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敞而明亮的办公室里, 角落里的无叶风扇在缓慢地转着, 时而吹拂过旁边的落地绿色植物,站在中间直挺挺的几个大活人竟一动也不动。
陈经理额头上的汗已经从头顶一路滑进衣领,他不敢擦,用余光瞄着负责培训的主管李洁。
李洁是个口才很好职场经验丰富的女人,四十开外,一身职业装,身材保持得非常标准, 为人严厉, 由于性格上的不近人情, 和两任丈夫的关系都闹得十分僵, 和第一任丈夫育有一子。
陈经理将刚才在监控室里发生的一切转述给李洁。
李洁第一反应就是:“这么难搞的剩女谁发展的,这种客户宁缺毋滥, 一个就能搞死人。这个年纪, 这个性格,这种择偶标准, 不是剩女是什么?”
除此以外, 她的职场生涯里还有一条铁律,女人宁可离过婚,也不要没结过婚,离过婚的女人还能说是婚姻不幸, 没结过婚的女人一定是个人不幸。
这些年,李洁一路带着手下的客服披荆斩棘,跟着公司最早一任老板过关斩将, 度过无数难关,可以说是“有情人”的开荒牛和三朝元老,手里握着实权和小股份。
李洁仗着这些优势,后来升上来的同级主管即便和她有摩擦,也会自动避讳。
人人都知道,这个主轻易不能得罪,得罪不起,得有滚蛋的觉悟,否则早晚会被报复回来,再不然就得有十足的把握能把李洁一击到谷底没有翻身的机会。
就这样,李洁仗着功劳大资源多,在“有情人”过了好几年风生水起的日子。
直到这一年,公司空降新股东仇绍,典型的高富帅,全公司小姑娘心中的金龟婿。
在李洁看来,这却是一个不了解中国国情和婚姻现状的海归,外表是黄皮肤黑头发,骨子里却是老外,不免有点欺生心态。
但李洁的“轻蔑”和“欺生”,很快就在仇绍接连实行的几道政策之下,渐渐转化成“忌惮”和“下有对策”。
仇绍改革的手段可谓雷厉风行,平时看上去淡淡的一个人,从不见动火,想不到做起事来又狠又辣,已有三个资深主管被请走,一个程度轻点的被派去一线带业务。
加上在培训客服一事上李洁和仇绍有过两次没有正面交手的小摩擦,李洁早就有预感,下一个他要拿她开刀。
这不,陈经理刚给李洁提个醒,李洁就炸毛了。
可陈经理又飞快的告诉她,这个vip得罪不起,是仇先生亲自办的会员手续的。
李洁一听,不说话了,站在仇绍的办公室正中间沉思了好一会儿,根本没注意到陈经理使眼色。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莫非今天发生的事是刻意安排的一场好戏,就专门找她手下最沉不住气业绩最低的小可下手,借力打力给她来个下马威?
哈!未免太小瞧人了!
……
这边陈经理满头汗,只想怎么摘责任,而李洁却在阴谋论。
他们面前不远那张宽大厚重的实木办公桌后,深棕色的皮衣里正做着令他们各怀鬼胎的始作俑者——仇绍。
仇绍双腿交叠,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镜片有些反光,让人难以窥视那双眸子里到底是晴是雨。
他正在翻看一份培训客服的讲义,上面罗列着李洁总结的经验和观点,其中还有一段摘抄过来的一段话,标题为“女性要树立正确的择偶观”。
仇绍快速扫了一遍,随即捡起手边的铅笔将这段话圈起,扔向桌面。
“啪”的一声,讲义和桌面发生碰撞,对面两人立刻抬头。
陈经理心里一惊,李洁却镇定得多。
只见仇绍抬眼,问:“这段话出处是哪里?”
李洁拿起讲义看了一眼,说:“网上找的,一个社会专家说的。我认为很有道理。”
“哦?”仇绍挑眉,“具体说说?”
陈经理知道李洁是个居功自傲的脾气,本想提醒她少说两句以免殃及池鱼,可李洁却像是被仇绍那神情刺激了一样,双手捧起讲义,瞬间抬出一副要给这位大股东也洗洗脑的劲头。
李洁:“第一,适当放宽择偶要求,降低择偶的物质和利益标准,屏弃‘上升婚’志向,屏弃‘宁缺毋滥’的思想,扩大择偶范围。我认为,这点恰好点出了现在大龄剩女的本质,当然还有部分剩男。很多剩女之所以剩下,是因为想靠婚姻致富,想利用婚姻做跳板,提高生活质量。这种观念很可笑,有谁规定婚姻是只能往上走的?”
李洁话落,办公室内一阵死寂。
陈经理大气不敢喘,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大股东。
职场上老板若遇到李洁这样的主管,即便她所言非虚,通常也会有点生气吧,有谁乐意被下属这么直接的顶撞,还是用嚣张教育的态度?
可仇绍的神色却淡极了。
难道也是忌惮李洁的功劳和手里的股份?
陈经理正这么想着,下一刻,就见仇先生有了动作。
他摘掉眼镜,放在桌上,一手食指在那实木办公桌面轻轻敲着。
“择偶若不是宁缺毋滥,难不成要宁滥勿缺?物质和利益标准,从婚姻本质上说并没有错,有谁是希望结婚之后走下坡路么?至于靠婚姻致富,通常有这样打算的女性,最聪明的做法难道不是在更年轻的时候实现么。等过了适婚年龄再谈‘致富’,这似乎不是年龄,而是智商问题。”
李洁的观点被弹回来,立刻做出反击:“真巧,这里的第二条就解释了您刚才的疑问——女性应该清楚的认识婚姻并不是简单以物质或地位为基础的两个人的结合,其实婚姻就应该超越物质、地域、民族、风俗,对同舟共济的另一个生命体的尊重和承诺,要躲注重感情因素。”
这话乍一听没毛病,似乎是说感情能战胜一切。
只是别细琢磨。
仇绍闻言,不禁轻笑:“请问李经理信教么?”
李洁一怔:“我是无神论者。”
仇绍:“那么你对宗教有多少了解,比如犹太教,比如基督教,比如伊斯兰教。”
李洁张口欲言,却没有吐出一个字,似乎已经意识到仇绍的意思。
仇绍:“这几种宗教民族在你看来可以通婚么?”
李洁自然也听说过所谓一些宗教里不和外族通婚的习俗,有的男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宗教群体中的某个姑娘发生了关系,还被处以私刑。
可这又怎么样?
李洁理直气壮道:“很多回民就和汉族通婚了。”
仇绍依然不紧不慢:“你说的情况确实有。但真正对自己信奉的宗教怀有尊敬和承诺的族群,很难做到这一点。在美国,信奉不同的宗教的人会有独特的社交圈,背弃者会被排斥在圈子之外,永远放逐。李经理,你确定你要将这个问题轻描淡写过去,再灌输给客户们,让他们以为只要有感情,民族、宗教、地域、文化都不是问题么?”
李洁抬起了下巴:“您的意思我明白。可这不是在美国,是在中国。您在美国学的那一套,在这里不实用。”
一阵静默。
陈经理已经将头埋了下去,到底是强龙不敌地头蛇啊……他还是专心做鸵鸟吧。
直到对面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陈经理浑身一激灵,抬起头时,正看到对面的仇先生缓缓勾唇笑了。
就听到仇先生说:“的确,这是在中国,所以你这篇断章取义的文章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
别说陈经理,李洁也愣了:“不符合?我断章取义?”
只见仇绍抬手在键盘上操作了几下,随即将面前的显示器掉了个位置,正对着陈经理和李洁。
“你这篇文章是2012年一个地方科技学院助教写的论文,题目是《日本女性晚婚不婚原因探析》。”
李洁:“……”
仇绍:“李经理,你用五年前一篇分析日本女性的文章,来套用中国都市女性的现状和心态?作为公司的股东,我会认为你对本职工作不仅不负责,而且轻视客户的智商。”
什么……居然是分析日本女性的?
李洁飞快的回忆起来,好像还记得这原本是她在微博上见到的一张截图,博主并没有附上文章名,更没有提过是对哪个国家女性的分析。
可是她看了下内容,就确定描述的是中国都市女性啊!
李洁只觉到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手脚开始发凉,可她长年以来的斗争精神却没有被轻易打败,她依然想做最后的博弈。
李洁:“日本也是亚洲国家,日本女人和中国女人有很多共通,社会形态也……”
然而这一次,仇绍却没有听她讲完。
“日本不婚晚婚的女性比例之所以逐年升高,是因为经济独立的意识增强,理想对象不容易找。如果你所谓和中国女性的共通是这两点,我不否认。可你别忘了,日本是个女人的工作和家庭不能两立的国家,日本女人要跻身社会,晚婚不婚是唯一的出路。”
话音落地,仇绍站起身,绕过办公桌。
那声音又低又沉:“诚如你所说,这是在中国,日本那一套在这里不实用。”
办公室的门打开时,那声音撂下来:“这种耸人听闻的讲义公司不会再用,三天之内我要看到新的培训方案。”
陈经理的声音追了上来:“那……那刚才的客服。”
“交给人事部。”
陈经理会意:“是。”
“另外……”仇绍立在门边:“让人事部给李经理出封警告信,全公司通报。”
什么?!
陈经理怔住,李洁瞪大眼。
公司规定,三次警告之后,会直接开除……
只听仇绍淡淡道:“如果李经理不满决定,可另谋高就。为表歉意,公司还愿意以高价买回你手里的股份。”
李洁立刻白了脸。
名为买回,实则斩草除根。
她又岂会不知?
…………
另一边,周垚被请进了高级vip接待室。
这里不仅有可以陷进去半个人的软沙发,小茶几上还摆放着小蛋糕和玫瑰花茶,待遇简直像是在美容院。
只是只有一份。
周垚坏心的想,多半是刚才那一幕把镜头后的人吓着了,知道她背后有人,这才用茶点麻痹她的斗志,降低她回去告状的概率?
周垚一边愉快的脑补,一边将小蛋糕送进嘴里,舔了舔唇角,又摸了摸绷在肚子上的裙腰,感觉自己还能再吃一块。
可四下一看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她又懒得起来……
抬眼间,只见玻璃门外恰好经过一工作人员,她旁边还跟着一个看上去土大款打扮的中年男人。
周垚要招手喊人,可那工作人员却飞快的把眼神错开,还领着那男人加快速度的离开门口……
中年男人见到周垚却是眼前一亮,有些留恋,走过门口时还小声问身边的小客服:“刚才那位女士也是会员?”
小客服有点尴尬的虚应。
就听中年男人说:“哎呀,如果你们这里的女性会员都是这个级别的,那我早就入会了啊!”
话音落地时,刚好经过走廊拐角。
小客服只见迎面过来一道高大的身影,抬了下眼,心里一咯噔,根本没有接这位客户的话,满脑子想的都是该不会被仇先生听到了吧??
“你好。”
交错而过时,小客服还听到仇先生和这位客户打招呼,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好听极了……
可小客服来不及想更多,那背影那大长腿,很快就消失在拐角。
……
接待室里,周垚撑着太阳穴还在和思想作斗争,是起身去找个人给她买蛋糕呢,还是继续懒坐着直到坐够了自己去买呢……
直到余光瞄到侧前方的玻璃门被人打开,走进来的人又高又大。
周垚慵懒的抬眼,眼角向上挑着。
咦,这不是仇先生嘛……
但见仇绍目光温和,唇角带笑,手臂上搭着着西装外套。
周垚眨了眨眼说:“啊,仇先生,你们这里的蛋糕蛮好吃的。”
仇绍扫过那只有点残渣的小碟子上,抬眼间目光又落在她的唇上,唇妆残了,只有淡淡的红色,她正咬着唇角,意犹未尽的模样。
“周小姐喜欢,是我们的荣幸。”
周垚笑眯眯的:“喜欢喜欢,可喜欢了。那个,我能再要一块么?”
仇绍低声笑道:“不如咱们出去吃?”
周垚歪了下头,蓬松的发落在一边肩上,另一边肩膀上的布料微微下滑,露出好看的半截锁骨。
“你要请我吃饭?”
仇绍点头:“赏脸么?”
周垚:“当然!”
她答应的痛快,双手想撑着软绵的沙发垫站起来,却一下子陷进去,身子抬起到半空脚下一滑,又坐了回去。
这时,眼前出现一只大手。
周垚定睛一看,蜜色的肤色,智慧线和生命线长的吓人,还有那条又干净又直接让人好想破坏弄乱的爱情线……
周垚没客气,只看了一眼就把手搭上去。
顷刻间,就觉得手上一紧,身体一轻,还没反应过来人就站起来了。
感觉他都没用力……
感觉自己像是个小鸡子……
诧异的瞬间,却不防起势太猛,她脚下因惯性而向前迈了一小步,另一手下意识撑住眼前那条臂膀。
她眨了眨眼,睫毛向上抬,正看到他干净有型的下巴,和微微扬起的唇,隐约间似乎还闻到一股好闻的气息。
啊,是肉香啊……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的作者有话说被我改错字的时候不小心删了,文里李洁提到的理论截取于《日本女性晚婚不婚原因探析》,被人断章取义的截了一段放在网上,没提日本背景现状,直接套用在中国女性身上,我觉得不对就去搜了出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