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轻盈贝齿一咬,轻声道:“你说的是你娶我?”


“如果你觉得有难度,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郑轻盈似乎有些失望。


“你嫁给我。”


郑轻盈羞羞道:“那不是一个意思么?”


“那你到底是愿意呢还是不愿意呢?”


“哼,好一个钦差大人,不做公事却在此诱骗人家小姐,当真是不要脸之极!”


“何方鼠辈,给我滚出来!”赵发叫道。


“哈哈哈,你又何尝不是鼠辈,偷偷摸摸在此调情,你我如出一辙!”


这声音像幽灵般回荡在屋子里却始终看不见那人的身影,赵发被耍的不行,掏出手枪凭着感觉对准那房梁处就是一阵乱射,只听砰的一声,一个人坠落下来,口吐鲜血。


“又是你,我说你整天装神弄鬼的累不累,老子给你个机会,赶紧自废武功,离开老子的视线,不然老子可要废了你了。”


“我梁药痴纵横江湖几十年没想到却栽在你这个小赤佬的手里,老子心有不甘但是却无能为力,这都是定数,老子认了。”说着躺在地上只顾大口喘气。


赵发上前一看道:“不好意思,射中了你的*,我不是故意的,这都要怪你,谁叫你躲躲闪闪的,老子最讨厌被人耍来耍去了,没事的,不过就是没了香火而已,你还可以领养一个,正好现在又许多的孩子没有父母,你领养一个就是积了一份德啊。”


“你不用在这里说风凉话,我是不会交出解药的,宁死不屈,我要那些中了驱魂符的人统统陪葬,哈哈。。。。”梁药痴仰天长啸。


“是吗?”赵发嘿嘿笑道:“我先将你一只手切下来,然后再切下你的左脚上的大拇指,接着再切掉你右脚上的小指,接着再切掉你的右耳朵,将他们剁碎包成包子喂给你吃,然后让你休息一下,感受感受受伤的疼痛,等你伤好到百分之90,伤疤快要好的时候再将你的伤疤揭掉,继续你的感受过程,如此下去。。。。。。。这样才能对得起那些中了驱魂符的人,你觉得怎么样?”


梁药痴早就听得面目全非,冷汗直冒:“你。。。。。。你真是残忍,简直就是恶魔!”


“恶魔?你恐怕对我不太了解,我这个人要是凶的话,那可是会兽化的,到那时候我不再是一个人,我将变成一只兽,只会吃肉的兽,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人都是有兽性的,别让我兽性大发。”赵发面目狰狞地说道。


梁药痴咬了咬牙道:“那你想怎么样?”


哼,服软了吧,老子就不相信你小子不怕疼,老子折磨死你。


“很简单,你现在对社会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尤其是对我大清女人更是一无是处,唯一的用处就是交出解药,我还可以给你点拨一匹快马送你回乡,安度你的晚年,你看怎么样?”


梁药痴虽然心有不甘,但事到如今他已身残,身上多处枪伤,无法动弹,也是无可奈何,只得仰天长叹:“世事无常,既然如此,我也认命了,解药在我的怀中。”


赵发伸进梁药痴的怀里一阵乱翻,掏出了一个橘红色的小瓶子。


“这点药能够那么多人吃吗?”赵发道。


“只需闻闻便可!”梁药痴道。


“将那些中了驱魂符的人都驱赶过来。”赵发道。


梁药痴酝酿了一会,念了几声咒语。


赵发对这咒语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即道:“教给我!”


梁药痴为难道:“这个。。。。。。”


“你不愿意?”赵发道。


梁药痴被赵发阴险的表情吓得半死,只得乖乖说道:“我当然想把自己的绝技传于后世,既然大人有意,那就授予大人好了,那是我的荣幸!”


“如何教授?”赵发笑道。


“只有一种方法就是我将咒语化为内力注入大人体内,那样大人便可牢记于心,运用自如。”


“哦?这倒是一个很简便的方法?”


“那就麻烦大人先站到我的身边,我将内力传与大人!”


赵发突然捂住肚子,面露惭色:“不好意思,肚子有些不适,失陪一会!”


赵发出去溜达了一圈,只见一群明教教徒一个接一个地向那间屋子里走去,面无表情,赵发随着那群人走了进去道:“快给他们解符!!”


“大人你不要先学会这个咒语么?”梁药痴道。


“这个不急,你先解了他们的符再教不迟!”


梁药痴有些为难,一时竟僵住了,不知所措。


“速度!不然我可要开始拿刀剁你了!”


“是,是,是。”梁药痴慢慢将瓶子打开,驱动着那群中邪的教徒,教徒们乖乖的走向梁药痴的瓶子,伸过去鼻子就嗅,嗅完的都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死人一般。


“这是为何?”赵发道。


“大人莫急,此乃正常现象,一会就好。”


果然,过了一会,躺在地上的教徒都清醒了过来,脸色也变得正常了。


醒来的教徒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一脸迷茫地你看我我看你。


赵发道:“明教已经覆灭,我现在是两江总督的将军,大家想继续跟着我的我欢迎,不想跟着我的可以回家,我不强求,你们自己看着办!”


众人如梦初醒,都感叹世事无常,感叹一会一起道:“我们都跟着教主,永远追随!”


“不要再叫我教主,叫我将军!”


“是,将军!”


“梁药痴。你现在可以将你的绝技教授给这位兄弟了!”赵发指着身边的一个教徒道。


梁药痴大惊:“大人?你要我教给他?”


赵发淡淡道:“怎么?不可以么?”


“你不是说教给你的吗?”


“先教完这个再教给我不迟啊!”赵发道。


梁药痴眼珠一转,道:“那好吧。”


那教徒一脸迷茫道:“将军,他要教给我什么?”


“他将一种迷惑别人咒语交给你,待会他会将内力传给你!”赵发道。


那教主徒听完吓得倒退几步,脸色惨变:“我,我,我不要,我不要内力。。。。。”


赵发道:“怎么?你不想学?这可是梁堂主的独门绝技啊!”


那教徒吓得面无血色,扒开人群冲了出去。


众教徒都是一脸惨状,不敢说话也不敢逃走,都在原地发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