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前语】
亲,你看过鲨鱼交|配的视频吗?用人类的文明和语言来形容的话,那绝对是一场群体强|奸交|配盛宴,而且是数只公鲨鱼针对一只母鲨鱼,公鲨鱼为了让母鲨鱼屈服会有一只先咬住母鲨鱼的脖颈,母鲨鱼在泥沙里挣扎,其它公鲨鱼会暂时围观。怎么形容那个画面呢,大概只有粗暴、残忍吧?
【正文】
门板再度开启,周率先进来,笑容满面。
方晓和周孝全睁大了眼,不约而同屏住呼吸,只见周的右手和一只肤色显然深了两号大手紧紧交缠。
那男人进来时从容不迫,腰背笔直,剪裁贴合的西装外套衬着倒三角一样的上半身,对襟处衬衫领口微微收拢于那喉结下,下巴坚毅,鼻梁挺直,眉锋而不乱。
这是一个会让女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的男人。
尤其是那双眸子,深邃幽暗,那深处宛如漆黑的夜里微弱的一点星光。
那星光在他方才走进来时仿佛分外专注的凝在周身上,不过一瞬便挪开,礼貌而疏淡的望向屋里两人。
这大概是周孝全所见过的周“男朋友”中最有看头的一个,也是最满意的一个。
周拉着仇绍走上前,安静了几秒,等她爸和方晓看够了,这才笑意暖暖的开口:“我男朋友,仇绍。”
“我爸。我妹,方晓。”
仇绍声音很淡:“伯父。”
随即又望向方晓:“新婚愉快。”
周孝全没说话,拧着个眉头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方晓最先反应过来,推搡了周一把:“啊,你男朋友可真帅啊!哎,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还以为你现在单着,外面还安排了好多单身有为男青年……”
周笑着望向仇绍,眼角向上挑着,故作为难:“我这妹妹一天到晚操心我,爱心又泛滥,自己幸福还不忘想着我,非得亲眼看着我幸福走一生才肯罢休。哎,怎么办,都是她苦心安排的,我要不要去认识一下?”
这幅乖顺懂事的模样,还真是……
周孝全见了眼皮子就开始跳,女儿好歹是他生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这里面水分有多大?
周孝全吸了口气,开口叫住她:“……”
“好,我和你一起去。”
却不防这道声音插了进来,不紧不慢,不咸不淡。
周孝全一愣,看向仇绍。
仇绍却望向方晓,问:“都是单身的有为青年?”
方晓一时摸不这头脑:“对,对啊……”
“那正好。”
仇绍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周脸上:“待会儿我和你一起过去认识,今天出门正好带了名片。既是有为青年,又单身,这在‘有情人’可是稀缺资源。”
哇……靠……
周终于琢磨过味儿了。
虽然方才有点预感他的画风可能走向清奇,心里也不免咯噔一下有点小担心,不知道他会不会歪楼。
想不到……
啧啧,四两拨千斤,扮猪吃老虎,大气啊,从容啊!
最主要还这么帅……
只是可惜,可惜到这个时候还不忘心系公事,足见此人多没情趣,真不枉费她对他“公事公办”的定义。
方晓困惑的问:“什么稀缺资源,什么名片?呃,仇先生,您是房地产中介,还是做保险行业的?”
仇绍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是这里。”
方晓像是有阅读障碍一样,将名片上的内容读了出来:“有情人婚恋网站?客户咨询服务部,陈正正?咦,您不是叫仇……”
周一时也没搞明白。
只听仇绍笑道:“一对一辅导是由客户咨询服务部门负责,我今天正好带着这批优秀客服的名片。”
顿了一秒,在方晓茫然的眼神下,又道:“没想到会派上用场,多谢。”
方晓追问:“那仇先生,您负责的是……”
仇绍淡淡道:“今天只负责派发名片,吸纳优质客户。”
发名片的?
方晓不由得皱眉。
这皱眉的动作周太熟悉了,和某人简直异曲同工。
周的目光略过方晓旁边,许久不发一言的她爸——周孝全。
这不,眉头都打结了。
她的历任男友,但凡照过面的必要经过这一难。
工作条件好的,就追问家世背景,户口在哪儿;年龄稍大或者比她小的,就揪着年龄代沟不放;还有两次她直接拉着不会说中文的老外来了,这才把他俩的嘴堵住,谁曾想事后对她疲劳轰炸,对她普及中外文化差异直接对两|性关系导致的深远影响……
当然,周自己也承认,有那么几次是真的要和某几任男友说分手,这才带着人过去遭他们凌虐,借刀杀人罢了。
年头一久,周也麻木了,不过又是一套换汤不换药的盘问,究其根由,还不是因为当年的事他们觉得愧疚,这些年就用实际行动献爱心做补偿。
她也不推诿,照单全收,看谁会玩,生气就算她输。
但是这一次,见方晓如此追问,周心里竟然有点情绪了。
只听这边方晓接着问:“可我怎么听说,现在的婚恋网站的婚骗、婚托特别多啊……”
仇绍笑了笑:“方小姐说的是,这行的歪风邪气是有,早该整顿。”
点到即止,无须更多澄清。
方晓却打破砂锅问到底:“呃,,你和仇先生也是在这网站认识的?”
这话含义太丰富,潜台词太多,基于对方晓的了解,周用屁股都想得出来。
——知根知底吗?
——小心点啊,不会是骗子吧!
恶意终于满溢,周笑了:“哎呦晓晓,你就别这么刨根问底了。你担心我我知道,但你这回可有点小人之心了……你说的那些歪风邪气是有的,这不,仇绍就是负责抓这一块的,你若不放心,有什么心得指导只管提,若是你有朋友遇到了上头的骗子只管找我,兴许我还能帮上忙。”
方晓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哦,好啊,那就好……”
可眨眼的功夫,语气就轻快起来:“不过说起来,既然仇先生在婚恋网站高就,你们将来结婚了是不是就算活招牌了?我看现在婚恋网站首页都要挂着优选出来的新人照片呢!”
来了,终于来了……
无论拐多少弯,最后一定要落在正题上。
周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表情一定惊讶极了:“结婚,结什么婚呐!你忘了我是不婚主义了?我说晓晓你也真是,这毛病还是没改,怎么总想着把我嫁出去呢?”
方晓:“,女人都要结婚的……”
周的声音软极了:“法律规定了?要是我出墙、劈腿、不性福,能离婚么?”
话音落地,手上一紧。
周莫名其妙的看过去,心想你也太使劲儿了吧?
却见仇绍眉峰上挑,神情微妙,眼神透着一丝凉意。
周心里“哦”了一声,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才战的太high,好像表现的太过“深谋远虑”了……
周眨了眨眼:“我只是比喻,比喻。”
但心里却叫嚣着——凭什么呀,我凭什么解释呀,你也太入戏了吧!
…………
周孝全看在眼里,眉头拧紧。
他还记得上回和周不欢而散,全是因为她那番话:“我只喜欢帅哥,颜值这关过不去每天早上醒来都是噩梦。但是帅哥都无脑,能降住我的起码要比我聪明几个段位,不靠智商取胜,**再吸引人也有腻的一天。so,这种男人还没出生。”
哪怕周孝全在他们这代人里算是思想开化的,也听不了这么伤风败俗的言论,这个女儿一向不掩饰她的“交友广泛”,他也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恶心他,所以每次“交心”最后都会化作一颗速效救心丸。
这也是周孝全今天话不多的原因,他不知道哪个字眼就会触动周的逆鳞,当场给他难堪。
周孝全更加想不到,周这“不怕死”的性子,竟然能当着现任男友的面说出这番话。但凡是个男人就得有想法……
思及此,周孝全又一次看向仇绍。
模样是万里挑一的好,很周正,不邪气,锋芒也不外露,礼貌周到,看的出家教极好。
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正看着周,那眼神深不可测,对周方才的“豪言壮语”虽没有任何不悦。
只是……
仇绍似是感应到周孝全的目光,回望过来。
那眼神疏远而寡淡,全然没有方才的……
周孝全眉头打了死结,竟然也形容不出来方才那一闪而过的是什么,只是忽然想起周曾经的“大言不惭”,以及一贯的“玩完就跑”不知责任为何物,青春有限能祸害一个是一个的恋爱原则,心里莫名的一凉。
…………
这边方晓又说了些什么,被周一一挡了回来。
方晓败下阵来,看向最后的庇护周孝全。
周孝全心里明白,再往下聊周就要露出尖牙了,一旦她要张嘴咬人那就是往死里咬。
周孝全便说道:“好了好了,这话题以后再说。缘分到了自然就有了。”
周看着这一幕,眯着眼笑了:“是呢,晓晓,别忘了你今天可是新娘子,你为我操再多心,咱俩也不是一个姓啊……今儿呢,我人来了,面子也给足了,你要是嫌不过瘾,还有什么要聊的,咱俩私下解决。”
私下?
方晓心里一紧。
周私下什么样,方晓真是深有体会。今天是她的婚礼,旁边又站着继父周孝全,彼此说话虽然夹枪带棍,但周到底是给她留了最后一丝底线。
这要是在私下里……
方晓突然想起曾有一次和周互怼时的情形。
当时的周气定神闲,一边玩着指甲一边说:“我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多亏了咱爸基因太过优良,我剔除糟粕取其精华,结天地之灵气,这才生成这么一个牛逼的性格,这么一个祸害男人的胚子,身为父母的应该为我骄傲自豪才是。”
“哦,我倒是忘了,晓晓你和我不是一个基因。你亲生父亲,好像是个酒鬼赌徒,没事就拿你和你妈出气。你那时候身上老带着伤,还经常对我说很羡慕我的家庭,觉得我家充满了爱,也想有周孝全这么一个爸爸?嘻,这么说起来你还真是人生赢家,心想事成呢!”
“哦对了,你知道么,毕业典礼上你逢人就介绍这是你爸的时候,我是怎么想的?我当时就在想啊,好在你许愿的是‘爸爸’而不是老公,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方晓当场气哭,是真的哭,尤其在看到周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还对她说“人生赢家怎么可以随便哭”的时候……
方晓的生父是她心里一块病,一块疤,外人不知道她家里的事,只有周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就像是周手里握着的一把小铲子,她高兴了就会刨开看看……
所以这一刻,方晓是真的很害怕,害怕周又掏出那把铲子,又提起那些往事。
幸好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一个伴娘探头进来:“晓晓,时间快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