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前语】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又到了ooxx不带套的季节。
——每当这个季节到来,雌性蝾螈(一种四角鱼)总是显得分外饥渴,四处寻找一夜情,为的只是让雄性蝾螈满足的将精包放在地上,再将其顺走。直到繁殖季临近尾声,等雌性蝾螈厌倦了频繁更换床伴而纷纷投入生产,兴致不减的雄性蝾螈却开始为了□□权大打出手。
【正文】
“喂,听说了吗,周和路明分了。”
中午十二点,周刚在某酒店一层洗手间的马桶盖上坐定,顺手切入某手游的斗技环节,这时就听到隔间外一个讥诮女声点她的大名。
周微微一愣,视线脱离了游戏界面,望着房顶想了想。
哦,分了,她和路明是分了。
可那不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嘛,怎么?热度还没退?
“啊?周又玩腻了?”与此同时,另一个女人语气惊讶的帮周下了结论。
“……”
周的视线慢悠悠的落回到手机上。
靠!输了!
积分掉了二十八点,还被对方发了个“不好意思”的表情表示嘲讽。
麻痹……
周眯了眯眼,重新点进一局,集中精神分析对方的阵容搭配。
门外那两只已经开启八卦模式。
“呵,不是,是周被甩了!”紧接着就是一串得意刺耳的笑声。
“真哒,快八!”
——哦?是嘛!快八呀~
周也想这样回,盯着手机屏幕的双眸突然有了精神,索性将一双脚从高跟鞋里退了出来,腰肢向后一靠,倚住水箱,双腿轻巧的抬起,脚跟无声的搭在门板上。
涂着蔻丹的脚趾有些肉嘟嘟的,此时微微勾着,原本及膝的a字裙也全部向臀部倾倒,露出骚包的豹纹内裤。
游戏里,对手额外难缠,和她的恶心打法简直势均力敌,谁更恶心谁就能赢到最后。
周边竖着耳朵听八卦,边勾起唇角绷紧脚背,亢奋的连双颊都开始泛红。
说起门外那两只小婊砸,从大学时期到现在就一直跟周不对盘,她的恋情走向在她们的描述中就像是起起伏伏的股市大盘。
最有意思的是,全校同学都知道这两只是周**广播站,偏偏这她们还自信的认为她从不知道她们在背后说她坏话,平时见了那叫一个关怀备至、苦口婆心。
周索性也不拆穿,只当看戏,有时看到精彩的地方,也会善意的贡献一下演技,失恋了就象征性的“委屈诉苦”,投入新恋情就“得意忘形”的秀个恩爱。
一转身,就能从别的同学的口中得知这两个在背后咬牙切齿的骂她“贱人不要脸”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
门外的废话了好久,终于进入正题:“总之,受不了周那性格是一个主要原因,但更主要的是——”
“路明,劈、腿、了!”
“……”
周皱了皱眉,目光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似乎要将它看出一个洞。
靠,原本能赢的,妈的闪退?!白送分?!
等等,劈腿?搞什么鬼!
亏她还因为多年同学的份上对他感到了一丝愧疚,在路明问她“是不是我不够好”时,她还黑了自己一把——
“不,是我见异思迁了。”
周眼睛向上一翻,顺手把游戏按掉,双腿垂下踩上高跟鞋。
哪知她刚站起身,就听门外说到……
女同学甲:“听说待会儿路明还要带劈腿对象一起来呢,听说是来发喜帖的!呵呵,咱们就等着看周笑话吧!”
女同学乙语气却有些低落:“哦,要结婚了啊……”
“……”
周收回已经搭在门栓上的手,转而翻开链条包的包盖,露出里面的气垫粉饼和两支口红。
这个粉底的颜色原本比她的肤色白了一号,但她用了一整个冬天的时间把自己捂的又白又嫩,每天还喝着营养汤把气色养的油光水滑,即便昨天打游戏刷了半宿,今天也丝毫不受影响。
周打开粉饼,对着镜子用吸手纸小心翼翼的将脸上几个重要区域的油分吸走一半,这才拿出粉饼在额头、眼底、嘴四周轻微的按了几下。
女同学甲似乎终于意识到这个八卦的伤害面,顿了一秒尴尬道:“哎,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不会还暗恋路明吧!”
女同学乙口风一转:“谁暗恋了,我只是上学那会儿觉得他还不错……诶不对啊,我怎么记得你也喜欢过路明?难道我失忆了?”
女同学甲急切道:“那是我瞎了眼,谁想到他品味这么烂大街!再说,我可不要和周好过的,又不是收破烂的!”
周眉梢一挑,小镜子中的她神情微妙——哦,原来这才是是她被针对的症结所在。
随即对着镜子努努嘴,先用润唇膏在唇上铺垫一层,抿了抿,在两支唇膏中选了色泽更深的那支,拧出深红色的膏体和上面水墨大理石纹,小心翼翼的在嘴唇居中的位置厚涂两层,又将色泽向四周晕开。
这口红的色泽红中带黑,虽不属于气场系的姨妈色,却绝对夺人眼球,神秘、冷艳、前卫、暗黑,最适合不过了。
女同学甲:“好了,我补好妆了,走吧。”
女同学乙:“诶你说,周今天会不会收到风不敢来,就不怕丢脸?”
女同学甲:“来,肯定来,我刚才微信问她,都快到了。”
女同学乙:“是嘛,那咱们快走……”
周笑了。
是啊,她刚才是“快到了”,只不过人一到就杀进洗手间嗑游戏了。
周走出隔间,稍微整理了身上的白色小外套和下面静谧蓝的半身裙,一边洗手一边打量镜子里的自己。
其实刚才有一瞬间周差点就选择一脚踹门正面撕逼,台词大概是“破烂都瞧不上你”这样的片汤话,但转念一想,不行不行,这样狗咬狗显得她很不高级很没格调。
最主要的是,她这张脸每天都要往上砸各种高奢小众护肤品,紧实的身材也是牺牲早上的睡眠跑到公园锻炼的结果,还有这经不得撕扯的小洋装,逼得她收腹挺胸的细高跟鞋……
她特么的从头到脚都生的养的太昂贵了,就这么光天化日的亮出来可得低调,可不能惹事!
周擦净了手,拧开护手霜仔仔细细的将手涂了一遍,连指缘都被滋润到了这才满意的扬了扬眉。
嗯,外面众目睽睽之下,才是她的战场。
…………
这个小厅能容纳百号人,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被周学校的同学托关系包个场,把同年级十几个班的单身男女们聚拢在这里,名为叙旧,实则是内部自产自销。
此时厅里最中间的那撮人里,当年的班草路明和未婚妻正被七八个校友包围的密不透风,倒是一点不像老同学联谊,更像是路明伉俪的亲朋见面会。
只是居然没有一个人产生质疑——路明和周分手一个来月,却对如此介绍身边的女友:这是年初就开始交往,关系稳定的未婚妻。
已经踏进门口的周虽瞧不见路明的正脸,耳朵却没聋,听得真真的。
直到错落在四周三五成群的校友,发现了正从门口走来的她。
哇,来势汹汹,盛气凌人,这哪像颜面尽失的前女友,分明是前来讨伐的正室。
议论声瞬间就炸开了。
“看,周!”
“我靠,这是要正面撕了!”
“本来就是路明不对,带着未婚妻来已经够恶心人了,还说年初就开始交往,这不是公然挑衅吗?”
“你看周那鞋,再看人家未婚妻,待会儿要真动起手周一准撕不过……”
“用的着你操心?瞧……”
十几步的距离,两个男同学已经不约而同脱下外套挂在手臂上,不动声色的靠过去。
方才洗手间里的女同学甲这时候加入进来:“呦呵,黑寡妇功力不减当年,这么快就有护花使者了!”
另一女同学怼了回去:“喂,我说你差不多行了,嘴上积点德。”
女同学甲:“我怎么不积德了!”
“其实我觉得周人挺好的,同学谁有困难跟她开口也都帮……听说咱们有个同学去年家里有点困难跟大家借钱,就周最痛快,当天就给取了三万块。”
眼瞅着周已经走进包围圈,众人边说边靠过去。
反观周,她这一路走来,脸上始终挂起微笑——本来么,她临时换了这种女王范的口红颜色,为的就是输人不输阵,落落大方的上前寒暄送上恭喜。
她还不忘掏出手机,食指哗啦了几下就精准无误的点开路明的微信。
路明的微信响起时,正巧他回过身,隔着人群和她的目光对上,先是一愣,转而就见周微笑着扬了扬手机。
路明低头一看。
一个红包。
还有留言:【现金没带够,恭喜啊!】
路明身边有几个眼尖的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表情夸张的立刻将这消息群发给一批校友。
一传十十传百,同学们瞬间都沸腾了!
众人齐刷刷包围上去,却又小心比让开一条路——周通往路明的路。
周被这阵仗吓了一跳,迈出去的脚还来不及收回,就听到一个当年隔壁班女同学的小声呐喊:“周加油!”
旁边一个更直接:“灭了狗男女!”
“……”
周都惊得要出戏了。
她和路明算得上是和平分手,说有不满最多也是她始料未及的“劈腿”内幕,这么多年同学,感情不在仁义在,路明提前也不打个招呼,险些害她丢人,实在让人生气!
但刚才一番心理建设,气早被她压下去一大半,心想着落荒而逃太跌份,索性正面走向老相好,顺手发个“祝福”呗。
呃,可看周围这阵仗,怎么像是聚众下注斗鸡比赛啊……
大家不会以为她要棒打鸳鸯手撕渣男小婊砸吧?
她人都走到这里了,也不好走到半路就掉头崩坏人设啊……
这时,手机震了两下。
周眨了眨眼,又看了看彼岸的路明,竟然收回脚,在众目睽睽之下刷开微信。
【你什么意思?】
路明没收红包。
“……”
周抬起头。
这下她终于看清了路明的正脸,脸色阴沉,眼睛喷火,而他身边的几个同学也都齐刷刷的望过来,带着震惊,带着谴责。
什么意思,当然就是字面的意思啊,包了666元,够有诚意了吧?
难道……不会是嫌少吧?
周皱了下眉,飞快的又补了一次,888元。
想了想,又把上面的666元删除。
不过平心而论,她和路明大学四年关系不生不熟,不过就是前阵子“来往”了一个月,这情分掂量起来真未必值888元。
周周围也有那么几个脖子长的,伸头猫到周身后,一瞟,哇靠……
众校友的手机又一次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周面上虽镇定的挂着一丝不苟盛气凌人的妆,心里却是一澹访鞑辉俚屯房词只撬浪蓝19潘仓缓糜沧磐菲ぷ呱锨啊
看来除了甩人民币当“祝福”,口头表达也是需要的:“好久不见。啊,恭喜!”
“……”
同学们又是倒吸一口气。
路明都要冒烟了。
幸好几个相熟的眼疾手快,有的找借口把路明拉开了,有的顺手带走刚读懂剧情却不知如何是好的“未婚妻”。
路明被拉的越来越远,背影沉重,笼在身边的几个男同学就像是几片乌云。
周没有看过去,主要是几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也围了上来,她的视线也不会拐弯,又自觉这次她做的十分大气体面,多递过去一个眼神都显得拖泥带水,转而就和老同学们叙起旧。
谁知正聊得起劲儿,手机又震了。
周低头一看,消息窗口正来自当年同宿舍至今还是死党兼闺蜜的任熙熙。
这姑娘今天起晚了,这才赶到,周还以为是想让她出去接一下,谁知点开聊天窗口,又吓了一激灵。
【你快出来,你和路明的合照被人挂在门口示众了!】
“……”
…………
这唱的哪出?!
心里飘过一串问号和震惊。
周立刻合拢手机,对几个女同学笑了笑说:“笨蛋熙熙到门口了,可是找不到地方,我先去接她。”
话落,周不紧不慢的走出小厅。
不紧,不慢……
任熙熙又发来消息:【对面!】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无声无息,周一路飙向南厅,任熙熙正在那边小厅门口神情焦虑地徘徊。
周冲上去:“讲重点!”
任熙熙慌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偷偷摸摸的从一个巨型盆栽后面拉出一个1:1的人形立牌——赫然是周和路明一起的合照。
下面豆大一行字:【有情人婚恋网,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最上镜情侣奖】
周的思路断了一秒,这才想起来,刚才飙过南厅门口时好像也见到类似的情侣人形立牌,仿佛是这婚恋网正在这里搞活动?
“……”
成群结队的问号又一次飘过,周很快抓住一个。
等等,这照片好像是大学时他们一帮同学去爬山时留下的,当时她还没和路明交往,特么的怎么就上了婚恋网了……
最主要的是,这网站怎么拿到照片的,难道路明发到校内盗用了?
周正双手环胸的琢磨着,身后就传来几声熟悉的声音。
侧头一瞄,几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已经跟上来围观了。
“哎呦,这,这谁干的啊?”
“有情人婚恋网站……你和路明什么时候……”
“都同学,还婚什么恋什么网啊,搞错了吧?”
周调回视线,歪着头:“不过这照片拍的是真不错,构图,选景,拍照技术,还有颜值。唯一的问题就是……诶,我那天怎么素颜啊?”
“……”
“,你就不怕路明那头发现啊?人家可带着未婚妻来的……”
周一脸莫名其妙:“这要是我干的也会选近照啊,再说发现就发现呗,都陈年旧事了。”
“等等,你看——‘最上镜头情侣奖’。”
周不禁挑眉,呵,还得奖了,那奖金呢,奖品呢?
就在这时,一挂着婚恋网胸牌的工作人员从南厅走了出来,正要上前询问。
“请问这位小姐……”
周缓慢地将其打断:“我先问你,你们是怎么拿到我的照片的?这算侵犯肖像权吧?”
工作人员一愣,立刻看向人形牌,又看了看周……
这这这……一个是清秀佳人,一个是妖艳贱货,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人啊?
可这来势汹汹理直气壮的样子……
哦!该不会是敌对网站派来砸场子的吧?
工作人员:“是这样的这位小姐,我们所有的广告牌都得到过当事人的授权,都是我们网站的会员。”
周一下子笑出声,转而回头对几个同学道:“好了好了,大家先回吧,我先去处理一下私事。”
话音方落,周就一眼揪住躲在几人身后的任熙熙。
“熙熙,走!”
不由分说,周一手拖住人形牌,越过工作人员,直接杀向南厅。
工作人员阻拦不及,周转眼已经冲进敌营,放眼一望,诺大的南厅会场布置已到尾声,七、八个工作人员分散在四周各司其职,看装扮都不像是管事的。
工作人员追了上来时,就听周声音不高不低的说:“把你们负责人叫出来!”
几名忙碌的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停下手里的活,望了过来。
只见周一腿笔直一腿微微岔开,一手拎着链条包和手机,另一手捏着人形立牌,目光如炬,气势如虹,还涂着那个颜色的口红。
大家瞬间有了共识:嗯,这主可不好惹……
…………
不到半分钟,工作人员就将负责人从南厅小门里请了出来。
周背对着来人故意等了几秒才回头,为表蔑视眼神还从下往上看。
可是怎么说呢,这一眼,也忒赏心悦目了些。
先是皮质考究的意大利男鞋,然后是一双……
嗯,包裹在西装裤下的大长腿。
那长腿迈开,颇为从容,跟在身后的工作人员三步并作两步,气喘吁吁。
待走近时,周的目光也正越过那身西装,窄胯,往里收的腰身,宽肩,一抬眼,正对上那张面容。
帅。
饶是如此莫名其妙的时刻,这个字也是毫不客气的撞进脑海。
只是,帅的有点……眼熟?
周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只听到身后任熙熙一声低呼:“啊,啊,房……房……”
房……?
周回了下头,对上任熙熙像是被猎物的小动物一样无辜而慌张的神情。
通常能让任熙熙吓出原型的无外乎一件事:没钱,被催债。
比如刷卡透支,还不上卡债。
比如亲戚办喜事,拿不出份子钱。
哦,最近还有一样,拖欠房租,出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撞见房……
“……东。”与此同时,任熙熙终于吐出最后一个字。
哦,房东。
“……”
等等!房……东……?!
周一下子转回来,撞上来人微微挑起的眉梢下,淡漠的目光。
0 0咦,怎么是房东大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