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没有将第二天要去和人撕逼一事告诉任熙熙,即便告诉了任熙熙也去不成,二手包的买家明天要来店里。
再者,这事成败几率各占一半,成了自然好,万一败露了,任熙熙也省的被一起拉下水。
任熙熙和她不同,是个脸皮挺薄不会和人吵架的姑娘,除非把这姑娘扔进奢侈品包折扣大酬宾活动现场,保准第一时间杀个人仰马翻。
但现实生活里,任熙熙连去买菜都不会砍价……
翌日一早,任熙熙前脚出门,周后脚就迎来了仇母和一小锅白粥,就着仇母自己做的咸菜吃了干净。
仇母没着急走,看着周吃粥,时不时还抖出点仇绍的八卦。
“哎,绍绍一个人出国的时候其实我这个当妈的特别担心,还没成年呢就一个人去美国那么远的地方,当时他英语也不是很好,都是后来逼出来的。相比起来,他爸就特放心,毕竟他爸他爷都是美国留学回来的,仇家这是三代留美,这也算是家族传统。”
周想起曾有过几面之缘的仇爸,无论相貌谈吐气质都像是个知识分子,背脊挺直,个子也高,头发向后梳是老派的大背头,看着却不落伍,自有一套气度,脸上的纹路也足以说明他年轻时如英气。
周拖着腮帮子,笑眯眯的望着仇母。
气质,仇绍更贴近仇爸。
长相嘛多半是遗传自仇母,尤其是这双有神像是会说话的眼睛。
这一家三口真是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最关键是和谐。只要关系和谐,人就看着面善,关系恶劣,长得再好看也面目可憎。
周想想自己那对爸妈,又看了看仇母,终于明白当初为什么一眼就相中这套房子了,就是房东夫妇给她的感觉——家的感觉。
这边,仇母已经将话题带到另一个高度:“这人脾气性格太好了也不是件好事。我有时候心里烦躁,想和人吵一架痛快一下,结果绍绍和他爸根本不接招,还老让着我,像是我在无理取闹,结果我就更生气……”
周一怔,不知话题怎么就绕到这里,而且听上去仇绍和仇爸的性格更加分了。
仇母见周一脸专注,便趁热打铁:“绍绍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太内向,不懂现在外面那些男生哄女生那套,也不去酒吧多认识朋友,生活作息太规律,除了在家里就是去公司,我这个当妈的啊可真犯愁。”
哪怕周就是个木鱼脑袋,这会儿也听出味儿了。
仇母哪是来抱怨的,分明是来撮合的,随便一条“缺点”听上去都是女生找对象最在意的“优点”。
……也是,长得再可口,身材再好,味道再香,不往姑娘多的地方扎堆也没用。
那唐僧为什么老遇到妖精呢,还不是因为他一天到晚走野路,每每经过妖精洞门口,还去要吃的喝的,生怕人家看不见他。
周知道自己该表态了,笑道:“对了,阿姨。前天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过仇先生。”
这事自然是指送她去医院,白天那出是不能提的。
仇母听了只觉得周这姑娘又聪明又通透,她一个当妈的自然不好跑到姑娘面前提醒她儿子做的好人好事,只好东拉西扯先树立起一个好品格。
而且说起前天的事,仇母觉得那是铁打的缘分。
怎么送个银耳羹就变成英雄救美了,怎么偏偏周没锁门呢,怎么偏偏就让仇绍遇上了呢,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再看这姑娘的模样,真是眉清目秀、宜室宜家,一双大眼黑白分明,鼻头和双颊有肉看着就旺夫,唇红齿白,笑起来尤其讨人喜欢。
还有这身段,瘦却不露骨,该有肉的地方也长得很团结,胸大屁股翘,是个好苗子。
仇母真是越看越满意:“哎没事,没事,这都是绍绍该做的,还谢什么呀!你们年轻人能说上话,只能你平时没事拉他多出去走走转转就行啦!”
…………
送走了仇母,周也没耽搁,看了眼时间,距离她即将奔赴战场的时间只剩下三个小时。
洗澡,她是没那个体力了,只能飞快的洗个头。
然后是最关键的环节,化妆和挑选战服。
蓝色的露肩上衣,黑色的蕾丝长裙,蓝与黑,代表邪恶。
至于妆容,首选当然是适合这幅病容的,最好是能营造出一种“我爱的人要结婚了”的那种失意境界。
周一边化妆一边刷开手机,翻出一个女同学的电话号码,就是那天在酒店洗手间里大讲特讲她坏话的其中一位。
周的八卦日常,这几个仇恨她的女同学一直在跟进,不然她们茶余饭后实在难过。何况又是这么一个敏感的时间,校内讨论的风风火火,当事人就自己上门奉送第一手资料。
所以周也不急,点开免提,先慢悠悠的铺垫个十来分钟,对方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三分真七分假,重点时不时歪一下,让对方更急不可耐。
等这女同学终于忍不住说要约周出来见面时,周才漫不经心的说:“哦今天可不行,还有一小时,我就得去见路明了。”
女同学:“路明!你,你们这时候……哎呀你就不避嫌啊?”
周:“避什么嫌,男未婚女未嫁,只要他还没领证,谁都有争取的权利。”
女同学:“可……可是你们分手了啊……”
周:“分手也可以复合啊!多亏了这个帖子,让我看清自己的内心,决定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女同学:“路明也是这么想的?”
周:“当然呀,酒店还是他定的呢!”
透露了最关键的信息,周也懒得再演戏,幸好对方比她更急,没两句就各自挂断。
周仔细想过,这个女同学极大可能知道这个局背后的主谋是谁,她和几个班委关系都不错,听说和其中两位还经常约出去一起逛街。
能让人在毕业后还能凑在一起维持友情的原因不多,一是关系真的好,价值观也雷同,多半曾是室友,二是有共同的敌人。
显然,这几个属于后者。
即便周估计错误了,相信这位女同学也会第一时间跑去找负责操办联谊同学要路明未婚妻的手机号,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些人苦心经营,盼着抓她小辫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又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呢?
…………
周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收拾自己,最后用不算很重的唇膏颜色点缀了几下,显得气色不那么憔悴,却又透着几分我见犹怜。
打开鞋柜,周犹豫了一下,指尖略过一排细跟高跟鞋,最终落在一双坡跟鞋上。
她这身子骨可不能和人动手撕,一来是撕不过,二来是怕对方看出她肚子疼,直接一拳打爆她的阑尾。
只要能利用路明拖住他未婚妻,这双坡跟鞋用来逃命还是够的。
只是周没想到,刚一出门就遇到了难题——下楼。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难看的下楼姿势了,又慢又狼狈,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扶手,比一百高龄的老人上楼快不了多少,全程几乎靠蹭,每走一步都在冒冷汗。
直到周来到一楼,脚下只剩三节台阶,心里正在庆幸,幸好这个时间没有人经过时,与此同时就听到“咔”的一声。
左前方的防盗门从里向外打开了。
一袭黑色风衣神色淡漠的仇绍,从门里走了出来。
周站住脚,张嘴想打招呼,这才发现口干舌燥。
仇绍关上门,回过身望着她:“周小姐,出门?”
周点头,勉强笑了一下。
却见仇绍眉头微蹙,顿了一下说:“你的身体……”
周飞快的迈下最后一节,强忍着龇牙咧嘴的冲动:“哦,没问题的。”
静了一秒,仇绍的目光略过她的脚面。
“你去哪里,我开车送你。”
…………
有免费的车周自然不会放过,主要是以她现在这样走出小区再叫车,恐怕又要耽误十来分钟。
但现在,她只是站在小区角落的阴凉地等了五分钟,一辆银灰色的越野车就停到跟前。
蓝天白云,春风浮动。
仇绍走过来时,黑色风衣的衣摆被风撩起,灰色系的墨镜映出她有些狼狈的站姿。
仇绍打开车门。
周说了声“谢谢”,扶着门就要上。
越野车的台阶高了些,她这一用力,本以为会疼得撕心裂肺,谁曾想手臂被人一托,眨眼间已经被托进副驾驶座。
她都没用什么力。
仇绍很快坐进来,调整了一下后视镜,说:“安全带。”
周“哦”了一声,右手拉长安全带要往左下角扣去,拉到一半带扣就被一只大手接管,按进安全槽。
车子启动,平稳的滑向路面。
周静了好一会儿,看向身侧的男人,只听他问:“去哪里?”
周:“xx酒店。”
仇绍似是扬了下眉:“又是聚会?”
周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约了前任。”
仇绍飞快的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周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周补了两个字:“撕逼。”
仇绍不再说话,仿佛很专注开车这件事。
周也没有找话题,她要保存体力,索性拉开上方的车载小镜子,露出一张略显苍白的面容。
随即从包里拿出几件装备,手上麻利的开始补妆。
仇绍抬眼扫向后视镜,只见周神情认真,拿着眼线笔的手特别的稳,目光坚毅,仿佛要奔赴战场和谁决斗。
只是那唇角仿佛有些干涩。
趁着红绿灯的功夫,仇绍从车门的置物架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递过去。
周刚合上粉饼,嗓子眼已经要冒烟了,抬眼见到有水送到眼前,自然不客气,接过水瓶就猛灌了几口。
瓶口留下淡淡的一圈红唇的痕迹。
“谢谢。”
“不客气。”
车子继续行驶。
周这才想起,盖子还在他手里。
刚要接过,仇绍就目不斜视的抬起手,精准的将盖子按在瓶口,拧了两下,那指甲修建的整整齐齐,只留了一道细细的白边。
周看了一眼,接过盖子:“我自己来吧。”
一秒的沉默。
周又一次开口:“谢谢。”
“不客气。”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车子在酒店大门外停稳。
周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却听到身后传来又一道关门声。
绕过车头时,就见仇绍将钥匙交给泊车小弟,回过身望住她。
“我和你一起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