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机场的车子在高速路上飞速行驶。
封良修坐在后座, 皱着眉头, 看着窗外。
副驾驶座的ama又一次通过后视镜看他,他依然是那个姿势。
封良修刚结束和周垚的饭局,走出饭店时心情似乎很好,笑着上车,但上了高速公路后脸就一直臭着。
ama试探性的问过一句,和有情人婚恋网的合作是否还要再争取一下?
封良修说不用了。
ama没再说话。
先前建立这层合作,等于直接打开了lover在北京的客户网, 凡是在有情人入会的高级vip大多数都舍得在婚纱上砸钱。
lover进军国内不久, 要打开市场突破口本就四面楚歌, 加上高定私定的概念在国人眼中尚未普及, 大多认为是明星名人专属的产物,lover又不可能降低定位和售价, 形势简直如履薄冰。
事实上, lover在美国也遇到了瓶颈。
主设计师封良修alger,前几个月才被一知名时尚摄影师黑了一把, 说他“禁忌”之后再难创新高, 如果lover不该换主设计师,三年之内必淘汰。
而国内市场的突破口,据说还是因为封良修和仇绍是大学校友,这才搭建上互惠互利的顺风车, 本想这次来京进一步谈未来三年的战略合作。
怎么想到,酒吧那天一闹,一个月的谈判期立刻缩减为一个星期的解约期限。
ama不死心, 追问过去。
有情人那边直接递话说——中国不比美国,没有一个中国女人会希望她的婚纱出自瘾君子之手,这是对婚姻的诅咒,有情人也会受到连累。所以为了双方形象考虑,希望尽快结束合作,同时按照之前的合同约定,lover要按照之前的条款对主设计师形象有损一事做出解释和相关赔付。
想到这里,ama焦躁起来。
送完封良修的飞机,她就要去面见其它可能合作的婚恋网站,还要面临对方极有可能提出的问题,比如“为什么和有情人结束了合作关系”。
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行内一打听,就都知道了。
ama想得出神,以至于封良修突然开口时,那第一句话她并没听清。
封良修:“……给我接通dylan chyi的电话。”
ama愣了。
dylan chyi?
哪个dylan chyi?
不会是她知道的那个吧?
ama侧过头问:“谁?”
封良修依然看着窗外:“dylan chyi。”
dylan chyi——齐放。
ama真的以为自己幻听:“齐放?”
封良修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ama不敢再问,立刻翻开手机去找齐放的美国电话。
她分明记得,最后一次听到封良修提到齐放时,说的是要和他势不两立,死磕到底。
电话很快接通,接电话的是齐放的经纪人。
ama和经纪人聊了两句,经纪人不愿将电话转给齐放。
封良修的声音这时候传来:“让他告诉dylan,我有iris的消息。”
ama又是一惊,iris,这个名字她才听过——周垚。
怎么,那个女人背景这么厚么?
ama很快转达,经纪人犹豫了两秒,递了话。
ama听到这样一句:“whoiris?”
然后,ama就听到经纪人的惊呼,电话那头出现了一道急切且低哑的男人嗓音。
“找封良修。”
美国这边的关系户,都称封良修为alger,很少有人喊他的中文名字,仇绍是一个,这个齐放是另一个。
ama将电话递给封良修。
封良修笑了:“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齐放也很直接:“你要什么条件?”
封良修也懒得废话,说:“你搞臭了我的名声,你得负责洗白。”
他指的是齐放以dylan chyi摄影师身份拒绝为lover拍宣传照,且扬言若不换掉主设计师,寿命最多只剩三年一事。
齐放果断答应:“成交。但我要的是iris的确切消息,你别他妈的玩花样!”
封良修哼道:“事关lover,我才没这么无聊。但我要先看到洗白效果。”
lover就是封良修的命,他绝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齐放立刻给出洗白方案:“好,下个月新刊,lover上封面。”
那边很快出现经纪人的咆哮声,新刊封面早已定了,局部图都发上了facebook,你他妈的搞什么鬼?
但齐放不理。
封良修更乐得看戏,挂上电话,随手扔在一边。
合上眼,笑了。
……
…………
同一天傍晚,任熙熙敲响了仇绍的门。
那敲门声很急切。
仇绍刚洗过澡不久,发梢还有潮湿,一身的居家休闲装,开门一看愣了。
任熙熙一脸焦灼:“仇先生,垚垚出事了!”
事实上,任熙熙不知道对仇绍说这话合不合适,在她看来,他和周垚尚在暧昧期,就这么贸然找上门,周垚事后一定会骂她。
可方才阮齐来电话时,特意嘱咐了一句,叫上仇绍,他有办法。
只见仇绍眉头一皱,说了两个字:“等下。”
挺拔的身影很快进了屋,不到十秒钟,手里多了一把车钥匙。
两人很快上了仇绍的越野车,直奔阮齐的小酒吧。
路上,仇绍看着路况,问任熙熙:“知不知道具体细节?”
任熙熙咬着手指,拼命回忆阮齐的描述:“阮哥说,垚垚一进酒吧就灌了好多酒,大家阻止她,但还是喝掉好多,压着她吃了药,但是她那样子越来越不对,比第一次她去小酒吧找事那次还要可怕……”
阮齐和小乐队几个老粗都曾说过,周垚第一次去酒吧,一身朋克装,一脸戾气,话从嘴里横着出来,飞扬跋扈,感觉就是有一肚子火没处发,逮着一个小酒吧就钻进来找发泄,算他们倒霉。
但即便周垚那天那么疯,还有点理智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可今天,周垚谁都不认识。
阮齐也说不上来那种感觉。
他只是说,以前老听垚丫头吹自己在美国怎么醉生梦死,六亲不认,他们哥几个听了只当小丫头胡吹。
可今天,阮齐全信了。
周垚那样子,不像是第一次,太吓人了。
……
…………
仇绍听着任熙熙努力描述,脚下油门踩了几次。
正值高峰期,主路上车子开不快,只能往巷子里钻,七拐八拐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酒吧街。
仇绍腿长,人进去时,任熙熙还隔了十几米。
阮齐一脸气急败坏,身上是浓重的烟味,一见仇绍就往楼上带。
酒吧的三层是休息区,外人不让上,空间也不大,一般就供几个老爷们眯一觉。
刚过二楼,从楼上奔下来键盘手老k,就穿了一条大短裤,一脸崩溃。
挤过窄小的楼梯间,老k看了仇绍一眼,对阮齐说:“靠,你可终于来了,快上去!记得关门!”
老k一路骂骂咧咧的下了楼。
……
…………
两人上了楼,还没推开门,就闻到浓重的烟草味和酒精味,像是掉进了烟馆。
窄小的休息室门一推开,仇绍和阮齐被挡在门外,根本进不去。
整间屋子就比一张双人床大一点,撑起一张床,几件简单的家具,一地的玻璃瓶和烟蒂,屋里已经有三个人了,再没有下脚地。
屋里三人,两男一女。
两个男的是乐队的鼓手和吉他手,都光着上身,一个还穿着裤子,一个下面只裹着单子,手上抓着几张纸牌,在玩斗地主,身上全是油彩的痕迹,粘在身上又痒又疼。
所有男人,都输得一塌糊涂。
在场唯一的女人,自是周垚。
周垚的衣服都在身上,不,比平时还多了几件,裹得严严实实,已经出汗了,巴掌大的脸红彤彤的,像是喝了一缸子的酒。
两个老爷们见到阮齐,都松了口气,站起来就要往外冲。
就听周垚喊道:“都他妈的给我滚回来!”
堵在小门口的阮齐立刻让开道,让两人出去。
正从地上爬坐起来的周垚,这才看到了门外的仇绍。
那眼神一下子就定住了,一眨不眨,眼眶微红,眼里有些湿漉,如同一对好看的琉璃球,像是长在了正迈进屋里的男人身上。
周垚又跌回在地上,仰着头,努力看着来人,然后揉了揉鼻子,用力在空中嗅着味道。
整个人安静乖巧的像是终于见到妈妈的小兽。
阮齐一见这样,心里有了判定,“咚”的一声就把门合上了。
隔了一秒,又说了一句:“有事喊人,我们都在楼下。”
你大爷的!
……
仇绍没说话,他也没看周垚,满地的纸牌、酒瓶子、烟蒂,狼藉不堪。
周垚又一次要起身,手去扶地,却扶到了酒瓶,“哗啦”一声就滑到了。
仇绍扫过去一眼,开始蹲下身清理地面。
墙角有扫帚和簸箕,仇绍拿过将走路的地方清理出一块。
周垚就那样看着他,起初好奇,后来双手抱膝,将下巴搁在膝盖上,歪着头看,比刚才乖了一百倍。
仇绍将扫帚和簸箕放好,回过神时,周垚已经伸出双手,弓着腰要够他。
但他腿太长,她又坐着,这样的角度只能够到他的裤腰。
那双漆黑的眸子在她脸上定了一秒,随即他弯腰一抄,将她整个人端起,长腿迈了一步就来到床边,把她放下。
却不防周垚用力一拽,把他拉了下来。
他的双臂撑着有些硬的床铺,鼻尖对着她,气息交融。
周垚氤氲着一双大眼,鼻子皱着,嘴巴嘟着:“你比他们都好闻。”
她满意极了。
她边说边开始扯身上冗赘的衣物,有好几件不是她的。
仇绍帮她一起。
“穿这么多,想闷死自己?”
周垚:“不是的,原本说好了打牌输了脱衣服,他们都脱了,我输了却让我穿,说游戏规则改了……什么时候改的,你知道么?”
仇绍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困惑的神情,拨开她汗湿的头发。
直到周垚将不属于自己的衣服都扔下床,忽闪着手给自己扇风,仇绍回过身打开架在桌上的小电扇。
电扇开了,发出颤悠悠的动静,那扇叶摇摇欲坠的转起来。
仇绍放眼一看,桌上还散落着药板和半杯水,显然周垚吃过药。
他正要回头,后腰却被周垚一拉,人向后仰到。
她的双手撑着那片胸肌,摸了两把,感受肌肉的力度,手心又烫又麻,两手向两边用力一扯,那些碍事的衬衫扣子向四面弹飞,落在床上地上。
仇绍一把握住她的双手,眉心拧起。
“周垚!”
周垚静下来,看着他,头发披在肩上,若隐若现的那双眸子里有着困惑。
“你不要?”
仇绍不语。
周垚飞快又道:“你不要,那我是怎么摇到你的?”
与此同时,枕边的手机发出响声,仇绍侧首一扫,一手扔抓着她,一手将手机捞过来。
屏幕上出现一条新消息:【说,让我在哪儿gan你?】
只一眼,手机就被丢开。
仇绍坐起来,双手捞住周垚的背,将整个人拖在怀里。
周垚浑身一颤,如同触电,下意识扭了两下却被他按住。
仇绍:“别撩。”
周垚一脸费解,看着他皱眉:“你真不做?”
那双眸子又黑又沉,里面只有她的影子。
只听他说:“做。”
声音沙哑而性感,摩擦着她的耳膜。
一句肯定。
周垚迷了眼,要求吻他。
可他很快又道:“但不是现在。”
周垚一愣,第一反应就是一手摸自己。
然后肯定地说:“我没来大姨妈。”
周垚又去摸他。
耳边迅速传来一声闷哼,她的手腕被抓住了,却没拎出来,反被牢牢按住。
周垚说:“你不是不行。”
如山一样的身躯瞬间一僵,仇绍闭了闭眼,按住她的手,停顿两秒,随即将她的手拽出来。
浓重而浑浊的呼吸就埋在她颈侧,他的身体像是要烧起来,彼此的皮肤黏在一起,贴合摩擦都有极大的kuai感。
周垚又开始扭动,淡淡的shen yin着。
她问:“到底做不做呀?”
他仍是那句:“现在不行。”
她追问:“那你什么时候行?”
这简直是侮辱,他什么时候不行了?
仇绍咬住她的耳朵,听到她叫了一声,才说:“现在是心疼你,别不识好歹。”
周垚的身体在他怀里轻颤。
仇绍继续道:“等你醒了,我再把你做昏。”
周垚:“我很清醒。”
他移开寸许,望着她那双迷蒙的眼:“那我是谁?”
周垚漾出一朵笑,如罂粟:“好闻的帅哥。”
她边说四处摸索。
仇绍被她摸的心乱,暗骂一声,将人掀翻在床上,随便捡起一件衣服拧了两下,将她的双手捆住。
周垚看了看手,又看了看他。
“你好这口?”
仇绍没说话,也躺上床,在她身后,双臂合拢将人圈进怀里,灼热的气息就拂在她的后脖颈。
周垚要动,被他双腿夹住。
然后,她听到了这世界上最性感好听的嗓音:“周垚。”
周垚应了一声。
他问:“为什么上摇一摇。”
她答:“找男人。”
那声音的主人停顿半响,又问:“为什么?”
周垚想了想说:“难受,想死。”
隔了一秒,她又道:“可我不能死。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好好活着。”
那双臂收拢:“出了什么事?”
周垚皱了下鼻子:“你想知道?可我不认识你。”
身后那人声音很低的哄着:“那不正好。告诉我,不怕我说出去。”
周垚沉默。
他继续道:“你告诉我,咱们就做。”
她问:“真的?”
他答:“真的。”
半响,她点了下头,扭动着肩膀抬起一只手。
“拉钩。”
那小拇指又白又嫩,微微弯着。
仇绍只觉心头被勾了一下,遂伸出一手,牢牢勾住。
周垚在他怀里换了个方向,脸对着他的胸口,一时间却不知道从哪儿讲起。
直到他提醒:“是不是因为你的朋友。她叫菲菲。”
周垚愣了一下,遂用力点头:“对,我有个朋友叫菲菲。”
“嗯。”
“她死了。自杀。”
仇绍手上一顿,落在她肩上,轻抚。
周垚断断续续的说:“她有抑郁症,会自残,因为很多原因,病情加重了,但她很厉害,都挺过来了,我陪着她。”
“有一段时间,我也抑郁,她说一定是她害的,让我滚。我不滚,和她比赛看谁先忍不住自杀,谁下辈子就做胎盘。”
“然后,她慢慢好了,她还送我一本书,丘吉尔写的一只狗的故事。我没看,没兴趣看书。”
仇绍安静地听着,双臂就贴在她后腰。
他知道,这些故事等她醒来一定不会讲。
“菲菲还写日记,说要把不开心的事,开心的事,都藏在纸上,不要搁心里。”
“我知道她吸大|麻,喝酒,还和很多男人搞过,她每次分手,都会痛苦很久,但过一阵子就好。”
“菲菲说,她这辈子就喜欢过一个男人,最喜欢的男人,但他们在艺术理念上有冲突,他们性格不合,只当炮|友比谈恋爱爽,后来连炮|友都不当了,当对方的垃圾桶最爽。”
“再后来,我也喜欢上一个男人,可能比喜欢还多一点。那个人菲菲也认识,他们一起玩摄影,一起拍我。我那时候身材是块板,但他们都说我是他们拍过最好的模特。”
“我那时候刚去美国,特别不开心。我妈把我扔在学校,找了个美国男人。我爸在国内搂着别的女人。我英语不好,我没有朋友,我经常被人欺负,我开始有抑郁倾向,但我不知道找谁诉苦,也没有人在乎我,没有人问过我。只有那个男人,只有菲菲,他们始终和我在一起。”
“菲菲说,第一次见我,我是小可怜,她正好没宠物,就把我捡回家。那个男人告诉我,记着,不管那些婊|子如何风光,我也要扬起蔑视的笑容,告诉他们,这些在我眼里都不值得一提。”
“他说,这是他最好的哥们说的话。可是我不管那些,因为这句话,我开始注意这个男人,开始有点喜欢他。然后,我就和他好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发现,抽烟喝酒做|爱,只要**透支了,心里就不会那么疼。可我那时候脾气很差,经常作,无理取闹。我每次和他闹,开心或不开心,都会告诉菲菲。菲菲会教我怎么办,我害怕我会毁了他的艺术,菲菲也教我,怎样和一个玩艺术的男人恋爱。”
“不要和这个男人结婚,不要限定他的性关系,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就让他去,他想干嘛就干嘛,我能受就受,受不了就装傻,装傻也装不下去了,就结束了。”
讲到这里,周垚突然不出声了。
等了片刻,仇绍低头看过去,正对上那双大眼。
她问:“是不是很无聊?”
仇绍摇头:“我在听。”
周垚这才放心,将头埋进他怀里,声音从他胸口发出,又低又闷。
“有一天,我在那个男人背上看到了一个纹身,肩胛骨的位置,是只变色龙,或是蜥蜴?特别美,特别酷,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图案。我问他,纹身是哪里来的。他说,是他最好的哥们设计的。”
抚着她肩膀的手似是一顿,他的下巴就抵在她头顶。
“然后呢?”
“然后,我说我也要纹个一样的。他说,这是他哥们的手艺,外人纹不好,但他哥们去流浪了,回来再说。”
“我觉得他骗我。那时候我们老吵架,他说什么我都半信半疑,他秘密太多了,好多事都躲躲闪闪。我不敢问菲菲,怕菲菲替我出头。”
“有一天,我终于等不及了,就趁他睡觉的时候把那图案拍下来,出去找了个人帮我纹。我当时好傻,觉得只要和他有一样的纹身,我们就是生命共同体。但说真的,那个人纹的真的好难看。他说的没错,那是他哥们设计的,只有设计者才能hold的住。”
“那天,我肩膀肿着去找他,想问他怎么补救,然后我就看到……”
周垚仰起头,望着仇绍的眼睛。
她的眼角渐渐湿润了,声音很低。
“然后,我看到有个女人和他抱在一起,他们在椅子上,做到一半,那个女人背对着我,身材特别好,她的肩胛骨上也有那个图案……”
“我一下子就崩溃了,摔门出去。他追出来找我,我躲着,等他追远了我才出来,转头去找菲菲。我哭着让菲菲帮我想办法弄掉它,菲菲带我去洗,但是洗不掉。我对菲菲说,不惜代价,也要弄掉,哪怕挖肉削皮,如果你不帮我,我找别人。”
“菲菲拿我没辙,就带我去找alger,他们纹身穿孔店有火|枪,菲菲借过来说把表皮的肉烧掉就好了,但是会有烧伤的疤,问我干不干?”
“我说干。她就开始烧。我一动不动,只是哭,后背疼得要死,可我心里更疼。菲菲说没事,一定会帮我教训他。我说不用了,是我没本事,装不了傻,这段关系完了。”
“从那天开始,我就躲着他,陪着菲菲。菲菲说,等她不用再吃抗抑郁的药了,就休学,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流浪。我说好,一言为定,骗人的下地狱。”
周垚的眼泪越流越多,鼻涕也出来了,一把拉过仇绍的衬衫抹了把脸。
仇绍干脆整件脱掉,塞进她手里。
周垚就揪着那衬衫,继续说:“可是没几天,菲菲就查出别的病,治不好。我说陪她,治不好就一起死,她连抑郁症都战胜了,别的也可以的。为了找医药费,我还骗了好多人给我钱,但我没告诉菲菲。我们还商量,感恩节就要到了,这次要过个不一样的……”
说到这里,周垚连续吸了好几口气,脸色很白。
“感恩节那天,我去找她。她躺在浴池里,里面全是血。她嗑药,割腕。她骗我,她说她能熬过去。她骗我,她先下了地狱。”
“她留了封信给我,上面还有好多她骗我答应她的事。她说她完了,她的艺术完了,她的人生完了,命也完了,但还好我没完。她说,只要一想到我还活蹦乱跳的,她就觉得她还活着。她要我替她活着,让我把她带回我的老家,说不想留在美国,等有一天我找到了愿意陪我去流浪的人,就把她挖出来,撒向全世界。”
“她说,我还得学会微笑,学会和男人睡觉,对每个人都敞开胸怀,但是要保护自己,可爱的人就爱,可恨的人就恨,不要害怕,多交朋友,健健康康,还要记得带套……”
周垚终于崩溃,哭出声。
轻叹响在耳边,她被越发的搂紧,埋进那副温热的怀抱。
仇绍:“别说了。”
周垚摇头:“不,我要说!”
她像是和谁较劲似的,声音很大:“后来有人告诉我,其实菲菲的抑郁症一直没好,她很严重,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她尝试自杀好几次,都是因为她忘不掉那个男人,她最爱的那个男人!是他,害死了她!”
“我不相信,不想相信,菲菲死时的样子很安详,很美,她在笑,怎么可能是因为恨。我一定要证明这件事。我就去找菲菲的遗物,去四处问那个男人是谁,可我找不到她的日记本,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那个男人的下落……”
周垚说着,声音凉了半截。
“直到今天,alger告诉我……”
仇绍听不清,低下头,耳朵凑上去。
“alger说什么?”
周垚哽咽着:“他说,那个男人就是……我……就是‘他’……”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
“我,我怎么能……我怎么能去问菲菲,要怎么去爱他,怎么让他爱我……为什么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她忘不掉的男人就是他?她还笑着听我说那些,她心里得多疼,心里多恨我啊!”
“我……我他妈的还说要陪她一起治好抑郁症,我他妈的每次去找她,都害她更严重!是我,是我杀了她!我和他,我们都是凶手!”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说看这章懵逼。实话,我看到留言也懵逼。一早就预料到会收获懵逼的你们,为了减轻这个冲击,还特意一点点铺垫,比如骨灰,菲菲,齐放是男二是初恋,纹身疤痕,等等。看到你们一点点猜到剧情我还放心了,结果还是……
看到有人问封告诉三土“菲菲爱齐放”这件事是真是假,我只能说无论真假,封的动机就是伤害——我特么的不爽,我也不能让你们爽。至于纹身的女人和男主,没关系,男主男二之间没有白月光朱砂痣。
……
本文里提到艺术和情绪病的问题,这个话题就深了去了,暂时没有拿出来单说的必要。我只能说,无论艺术圈,写作圈,政治圈,牛逼的名人都有情绪病。比如我喜欢的海明威,黄金时代里的萧红,更不要说达尔文牛顿爱因斯坦贝多芬这些大神了。但对一般人来说更大的诅咒是,是天才就有情绪病,但有情绪病的你不是天才。这里提到丘吉尔写了一只狗的故事,书名叫《丘吉尔的黑狗》,黑狗是丘吉尔用来形容他的抑郁症的。
目前由于齐放还没登场,所以菲菲和齐放的纠葛现在不打算铺展。对菲菲来说,无论是爱,友谊,艺术,这些事任何一个都不足以让她自杀,之所以自杀就是因为“我累了,这次我过不去了,我他妈的不跟你们玩了”。
……
大姨妈要来,又亢奋了,一宿没睡,白天打瞌睡,苦逼的去码下一章,下午要去中社院报道。
……
感谢一下最近几天包养我的大大们: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5-2822:41:45
彻羽_北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822:42:00
1388809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06:45:42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00:14:15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23:38:24
读者“激nshats”,灌溉营养液+52017-05-3108:33:10
读者“激nshats”,灌溉营养液+12017-05-3108:24:00
读者“杭菲”,灌溉营养液+12017-05-3103:22:01
读者“喵喵妙妙”,灌溉营养液+32017-05-3100:08:19
读者“路”,灌溉营养液+102017-05-3023:55:26
读者“你胸大你先讲”,灌溉营养液+102017-05-3023:54:43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52017-05-3023:35:15
读者“小丸子”,灌溉营养液+12017-05-3023:24:19
读者“ai”,灌溉营养液+102017-05-3015:47:55
读者“の”,灌溉营养液+102017-05-3015:39:09
读者“喵喵妙妙”,灌溉营养液+22017-05-3011:55:59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7-05-3011:43:06
读者“成为简奥斯汀”,灌溉营养液+202017-05-3009:24:50
读者“米香”,灌溉营养液+12017-05-3007:40:54
读者“敏敏”,灌溉营养液+12017-05-3007:01:2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52017-05-3003:54:08
读者“九只老虎”,灌溉营养液+1702017-05-3000:36:39
读者“哦”,灌溉营养液+102017-05-2922:32:00
读者“小虾米2016”,灌溉营养液+22017-05-2919:50:43
读者“请叫我萌物”,灌溉营养液+52017-05-2916:22:44
读者“寂。”,灌溉营养液+12017-05-2910:13:32
读者“libby”,灌溉营养液+52017-05-2908:25:04
读者“wqueen”,灌溉营养液+102017-05-2908:24:06
读者“来啊,快活啊”,灌溉营养液+12017-05-2907:25:39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52017-05-2906:40:06
读者“nsant”,灌溉营养液+22017-05-2901:25:14
读者“小丸子”,灌溉营养液+12017-05-2900:19:41
读者“哈哈哈我是宝宝”,灌溉营养液+12017-05-2900:01:19
读者“敏敏”,灌溉营养液+12017-05-2823:16:59
读者“”,灌溉营养液+52017-05-2823:06:00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5-2822:57:02
读者“玖柒柒”,灌溉营养液+172017-05-2822:45:2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