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海和南锣鼓巷一到晚上就挤满了各国游客, 仇绍的车进不来, 停在巷子口,两人一前一后慢悠悠的穿过人群,走了十几分钟才来到阮齐的小酒吧门前。
“喂。”
周垚站住脚,拽了仇绍袖子一下。
仇绍回头低眸的瞬间,鼻子恰到好处钻入一阵清香,是她头发上的香味,昨晚背着她走的那一路上, 她的头发上也是这个香味。
进而就听到周垚说:“看见对面这酒吧了没?”
“嗯。”他抬起眼皮, 看过去。
还没到高峰时间, 从外面已经能窥见里面坐着几桌年轻男女。
“这家老板是我阮哥的死对头, 雇了十几个小姑娘在婚恋网当婚托,每晚都带着大龄适婚男青年往这里钻, 一晚上人均消费大几百, 有提成。怎么样,酒吧和小姑娘们一起致富, 大龄男青年虽然损失了腰包浪费了感情, 但好歹还有漂亮年轻小姑娘陪吃陪喝啊,还有小乐队伴奏,也不算太吃亏。”
仇绍点头,又仔细看了一眼, 像是在思考:“之前公司抓过两个客服私下找婚托帮忙提升业务,但想不到婚托业务范围这么广。”
说穿了,男女发展奸|情的消费场所就那么几个范围。
开房最贵, 但当婚托没必要当炮托,吃饭看电影又过于经济实惠,算来算去就是酒吧最合算,灯光暗下来,几倍黄汤下肚,最后都得乖乖掏钱。
……
两人走进门口,声音传进酒吧里。
阮齐的酒吧还上几个客人,空位很多,他正在小舞台边上试吉他,正好听到这两人的后半段话。
“这事确实么?”
“怎么叫确实?”
“真凭实据。如果有,网站可以出个公告,让注册用户们提高警惕。”
“那我就让老软找证据去。”
阮齐眼皮子一跳,不用抬头也知道那个祖宗又来了。
阮齐没好气的放心吉他,站起身,就见走在周垚旁边的高大男人,这身材,这气质,这挺直的腰板……
哎呦,不是小祖宗想吃的房东兼老板吗?
阮齐上前,和两人打招呼,周垚笑着介绍:“这位,我阮哥,阮齐。这条街上最资深的酒吧老板,对调酒特别有研究。这位,我房东,我老板,仇绍仇先生,住我楼下。”
阮齐一怔,诧异的看了周垚一眼,随即对上仇绍。
只见仇绍目光平和淡定,还抬手和他虚握了一下:“你好,阮先生。”
阮齐立刻明白过来,合着小祖宗还不知道昨晚拿人家当猪八戒使唤了?
这可有意思。
“那啥,叫我老齐就行。”
……
两人坐下,阮齐走回吧台后,一边擦杯子一边瞄过去。
他们说话声不大,但靠的近,窸窸窣窣的交谈时不时能听到一点。
周垚右腿搭在左腿上,高跟鞋尖翘着,偶尔摇一下,歪着头,大量蓬松的发搭在一边,脸上的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妩媚而多情。
阮齐叹了口气,又看了眼那调皮的鞋尖,心想着,男抖穷女抖骚,这祖宗又开始撒蜘蛛网了。
键盘手老k也注意到这一幕,凑过来小声问:“那主谁啊,垚垚新宠?”
阮齐声音更小:“她老板,她房东。”
老k吃了一惊:“哇靠,窝边草!万一垚丫头将来腻了咋跟人家分?搬家,辞职,一拍两散?”
“我特么的哪知道?”阮齐甩了一句。
……
另一边,周垚正假模假式的探讨业务。
“互联网漏洞本身就大,我要是婚骗婚托也不会放过这块肥肉。利用痴男怨女的迫切心理,稍微磨练一下骗术就能小有成就。再玩大点搞个团伙培训班,针对男女不同的心理诉求,当个解语花知心人。”
“反正网上谁也看不见谁,骗子很容易就让那些痴男怨女把他们幻想的天上有地上无,偏偏天降狗屎运拍给自己了,心里哪怕就是有那么一点觉得也许被骗了,情感上恐怕也不愿承认吧?这时候,骗子再张口说有经济困难,要点钱什么的……”
周垚边说边看向仇绍。
他双肘撑在桌边,袖口挽上去,露出一截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那双她认为颇为性感的手交握着,侧首间向她这边位倾,像是很专注在听她说话。
仇绍声音低沉:“网站首页会定期公布一些婚骗婚托的行为和手法,但即使如此每年也有不少用户上当受骗,都是源于侥幸心理,认为自己遇到的不是骗子,给对方也给自己找借口。”
周垚抬起一手撑着太阳穴:“人之常情。别说网上,就是生活里遇到喜欢的,这个人有难关过不去跟自己要钱,哪怕是怀疑,也会想冲着这份喜欢帮一下吧?”
仇绍半响没说话,抬眼时漆黑的眼底像是柔和的灯光蒙上了一层纱。
“如果是你,你也会帮?”
周垚眨了下眼,笑容渐渐漾开。
“帮。”
静了一秒,又补充:“因为这个人首先想到的是我,哪怕就当我是冤大头,我也是第一个被想到的人。”
仇绍依旧是那不紧不慢的语气:“即使被骗。”
周垚点头:“即使被骗。”
仇绍不语,望着她,像是预感到有下文。
果然,周垚说:“但这之后,我得加倍讨回来,用我的方式。因为这世界上最坑的买卖,就是空欢喜。”
仇绍静了片刻,“嗯”了一声。
半响,吐出四个字:“睚眦必报。”
这四个字低低沉沉,那尾音仿佛还向上勾着,别有一番味道。
周垚笑了,眉眼弯弯。
随即微微倾身,靠过去一点,却又称不上勾引,声音很低:“我说,仇先生……”
仇绍:“嗯。”
周垚笑的不怀好意:“你说,你今天这种行为……算不算是电灯泡呢?”
仇绍未料有此一问,怔住。
周垚半眯着眼,虽不咄咄逼人,却像是和他较劲。
“我和商先生有约,你说你也能喝点?呵,这是什么逻辑?”
啧,若不挑明,还真当她是纸糊的?
她分明记得任熙熙说过,那天晚上她阑尾炎犯了,半裸的身体不小心被房东看见,房东下意识就错开目光,是个修养极好的人。
可方才在车里,周垚敢用后半辈子睡男人的权利诅咒发誓,她捡完手机抬起身的瞬间,胸前露出一大片肌肤。
他分明看的一点不避讳。
那眼神被她捉个正着,还特别坦然。
有些事……似乎不同了呢……
只是从哪里开始的,周垚却说不上。
周垚正想着,片刻间,就见仇绍也笑了。
那唇角勾起,角度没变,却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偏偏一身装束笔挺,不动如山的坐着,让人还真说不出什么来。
然后,周垚听到这样四个字:“想听实话?”
废话……
周垚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
仇绍轻笑:“听你和那位商先生的交谈,无论是语气、腔调、内容,你们之间都很陌生,何况你也说了那是你堂姐的前男友……”
停顿一秒,漫不经心:“请问,我如何做电灯泡?”
哇靠……
这么的理直气壮,这么的道貌岸然。
这个男人还真是……
周垚脸色一转,笑的狡猾极了:“你这么说也对。可是仇先生,咱俩貌似也只是普通朋友吧?”
仇绍不语,幽黑的目光定在她脸上。
周垚努努嘴道:“最多最多,你也只是我的房东,我的老板,可我有按时交租,也有努力打卡啊。”
她边说边撩了下头发,故作困惑:“哎……你看我这里约了人,虽说初衷是想帮这位商先生找个下家的,可我总不好一上来就介绍你们认识吧,会吓着人家的。”
仇绍缓缓垂眸,唇角带笑,像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周垚眯了下眼。
笑屁哦……
随即语气一转,冷了几度:“所以,能不能先请你移驾,等我这边缓冲好了再引荐。”
片刻沉默,四目相交。
她眼神妩媚,他眸光漆黑,彼此眼中各映着一道影子。
所谓高手过招……
一草一木都不能妄动。
半响,只见那薄唇边的弧度越发的深,是撩人的钩子。
随即起身,迈开长腿。
两人不再交谈,连目光都没有瞥向对方,形同陌路,一个拿出手机看工作汇报,一个拿出几件彩妆,悠闲补妆。
……
小店员也给两人送上饮料时,刚好听到最后几句,又见仇绍坐开,两人各自忙碌,小店员的价值观一下子受到冲击,一步三回头的折回吧台边。
两个老男人也正好看到这一幕,尚在灵魂出窍,见小店员回来,立刻追问是不是吵架了。
那小店员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想了想,突然问:“你们看日剧吗?日本偶像剧。”
“靠!”两个老男人异口同声。
小店员急忙说:“我是认真的,之前有个特别火的叫《四重奏》看了吗?”
两个男人一起摇头,其中一个说:“他们在聊日剧?”
小店员说:“不,那个日剧里有一段特别牛逼的话,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告白,是小孩子干的事。”
两个老男人一起点头。
小店员:“成年人之间就是撩。”
两个老男人一起挑眉点头。
小店员:“撩的第一步,就是抛弃人性。”
两个老男人彼此看了一眼,齐刷刷的望向那边灯下的一对男女,周垚那模样狡猾到极点,像是正在瞄着陷阱里的猎物,而那仇绍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仿佛人在陷阱里也能随遇而安。
果然看着都挺没人性……
老k:“有道理。”
阮齐:“嗯。”
小店员继续说:“撩的套路有三……”
两个老男人又转过头,眼巴巴的。
小店员:“一,变成猫。”
“……”
小店员:“二,变成老虎。”
“……”
小店员:“三,变成落汤狗。”
“……”
小店员:“刚才我觉得垚姐是猫,这会儿我觉得好像要变成虎了……”
“……”
两个老男人顿觉心累,所以他们才是万年单身狗啊。
……
…………
商陆比约定的时间来的要晚。
周垚也不着急,商陆在微信上已经打过招呼,车堵在外面,找个停车位已经找了三十分钟。
周垚喝了一杯饮料,就着昏暗的光补完妆,直到商陆走进来,她整个人都处于游刃有余的状态。
商陆坐下时,周垚给他叫了杯酒,笑道:“这是阮哥开发的新酒,你尝尝。”
商陆抿了一口,微笑时身上忧郁的气质也仿佛化开。
一瞬间,周垚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当年堂姐周沫一时情迷难自禁,移情商陆,是有道理的。
这个男人,就像是周垚小时候玩的拼图,明知道拼出来就是包装上的那幅画,却还是想挑战。
周垚的目光落在他面前的酒上,不太认真的问:“好喝么?”
“还不错。”
“那你觉得定价多少合适?”
“一百上下吧。”
短暂的一阵寒暄,周垚撑着头,一手玩着发尾,突然拐入正题:“商先生,其实我有个问题很好奇,你能为我解惑么?”
商陆一怔,进而笑了:“请说。”
“你今天约我出来,是我有什么地方帮的到你么?”
通常情况下,周垚不会这么直接问,男人约女人来酒吧,还能是什么事?
商陆像是在认真思考她的问题,片刻后不答反问:“如果我说了实话,周小姐会生气么?”
周垚眨了眨眼,笑了:“也许会,也许不会,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商陆点了下头,目光低垂:“其实原因就像我之前透露过那样,周小姐身上有一种让我感到很亲切很熟悉的感觉,可以说很吸引我。”
顿了一秒,商陆抬眼,眼底有些困惑:“但我想,并不是喜欢。而是,比这个更深一些的东西。”
周垚自然知道是什么。
她和周沫长得有几分像,性格在某些方面也相似。
周垚挑了下眉:“你想让我帮你找回忆,是么?”
商陆点头:“我知道很唐突。”
周垚没说话。
商陆继续道:“尤其上次周小姐说的话,让我意识到我的问题。所以这次约你,我是想开诚布公,如果你愿意,可以以你觉得不反感的方式,可否请周小姐抽出一个月时间和我相处,我会有重谢。”
呵……他到是直接。
万一她真哪根筋儿搭错了答应了,将来商陆知道她和周沫的关系,会不会跌破眼镜?
周垚没搭腔,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件事——堂姐周沫和这个男人的纠葛,这个男人在出车祸的关键时刻,选择自保,放弃了堂姐。
周垚不禁自问,整件事的结果,是不是要庆幸周沫不够爱商陆呢,是不是要庆幸周沫最终也没死呢?
如果爱,伤害得多大。
如果死,似乎也谈不上爱了。
半响过去,直到商陆叫周垚的名字,她才醒过神。
只听商陆道:“算了,周小姐不用为难,刚才的事是我太唐突。”
“哦。”周垚眨了眨眼,说:“不,是我走神了。”
隔了一秒,周垚突然笑道:“先不说刚才的事,就说你失忆的事吧。商先生,你知道么,我会看手相。只要一眼,就能看到你的过去未来,你信么?”
商陆有些意外:“周小姐还会这个?”
废话,斩男必备套路啊。
周垚笑嘻嘻的:“只是很多男人害怕这个,怕被我看出一些不想让我看到的东西。”
她边说边伸出一只白净的手:“不知道商先生敢不敢?”
不知是否是错觉,周垚的余光似乎瞄见了隔壁桌的那个原本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身影,在听到这番话时,竟向这边侧了下头?
可周垚并没有看过去,依然直勾勾的望着商陆。
直到商陆在她鼓励的眼神下,将手递过来。
她一握住,就感觉到这只手的厚度。
而且她肯定刚才不是错觉,隔壁桌那个男人,的的确确看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各位亲,更晚了,白天写了七千字,有问题被我推翻了,连爬带滚的弄好这章四千多字,终于更了。
看到留言问裸奔0存稿的问题:是的,一直裸奔从未放弃,因为某篇试过存稿20w结果开始更新的时候全部推翻的虐,再也不存稿了。每天现写现更。。。虐哭
红包继续~么么哒先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