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还穿着内衣。”
周以为自己幻听。
什么人啊能这样恬不知耻,面不改色的在这件事上讨价还价,还用这种平铺直叙的口吻?
周脸上一热,连带口气也像是点了火:“怎么着,我重新让你看一遍,最好三点全露,再问责?”
这话一出,病房内出现短暂的沉默。
仇绍的目光微有凝滞,定在周脸上。不过片刻,睫毛似是一动,眼皮便垂了下去,眉宇渐渐聚拢,像是被这话绊住了思路。
周不由得睁大眼,又以为自己眼花。
几个意思?他还真的在思考她“随口一说”的可操作性?
周吸了口气,又道:“我这人一向把恩怨分得很清楚。白天的事,我和你们公司算。晚上的事,我和你算。”
仇绍飞快的抬眼:“好。”
“你想怎么算。”
顿了一秒,又补充道:“晚上的事。”
周笑了,嘴角向上翘起个小钩子似的弧度。
这一刻,她心里已有了初步定论——基本上排除了仇绍是在装逼的可能性,他还真是那种具备了万里挑一好修养好家教的男人。
通常这种人最喜欢“公事公办”,一是一二是二,只要上升到这个阶段,凡事都能找到解决途径,不掺杂旁的情绪,更不会越理越乱。
好啊,她也喜欢“公事公办”呐,最烦和稀泥了!
周:“这一来呢,你今晚帮了我,我也口头谢过了。”
仇绍点头,语气简洁:“嗯,不客气。”
周:“不过口头感谢好像太没诚意,要不我请你吃饭?地点你定。”
沉默中,仇绍和她的目光一碰:“好。”
咦,果然是这套逻辑。
再试试?
周:“这二来呢,我觉得你说得对,我是穿内衣了,可这又不是维密秀。你也看了,虽然不是故意的,是不是也得做点赔偿?”
仇绍静了一会儿,像是认同她的逻辑:“是。”
病房里又是一阵沉默。
——看、回、来。
周心里狂跳,整个人都开始兴奋了,但转瞬又冷静下来。
不,不能现在就提“看回来”。稍微有点教养的男人都会觉得被羞辱。
调戏,得掌握好火候儿。
周故作为难:“但是怎么赔,我还没想到……不如和白天的事一样,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仇绍望着她:“好。”
……真是,出奇的顺利。
静了一秒。
周别开脸,向被子里钻进去:“那就没事了,很晚了,仇先生先请回吧。今晚的事,非常感谢。”
真的,她怕再不躲进被窝,就要破功了……
周听到门打开的声音。
立在门边的人顿了片刻:“桌上的药,白色药片八小时服一次,胶囊一天三次,饭后。”
这个男人,还真周到……
周裹着被子回头,只露出一双眼睛:“路上小心。”
咦,她似乎看到他笑了一下?
门关上了,身后的存在感消失了。
周窝在被窝里,缓慢蠕动的换了个姿势。
不会儿,任熙熙推门进来。
“怎么样,是不是还很疼?”
周一下子扒开棉被。
任熙熙一下子愣住,指着她:“啊!”
周收起笑:“啊什么?”
任熙熙不答,从周的包包里掏出一枚小镜子,递到她眼前。
周:“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她不仅妆花了,还因为发烧而流汗出油,活脱脱一副刚被糟蹋过的模样。
问题来了,方才仇绍是以怎样的心境对着这张妆花的狼狈不敢的嘴脸,不苟言笑且神情认真地答应要吃饭的?!
你麻痹啊……
…………
周将“看回来”的设想告诉任熙熙,任熙熙讷讷半天,小声提出意见。
首先,当然是先指责周不厚道,轻浮。
周非常冷静地反问:“你还记得,xx那几个是怎么在背后说我的?”
任熙熙自然记得,当初在学校,由于周“涉猎”范围太广,一些男生宁可没有女朋友,也要死等周的空窗期,万一下次被选中了呢?
还有一段时间比较夸张,连续有三个女同学向喜欢的男生告白,得到的答案都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周。
又是周。
很快,周就多了一个外号——
任熙熙:“蜘蛛精?”
周:“嗯哼,反正我是蜘蛛精,我也没必要装。再说,能算得一清二楚的机会不多,抓住一次就不能放过。”
大多数时候,人们都在吃亏,都在忍让,都在无能为力的学着“不计较”。
说到同学,任熙熙突然想起件事:“啊对了,我今天下午在一个同学群里听到个八卦。”
周打了个哈欠:“我的?”
任熙熙:“路明和他未婚妻的。”
周动作一顿:“嗯?”
任熙熙:“据说一直是他未婚妻倒追他,追了一年多,路明爸妈挺喜欢那个姑娘的,让路明赶紧结婚。可是路明雷打不动,他爸妈着急也没用对吧?这事原本就僵住了嘛,前阵子不知道怎么搞的,路明突然就变了个人,说要和那姑娘结婚,两人还非常迅速地先把事定了,连订婚戒指都买好了!”
周没说话,想到下午路明的样子,想到他未婚妻突然的歇斯底里,想到她和路明在交往之前的约定——
周:“好啊,那就试试吧,合适就继续,不合适就算了,不用勉强喜欢。”
路明:“即使我喜欢别人?”
周:“那是你的自由啊,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结果试了一个月,如履薄冰。
一对不合适的男女,连“喜欢”都培养不出来,从一开始就会变得很难,两个人都在唱独角戏。
这是分手时,周说的话。
路明欲言又止,但终究只是沉默。
思及此,周说道:“也许路明突然醒悟了,发现喜欢的还是这个未婚妻,赶紧定下来呗。”
任熙熙一愣:“可我怎么觉得他喜欢的是你啊?”
是么?
周回想了一下,并不记得路明挽留过她什么。
周:“不会的,他那么聪明一个人,怎么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局面。”
任熙熙:“下午路明还给我发微信,问我你还好吗?”
周累了,捂着肚子躺下:“我这不挺好的?别的不用和他说了。”
任熙熙仍在纠结:“可我觉得,路明还喜欢你诶,只是和你赌气……”
和她赌气?犯的着赌这么大吗?
而且互不喜欢的两个人,有什么可赌的?
至于喜欢么?
周看着天花板,想起白天在洗手间里听到那两个女同学对她的评价。
——喜欢。
她们也喜欢过路明,但她挡了她们的路。
虽然每个女孩子在经历喜欢的男生喜欢上了别的女生时,都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即使没有那个女生,这个男生也不会喜欢我的。
总觉得喜欢,就会得到回报,总觉得喜欢,那个人就该非我莫属。
凭什么啊,凭什么不是有那么一个男生为我着迷不顾一切,凭什么这样不对等的关系不是调过来的呢,这样会显得我很没有价值。
好像处于“喜欢别人”的位置就会任人玩弄,就输了。
好像那个“他喜欢的人”才是造成这一切的凶手。
哎,突然有点羡慕。
单纯的“喜欢”。
不是出于性,不是出于色,只是想让心不孤单,要永远找得到一堆喜欢他的理由,也要永远找不到不喜欢的理由。
周闭上眼:“熙熙。”
任熙熙:“嗯?”
周:“你说,喜欢是什么感觉呢?”
任熙熙有些诧异:“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嘛?”
周想了想,笑了:“嗯对哦。我告诉你哦,那是一种,出生时第一次翕动鼻翼用力呼吸的感觉,然后睁开眼,第一次看到世界的五彩斑斓,心里发出‘哇’的一声……”
任熙熙没说话,她只是看着周,看着她闭着眼嘴角带笑的模样。
可怎么看上去,有点寂寞……
…………
翌日天刚蒙蒙亮,周和任熙熙就回到小区。
周坚持这个时间,再晚一点大爷大妈们就出来遛弯遛狗了,她不能让人看见她这幅尊容。
进了单元门,任熙熙拿出钥匙走在前头,周扶着楼梯把手缓慢地向上移动。
这肚子,上楼也疼,下楼也疼,恐怕要躺着一动不动养几天了。
好不容易走完半截楼梯,就听到上面任熙熙的说话声。
“仇先生?啊,灯坏了?”
“嗯,灯泡憋了,马上换好。”
周走过楼梯拐角,便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踩着四个台阶的矮梯,将一个刚拧下来的灯泡递给任熙熙。
仇绍拿起新的灯泡去替换,背脊笔直,袖子被卷高,露出流畅而好看的肌肉线条,像是很有力量,前一晚就是这双手臂抱她进了车里。
周又上了几层台阶,目光缓缓下移,牛仔裤绷紧在翘起的臀,紧实饱满,大腿线条修长有力。
她深吸了口气,清爽的晨风,蓬勃的荷尔蒙。
周踏上最后一层台阶,任熙熙打开门。
周跨进门里,视线也跟着移动,已从那副背影扫过侧身。
“仇先生,早啊。辛苦了。”
周的眼角扬了上去,声音有点哑。
不约而同,另一边。
“周小姐,早。”
顿了一秒:“不辛苦。”
周笑着进了门。
喜欢是什么?
周不知道,她天生少了一块心肺,后天发育有缺失,get不到那个点,她是猪,她情商太低,这她自己都承认。
她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但她了解什么是性吸引,什么是好色,什么是人类本能的**。
她着迷于这种性吸引,贪婪这样的美色,沉迷被**支配控制的感觉。
而这个男人,吸引了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