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垚靠着墙, 双手环胸, 听着听着竟笑了,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就像是被那杯后劲上来的咖啡打通了哪根筋。
人精神了,脑子也活络了。
她转身去了一趟洗手间,等折回那间窄小的会议室时,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姑娘已经在等她。
“请问您是周垚周小姐吗?”那姑娘明显松了口气。
周垚一怔。
这声音……
咦,不就是刚才在茶水间里透露下午要来个丑爆了的大龄剩女, 却又劝同事不要任意围观的美眉么?
先前虽然和这个姑娘通过电话, 可周垚当时在宿醉, 电话里的声音又有音差, 在茶水间外一时没认出来。
然而只一刻,她非常确定自己没听错。
丑爆了?大龄剩女?
还别撞枪口……
呵呵, 妹妹, 你难道不知道茶水间和洗手间是体现一个企业的文化最牛逼的圣地么。
……
周垚眨了下眼,坐下时笑道:“刚去了下洗手间。”
她脑海中还回荡着这小姑娘嘴里的“闲话”。
说介意谈不上, 却是真的有点诧异, 感觉自己进入了另外一个次元,正面对一个靠挣“丑爆了剩女”兜里钱的小姑娘,还不小心听到她对将来“自己”的歧视和贬低。
啧,再看这姑娘的长相。普普通通, 属于邻家女孩。
年纪呢,距离“剩下”还有几年。
可她是哪来的自信自己将来不会列队其中呢?
周垚正在想,就听到对面的姑娘开始自我介绍, 她名叫小可,今天二十三,如无意外会成为周垚在有情人的私人顾问。
意外?
周垚撑着太阳穴没说话,不知道刚才她跑去听是非算不算“意外”?
这边,小可很快进入演练过几十次的洗脑环节。
她先是非常热情的夸奖周垚的相貌气质,说她比照片上好看,穿衣服有品位,最主要是本人好年轻啊,一点都不像三十岁的。
周垚挑了下眉。
这大概是小可能想到的最“真诚”的赞美了。
或许在这小姑娘的世界里,衡量女人的价值标准就是这么理直气壮简单粗暴。
哪怕这个女人浑身是宝,加起来的分量也不如“花样年华”这四个字值钱,所以即使不小心“老了”,也要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老。
这得多可悲,女人的价值只有年纪。
可周垚没发作,乐意收下这份赞美,毕竟没有女人希望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
她漾出一朵笑容,道:“谢谢。”
小可见状,开始口沫横飞的灌输“价值观”,试图让周垚对未来充满信心,坚信自己一定能嫁出去。
虽然周垚的笑容让小可有点发憷,可她对自己说一定是自己太敏感。
眼前这位,可是全公司小姑娘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仇先生亲自发展的高级vip大客户啊,能把她成功打发出嫁,比做一百单业绩都要博眼球易上位!
听说这位客户之前因为一场误会和仇先生相识,而且听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描述,此女不仅化浓妆嘴巴犀利,而且心机深,心肠坏,怎么听怎么像是葫芦娃的蛇精,而且卸妆了一定丑爆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名。
所有客服都在脑补这个周垚的背景来历和难缠程度,所有人都想挑战尝试,但又害怕会失败,会得罪大股东。
事实上,小可是这批客服中比较有企图心的一个,想上位想破了头,想着五位数的提成,想成为小组长,想在给这群年纪在三字头、四字头的客户当人生导师并从中享受到优越感,还想……
小可“想要”的东西太多了,也太着急,结果越发显得真实业绩过于骨感,只好先抓住这块大多数客服都不敢碰的烫手山芋。
反正再烫,也是个充满迷茫和迫切嫁人**的剩女。
……
接下来,小可表现的很积极,就按照培训的内容一样,先提出引导性的话题。
通常来这里买“希望”的客户一听到这里,就会产生交流的**,恨不得把自己苦水都倒出来。
小可却不知道,周垚一直在“配合”,而且感觉自己的雅量还能再支撑一会儿。
可当小可问起周垚的感情史时,她却挑了下眉,笑的一脸坏女人的模样。
“啧,太丰富了。我看上的男人至今没有跑得掉的。”
小可愣住,瞬间被这副老辣的姿态闪瞎了眼,但转而就自动脑补这是一个放荡的以被男人占便宜为荣的碧池。
小可努力掩饰眼中的鄙视,努力笑的贴心:“呃,我想您以前的经历都是‘玩玩’的心态居多,但在这么丰富的经历中也会感觉到疲倦吧,想找个真的能过日子的,懂您的男人,一起创建幸福……”
一句话,说的周垚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跑出来繁殖。
一句话,就否定了周垚历任帅哥男友,那些都是脑残,屁都不懂。
显然小可认为的幸福就是“婚姻”。
周垚歪着头,一脸无辜:“谈恋爱当然是为了玩玩图自己开心啊爽哇,不爽也不开心还谈个屁哦。咦,难道有哪个女人打从心里愿意被一个男人绑住么?”
小可:“……”
被一个男人绑住……这难道不对吗?!
女人不都期待着一期一会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周垚语气坦荡极了:“我怎么记得,有个姓恩的大胡子说过,婚姻是为了限定配偶的交|配权以便将财产留给下一代才出现的产物?也就是说,婚姻和开心和玩和爽无关。如果大前提不存在了,没有人愿意和一个人过一辈子的。”
小可的“三观”小碎了一下。
她愣愣的看着周垚半响,很快就想到自己的指责和培训经理的话,一定要掌握主导权,一定要得到客户充分的信任。
小可决定把“正题”找回来:“可是您毕竟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否则也不会来我们网站。这说明……您还是想结婚的吧?”
闻言,周垚夸张抬起一手轻轻捂住嘴,“哦”了一声道:“对对,哎,你看我这记性……其实呢,我是不排斥结婚的,如果结婚是获得幸福的唯一路径的话。尤其是现在家里催得紧,总觉得我追求的所谓‘幸福’太扯淡了,说我不自量力啦,眼光高啦,让我降低要求先把婚结了再说,那些幸福什么的磨合一下以后总会有的。可问题呢就出在这里,你说,一个我一眼就觉得不会带来‘幸福’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有信心,有耐心,有决心和他一辈子呢?”
这逻辑太强大,也太唬人,这位高级vip太邪门,也太刁钻。
小可几乎就要点头了,但她还没有忘记本职!
“呃……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话说回来,您家里人说您眼光高,我能问问您都有些什么条件吗?”
周垚笑着反问:“我都告诉你了,你就能帮到我么?”
小可:“我很有这个信心!真的,我向您保证,我们网站的优质客户条件都很好。”
周垚也痛快道:“那好,我说,你记。”
小可立刻拿起一张a4纸,执笔蓄势待发。
谁料……
“no。”
周垚竟努着嘴摇了摇头,蓬松而散发着植物洗发精香气的头发在肩上像是骚气小波浪一样摆动。
然后,在小可呆愣的目光下,那做着精致彩绘指甲的手指转而又捏起三张,塞到她的笔尖下。
笑容体贴而妩媚:“这个量,就差不多了。”
“……”
小可的目光还停留在周垚的指甲上,那款式很少见,很性格,做工精致,不像是一般街边小店的出品。
她发现,她真的越来越不喜欢这个颐指气使,天然嘚瑟的女人了!她身上挂着太多让人嫉妒的标签,恨不得都扯下来。
而且她对她立志要成为那种牛逼女人所有最美好的畅想,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个女人展现的更完美,更淋漓尽致!
但小可转而又想,哼,这个女人现在拥有的一切,自己根本不用到这个年纪,就能得到!
……
小可短暂的走神,很快就被周垚食指在桌上轻轻敲着的“咳咳”声勾了回来。
只见周垚拿出一枚小镜子和一个外国品牌的夹心款口红,一边漫不经心的补妆,一边说:“先说长相的条件吧。嗯……不能太丑,起码不能让我恶心。”
小可盯着那颇有质感的白色管体,和周垚娴熟而讲究的涂抹手法,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什么。
“……这,有没有具体一点的描述,比如五官端正?”
周垚大眼眨了眨,作势思考:“哦,具体的?”
呵呵,那我就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具体。
周垚:“天庭饱满,但不能谢顶。”
小可:“……”
周垚:“眼睛可大可小,但最好不要一大一小,也不能是三白眼。”
小可:“……”
周垚:“脸么,大点小点都没事,可是不能尖嘴猴腮不能像猪头。”
小可:“……”
周垚:“身材不用多健美,我也不求他器大活好,但起码要健康点……”
小可:“……”
周垚:“你知道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啧,天生需求大,我也没办法。”
小可:“……”
小可越听头越低,起初只是有点傻眼,脸上有点热,渐渐地已经开始怀疑人生,除了手上机械的奋笔疾书,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
但写到一半,手也开始哆嗦了。
那,那个字怎么写来着……
直到眼前突然出现了那好看的彩绘指甲,在a4纸上敲了下。
性感的女人声就在面前撩着:“妹妹,不是这么写。器,是大器晚成的器,就那个美剧,没看过么……哦,就是四张嘴围着一条狗啊!”
小可快要羞哭了。
呜呜呜……这个姐姐哪里来的!
周垚却不理她,收起彩妆玩起了指甲。
周垚:“性格嘛,不要让人觉得烦,不要粘人,要独立,要有自己的空间和健康的嗜好,能赚钱养自己。”
小可:“……”
周垚:“我倒是不需要他多富有,和我赚的差不多就行了。哦,还有,我拒绝献爱心给直男癌、妈宝和巨婴。”
小可:“……”
周垚:“最最最重要的是,要懂得何谓尊重。”
小可:“……”
周垚“呵呵”一笑:“你知道的妹妹,有些人就爱做两面派,当人一面夸你,背人一面损你,鼻子朝天长,自己嘴巴有多臭永远闻不见。”
小可终于面色通红的抬起头。
对上周垚无懈可击的笑容。
莫名的心虚爬上脸,可怕的直觉告诉小可,这个周垚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给她难堪。
然后,小可就听到周垚笑嘻嘻的公布谜底。
“哦对了,听说我和你们大股东仇先生关系匪浅?嘶,那你说,万一,我是说万一哦,万一我一年会员到期都没有嫁出去,或者你连做我的‘顾问’一小时都没坚持到就被我这个丑爆了的大龄剩女逼疯了……你说,我该怎么和仇先生反应呢?”
在说到“丑爆了的大龄剩女”时,语气还可以缓慢,着重。
顷刻间,小可脸色煞白。
……
呵呵,话说到这个份上,谁还管这个小姑娘会不会花容失色的跑出去,会不会连续三年诅咒她一辈子嫁不出去被男人玩死呢?
这一刻,周垚就只知道一件事——
女人一生下来就比男人要辛苦,要面对处女摸归属,道德绑架,和大男子主义,长个子宫不是流血,就是生崽、生瘤。
未婚时被说结婚才是幸福,结婚时被说生育才是幸福,生育了被说孩子高学历、高薪厚职才是幸福,等孩子成熟了又被说让孩子结婚生子一家人四代同堂无病无灾有钱有房孩子孝顺帮她养老送终才是幸福。
只要将这些标签收集齐了,就是“人生赢家”。
直到咽气,背负一生。
可悲的赢家。
男权社会给女人的定义已经够狭隘了,真的真的不再需要女人也加入到“诅咒”的行列。
偏偏这个恋爱次数五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价值观还没有完全成长开的小丫头,深受男权社会的洗脑,却毅然加入帮适婚女性缔造未来幸福的行列中来。
周垚不懂,这丫头哪来的自信认为以她这种发育残缺的心智,能帮一个性格只有棱角,永远在放飞自我,每天都在弱肉强食的大草原上厮杀滚打的女人,找到“家”,找到归属,找到可笑的“幸福”呢?
……
一瞬间,小可只听到心里“咯噔”一声,像是小心捧在手里的饭碗碎掉的破灭声音。
只是,小可还想做最后的抵抗,哪怕心里已经寸草不生。
“姐,如果我说话得罪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是我不懂事,我还年轻,还……”
说着说着,小可眼圈也红了。
这一幕,恐怕能让一竿小狼狗心疼。
周垚却不紧不慢的将她打断:“你觉得……我丑吗?”
小可立刻说:“不,不,您很美,特别漂亮!真的!”
周垚歪着头,双肘撑在桌上,调皮的皱了下鼻子:“那你觉得‘剩女’是褒义词,贬义词,还是中性词呢?”
小可努力思忖着措辞:“呃,肯定不是贬义词,是……是中性词!不,有时候也可以褒……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一直觉得能做剩女的人都特别有勇气,不是代表被剩下的人,而是自己的选择。”
周垚睁大眼,眨巴眨巴:“咦,听你形容好像很牛逼哦!自己的选择,选择过和别人不一样的生活,有勇气面对和别人不一样的指责,在别人提出质疑‘你不结婚老了可怎么办’的时候,潇洒的说一句‘我特么的老了就死了啊’,怎么办,火葬场办啊!嘻嘻,是不是这样?”
除了点头,小可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因为连她心里都反驳不起来。
周垚笑的狡猾极了:“或者,在过年过节大家互相说‘恭喜发财’的时候,我也可以祝你一句‘早日成为剩女’,祝你早日找到勇气,是么?”
话落,周垚站起身,舒展了下腰肢,感觉浑身细胞都被那杯咖啡,被眼前这个嗷嗷待宰的逼丫头激活了。
她走到门口,回过身,再没有笑容。
“妹妹,你知道女人对自己最大的诅咒是什么吗?”
小可虚弱的坐着,缓缓摇头,没有看过去。
“是当你二十岁的时候,你觉得你有大把的时间构建未来。你看到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她拥有你向往的一切,你有信心到了这个年纪会得到的比她多,失去的比她少,你会成为一个让其他二十岁小姑娘仰视且羡慕嫉妒恨的人生赢家。可事实上,你终会发现,到了那个年纪你连你曾经向往的一半都没得到,而且永远也没有机会得到——那个差距到底有多远,你越老,就越清楚,就越绝望。然后,你想到你对自己的‘诅咒’,发现自己只能找一个你根本不会认为能将幸福带给你的男人结婚,还要哭着享受……”
——别哭,你终究会得到全世界,只是失去了自己。
……
这一刻,周垚突然想到自己二十岁时的模样。
一身的刺,横冲直撞,不想要未来,不懂得珍惜自己。盲目追求着痛,证明自己还活着,用一种痛去掩盖另一种。
每天都在诅咒自己,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死,为什么她还不死。
直到获得“重生”。
第一次尝到了用力呼吸的感觉。
真特么的爽啊……
活着真好啊!
要成为更好的自己,真特么的励志人生啊!
……
临踏出门口,那最后一眼,周垚没有给小可,而是投向挂在墙角的摄像头。
幽黑而深邃的镜头,像是通往无边黑暗的入口。
只一眼,周垚笑了。
然后拉开门,走出去。
如果这个公司体制健全,珍惜vip客户资源胜于珍惜企业寿命,那么方才上演的一切会被传达上去。
会整顿,会自我反省。
如果不是,呵呵,改革个屁!
…………
镜头的另一端,连接着一面电视墙。
原本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正战战兢兢的端坐在椅子上,并按照领导要求将这台摄像头对准的画面声音打开。
那个女人冷漠而轻慢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这间屋子里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但整个监控室没有人说话,偶尔只能听到倒吸气的声音。
客户部陈经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安的杵在那里,时不时看向身边高了他半个头的男人,公司今年新加入且负责改革的大股东仇先生。
但见仇先生双手抱胸,背脊笔直的站着,浅色的衬衫绷在手臂上,勾勒出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
那双漆黑望不见底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
面无表情,难辨喜怒。
直到最后,那个女人撂下那段耸人听闻的话,仇先生的唇角才几不可见的勾了一下,低沉的嗓音响起,结结实实的吓了陈经理一跳。
“你不是说,客服培训环节非常完美么?”
陈经理肩膀一抖,对上仇绍俯视的眼神:“也,也许是……”
他发现自己找不到借口。
仇先生口吻很淡:“婚恋网站的培训不能只是套路,首先是健康的价值观。再科学的培训课程,也救不了这种员工素质。”
话落,仇先生长腿迈开,转身走向门口。
陈经理感觉自己就要跪下了。
可开门的瞬间,一句话甩了过来:“你去留住这位周小姐十分钟,另外叫培训经理来我办公室。”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充一下,这章的意思不是说结婚生子相夫教子一家人和乐融融就是可悲的人生赢家,而是说背负这些标签为了积攒所有标签而盲目失去自己有点可悲。
有的人价值观就是要幸福美满三代同堂,最终也达到了,这是真的人生赢家,可悲个屁。
但有的人,到最后才想到“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别哭,这是时代的悲哀。
***红包继续,留言继续么么哒~***
……
话说我找到营养液的记录,在此感谢一下诸位小可爱~
读者“喵喵妙妙”,灌溉营养液+22017-05-2109:46:56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2100:09:25
读者“敏敏”,灌溉营养液+12017-05-2007:32:07
读者“kk”,灌溉营养液+12017-05-2000:07:37
读者“daxiongli”,灌溉营养液+12017-05-1923:57:58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923:44:46
读者“daxiongli”,灌溉营养液+12017-05-1820:04:57
读者“女那”,灌溉营养液+52017-05-1719:42:33
读者“二花咪”,灌溉营养液+12017-05-1718:08:12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623:44:32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618:38:41
读者“小牧”,灌溉营养液+12017-05-1610:06:4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600:11:17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521:38:55
读者“若雨翩然”,灌溉营养液+182017-05-1517:36:56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507:31:4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423:56:15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323:43:07
读者“彻羽_北约”,灌溉营养液+82017-05-1321:07:39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320:16:06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222:04:35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207:19:06
读者“等闲”,灌溉营养液+12017-05-1205:44:22
读者“等闲”,灌溉营养液+12017-05-1204:41:06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123:53:22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023:51:04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1021:01:06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1000:07:38
读者“”,灌溉营养液+202017-05-0921:00:55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0918:56:38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900:01:30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723:34:40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5-0623:52:36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600:13:47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500:08:30
读者“hn”,灌溉营养液+12017-05-0420:30:22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0420:03:21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323:42:51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0321:33:08
读者“九只老虎”,灌溉营养液+3202017-05-0311:54:46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219:59:21
读者“hn”,灌溉营养液+12017-05-0219:16:00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0218:10:39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12017-05-0123:57:37
读者“hn”,灌溉营养液+12017-05-0119:20:35
读者“呢绒呢绒”,灌溉营养液+12017-05-0118:44:22
读者“嘤嘤嘤我是粑粑”,灌溉营养液+22017-05-0105:52:02
谢谢大家的“植树造林”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