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一个伴娘探头进来:“晓晓,时间快到了!”
方晓终于松了口气。
“哦,那我们先进场了。”
周不再给周孝全和方晓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出来后越过第一个拐角,确定没有人会跟上来,周才放开手。
她的手心早就出汗了,手指因用力过猛而微微泛酸。
老毛病了,只要她一遇到敌人,准备火力全开,全身的细胞就都像是打了激素一样不安分,一个个扛着大枪跟着她冲。
舒了口气,周抬头笑了一下:“刚才让仇先生见笑了。”
仇绍似是挑眉,深深看了她一眼。
半响,他才说:“如果笑不出来,不用勉强。”
周一怔。
随即飞快的别开脸,向走廊尽头走。
仇绍腿长,就走在旁边,不远不近,仿佛同步。
那声音低低沉沉,不远不近,也甩不开:“没有人规定,参加婚礼是要陪笑的。”
周脚下倏地一顿,歪过头,有点不能置信的看向他。
仇绍也停下脚步,任她看,依旧是那个淡淡的神情。
周终于憋不住,抿嘴笑了。
但这回是真心的……为他的用词。
忽然间,她有点想和这个男人纯聊天的冲动,或者说是探讨,或者说是想听听他还有没有其它独到的用词?
真的,特别纯。
“仇先生,你知道为什么我从不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大学的反而每年都去么?”
周突然抛下这个问题,继续向前走。
不等仇绍问,她自顾自说:“其实我在高中的人缘比在大学时要好。大学时的我浑身长满了刺,逮着谁扎谁,心里憋着一团火,每天都想和人干架,自私,小心眼,不吃亏,不谦让,一点都不可爱,还很自我,盲目追求个性,被人欺负就一定怼回去。当时很多同学都吃过我的亏。”
周也不管仇绍是否愿意做个合格的听众,她只想自己痛快,反正今天仇绍是她的“男朋友”,他高不高兴都得陪着,过了今天就恢复点头之交,爱谁谁。
“我记得有一次把一个我连名字都忘记的同学说急了,她当着很多同学的面,哭着指着我说,‘周,你真没家教’。”
估计但凡要点脸的人,听到这话一定羞愧难当。
但周却在笑,笑的理所应当,理直气壮。
在同学们或看好戏或震惊的目光下,她十分冷静的说了这样一句——
“那玩意我的确没有,我有娘生没爹教,你惹我之前怎么不打听清楚?”
那天之后,周身边的交友圈出现了天翻地动的转变。
有一票女生离她远远地不屑与她为伍,有一票女生围上来,说就欣赏这样我是妖艳贱货我承认的气质。
男生们趋之若鹜,排队要来献爱心,还有人以为她是孤儿,无父无母。
周懒得澄清,做自己而已。
结果有冒酸水的就说她卖惨,瞎编。
周莫名其妙。
她长得这么漂亮,每天都被自己美的冒泡,一手拎着chanel一手戴着卡地亚,地摊货都能穿出牛逼的质感,外面一堆老腊肉抢着当她干爹,她偏要花亲爸亲妈的“遣散费”,坚强不息,按时上课,认真读书,早睡早起,把小日子过的贼讲究贼矜贵。
她就不明白了,她哪儿卖惨了?
“那高中呢?”
来到最后一个拐角,周听到仇绍这样问。
“高中的你也是这样?”
周想了想,如果高中的她也是这样就好了。
很多事都会变得很简单。
周有些恍然道:“哦,高中时的那个周是一朵纯洁的小白花。单蠢,无知,懦弱,敏感,不食人间烟火,心里堆了满满的爱,就以为全世界都是爱。每天到处献爱心,看到弱小被欺负就跑商去关怀,做了不知道多少回东郭先生,还特别大气的说一句‘我不介意’。”
“所以我的高中同学都特别爱我,他们对我的印象至今停留在那时候——那个人尽可欺,善良当饭吃的傻逼,无论对我做什么都会得到原谅,无论和我分享多么丑恶的内心世界,都会得到净化。”
周脚下一顿,抬眼间,宴会厅的门口已近在眼前。
从这个白色的大门望进去,只见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温馨而浪漫的会场里人声鼎沸,粉色和白色交织着,地上撒着鲜花,头顶挂着粉色气球,那一桌桌铺着白色桌布的餐桌,围着一些熟悉的人影。
有很多高中同学都在。
他们都知道当年轰动整个校园的一桩新闻,或目睹,或听说——她,周的爸爸,迎娶了她最好同学兼闺蜜方晓的妈妈,风光大办。
还看着她是如何在毕业典礼上丢尽颜面,强颜欢笑。
周望着这一切,视线有些扭曲,高中时的记忆突然变得那么陌生、模糊,如同没对上焦的镜头。
她只听到自己说:“毕业典礼那天,我爸来了,他代表两个孩子的家长出席。一个是我,一个是方晓。那天,方晓脸上的笑容是我从未给见过的灿烂,那么的阳光向上,高中三年她第一次笑的那么张扬,她就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一手挽着她妈,一手挽着我爸。”
“就在那一刻,我发现我的‘善良’透支光了。我还不上了,填进来的只有恶毒。然后,我想到那些曾经透支过它的人,想到那些理所应当的嘴脸,想到他们每个人都对我说‘你真是个好姑娘,希望你永远不要变’,仿佛我是他们最后的底线……”
可最终,他们却联手把这个好姑娘变成今天的样子。
“从那天开始,我就对自己说,绝不让任何人再从我这里拿走任何东西。”
话音落地,又过了很久,很久。
周恍然的抽回视线,侧过头看向身边这个男人。
从头到尾,他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只是安静的站着,看着她。
周的表情还有些茫然,突兀的问:“我的妆花了吗?”
果然,最实际的还是她的美。
实实在在的美。
“没有。”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映出一道倩影,被眸中点点星光包围着。
“很漂亮。”
那就好……
周松了口气。
嗯,还好她不是相由心生的人。
周笑了笑:“现在想想,大学时的我还真偏激呢,巴不得全世界人民与我为敌。”
仇绍看了她良久,才说:“糟糕的情绪太多了,自然要发泄。”
周:“即使玩弄别人作为报复么?”
仇绍笑了:“那大概很开心吧?”
……呃,是啊,开心极了。
周别开脸,想了想,又问:“那个,周孝全好歹是我爸,今天又是方晓的婚礼,我刚才……是不是说了特别难听的话?我,突然想不起来了……其实我是不是应该事后发短信怼回去比较恰当?”
仇绍不由得挑眉。
该怎么形容呢……
满心恶毒的人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呢,在意自己都来不及了。
回答这样一个立志且努力变的更恶毒的女人,他是该认同表扬呢,还是该告知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呢?
嗯,这是个哲学问题。
仇绍不语,周也没说话,等了一会儿,心里堆满了莫名其妙。
周想了想,又觉得应该再表现一下自己。
“我不是同情,也不是圣母,更没有过意不去。刚才你也看到了,方晓一直捡我不爱听的话说,好像只要她结婚了就洒向人间都是爱,那个愚蠢劲儿特么的和我高中时一模一样,看着就来气……”
最可气的是,周孝全根本不是方晓亲爸啊,她炫耀个屁和谐大家庭啊!
忽然间,头顶上传来一记轻笑。
周倏地看过去。
没错,就是他在笑!
那证据还挂在他那好看的唇角。
靠,笑屁哦,笑点是啥啊?!
只见仇绍眸中似乎划过什么。
“周小姐不是已经有远大志向了吗?何必在意过去。”
远大志向?
周愣了一下,说:“哦,我的志向就是做人渣,毁天灭地的那种。”
相比起追求赚多少钱,买多少套房子,睡多少男人,这是多么实际的追求啊……
仇绍眼里笑意更浓。
周别开脸:“你想笑就笑。”
但很快,她听到那他说:“既然要立志做人渣,就要相信,这世界上比自己更好的人根本不存在。”
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周看过去:“哇塞,我发现你……”
仇绍挑眉。
“你,仇先生你……还真是会说话!我是这个意思没错。但如果是我,我不会想到这么美化的说法。”
仇绍礼貌地问:“嗯,那周小姐会怎么说?”
周想也不想:“干翻这世界所有上比我更渣的人。”
“……”
这一次,仇绍没有笑,真的没有。
但周发誓,她听到了他心里的笑声。
这个男人真是……他,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偷偷乐的呢,面上给人留足了颜面,却特么的让人家感受到他浓浓的笑意。
让人想生气,想追究,都无从下手……
这种人,这种人简直比任熙熙智商高一万个点啊,她说的话他也都理解,没有道德绑架,没有端着装菊花,虽然只能看不能吃,但也是赏心悦目的啊!
嗯,真是太应该发展成知心朋友了……以防他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
周和仇绍是最后两个进场的。
越过高中同学那桌,在司仪的带领下一直来到主桌坐下,周抬眼望向一桌的陌生人,果不其然,基本都是方晓这边的亲戚。
扫了一圈,周的目光最终落在其中一张空椅子上。
柔和浪漫的灯光洒下来,笼罩着那张椅子上的一张放大的遗照。
那是方晓的妈妈——笑的温柔顺从,看上去善良、单纯、圣洁,是个我见犹怜,再脓包的男人也能激起保护欲的女人。
周记得,她还吃过这个女人做过的饭菜,真的很可口。相比之下,她亲妈做的都是“创意黑暗料理”。这个女人还帮她缝过扣子,辅导过作业,而她亲妈一心扑在事业上。
周还幻想过,如果她亲妈陈潇也是这样的母亲,该有多好?
直到这个女人和她爸周孝全,站在一起
那画面一下子扎进眼睛里。
周以为自己瞎了。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和亲,持家有道,被前夫如何家暴都善良矜持的女人,并不是展现给她看的……
仅仅是通过她,让她爸周孝全知道,心疼,保护。
她特么的就是个跳板,传声筒,傻逼皮条客!
那一瞬间,周明白了一件事。
——人只有变坏,才能明白这个世界。
…………
周在心里诅咒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然后坐上飞机,和她妈陈潇一起去了美国。
然后,又发生了很多事……
不到半年她就一个人飞回来了。
因为她妈在美国放飞自我,还有了新的丈夫,最后还和她说,其实整件事不光是她爸周孝全一个人的责任,其实她早知道她爸出轨了。
周当时彻底傻逼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你们大人的圈子玩的可真出格,我特么的跟不上……
周还记得她妈陈潇说过这样的话——早就要来美国,你爸不来,两口子一个要移民一个要老死国内,一个进取一个安于现状,本来就没法过到一起。周孝全追求的是贤良淑德的女人,我不是;我陈潇要追求的是和我同进退不扯我后腿的男人,周孝全不是。所以他出轨,我也松了口气。
然后,陈潇就赶着开会去了,留下周一个人想清楚以后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是留在美国,还是回国找她爸。
周就那样傻逼兮兮的一个人坐了好久。
心里埋葬了十几年的东西,像是一瞬间破土而出,突然明白了一点大人之间的游戏规则。
她爸梦想的是白莲花一样的母女,要浪漫,要文艺,方晓母女满足了他身为男人这点梦想和追求。
她妈陈潇是仙人掌一样生长力旺盛的女人,离了婚只身一人到美国闯天下,能匹配她的男人必然要有同样的斗心,那个美国丈夫正是这种人。
那么,她呢……
周问自己,她要什么呢?
哦,她要自由,要去弄明白这个世界。
…………
就这样,周回了国,却没有跟着她爸生活,在复读学校住了一年,走进大学,开始和这个世界为敌。
又过了很久……
直到周大学毕业时,方晓的妈妈去世了。
站在墓碑前,周木着脸瞪着那张和眼前这张一模一样的遗照,要气炸了。
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你死的太快了。
她好不容易百炼成钢,修炼成精,还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这个女人可真牛逼啊!
不仅将白莲花这个经典角色贯彻始终扮演一生,在人生最后那几年终于捞到一个傻逼男人,还将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白莲花女儿成功托付。
最主要的是,还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
嗯,这些手段,她得学起来,不见得要用,但技多不压身。
卑鄙?是的。
但可以赢。
所谓“我宁可死也不愿意成为那样的人”,全是loser的嫉妒之词,没有尝过赢的爽,就只能瞎bibi。
人渣。
嗯,她要立志做人渣。
还要做个有原则,有质感,有高度,有追求的渣中之渣。
方晓母女,呵呵,玩太low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