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中旬,起风了,雾霾散尽,露出如同棉絮的白云和少有的嫩蓝色,和煦温柔的日光照着整个城市含苞待放。
姑娘们一个个披上战甲,有的穿上小短裤秀养了一冬的大白腿,有的穿上了花裙子显摆骨感纤细的脚踝,搅得小伙子们心潮澎湃。
某酒店南厅的休息间里,周正双手环胸双腿交叠的端坐着,花了几秒钟的时间将形势揣摩了一遍。
结论就是,很好,非常好,歪蕊顾得!今天可真是一出大戏!
周自小到大经历撕逼无数,大多时候都是在和老师们斗争:十八岁以前带妆上课得化裸妆,化妆出门在她看来一向是优良传统文明礼仪。
十八岁以后上了大学,斗争的题目就变成了:化多浓的妆才适合出入校园?
自然,她也没兴趣将自己化成京剧花旦脸,再说以她的气质就算化得再浓也不像是出来卖的啊——那得多贵啊!
直到毕业,周才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顶着一张“人尽可欺”的清水脸被人指责是“招摇撞骗”了,既生妖艳贱货的灵魂,也该表里如一才是。
可你看看现在,眼下这叫什么事?
因为照片被盗用而撕逼,人家还反过来怀疑她——
这不,周刚坐下,抿了一口工作人员端上来的茶水,气还没压下去呢,就听到这位在旁边小声问她要“身份证明”,还说他们网站的会员都是经过实名认证的,需要上传电子版身份证。
周眉头一蹙,眼神一龋鸦敖庸ィ骸澳闶遣皇蔷醯谜掌系娜瞬幌裎遥俊
事实上,她还真没带身份证。
那工作人员一噎,也不好直接说“是”,转而就将眼神瞄向一边。
周也跟着望过去。
房东先生已在桌子另一头坐定,并递过来一张名片。
随着这番动作,那一身十分贴合的西装恰到好处的更加往身上贴紧,瞬间将体型和肌肉轮廓勾勒出来。
周只扫了一眼名片——“仇绍”,接着眼神便撩了过去。
嗯,略微凸出的眉骨,据说这是权贵的象征;鼻梁丰隆贯顶,眼秀藏神,眉秀且有神采,啧啧,此人大约财运亨通,身边总有贵人相助。
周第一眼看男人,是看帅,方才在厅里惊艳过了,这第二眼就得看面相了。
有的帅哥面带桃花,有的帅哥面带财运,有的帅哥面中藏奸,周的恋爱运一直畅通无阻,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拿不下的,这和她的眼光品位直接挂钩。
哦对了,还有他这小麦色的皮肤,怎么看怎么高级,像是在夏威夷、马尔代夫晒出来的,而不是北戴河。
战战兢兢的工作人员已从工作ipad中调出一份会员资料递了过去,仇绍伸手接过,骨骼分明且修长的一双手就这样露了出来。
周盯着看了两秒,抬眼时,却正略过他略微弯起的嘴角。
直到对上那双黑眸,却不见里面半点笑意,显然这是一副用来应对客户的神情,恰到好处的礼貌,和疏离。
仇绍:“请问,怎么称呼?”
周:“姓周,周。”
周和这位房东先生从未像现在这样面对面交流过,她和任熙熙是向一对仇姓夫妇租住的,和老两口关系还不错,只是听邻居们说过二老有一个长得闷帅的儿子,却始终未能得见。
倒是任熙熙前阵子撞到过一次,绞尽脑汁才形容出四个字:“惊为天人”。
听闻“周”二字,工作人员明显一愣,这和她刚才调出的会员资料同音:“请问是不是三个土堆在一起那个?”
真是没文化,而且一点都不讲究……
周顿了一秒,笑的客套极了:“是的,的确是鑫森淼焱,莫yt,龃f肪o~……的那个。”
工作人员一脸懵逼,嘴里重复念叨着,还以为是什么名诗名词。
周已经调开视线,正抓住仇绍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微微抬起的眼皮上露出一道深褶,迷人极了。
哎呦,听懂了?
…………
听是听懂了,只不过笑却不是因为三个小土堆。
仇绍今天的精神实在不好,前阵子出国处理一些事,前两天才飞回来,正在倒时差,早上那杯espresso此时正在胃里翻腾,心跳比往常快些,人也有点亢奋,只是眼皮子睁着有些疼。
一直到方才坐定,仇绍的记忆都有效飘忽,觉得眼前这女人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哪里见过。
那猫在角落里的任熙熙他是一早就认出来了,相比另一个租客周,仇绍没有正面见过,却三不五时从爸妈口中听到,可以说是十分中意。
提的次数多了,仇绍也就记住了,前不久正好有个机会遇上,是在小区外的一家咖啡厅里。
当时仇家楼下的一户正在装修,仇绍怕吵,一早就在咖啡厅里找了个卡座处理公事,坐下没多久就听到“咔咔咔”清脆的高跟鞋踩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
仇绍抬眼,只见迎面走向柜台的女人妆容精致,皮肤很白,身材窈窕,是个顶漂亮的女人,只是难以分辨那白是粉底还是本来的肤色,那美是因化妆技巧太神乎其技,还是因为天生底子好。
只是这样一眼,仇绍便垂下眼皮。
谁知目光凝聚在资料上不过一秒,就又听到“咔”的一声,伴随着一声女人的低叫。
仇绍下意识看过去。
柜台前的女人崴脚了。
那块木地板上正好有快破损,凹进去一个小洞,不大,最多也只能容纳女人的高跟鞋细跟……
偏巧不巧,那女人踩了进去,身子一歪,腰身向前一拱,紧身的短裙一下子绷在挺翘的臀部。
而原本搭在肩上的发梢也向前滑去,露出一小片背部肌肤,白白莹莹,仿佛凹凸不平的沟壑中露出的一块白而润滑的鹅卵石。
这一眼,仇绍看了足足两秒。
那女人反应极快,作风果断,也不蹲下身去解救高跟鞋,更不允许自己沦入狼狈,发狠的将深陷的那支脚用力向上一抬,鞋跟倏地就拔了出来,还蹭掉了一小块木皮。
然后,她就心安理得的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咖啡,走出咖啡厅。
当天傍晚,仇绍处理完公事,准备返家,谁知刚走出咖啡厅,又听到那一阵“咔咔咔”。
那女人就走在他前面相距二十几步,不仅和他走进同一个小区,还走进同一个单元门,而且像是在赶时间,速度虽快,双腿却向里夹着。
等仇绍走进单元门,那女人已经上楼了。
高跟鞋声在二层戛然而止,“碰”的一声是关门声,仇绍在一层拿钥匙开门时才发现,原来是他们家的租客之一。
…………
这段记忆突然冒了出来,仇绍虽猝不及防,抬眼间却开口道:“资料我看过了,的确是这位周小姐。”
这话是对着工作人员说的,眼睛却望着周。
周:“你看得出来是我?”
眼神不错啊,这样都认出来了。
仇绍口中轻轻吐出几个字:“很清楚。”
这边工作人员思路顿时断片,盯着那身份证电子版反复辨认。
只听仇绍又道:“周小姐,和你一起报名的路先生的会员号也经过了实名认证,请问二位是否将身份证的电子版交给过其它人?”
周一想,哦,这恐怕是没有。
她和路明既没有一起办过旅行签证,也没有一起办过联名卡,彼此的身份证不可能经过对方的手,何况这个冒名者还能拿出那张合影……
“或者,周小姐再问问这位路先生?”
仇绍话音方落,休息室的门就被敲响。
门板推开,三个人影出现在门口——带路的工作人员、方才和周一起发现照片的女同学之一,以及另一个当事人路明。
周回过头,目光正对上路明的,电光火石间,脑海中瞬间晃过一个可能。
他们交往那一个月,有那么几次曾凑在一起打游戏,一打就是几个小时,莫非路明趁她不注意拍了她的身份证?
呃,如果这种荒谬的假设成立的话……
…………
在来的路上,路明已经送同学口中得知事发经过,找相熟的同学先绊住他未婚妻,便赶了过来。
起先路明心里是蒙圈的,来了一看那突兀的人形立牌,竟有两秒钟的迟钝。
那张照片还是大三拍的,十几名校友约好了一起去爬山看日落,当时的周正好是空窗期,上一任男朋友光荣退役,下一任的名额还有一大堆男生在排队。
事实上在那之前,路明眼中的周一直面不离妆,他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女生,大好的青春被化妆品盖了一层的化学原料。
直到相约爬山的那个清晨,一个面容清秀,眼神清澈的姑娘出现在队伍中,身上是简简单单的t恤牛仔裤,脚上踩着白球鞋,头发束成马尾,零碎的几缕头发落在鬓边,随着微风在唇角浮动。
路明一照面就愣了。
后来路上见一个学弟走到她身边,神色紧张且有点小兴奋的在说什么,路明脚下快了几步,这才听到那学弟问她,“周学姐,请问你对下一任男朋友有什么硬件要求嘛?”
路明当即傻了,竟然是周!
然后就听周说:“就一条,年纪不能比我小。”
说这话时,周侧过头望向学弟,那眼里分明是拒绝,可脸上却带着笑,眼角向上勾着。
那学弟看着看着,一脸傻笑。
后来到了山顶,一群人不知道谁先提议的开始自由组合双人照,轮到路名时,他刚走上前准备开口,周恰好转过身,光洁的额头和面颊迎着那余晖。
她笑着说:“班草,来一张吧?”
…………
路明一阵恍惚,工作人员叫了他两声,他才如梦初醒。
他下意识看向正歪着头看他的周。
依然还是那个周,随时随地都在准备粉墨登场的姑娘,交叠着双腿,悬空的脚轻微晃动,仿佛在**似的撩着,事实上只要她不耐烦就会不自觉地做这个动作。
之后那几分钟,路明都在走神。
但大抵弄清楚情况,有人以周和他的实名认证了两个账号,还报名参加了这家婚恋网搞的配对成功活动,并获得了最佳上镜奖。
这时,就听到周问道:“有奖金?”
“没有。”回应她的是道低沉的嗓音。
“有奖品?”
“一套床上用品。”
隔了一秒,周又问:“不是你报的名吧?”
路明一个晃神,这才反应过来这句是问他的,他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周对面,那个负责人一身西装革履,神情很淡,也正看着他。
路明摇头:“不是我。”
…………
不是路明?
这一点周倒是不怀疑,本来也不像是路明会干的事,可是他怎么一点也不生气,打一进门就发呆发傻?
周古怪的看了路明一眼,脑子飞快转动,很快进入正题。
“请问,通常这种报名活动难道不需要本人亲自出面,以便核查是否冒名顶替吗?仇先生,恕我直言,贵网站这种不负责的行为真的给我和路先生带来很大的困扰。事实上,今天正好是我们学校一年一次的同学会,就在对面厅,路先生的未婚妻也来了。好在现在事情还没闹大,万一被大家撞见了,先不说路先生的好事会被你们搅黄,还有我一个姑娘家家的名誉呢?”
言下之意,就是赔偿,而且决不能一句“对不起”就能交差了事。
仇绍依然是那不紧不慢的语速:“关于路先生这边,我们网站已经有进一步的补偿计划。”
他将一张名片递到路明身前的桌面,又道:“这家婚庆公司和我们网站长期合作,路先生和未婚妻对婚礼有什么要求,都由我们网站负责。如果路先生觉得有必要,我们也会郑重其事的向你的未婚妻解释并道歉。”
听到这里,周渐渐挑眉。
滴水不漏啊,一般人听到这里大概会觉得因祸得福了吧?
这时,就见仇绍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眼中掠过一丝浅笑:“至于周小姐……”
“有什么需要补偿的,条件尽管开,只要能将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我们网站愿意承担全部责任。”
随便她开?万一她开口要个名誉损失费一百万呢,照给不误?
明明针对路明的补偿十分明确,怎么到了她这里范围一下子拉大了?
周不免阴谋论起来。这番话表面上听很大方,而且充满诚意,实际上还不是将难题抛给她么?
她若是知情识趣得饶人处且饶人,就会降低对这家网站的补偿要求,她若是蛮不讲理,就会狮子大开口,这让外人看见了只会以为她欠缺家教,吃相难看。
嗯,到底是经商的。
思及此,周笑了,像只小狐狸:“补偿嘛……我还没想好。说实在的,这太难为我了。不如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谁知话才落下,休息室的门就被人“碰”的一下推开。
粗鲁急切之极,周竟然一点都不诧异,她用后脑勺都看得见从门口冲进来的就是路明的未婚妻。
就听平地一声吼:“路明你对得起我吗!还有你,狐狸精!”
周也不是省油的灯,早已飞快起身,绕过桌子向对面跑去,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住目标——仇绍。
而且,周清楚地看到仇绍也站起身,原本望着门口的目光,在她跑过去时迎了上来,修长的双手缓缓抬起,像是要迎接什么。
周放心了,彻底放心了。
但她也低估了路明未婚妻的战斗力。
人家穿的好歹是平底鞋,飞快冲过来要情敌她自然是要不顾一切了。
于是,就在周即将够到救星的前一刻,她后脖颈的汗毛已经清晰的感觉到抵达后背的那双魔爪。
这要是撕下去,她会不会裸奔啊!
刹那间,周脸上露出一丝慌乱。
只是下一刻,她就感觉到手臂被一股力道抓住,身子跟着向旁边倾斜。
周下意识侧头,正瞟见错过的魔爪,脚下一歪,鞋跟断了,后背却被一条手臂用力托住。
等她借着那支撑单脚站稳时,早就紧紧搂住人家的腰了。
周呼出一口气,双手却不松开,惊魂未定间感受着这十分适合搂抱的腰围,触手所及的是这片西装布料的高级触感,鞋跟断掉的那只脚正点着脚尖活动脚腕。
哎呦,这西装下面的身材可真结实!
嗯,这气味也挺干净清爽的,一定晨浴过。
高度也合适,力量也够稳。
不错,不错……
再看路明的未婚妻,魔爪已经三次脱离路明的控制,要往他脸上扑腾,最后一巴掌还打偏了,只好掩面夺门而出。
路明脚下一顿,回头望来一眼,那眼中写满了周看不懂的东西。
然后,他就追了上去。
周立刻翻了个大白眼,冷笑一声这才微微抬头。
正对上那居高临下回望她的漆黑眸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