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笑了,路明慌了。
沉默许久的仇绍,又一次起身,开门。
就听一声欲扬又止的声音卡在门口:“狐狸……精……呢……”
堵在门口的身影又高又大,神色淡漠,眼神漆黑。
门外三个女人,一起傻眼。
面面相觑间,一个人问:“走错了吧?”
仇绍已不动声色的侧过身,让三人看到屋里的路明。
路明的未婚妻第一个冲了进来:“路明!”
另外两个女人跟着进来。
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到歪坐在床沿交叠着双腿的周。
未婚妻指着她,重新开动马力:“你这个狐狸精!”
周皱了下眉,耳膜嗡嗡的,同时也为她的智商感到担心,别说她和路明此时都衣冠整齐,距离拉开了两米有余,就真特么的约炮出轨,这屋里还有第二个男人在啊!
难不成,她看上去真的非常人尽可夫,饥不择食,非得一箭双雕?
然后,周就将目光移向那两个女同学。
一个不消说,自然是和她通过电话的那位,此时脸上除了震惊还有心虚。本来么,预订是来捉奸声讨的,早就准备了“谴责”和“失望”的表情包,谁曾想屋里有三个人,还都衣冠整洁,这表情管理自然就乱了。
另一个,果不其然,是当年班上的宣传委员,好像还负责学生会的工作,现在留校了,最近还筹办了这次的校友会。
周敢用大姨妈发誓,主谋就是这个班委。
但问题是,怎么让她承认?
目光一瞄,周看向面色尴尬的路明,笑了。
“那个,路明的未婚妻……sorry,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只能这么称呼你。今天请大家过来呢,是想澄清一件事——那张报名参加婚恋网站比赛的照片,是路明放上去的,论坛的事也是他搞的,他刚才亲口和我承认了,是因为我甩了他,让他伤面子,所以才这么整我的。你未来老公有这么个人品,我想同样身为女人,我鸡婆的提醒你一下。”
路明一愣,脸色气急败坏:“你胡说!”
未婚妻也是傻眼:“什么?!”
女同学甲虽没说话,却急急忙忙调出“谴责”表情。
而那班委,则最激动不过:“你不要含血喷人!”
周只是笑,像是小狐狸一样的笑。
凭什么骂名都在她身上呢,不逼路明一把,他怎么会站出来揪主谋呢?
原本三个齐心的女人,一下子就成了一盘散沙。
未婚妻的魔爪伸向路明,非要他说清楚。
女同学甲比较中立,不知道该怎么表态,主要是也没立场表态。
原本是借口来“劝架”,且认为自己有责任“维护班级和谐”的宣传委员,已经握紧拳头,比路明未婚妻还要紧张他的名声,只是路明的未婚妻不先对周动手,她们两个也不好喧宾夺主,只能在原地摩拳擦掌。
就在这时,仇绍已迈开腿越过三个女人,走向距离床铺最近的那面墙,背脊斜靠着,一条腿微微曲起,拿出手机漫不经心的刷着。
一身黑风衣,又是这么个身高,这么个颜值,往那儿一立谁也没法忽视。
女同学甲和宣传委员瞄过去一眼,又瞄了一眼,又彼此交换个眼神,原本她们还削尖了爪子准备破周的相,现在却突然没了把握。
周这时对未婚妻说道:“你想啊,能拿到我们俩合照,还有我们俩身份证的,除了我不就是路明了么?我没必要干这件事啊,分手是我提的,我干嘛提了分手还搞事情,还跑到论坛上开贴抹黑我自己?”
刻意顿了一秒,周笑的妩媚极了:“再说,今天可是你未婚夫约我来的酒店。”
这台词,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力,还真是……狐狸精。
婚妻越听越觉得真,已经开始上演全武行。
“路明,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你给我说清楚!你和她……你是不是忘不了她!我就知道!你书里还夹着她的照片!”
这话一出,周也愣了。
靠……
一个男人留着一个女人的照片……功能是啥?
她特么的立刻想歪了。
…………
接下来简直就是一场混战。
未婚妻和路明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女同学甲要劝架却能力有限,被抓了几道子血痕败退下来。
那宣传委员急红了脸,满嘴嚷嚷着“别打了,她冤枉路明”,勇气可嘉的夹在那两口子中间……
可未婚妻眼里只有一个目标,愣是没听出来这护犊子的口吻。
周看了一会儿,有些疲了,撑着床铺站起来走到吧台前,一手拿杯子一手拿小勺,“叮叮叮”敲了几下。
“好啦,好啦,我话还没说完,先别忙着撕!”
宣传委员第一个急了:“周,大家都是同学,你做错的事要别人背,以前在学校就是这样,现在……同学们都怎么看你,你就一点都不在意?”
呵,真是一语中的。
她周在意的点还真不是这个,但显然宣传委员脑补她很在意。
女同学甲也说:“是啊,我今天真是看错你了!你……你挑拨离间人家两口子,还,还真是……”
未婚妻也松了手:“毒妇!”
三个女人又一次统一了战线。
路明也狼狈的扫来一眼,却不说话。
是啊,她是挑拨离间,可是不这么说,如何分化你们几个?
——先分化,再逐一击破。
周撑着台面,歪着头:“呵,无毒不丈夫,最毒妇人心。我承认”
她的目光扫向未婚妻,又落在后面路明的身上,笑道:“路明,其实这件事特别简单,能拿到你我大学时合照,又能拿到身份证电子版的,如果这事是我冤枉了你,那这个人一定是班上的某个委员,普通同学比如她,就办不到。”
周边说边指向女同学甲,眼神却扫过宣传委员。
宣传委员脸上一热,试图说点什么,却又忍住,说了就等于不打自招。再用余光望过去,只见未婚妻和女同学甲似乎都在看她,心里又是一咯噔。
周继续道:“而且这个班委一定暗恋你很久了,才会这么恨我,才会这么恨你的未婚妻,才会这么恨你,巴不得把你的好事搅黄,巴不得站出来热心帮忙,让你看清楚谁才是最好的,谁才是你应该选的女人。呵呵,这个人是谁,恐怕你心里比我有数吧。这么多年,你收获了班上这么多姑娘的芳心,也不能白捞啊。大家毕业了联系不多,怎么偏偏还有这么多姑娘对你上心呢,是真的太纯情,还是你平时太周到?”
这番话就差点名指姓了。
那宣传委员自然黑了脸,连那女同学甲都倍感尴尬。
是啊,如果不是别有用心,何必这时候热心?
毕业后各奔东西,“不熟”的老同学再难,也未必要帮,何况她们两个今天还是站在帮路明未婚妻声讨狐狸精的立场……
她们和路明未婚妻就更没交情了。
路明的未婚妻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旦智商回炉,说话也是理直气壮的,当即就调转了立场,有些不能苟同的看着那宣传委员。
“这事和你有关?”
虽说她有点感谢她们的仗义出手,却也免不了心中起疑,怎么就这么闲?
但如果这个闲,是因为这些都出自这位宣传委员的手笔,就另当别论了。
别人两口子的事,这些女人凭什么出来搅合?
他们都要结婚了,这时候要搅黄他们,安的是什么心?
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宣传委员急了:“你们别听她胡说!我干嘛要这么做啊!”
女同学甲别开脸,那原因她心知肚明。
未婚妻倒是不客气:“因为你也喜欢我们路明,你见不得我们好!”
宣传委员:“我没有!”
未婚妻:“你敢发誓!”
周终于忍不住,又一次敲响杯子。
“好了,这事没这么复杂,你们要撕逼待会儿再撕,我这还来着大姨妈呢,说完我还得赶紧回去。”
周看向未婚妻:“我说亲,别动肝火,路明是你的跑不了,只要你先找准敌我关系,知道谁才是真的惦记的贼,防着点就是了。我呢和路明是真没关系,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你不信没关系,咱们可以加个微信,平时多互动一下,了解多了也就明白了。哦对了,我看你的包带有点旧了,有时间可以到我店里保养一下。”
未婚妻“……”
周歪了一下楼,又看向宣传委员。
“我说宣委,这事是不是你干的我不关心,你自己清楚就好。但那论坛上的谣言,我不想再看见。在学校时,你的工作能力大家就有目共睹,毕业了又操办这么多次校友会,功不可没,我相信你绝对有能力帮我洗清。若你无能为力,那我恐怕就得自己来了。可你知道,我这个人性格扭曲,心理阴暗面太大,指不定就想左了,对你干点什么。”
宣传委员:“你……你栽赃我还不够,还威胁我!”
周翻了个白眼:“我威胁你还需要打招呼?好,你可以不理我,但你能不理路明么?人家路明难道就希望被挂墙头示众么?虽说舆论对男人一向比对女人宽容,加上你们有意的引导风向,可保不齐明天就歪楼呢。路明被这么挂着光彩吗,都要结婚的人了。人家未婚妻看着不添堵么,结婚前埋下这根刺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不知是哪句话戳中了路明,或是被四个女人戳在中间让他掩面尽扫。
路明终于忍不住,在那宣传委员又一次反驳同时,开了口:“行了!你……就当是帮我。去澄清吧……”
他就差直接说那句“你就承认吧”。
宣传委员彻底傻了,脸上煞白,看着路明说不出话。
周有些惊讶的笑了。
看这样子,听这语境,路明可不像是刚知道主谋是谁啊,原来是一直在尽职尽责的扮演白莲花?
真是多看一眼都累。
想来路明心里也看透了——没有男人愿意被挂墙头讨论他是如何陷入三角恋的,狐狸精是被恶心了,他就摘得干净?
何况路明是聪明人,在周旋游走几个暗恋的同学之间尤其聪明,他肯定也会善用这套,只要他开口,那宣传委员必然软化。
至于那宣传委员,不管她愿不愿意,这两口子都不能放过她了,她要是还想在路明心里留个好印象,就得帮她这个狐狸精洗白,证明“路明和周清清白白”。
呵,这扎人不见血的秘笈,社会上人手一份,只看谁玩得漂亮。
周终于呼出一口浊气。
戏演完了,该退场了,就把空间留给他们开小会吧。
她转身离开吧台,走向房间门口,途中手臂又被人轻轻一托,抬眼间又一次撞见那双平静的眸子。
这一刻,她是由衷的感激。
不为这份支撑,只为那份平和……
令她的心情和思绪没有被这一群乌合之众拉离理智。
周将一半重量交了过去,终于离开这间房。
…………
电梯间里,周靠着墙壁,撑着扶手,脸上有些红润了,是兴奋的。
她看了一眼背对而立的仇绍:“不用叫救护车了。”
——我很好。
隔了一秒。
“嗯。”
周笑了,歪过头,正望见电梯门上映出的那张面容上,那似乎微微勾起的唇角。
呼,心情真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