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明道:“别说了,我还是比较看好你,其他人都不是合适的人选!”


赵发惊讶:“大人!!!你就这么残忍!!??希望我魂归西天???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


“老?小?”


“是没有,可是我有一妻啊,大人,你就我妻子那般花容月貌,难道您忍心她成了寡妇?”


帝明拍拍赵发的肩膀道:“阿发,你不会有事的,最多你打不过就跑嘛,没叫你非要拼死!要知道到现在都没有人能杀得了齐煞,你就是杀不了那也是正常的事情,没人会怪你的!”


“那我到了山脚下就回去,你看。。。。。大人您别走啊,您说啥时候跑咱就啥时候跑,万事好商量嘛!”


。。。。。。。。。。


三日之后,赵发领着五千士兵和长欢、白欢、罗邪三人向帝都西南方向的烟山进发,烟山可谓名副其实,山里云雾甚多,浓得就像烟一样!


大军浩浩荡荡地在山间行进,不时有几只漂亮的鸟飞过,声音清脆而响亮,路旁的野花争相开放,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走在赵发轿子旁边的长欢道:“大人,这里妖气真的很重啊,您看这些长得这么丑的鸟叫得多么难听,好像鬼叫,这些花长得多么恶心,好像有毒一样,这些雾不断飞舞,好像就是妖气啊,大人,我们得当心啊!”


赵发道:“你说什么啊,你应该这样想,这些鸟在我们没来之前都躲在树洞里不见天日,他们看见我们非常激动,这是在唱歌欢迎我们,这些花在我们没光顾这里之前都是没有斗志,天天蔫了吧唧的,我们一来这不就有了劲头!百花争艳了!至于这些雾气嘛,当然只能解释为齐煞那个山大王为了欢迎我们,正在组织手下烧饭呢!”


罗邪大笑三声:“大人真是好心境!好情怀!在如此紧张的环境下居然还能如此惬意,属下真是自叹不如,属下每时每刻不在忧心,害怕,恍惚,这深山老林的每一秒钟都有可能杀出危险来,在大人的感染下,属下心情也放轻松了许多,谢谢大人,大人您真是一个空前。。。。。。”


赵发赶紧打断:“停!我不想听到绝后两个字!”


罗邪道:“大人,属下差点说错话了,对不起,属下只是太过激动,一时无法自控,还请大人原谅,大人,沐浴在您圣洁的领导艺术之下,我等感觉十分幸福与幸运,大人,请恩准属下为您朗诵一首诗!”


长欢做呕吐状:“罗邪!你今天是不是发chun啊,要不然就是有求于大人?你缺钱?大人千万不要借给他,他借钱从来不还更别说利息了,逼他还他就会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不然是要大人给你介绍女朋友?大人这个就更不行了,给她介绍女友就是将良家妇女往火坑里推啊!不然就是乞求大人还你《裙子下面》?大人这个千万不可以,除非您将我的《波涛胸涌》也还给我!”


罗邪不顾长欢的诋毁,放声吟道:“神仙不敌您老成,会计没有您谨慎,您拥有最性感的唇,吸得了最强劲的魂,您就是我永远的偶像---赵大人!”


没等罗邪吟完长欢已经开始唱歌了,轿子里传来阵阵呼声,白欢早在两只耳朵里塞进了棉花!


罗邪轻声道:“大人?您睡了?”


轿子里的呼声越来越大,罗邪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绞尽脑汁想了句诗,本想大人恩准我回去的,哎~”


长欢小声道:“罗邪,你个胆小鬼,齐煞有什么好怕的,我一拳就能将他撂倒,接着补上一脚将他废掉!”


罗邪鄙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晚上拿了一斤烧鸡,二斤茅台,三斤萝卜干到大人家里想让大人准你病假,可是大人果断而英明地拆穿了你的谎言。”


长欢睁大眼睛:“这你都知道,你小子跟踪老子?”


“跟踪?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路是你家的?不过我应该感谢你,不是你的话,我哪里能省了那么多好吃的,好喝的!”罗邪奸笑道。


“什么意思?”


罗邪道:“昨晚我就躲在大人家门外,我看你垂头丧气地拎着萝卜干出来了,就知道大人没准你的假,还吃了你的鸡喝了你的茅台,嘿嘿,然后我就闪人了,自己拎着东西回家享用去了。”


长欢道:“你小子真是阴险,同样是工作在一起的同事,怎么白欢就比你高尚那么多呢,你应该向38学习,做一个只知道付出不知道回报的好下属,看看我们白欢,作为一个弱智女流尚能勇敢作战,丝毫不畏惧,你一个大男人连个女人都不如,整天就想着逃啊,跑啊,躲啊,藏啊,你是老鼠啊?!”


罗邪笑道:“你太天真了!你被白欢那纯情的外表给骗了。”罗邪贴近长欢的耳朵小声道:“白欢昨晚和猛男约会,将猛男带回闺房然后。。。。。。”


长欢:“你偷窥?”


罗邪:“是啊,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吗,我最怕自己的挚友被坏人给骗了,所以我跟踪他们,本想在危急关头英雄救丑的,可是昨晚上我听到的全是那男人的呼救声!”


长欢:“真没想到看起来如此柔弱的白欢功夫居然如此厉害,欲望这般强烈,本来我还想将我的表弟介绍给她呢,幸亏没有介绍啊,不然几日之后我那胖乎乎的表弟就变成干柴了,想想真是后怕!”


罗邪:“我想到一个好主意。。。。。。你觉得怎么样?”


“开个洗浴中心让白欢做小姐我们收钱?亏你想的出来,不过还真是的,凭白欢这能力一天少说也得接一两百个客人吧,一个二百忽币,那可是几万的忽币收入啊,不消几个月洗浴中心的投资就能收回来了,接下来就是翘着二郎腿数钱了,罗邪,你真是个聪明的傻瓜!”长欢道。


罗邪不解:“聪明的傻瓜,既然是傻瓜为什么会聪明呢?”


“笨了吧你,傻瓜是可爱的意思,你没看那些韩剧里面女的对男的说傻瓜吗?”


罗邪当即作呕:“我可不是同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