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美。”
仇绍目光笔直, 看着周垚眼中浮现出的那丝意味。
他想, 她一定知道,她刚才那样笑有多美。
她是故意的。
但这故意他能说什么,是他自己走过来的,是他恰好闯入了这幅画面。
是他自找的。
……
…………
见到仇绍,封良修很快迎了上去,两人握手,封良修还拍了拍仇绍的肩膀, 他还在亢奋, 神情激动。
仇绍望向封良修时, 一双眼眸已平静如湖面。
“好久不见。”
封良修说:“刚下飞机。”
寒暄了两句。
封良修问:“这位周小姐是你们的会员?”
封良修错开身, 仇绍抬眼,目光又一次落在对面那黑色的倩影上。
周垚后背的别针似乎有点不舒服, 正在和ama比划, 雪白的手臂线条优雅流畅,是她经常运动的结果, 不是软塌塌的。
她反手指向身后时, 胸前布料紧绷,胸型饱满圆润,锁骨也更加清晰。
只听封良修说:“以前没见过她。”
仇绍扫过镜子中封良修的兴奋迫切的模样,淡淡开口:“新入会不久。”
封良修笑道:“这种女人, 不属于婚姻。”
仇绍不语。
隔了一秒,封良修又道:“属于艺术。”
艺术品是不能和柴米油盐摆在一起的。
ama已经调整好别针。
周垚回过头来,终于感觉不到针扎了, 这才扫向那两个男人。
周垚勾唇讽笑:“果然……”
目光直勾勾的对上仇绍。
他的眸子漆黑幽深,落在她讥诮的唇上。
然后,就听周垚说:“果然,婚纱一生只能穿一次,这玩意真特么的扎。”
封良修一怔,刚要说话。
但周垚又说:“不过为了这份美,老娘愿意花钱。设计师,你开个价?”
身旁正捏着周垚背后布料的ama,手上一紧,张口就说:“刚才我们说过了,这件是非卖品。”
周垚斜了一眼,笑了:“所以设计它就是为了收在仓库里落灰的?”
话落,她又看向仇绍,他的目光仿佛从未离去,虽不似封良修般炙热,却始终存在。
她转而问:“你说呢,仇先生?”
仇绍没说话,却缓缓抬起双手,抱胸而立。
他觉得,封良修说的不对。
封良修或许懂艺术,但他不懂善待艺术品。
一件艺术品,或许不应该和柴米油盐摆在一起,但更不应该待在仓库里。
这么鲜活的艺术,她一定会暴跳如雷,放火把那仓库烧了。
思及此,仇绍笑了。
周垚不再说话,只看着他。
四目相交,都只是笑。
直到封良修突然打破沉默。
他上前一步,说:“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周小姐你好,我姓封,封良修。”
周垚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情,在听到这话时,出现为了微妙的转变。
她先是一怔,大而媚的一双眼融入诧异,转瞬挪开,直勾勾的瞪向封良修,眨了眨眼,连眉头都跟着蹙起。
红唇微启,声音不确定:“你说你叫封良修?”
封良修道:“是啊。”
周垚眉头皱的更深,追问:“哪三个字?”
她的直接,令人诧异。
封良修愣了一秒说:“开封的封,优良的良,研修的修。”
每个字都对。
周垚的目光飞快的扫过他的五官,和一般华人相比是深邃的,眼尾和唇角都有些纹路,是经常笑的缘故,鼻梁略微鹰钩,两腮微陷,无论是脸型还是身材都属于精瘦型。
有些似曾相识,却……
周垚不敢确定,直到眼神又一次落在他鼻勾处的那个黑点上。
起初,她以为那是一颗痣。
但现在看来,或许也可以解释为是穿孔后留下的痕迹?
然后,周垚听到自己试探的声音:“alger?”
那是一个记忆中已经久远的名字。
封良修也愣住:“你知道我的英文名?”
一瞬间,周垚方才就在背脊蠢、蠢、欲、动的战栗,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仿佛有人突然打开了深藏在记忆深处的魔盒,盖子一开,被关起来的画面一下子炸了。
……
…………
那天,穿着朋克装的她,第一次去打洞,她一口气打了五个,整个耳朵都肿了,她却一直在和旁边几个同样装束的朋友说笑。
给她打洞的男人是店里的伙计,递了根烟给她,说她挺牛逼的。
她接过烟,问怎么牛逼。
那个伙计眼下发青,人很瘦,皮肤苍白,越发显得那五官深刻,仿佛《夜访吸血鬼》里的角色。
伙计说,上一个光顾的客人是个男的,穿了一个孔就疼得脸色发涨,话都说不利索。
她大笑,说真特么丢人。
然后,她知道了他的名字,他说他叫alger。
是啊,就是alger。
……
…………
周垚的双手揪住裙纱,脑子里有根弦像是被那画面碰了一下,“嗡”的一声,静了片刻才张口。
她说:“iris。”
她的声音很低很冷。
隔了一秒,她又重复:“我是iris。”
下一秒,只见封良修愣住,瞪着她半响,张着嘴说不出话。
周垚知道,她没认错。
气氛一时僵持。
直到封良修突然叫道:“哇喔!”
周垚原本平静的神色也立刻生动起来,笑容明亮,双目熠熠生辉。
封良修:“iris!”
封良修脚站在原地,动不了,他浑身都是麻的,想骂脏话表示此刻的兴奋,却不知道骂什么,只好颤抖的张开双手。
封良修:“e on!”
彼端,受到召唤的周垚,笑的就像是个孩子。
她的笑声,性感而动人。
揪住裙纱的双手更加攥紧,脚下轻轻一跃,就从两截高的穿衣台上跃下,黑色的纱如同整片轻盈的羽毛,鲜活的跃动,复又落下。
黑色的发掀开,发尾轻佻,衬着明艳的笑容,晃人眼。
皮肤白皙,鲜活有生命力。
那黑,那白,那红唇。
美好的就像是在人的心脏上跳动。
……
…………
周垚开心极了,脚下飞快的跑向封良修。
可就在相隔几步的地方,周垚只一道阻力横空插了进来,脚下重心瞬间向前倾斜,膝盖一软,人就像是要往地上栽。
怎么,她踩到裙子了么?
周垚一怔,连“啊”的功夫都没有,脸上的笑容刚刚收拢,只觉得眼前一花,如同小山一样的黑影就罩了上来。
仇绍的声音很轻:“小心。”
与此同时,后腰一紧,那勾上来的力道又稳又猛,将她整个人端起,而前胸和腰身也陷入了一片温暖。
周垚的鼻尖撞了上去,双手下意识松开裙纱,抬手去抓,揪住了一块西装布料。
原本快要腾空的双脚,终于稳了下来,触碰到地面。
一阵惊魂未定,她瞪大了眼,所有久别重逢的喜悦都被吓没了,这才定睛看向跌入的这幅怀抱。
她以为自己眼花,又眨了眨眼。
呵……瞬间明了。
周垚笑了。
这味道,如此好闻,她不用抬头看都知道是谁。
这白衬衫的领口,印上了一抹红,又刺目,又冶艳,是她的唇印。
仿佛盖了章,就是她的了。
周垚喘了口气,脚下站定,抬头间,额头碰上他呼出来的气息。
和他的体温一样的热。
她侧了侧头,斜着眼以眼尾扫过去,略过坚毅的下巴,正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
那里面全是她,只有她,那片黑色像是黑色的焰,能烧起来,温度炙热。
然后,周垚双手一推,要把他推开。
可腰间又是一紧,他不松,又把距离拉了回来。
几个意思?
她眨着眼,带着疑问的目光向上看。
就听到那低沉好听的声音说:“走光了。”
周垚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胸口的别针松脱了,整块襟口的料子垂下,露出黑色的蕾丝裹、胸。
严格来说,这件裹、胸即使露出来也不失礼,它本来就是为了穿平口小礼服而设计的款,露出一截蕾丝边更加分,而且聚拢效果极好。
他说,她走光了。
哦,也就是说,他看到了。
周垚抬起一手抓住襟口的布料遮上去,再抬眼说:“好了,放开我。”
这才发现,那俯视的目光,从未挪动。
看得如此坦然。
仇绍错开一步,周垚笑容不改,对迎上来有些焦急的封良修。
封良修忙问:“怎么样,没摔着吧?”
周垚笑道:“我倒是没事。多亏了仇先生。啊,倒是你的衣服……”
周垚意有所指,指了下破损的地方,脸上却一点歉意都没有:“这回我想不买都不行了,它注定是我的。”
封良修也笑了。
周垚又说:“哦,那我先换下来吧。”
话音方落,就觉得背后一疼,方才没注意,这会儿那痛感袭上来,针扎一样。
周垚“嘶”了一声,下一刻手臂就被人一把握住,将她转了半个身。
她艰难的扭着腰,想回头去看,但什么都看不到。
只听到仇绍低沉的嗓音:“流血了,你先换衣服,我去找药。”
周垚应了一声,转身走向更衣间,目光一扫,正略过ama正向身后藏的手。
周垚没看错,ama手里有根针。
一定是她刚才跳下穿衣台时,带动了ama的动作,令她抽走了一根,两根针原本互为支撑,少了一根,另一根自然松了。
她又差点摔倒,冲力之下,针尖滑过背,刺出一道口子。
周垚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先检查伤口要紧。
万一很深很长,这个女人就死定了。
…………
……………………
更衣室里,周垚脱掉黑色婚纱,抬手伸出帘布,将它递给ama。
ama似乎很紧张这件婚纱,立刻将它穿到假人模特身上,去审视襟口的撕扯,看有没有办法补救。
周垚下身还穿着蕾丝四角平口的短裤,上身黑色蕾丝裹、胸。
她撩开背后的发,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还好伤口只有细细一道,流泪点血,表面已经干涸了。
然后,周垚对上镜子里ama的目光。
ama抿了抿嘴,轻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周垚:“我知道。”
ama一愣。
周垚扫了她一眼:“你要是故意的,我现在就是容嬷嬷。”
骑着你扎。
ama脸上一蒙,半响没说话。
直到周垚说:“我没事,你出去吧,看这件衣服还救不救得了。”
ama应了一声,端着假人模特离开。
更衣室的布帘掀开又落下,荡漾了几下,平静了。
……
…………
周垚捡起挂在墙上的碎花长裙穿上,想了一下,却没有拿起白色t恤。
某些人好像说,要去找药?
正想着,沉稳的脚步声出现在布帘外。
周垚听到仇绍的声音。
他说:“医药箱拿来了。”
周垚回过身,望着那看上去严严实实的帘缝。
她笑了:“给我吧。”
帘外的男人顿了一秒,然后那帘布的缝隙渐渐开启,一个金属质地的医药箱探了进来,把手上还握着一只骨骼分明的手。
周垚没接,就立在那儿,一帘之隔。
她刻意顿了片刻,见那医药箱纹丝不动,帘外的人耐心十足。
她才说:“哦,我看了一下,伤口结痂了,其实不用上药。”
仇绍嗓音很低:“会感染,最好消毒。”
周垚玩着指甲,不紧不慢:“可这个位置我够不着。”
这是谎话,她的双手能在后背交握。
周垚狡猾的问:“要不,你帮我去叫一下ama。”
仇绍低声道:“她带着婚纱回店里了。”
周垚舔了舔牙,又说:“那你帮我叫下alger。”
那拿着医药箱的手仍是不动。
只有低沉的嗓音探入:“他也回店里了,一会儿再来。说要叙旧。”
周垚抿唇笑了,又一次望向那拎着医药箱的大手。
周垚仿佛很无奈:“哦,那没办法了。”
说话间,周垚伸出手去握医药箱的把手,但那把手太小,她手一过去,直接盖上他的。
他的肤色比她深,那色调,粗犷与柔软,蜜色与白皙。
她的手在上面停了一秒。
他没松,握的牢牢地。
她手上微微用力,一拽,就把他整个人拽了进来。
人进来了,又高又大,一下子就将试衣间塞满。
深而幽黑的眸子,就定在她身上。
呵,伪君子。
她歪着头笑着,目光挑衅。
彼此都心知肚明,他这么大块,这么大力气,一条手臂就能把她捞起来,他若是不愿意,她能拉的动?
他根本就是要自己进来给她上药,还搞这么迂回。
周垚又扫了他一眼,回过身,撩开搭在肩上的发,在矮凳上坐下。
她看着镜子里,仇绍面无表情的打开医药箱,手上动作很利索,先是用湿纸巾擦过自己的手,然后拿出酒精棉球,轻轻按在她的伤口上,来回擦拭。
他的目光,对上镜子里的她。
仇绍:“疼么?”
周垚摇头。
一转眼,仇绍拿出喷雾剂,喷上伤口。
周垚皱了下眉。
仇绍又说:“我不是问这个。”
周垚挑眉,随即明白过来。
在她的背后靠右边肩胛骨的地方,有一道翻起的肉疤,表面有着一层增生,是火qiang留下的痕迹,单看形状像是某种图腾,或是某种爬行动物的轮廓。
周垚笑道:“表面的肉烧掉的时候,有点疼,还会闻到烤肉的香味。”
仇绍没说话。
他处理好那道细小的伤口,却没有抽手,
那温度腻人的指腹,突然拂过那块烫伤的肉疤。
周垚像是被烫着一样,肩膀一抖,下意识就要躲。
“别动。”
他一手握住她的肩膀,另一手仍在疤痕上轻抚。
又痒又麻。
周垚皱着眉,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瞪着镜子里这个男人,却见他同样眉头紧锁,眼神似是疑惑,又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
她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一个疤痕能看出什么?
他这种眼神是什么意思?
莫名其妙。
吸了口气,周垚倏地转身,错开了那温度,站起身时正面瞪着他。
仇绍上前一步:“这道疤为什么不处理掉?”
周垚一脸没好气:“老娘不乐意。关你什么事?”
仇绍又靠近一步,低声说:“再让我看看。”
周垚翻了个白眼:“你特么的还没看够?”
她双手叉腰。
纤细柔软的腰像是一碰就折,她身上温度微凉,背上还腻着他的手留下的热。
她仰着眉眼,充满不屑,还有明确的挑衅。
就像是修炼成精的妖。
仇绍搓了搓手指,吸气的同时缓缓开口:“周垚。”
周垚斜着他,将话语权抢过来:“我问你仇绍,刚才是不是你故意踩我的裙子,害我摔倒?”
话音落地,但见他眉眼一怔,随即融入笑意。
他默认了。
周垚双眼眯起,立刻来了情绪。
她就知道是他干的,她没穿高跟鞋,当时也没有崴脚,手里还拎着裙纱,如果是她自己踩着裙摆了,她不会不知道。
偏偏,在换下那黑色婚纱的时候,让她看到了在裙摆外侧边缘出的一道脚印。
能干出这件事的,那个ama还真没这么快的反应,这种智商。
……
…………
“是。”
仇绍认的坦然。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长腿迈了半步,人就来到跟前。
周垚后悔自己穿了球鞋,这个角度她仰着脖子好累。
但是输人不输阵。
她双手叉腰,挺胸抬头。
她说:“你嫉妒。”
静了片刻,她以为他不会回答。
直到那漆黑的眸子,定在那红唇上。
仇绍:“是,我是嫉妒。”
一秒的停顿,他眉梢挑起:“是又如何?”
是啊,又如何?
周垚先是一怔,倒是没料到他这么痛快,瞬间有点想笑。
她收回双手,环胸,眯着眼,一脸算计。
“我让你进来给我上药,你就进来。非礼勿视知道么?你就不怕我趁机讹你?”
他似是一声轻哼,眸光很深:“我之前就看过。”
所以呢?
看过了,就没关系了?
周垚扬眉,又问。
“那天晚上,你是怎么喂我的?”
仇绍不语。
她的目光落在那薄唇上,眯眼。
周垚:“哦对,我说过了,扯平了。”
说话间,甩了甩头发,绕过他抬手要去拿衣服。
呵呵。
周垚:“算我倒霉。你出去。”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衣架,就觉得身子被人用力一扯,背脊转瞬贴上冰凉的墙壁。
他的身体靠了上来,眸色很沉,透着危险。
“这就倒霉了?”
与此同时,帘外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封良修:“iris,你好了么?”
周垚诧异了一秒:“alger?你没回店里?”
只听封良修说:“我?没有啊。你换好就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一双美眸半眯,不怀好意的盯着仇绍——原来你说谎。
仇绍只是扯了扯唇角,坦然极了。
是又如何?
直到封良修的脚步声渐渐远了。
周垚缓慢地漾开笑,仰起头,靠着墙,吐出几个字。
“伪、君、子。”
仇绍不语,目光下移。
那唇,红的扎眼。
他吸了口气,抬手以拇指抚过,沿着轮廓。
她眼角轻扬,勾唇笑了。
他的目光一沉,滚烫的吻,终于落下。
……
…………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黑色的婚纱,好奇的话去搜搜嘛,真的很美很酷,扔个我搜到的地址上来:/news/show/
至于婚纱和球鞋,也是一种小众流行,比较适合不受拘束的那种婚纱款,不适合隆重的款式。
……
感谢各位大大小妖精小可爱的营养液和霸王票么么么么么么扎:
读者“自由女神”,灌溉营养液+12017-05-2821:34:20
读者“”,灌溉营养液+12017-05-2811:11:21
读者“jessie”,灌溉营养液+52017-05-2809:56:5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52017-05-2800:44:30
读者“寂。”,灌溉营养液+12017-05-2800:29:48
读者“kathetine”,灌溉营养液+22017-05-2719:10:23
读者“喵喵妙妙”,灌溉营养液+32017-05-2708:20:3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2700:43:48
读者“不不”,灌溉营养液+52017-05-2622:22:33
读者“幽篁”,灌溉营养液+12017-05-2621:39:20
读者“不是小青”,灌溉营养液+12017-05-2621:03:47
读者“晚晚晚”,灌溉营养液+102017-05-2620:24:00
读者“不不”,灌溉营养液+52017-05-2615:48:11
读者“3月出行”,灌溉营养液+12017-05-2613:52:04
读者“米香”,灌溉营养液+12017-05-2609:28:57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5-2600:01:44
读者“喵喵妙妙”,灌溉营养液+22017-05-2523:07:16
读者“小小”,灌溉营养液+52017-05-2522:09:46
读者“自律方得自由”,灌溉营养液+202017-05-2521:48:13
读者“”,灌溉营养液+102017-05-2521:37:55
读者“fifi”,灌溉营养液+202017-05-2521:21:22
2042984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22:27:07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22:30:21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22:30:46
么么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22:43:11
1983124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600:46:54
幽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609:28:18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620:37:58
檐雨声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700:06:31
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700:28:11
大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701:28:52
落璃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722:42:22
cassv58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722:48:59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723:09:0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