没那么“单纯”,好像还带点疗愈的功效?
嗯……
周垚觉得这大概是最合适的定位了,只当他是美国电影《亲密治疗》里那种特殊工作从业者, 专门提供特殊服务。
对, 就是提供性疗愈服务的……呃, 炮1友兼房东兼老板?
什么男人又给房子又给工作还管那档子事啊?
周垚想了一下, 笑了。
然后又想,等再见面, 一定要和他把丑话说在前头。
……
………………
但事实上, 即使住在楼上楼下,想要偶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二楼走到一楼, 就十几秒钟的时间, 周垚就算再磨蹭,也不可能蹲守在楼道里,她下楼时除非恰好仇绍出门,否则根本见不到。
周垚也没有刻意提高自己下楼的机会, 除了倒垃圾和去店里,一连三天作息稳定,连任熙熙都只是见了一面。
一见面, 任熙熙就拉住周垚,盯着她的脸瞧。
周垚问她瞧出什么花了。
任熙熙煞有其事的点头说:“你还别说,你好像有点变化。”
周垚知道任熙熙指什么,这两天连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都觉得多了一些什么东西,文明点说就是精神焕发,用糙一点的话说就是一副滋润过度的骚样。
那天在酒吧楼上发生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阮齐和小乐队的几个老爷们第二天凌晨打烊可是在外场打地铺将就的,任熙熙起初还不放心,说要在包间的沙发凑合一晚,但还没过完上半夜就被阮齐开车送回家。
路上,阮齐说让她安心睡觉,不用熬夜刷美剧等垚丫头回家了,这丫头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且滋润呢。
任熙熙虽没经验,但美剧看得多了,那种群体大轰趴的片段她也没少看,自然能想象得出那晚周垚过得多么香艳。
而且肯定不止一次。
小酒吧的隔音不好,楼上两人虽没怎么出声,可那楼板床板脆弱啊,“嘎吱嘎吱”的响声一点都没在客气。
听说田萌萌的时候,老k实在受不了了,睡到一半就爬起来说要去找个小旅馆,听不得人家在楼上恩爱,他孤家寡人还得跟几个老爷们一起打地铺。
………………
任熙熙后来还一脸八卦的问阮齐,这对坏事干了一宿的狗、男、女第二天下楼难道不尴尬嘛?
阮齐那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半响才说,尴尬啥啊,人家两人不是一起走的,仇绍先下楼,礼貌地表示了歉意,说耽误了他们几位的休息,很抱歉。
可阮齐一点都听不出来他有啥不好意思,那微微勾着的唇角还让人有点火大,可他能说啥?
更有甚者,仇绍走时,还顺便把楼上的垃圾袋一起拿出去扔。
阮齐起先一愣,后来瞄了一眼透明塑料袋里最上面的几个刻意的小雨衣,这才明白过味儿。
阮齐粗略一看,起码三只。
这回,他真不能说啥了,人家有人楼上吃肉,他们有人楼下喝风。
等送仇绍出门时,阮齐想了想,还是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说兄弟,今天辛苦你了。”
话音刚落,仇绍一顿,回过头来,神情微妙。
阮齐这才意识自己说了啥,连忙解释:“不,不,我的意思是,呃……垚丫头难得这么发疯,我们也是没办法,幸好你还能管住她,但我想她应该会好一阵子不再发作了……”
仇绍笑了一下,说:“是我们给你们添麻烦才是,这次情况特殊,下回我们会注意。”
阮齐下意识就说:“没事没事,你别这么客气……”
说完才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
呃,还有下回?
………………
这段插曲阮齐没跟任熙熙讲详细,他没那个老脸。
任熙熙只知道,后来周垚在楼上一觉睡到饱,醒了才打着哈欠下楼打车回家。
那态度坦然的就像以前一样,真的只是来睡了一觉。
任熙熙“啧啧”了两声,说:“美国回来的就是不一样,性观念都蛮成熟。”
直到三天后,任熙熙逮住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周垚,才终于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
任熙熙:“我问你,你和以后打算咋办?”
周垚也没装傻:“我和房东?”
任熙熙:“你俩打算挑明么?”
周垚问:“怎么叫挑明?”
任熙熙:“就是公开关系啊,让他爸妈和所有邻居,还有那些社会关系都知道。”
周垚果断拒绝。
任熙熙:“人家父母可是希望儿子成家的。”
周垚神情认真的思考了片刻:“你说的对,我会和他说清楚。”
任熙熙一愣:“说清楚啥?”
周垚淡淡的:“自然是告诉他,我们的关系纯粹只是建立在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耍流氓的行为上啊。他以后要是遇到喜欢的女人,和我说一声就行了。”
任熙熙愣了好久,觉得这句话分开每个字她都听得懂,组合在一起就成了外星语。
“你不介意?”
周垚摇头:“我该介意?”
任熙熙:“呃,我以为你对他挺有兴趣。”
“是性、趣。”
周垚笑了笑:“放心,都是成年人,他在这事上看得比我开。”
任熙熙表示怀疑:“你确定?”
周垚皱了下眉头,沉默片刻又说:“不过你提醒的对。”
任熙熙:“我提醒了啥?”
周垚忽然露出一副豁然开朗的模样:“我需要他的**服务,也不能没完没了,得有个期限。比如一年。万一他将来想定下来找个适合的女人结婚呢?另外,这种关系得有个约束才成,我觉得白纸黑字的方式最好。”
周垚一想,他不是喜欢事事都立个合同么,那这件事就按照他的方式来,但游戏规则得由她定。
任熙熙好半响没说话,主要是跟不上周垚的思路,还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感受……
呃,如果她是房东先生这样的男人,听到周垚这么公事公办的买断他的丁丁一年,恐怕周垚将来会死的很惨……??
等这个话题过去后,任熙熙才想起要问周垚:“对了垚垚,那天你到底怎么了?”
周垚一怔,想了一下才说:“没怎么,都过去了。无论以前发生了什么,日子还得过,太阳还会升起,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做。”
任熙熙接不上话,总觉得除了周垚气色上的改变,还有哪里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
发生关系后的第四天,周垚终于见到了仇绍。
这事纯属巧合,或者可以说是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要给这对无媒苟合的狗男女一个拆穿彼此逼格的机会。
周垚浴室的水管爆了,特么的还是在她洗澡的时候,以至于事发的第一时间,她根本没反应过来。
直到闭着眼冲掉了头上的泡沫才觉得不对,这水怎么溅的这么奔放?
睁眼一看,靠……
周垚思考了三秒,决定淡定的先冲完这个澡,反正龙头坏了,水关不上,她都洗到一半了,也没道理不洗完就跑去穿上衣服,再跑进来淋湿自己修水管。
等洗完澡已经是十几分钟后,周垚连浴巾都懒得披就跑到客厅,翻箱倒柜找出工具箱,又跑进浴室去教训那个水管。
结果,被忽略良久的水管给了她沉痛一击。
周垚用力过猛,将原本只是爆了一点缺口的接头,直接拧断……
……
…………
你大爷。
周垚一脸日了狗似得关掉水闸,回卧室穿好衣服,吹了两下头发,缓了口气又审视了一遍自己和客厅,确定没有不合适的女性用品出现,这才拨通了物业电话。
十几分钟后,周垚才明白到,比洗澡到一半快递按响门铃还要尴尬的,恐怕就是现在这种处境了。
和她才有过**关系的男人,拎着工具箱,一脸面无表情的出现在门口。
她有点懵逼,发梢还在滴水。
那双幽黑的眸子在她脸上定了两秒,低沉的嗓音慢悠悠响起:“水管爆了?”
周垚皱了下眉:“我喊了物业,怎么是你上来?”
仇绍扯着唇角,一条长腿已经迈进门口,周垚下意识让开。
等他进来,才听到他说:“物业忙,打电话通知我。”
仇绍打开浴室门。
周垚在旁边探头问:“你还会修水管?”
仇绍已经蹲下身,打开工具箱,露出宽厚的背和向下收窄的腰。
“我会修的东西很多。”他口吻很淡。
周垚没搭碴儿,目光向下瞄。
那晚的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
周垚正想着,不防头顶忽然照下来一片稀稀拉拉的水流。
她叫了一声向后退开,肩膀的布料被打湿了。
再低头一看,仇绍没她这么好运,正好蹲在花洒下,那花洒里残留的水流虽不多,却结结实实的打了他一背。
“你……”
周垚刚要说话,想问他没事吧,想问他要不要先下楼换个衣服。
转瞬间,就见仇绍站起身,背对着她将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
周垚一直盯着,一眨不眨。
他的背脊上还残留着几道红痕,是她的指甲留下的,印子不深,却彰显着那晚的欢愉。
半响过去,仇绍没动静。
浴室里的气氛渐渐紧致暧昧,直到周垚听到一声低叹。
“你能不能别这么看我。”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
周垚一怔,下意识看向镜子。
镜面上的水蒸气已经散了,里面清晰地映出两道身影。
他的目光又黑又亮,像是被这浴室的水气染上了一层湿润,有些柔。
他们在想同样的事。
周垚挑了下眉,眯着眼笑了:“我怎么看你了?”
镜子里的她,妩媚而挑衅。
仇绍反手一拉,将她拉到身前。
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台面,黑眸垂下,盯着那润泽的红唇,半响才说:“就是那种,我好像没穿衣服的眼神。”
周垚轻笑,红唇漾出好看的弧度:“你现在本来就没……”
那“穿”字,赫然被他含进嘴里。
“唔……”
一记深吻,几乎要把她肺里的氧气全吸走,她舌尖都麻了,喉咙深处渴的要命,他才渐渐松开点距离。
她被吻的浑身发麻。
刚喘口气,他就半含着她的耳垂问:“还疼么?”
周垚吸了口气,笑了,手指沿着肌肉线条滑向背部,来回抚摸那些红痕。
“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