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鹰扑腾着巨大的翅膀就像一架民航飞机慢慢向这边飞过来,赵发抓着忽水青的手就往树林里跑,就往那些树木小而密集的地方躲,那老鹰身体太大就是看见了赵发两人在下面也没有办法下去攻击他们,只得在树的上空盘旋。


忽水青道:“你把它找来做什么?不招来我们就不用跑了呀!”


“傻瓜,我们要他带我们回帝都呢?”赵发笑道。


“你有好主意?”忽水青惊讶道。


“你看着。”赵发抱起忽水青纵身越到树梢上,他站在最上面的树干处离那上空不足一米,赵发道:“你站稳了,看我表演。”


。。。。。。


两人坐在巨鹰的后背往帝都的方向飞去。


“你是怎么做到的?”忽水青疑惑道。


赵发道:“我以前驯过鹰,所以我知道怎么样能让他听话,呼呼。。。。。”


“怎么样啊,怎么样才能让他听话啊。”忽水青道。


“这是一项技术性很高的活,需要长达10年的磨练,。”赵发说的没错,想当年自己曾经在马戏团里学过这个并且表演过,本来日子挺滋润的,不过赵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和一个观众的女儿发生了关系,这位观众是个市长,这还不打紧,关键是这位市长的女儿才15岁,这还不打紧,关键是这个15的女孩还怀孕了,这还不打紧,关键是怀孕的事情居然被市长知道了,这还不打紧,关键是这女孩死活不想堕tai!最后被市长得逼还是做了人liu,赵发也被撵出了马戏团,上演了一出棒打鸳鸯的悲惨剧目。


赵发越想越气愤,不就是看自己没钱嘛,这个死市长势利眼!哼!在赵发的数日诅咒下,那市长不日便因为包养情妇,收受贿赂被公安抓了,锒铛入狱!


忽水青崇拜地看着赵发:“发,你懂得真多。”


。。。。。。。


眼见前方就是帝都了,二人欢呼起来。


“凯拉,我来了!”


忽水青倒是有些担心:“发哥哥,我怕会有人认识我的!”


“那你希望有人认识你吗?”赵发道。


“不希望,我想过平凡人的生活!”


赵发想了想道:“好,我们就过平凡人的生活。”


二人向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我们这是去哪?”忽水青道。


“随便找个市吧,我相信不会有人认识你的,我们过着平静的日子,钱不要太多,够生活就行。”赵发道。


“嗯。”忽水青依偎在赵发的怀里,满脸的幸福。


赵发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索性不想了。


二人在一幢豪宅的后花园里落了地。


“这死鸟怎么将我们扔在这里自己就跑了,送人也不送到目的地,真是没有职业道德。”赵发骂道。


“嘘,你看。”顺着忽水青手指的方向赵发看见了几个鬼鬼祟祟蒙着脸的黑衣家伙,此时已经天黑,几个黑衣人闪过花丛径自向楼下跑去,其中一个黑衣人熟练地手一甩,那带着钩的绳子就卡在了楼道之上,黑衣人迅速往上爬,一个接一个,就在最后一个爬到一般的时候,赵发突然跳出草丛大声呼喊:“有贼啊,抓贼啊!”


顿时四周亮起了无数盏灯,照得黑夜像白昼一样,几个黑衣人傻了一般看着楼下的赵发,想逃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跑,一群侍卫窜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围在那狭小的楼道里,几个黑衣人居然不求饶,一副誓死如归的摸样,抄起刀剑与侍卫搏斗起来,奈何侍卫人数太多,几个黑衣人最后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唯一一个识时务的举手投降了,侍卫将那家伙绑了起来,绑到院子中一根柱子上,只见一个貌似有些地位的家伙在侍卫的敬礼下走了出来。


一个侍卫道:“旗本大人,抓到一群贼!”


那旗本一脸喜洋洋地对赵发道:“这位兄弟是?”


赵发道:“我。。。。。。。”


“就是这位兄弟第一个发现贼人的,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又一个侍卫解释道。


“哦?那要谢谢这位兄弟了,这人我一看就知道是兽族的杀手,居然玩暗杀!真是小看了我帝明旗本大人了!杀掉!”


赵发道:“你不问问他是谁派来的就杀了他?万一你猜错了呢?”


帝明厉声道:“杀!”


眼前一道银光,人头落地了,鲜血像喷泉般射向天空。


“把这个家伙绑了!”帝明厉声道。


几个侍卫有些不解,但是依然服从军令将赵发给绑了,忽水青急道:“我们救了你,你居然恩将仇报,你真是蛇蝎心肠!”


“请问你们是怎么到我的后花园里来的,这月黑风高的晚上,你们不会是走正门进来的吧,看你们的打扮,奇装异服,难道是人类的杀手?”帝明道。


赵发道:“我们可不是杀手,我们是好人,我救了你你不给点好处也就算了,居然还将自己的恩人绑了起来,是何道理?难道阁下喜欢做忘恩负义之事?”


帝明道:“你是好人,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进来的,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考虑报答你。”


赵发道:“我怕我说出来你会不信,算了,你肯定不信!”


“说吧,除非你说不出来以此为借口!”帝明道。


“这个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既然关乎本人和本人妻子的性命,也不在乎什么害羞不害羞的了,实话告诉你,其实我们是一时兴起坐着自家的老鹰出来飞一飞,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但是忽然感觉在天上行男女之事很是刺激,于是我两就。。。。。。由于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幅度,便从老鹰身上掉了下来,结果就落在了这片花园里。”


帝明笑道:“原来如此,阁下真是不同凡人,看来阁下也是有些修为的,不然从天上掉下来就摔成肉饼了,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尤其是喜欢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如果你能挣脱这个绳子我就封你做副旗本,你看怎么样?”


“你说的!不要反悔哦!”忽水青道。


“绝对不反悔!”帝明道。


“副旗本官很大吗?”赵发道。


忽水青道:“不小了,至少是个官,手下还有几个助手呢,快,老公,看你的!”


赵发本不想做这个官,但是想到自己一没钱二没势,总不能靠偷鸡摸狗*良家妇女养老婆,便一使劲将那拳头那么粗的绳子崩断了。


众人傻眼。


“果然是强人,这个绳子可是由韧性极强的凸皮蔓锻造而成的,你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弄断了!你叫什么名字?”帝明一脸惊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