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张遗照旁边的座位,坐着一个虽穿金戴银却容貌朴素的中年女人,头上有白头发却没有染色,十指粗糙,正局促的调整身上的衣服和首饰,像是并不习惯这样的穿戴,目光也时不时略带尴尬的望向旁边空位上的遗照。
按照坐席安排,这个中年女人应该就是方晓的婆婆。
再往旁边,是方晓的公公,和她婆婆一样朴素本分的长相。
周挑了下眉,想着方晓也是心大,能这样堂而皇之的将亲妈的照片摆在她未来婆婆旁边,也不知算不算一种行为艺术。
但这么看来,方晓嫁的男人很纵容她。
周看向台上,那个站得笔直,因为紧张脸上已经开始出汗出油的新郎,模样并不出挑,人很瘦,长得很像父亲,旁边的司仪和他说话时,还不禁抿紧了嘴,抬手去抹头上的汗。
这么朴实的男人……他真的了解方晓么?
会不会在若干年后,才有一种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惊恐感?
哇塞,我娶的是这么一个女人!
只是这一眼,周就已经能判定,这个男人和方晓过不到一起。
嗯,突然就放心了。
来前的种种假设和高估,这一刻轻飘的只像是个屁。
哦,不,连屁都不如。
放个屁还有点味儿呢,这谜底连余味都没有。
只是有点失望,方晓连她妈十分之一的功力都没有。
她妈好歹年轻时还浪过一阵,还嫁过囚犯,这内心得住着一个多么不羁的灵魂啊!
只是后来老了,病了,没办法,得为女儿筹谋铺路,这才找了周孝全,那个半辈子都在做梦找一个温良贤淑妻子的男人。
怎么,你这么年轻就收山了?
呵呵,你要是能和这个男人过一辈子,就算我输!
…………
心里有了笃定,收回目光时周望向旁边,目光正落在搭在桌面的那只好看的手上。
他的食指正轻轻敲着一块四、五公分长宽的拼图块。
那拼图块被翻了过来,露出白色的底部,旁边准备好的碳素笔始终没有被拿起来。
周莫名的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人手一块,应该是用来让宾客写祝福语给新人的。
这种拼图祝福语,正面一般印的都是新人的结婚照,需要把所有拼图都拼到一起才能出现完整图案。
周拿起自己面前的那块,翻过来一看,图案像是一个人的眼角,上面还勾勒着彩妆,应该是“方晓”的。
静了一秒,周微微抬眼,一手托着下巴,神情那是又矜持又轻慢,原本就上扬的眼尾不经意的向四周扫了一圈。
在扫过坐在斜对面正在偷看她的青年男子时,还带着三分礼貌七分不正经的笑了一下,笑的那青年一脸懵逼。
这个表情她对着镜子练习过无数次,练的眼睛抽筋,为的就是一个撩。
不曾想,今天竟然用在这里——
见那男青年终于不好意思的别开脸,她放在拼图块上的手迅速向自己一扒拉。
那拼图块就落在她的黑色蕾丝裙上。
周依然维持着那装逼到一定境界的表情,缓缓将双手探到桌下,打开随身小包的盖,将拼图塞了进去。
动作一气呵成,简直完美。
可周却觉得有道视线正锁在她身上。
叹了口气,她抬眼看向身旁的男人。
附耳小声道:“少一块不就拼不成了。”
错开距离时,只见他脸上仿佛有点一言难尽。
周正准备再补一句“怎么着吧,我就是这么幼稚”时,下一刻就见原本搭在桌面上那只好看的手,非常自然的拿起那块拼图。
然后……
也扔进她包里……
相比她做整套表情的演出,这男人简直坦荡的过分。
抑制不住的笑意“咕噜咕噜”的在心头冒泡。
周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盯着膝盖上那张着大嘴的包,愣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捡出那块,翻过来一看。
哇,是一只眼睛!
和她的“眼角”可以拼在一起!
怎么办,怎么办……新娘子的照片要独眼了,怎么办,太……太不厚道,太坏了,太恶毒了,太……
太想笑了!
怎么办,真的好幼稚!
周强忍住笑意,又一次倾身,小声说:“我是因为写不出祝福语,仇先生是因为什么?”
仇绍微微侧头,正要说话。
这时,就听到对面突兀响起的声音。
“请问,你是周吧?”
周看过去,说话的正是方晓的婆婆。
他们坐下这么一小会儿,和谁也没有打过招呼,主要是周觉得没必要,反正以后不会再见,何必为了一时的同桌而没话找话。
周:“嗯,我是。您是晓晓的婆婆么……”
接下来就是短暂的几句你来我往,幸而方晓的婆婆话不多,礼貌的寒暄几句终于落幕。只是同桌其他人总有不明所以的,便交头接耳几句。
——姓周?不姓方吗?
——是方晓继父的女儿。
——哎呀,这么可怜啊,妈妈没了,爸爸还是继父。
周充耳不闻,老僧入定状的喝了口茶。
直到周旁边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女人问道:“那这位先生是?”
她指的是仇绍。
周笑了一下:“我男朋友。”
顿了一秒,又反问:“您是……新郎这边的亲戚?”
方晓的婆婆这时候礼貌的回了一句:“不,这位是张女士,我们两家的婚事多亏了张女士牵线。”
哦,原来是保媒拉线的。
咦?方晓竟然相亲结婚?
那张女士很震惊:“你有男朋友啦?哎,之前晓晓还拖我介绍对象给你,我今天还把人带来了……”
周顺着女人的指向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桌清一色只坐着男人,没有一个女人,还个个都是万年单身狗的模样。
见周回过头去,有半桌男人直勾勾的望过来,像是在看砧板上的一块肥肉。
难怪她一直觉得如芒在背……
周回过头,心境突然有点微妙。
怎么说好呢……
不能说是歪瓜裂枣,但真的连她历任男友的颜值最低的那个都没够上。
这个素质,会不会是方晓是在故意恶心她吧?
可再一抬眼,目光正扫到台上焦虑的新郎,立刻又醒悟过来,嗯,这大概是方晓的基本审美标准了。
周看向仇绍,问道:“你说你带了你们网站客服的名片,拿来给我。”
仇绍看了她一眼,从内兜里掏出几张。
周拿过来数了一下,正好十张,便笑着对旁边的女人说:“巧了,我男朋友和您也算同行,不过就是稍微高端那么一点点,靠的是新媒体互联网。这些呢都是我男朋友的婚恋网站上优质客服的名片,若是您这边的资源发不出去,可以让他们向这些客服寻求专业意见,或者也可以注册会员自己在网站上找,兴许就找到看对眼的呢?多条腿多条路,您说是吧?”
张女士有点尴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本来么,她是经方晓的拜托才带几个单身男青年来的,这几个工作条件经济环境都不错,人品也好,恋爱史也清白,模样也算中等,只是没遇到心仪的对象。
通常这种情况,要不就是眼光高,要不就是死宅没机会认识,要不就是排斥相亲。
张女士也是在方晓这里打听清楚了,确定这个叫周的姑娘模样万里挑一,性格也开朗,正到了发愁嫁不出去的年纪,这才口沫横飞的说服了那几个单生男青年,让他们一定要来亲眼看看。
喜欢,就处处,不喜欢,就当来吃顿饭,多认识点朋友。
怎么想到……
人家不仅有了个这么帅的男朋友,还是同行来抢生意的!
见张女士有点进退两难,周也不客气,索性替她拿了主意,将几张名片一把塞进她手里。
等张女士醒过闷来,手里已经抓住了烫手山芋,也不好再扔回去。
张女士低头看了眼名片,还有点垂死挣扎:“那请问,您网站上的姑娘,都像您女朋友这么漂亮吗?”
周斜了过去:“恕我直言,您想的有点多。”
和她一样漂亮?那还去婚恋网站干嘛呀,都去选美网站好了。
这张女士的要求是不是也太高了点,难怪那几只找不到对象,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她漂亮的背影发傻。
张女士被噎个正着,说不出话。
倒是仇绍轻笑出声。
周望了过去,挑眉示意。
——怎么,你有意见?
只听仇绍笑着对那张女士道:“我们网站上优秀的女生有很多。只是您若是问我,我自然认为没有和一样漂亮的。”
沉默了一秒。
张女士恍然的张了张嘴:“对对对,说得对,是这么个理!”
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张女士自知白来了一趟,讷讷的别开头不说话了。
周这边细细品了一圈仇绍方才的话,越品越觉得此人孺子可教,不愧是一个大网站的股东。
他平日话虽不多,一旦开口却句句说在点子上。明明是干坏事也能干的理所应当,她明明是立志做个渣渣,在他嘴里也变成远大志向……
先不说其中是不是有揶揄的成分,这说话之道已经让他修炼成精了。
周靠过去,小声夸了一句:“仇先生,你还真是做老板的料。”
仇绍投来一眼,似是没明白她的脑袋里是怎么拐弯的。
“怎么讲?”
“嗯……我一向觉得,当老板的人不必有什么才能,也不用能干能吃苦能受累,只要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的员工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给他卖命,被卖了还乐呵呵的感恩戴德、五体投地就行了。我觉得,你就是这样的人。”
仇绍举杯的手似乎一顿:“我刚才没有说谎。”
周看过去。
正见仇绍侧过头来,漆黑的眸子中似乎映出了她的影子。
他的语气十分诚恳:“今天全场最漂亮的女生就坐在我旁边,从刚才进来就有很多男生一直在往这边看。”
周愣了一秒,立刻向四周看去。
果然,除了方才万年单身狗那桌,其它桌也有不少男人向她投注目礼,有的还轻轻举杯和她打招呼。
周回过头来:“你一说我才发现,真的诶,全场真没有一个比我好看的!怎么办,赢的似乎有点小轻松?”
“嗯……”
只有一个字的表示。
但不知为何,周好像又听到他心里在笑。
笑屁啊!
…………
吉时已过了十分钟,都不见新娘子进场。
在场宾客们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主桌这边也不安起来。
周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玩着桌布,涂着精致的蔻丹在桌布上滑过,脑补了一下也许方晓也突然意识到她和这个新郎不是一路人,已经哭天抹泪的劝服周孝全自己走进来赔礼道歉?
那边,也不知道方晓的婆婆是不是一早看出方晓的本质,和周想到了一处,人已经起身要去查看。
不想这时,灯光渐渐暗了下来,音乐声起。
周清楚地看到方晓的婆婆明显松了口气,却一脸不郁的样子。
哎,她真不是坏心肠要诅咒人家。
但这婆媳关系,还没结婚就露出撕逼的端倪了……
伴随着那首烂俗的结婚进行曲的旋律,宴会厅的门缓缓打开,彼端花门下出现一男一女。
女的身着代表圣洁的白色婚纱,笑得端庄。
男的年逾中年,被新娘搭着的手臂端的很平,看上去虽然没有这边妆全掉光了的新郎那么焦虑,却也有些紧张。
周孝全和方晓步履不大,步调缓慢,踩着节拍穿过红毯。
经过主桌时,像是突然有了奇特的感应。
原本目视前方的周孝全和方晓,竟然不约而同的向主桌望来。
仿佛已恭候多时,仿佛都在意料之中……
这时,原本双腿交叠双手环胸玩着指甲的周,漫不经心的抬眼,唇角缓缓划开讥诮的弧度。
周笑了。
眼神一瞥,扫了一眼台上的新郎,示意方晓。
这一刻,她笑的坏极了。
十足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万恶女配经典表情。
这眼神别人不懂,方晓却能秒懂。
毕竟高中三年,课上课下,在不方便说话的时候,她们用眼神交流了无数次,彼此就像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
读懂的瞬间,方晓的胃部随之迎来一阵紧缩。
她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饱饭了,原本就饿得发昏,刚才在进会场之前差点晕倒,吃了两块巧克力才缓过来。
没办法,这身礼服原本就比方晓的尺寸小,这是周一贯穿的四号礼服,方晓是穿六号的。
其实四号和六号在视觉上并不会有太大差别,她不是走梯台的模特,不会因为体重差一点就被赶下红毯。
可只要一想到今天周会来,还要坐在主桌,方晓就决定了一定要穿四号!
她甚至还花了大价钱,提前半年在城中最有名的私人创意婚礼定制工作室领号排队,半年间她见婚纱设计师的次数都比见新郎多。
等半年时间一到,她就迫不及待的将这家工作室的所有创意热点全部勾选,尽管那位婚礼策划师告诉她,这么多项目有的彼此是冲撞的,主题不和,如果都放在一起搞大杂烩会非常尴尬。
周孝全也劝过她,婚礼办得再漂亮再上心,也不如把日子过的漂亮上心,找个好男人比十场婚礼都重要,别本末倒置。
可方晓不管,她一定要!
她让新郎骑着摩托车来接亲,她还和新郎一起拍了微电影准备循环播放,到了中场还会有几个舞蹈演员进来跳一段舞台剧,她还……
无数个方晓曾经勾选过的点子,此时走马观花的在方晓脑海中掠过。
只是,当方晓不知不觉间走到台下,距离新郎仅仅几个台阶时,那些画面竟然都不见了。
唯一留下的,只有周那一抹笑。
方晓脸上一阵热。
她读懂了那层深意……
——这就是你千挑万选要嫁的男人?好啊,我祝你们幸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