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一会,孙通天父子面露惨色,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大人,这酒?”


郑怀志后退两步道:“好你个孙通天啊,竟敢私运军火,私通贼寇,意图谋反,幸亏本大人发现得早,昨日我已奏明圣上,圣上下旨秘密chu决,此乃圣上赐的鹤顶红,你该死得瞑目了。”


“你个老不死的居然谋害我,你自己造反反倒诬陷我,你。。。。。”说着便向郑怀志冲过去,郑怀志身边一个带刀侍卫二话没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孙震川见此赶紧转身逃跑,被那侍卫追到从后一刀了命。


“拖下去。”门外进来几个士兵将血淋淋的现场清扫了一遍,赵发出来的时候大厅里依旧弥漫着血腥味道,赵发眼见满脸慈爱的郑怀志如此凶残的一幕,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此人果真是凶残之极,手下也是冷血杀手,杀完人神色一点未变。


“发哥?”林青青一脸惊奇。


赵发走到林青青的跟前:“青青,你受苦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青青道。


“其实我是皇上派来的钦差,专为查军火走私而来,但是当我发现走私军火的是你的父亲时,我只得作罢,但是皇上要结果,没有办法,正好孙通天父子也在其中,郑大人便奏明圣上此事乃是孙通天父子一手操控,圣上赐毒酒要我与郑大人了却孙通天父子性命,此事也算了结了。”


林青青道:“那你岂不是危险了?你也参与其中了,不行的话我们就收手吧。”


赵发安慰道:“没什么大碍,有郑大人这个大客户,我还怕谁啊,此事不会有人知道的。”


郑怀志笑道:“没事有我呢。”


。。。。。。。。


。。。。。。。。。。


不日,赵发上京奏明朝廷,孙通天父子走私军火,私通贼寇,眼见事情败露,便预谋杀自己,被自己识破,孙通天父子怕受严刑,畏罪自杀,乾隆帝信以为真,大力嘉奖赵发,赐黄马褂,郑怀志也上书给赵发说好话,乾隆帝见赵发能力如此之强,做了一个令赵发没有预料的事情,颁旨让赵发做郑怀志的军师!赵发推脱半天,乾隆道如此大案你都能破,军师肯定能够胜任,两江是大清的宝库,必须要有一个足够有智慧的人辅佐郑爱卿,此事朕心意已决,不容推辞。


赵发只得答应乾隆的好意,正要出宫时,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喊自己,赵发猛地回头,原来是八格格婉儿。


“你个没心没肺的,怎的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


“哪有啊,我寻找了半天没有你的踪迹,蓦然回头,你却在我的身后,婉儿,我好想你!”


八格格动容道:“怎么想我的?”


“用心想的,婉儿。”赵发走近八格格,几乎能感受到她身体的热度,赵发道:“我新发明了一个好玩的游戏,想和你钻研一下!”


八格格道:“什么游戏呀?”


赵发道:“就是将你绑在床上用鞭子抽!”


“我也想到一个好玩的游戏,我一边骑着你一边抽你!驾驾驾。。。。。”


“那我们就玩玩这两个游戏怎么样?”


“去哪里玩?”


“到你宫里!”


“好,我将全部下人都叫出去,就留我们两个人!”


。。。。。。。。


。。。。。。


赵发在宫里逗留了几日,与八格格云雨了几番,便回家中见见郭入仙,又在家里逗留了几日,安逸的生活让赵发无心回江宁了,但是侯正的一封信件让赵发坐不住了,他的码头被新上任的江宁知府给封了,货物全部收缴了!


赵发在心里将这个新上任的知府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马不停蹄地赶回江宁,当即便到发财精品店里问道:“这个知府什么来头?”


侯正道:“据说是和珅小舅子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儿子,唤作王光,他有一个得力侍卫蒋楠,此人长得五大三粗,高大肥壮,臂力惊人!”


赵发笑道:“原来是和珅的党羽,他为什么封了我的码头?”


“他说那个码头曾经走私过军火,要彻查码头人员,就童铁金、黄河松、周大才逃了出来,其余的人都被王光抓到大牢里去了,就连我们以前的老板林海龙也被抓了进去,现在正在通缉童铁金他们三人呢。”


“我cao他niang的混蛋王八羔子,居然敢封老子的码头,敢通缉老子的人,活得不耐烦了吧,青青没事吧?”


“没事,只是整日在担心着他的父亲,以泪洗面。”


赵发咬咬牙道:“此人只不过是狗仗人势,狐假虎威,和珅算什么东西,明日侯正与我去会一会这个杂种!”


。。。。。


。。。。


“李军师,什么风将你吹来的?”坐在正厅里的王光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旁边一头肥猪模样的人昂着头,一副趾高气昂地模样,看来此人就是王光的什么狗屁侍卫了,赵发不屑地看了一眼这两头贱猪道:“你新官上任三把火,居然烧到老子的头上来了,什么意思?”


王光道:“李军师这是何意啊,本官受命于圣上,担任江宁父母官,定当为江宁百姓谋福利啊,这码头曾经走私过军火,我将码头封了,将走私军火之人关押起来时为了江宁的安宁着想,难道本官所做的有错吗?”


赵发道:“谋福利?谋福利应该减轻徭役,发展生产,而不是阻止我们这些商人做生意,你知道你封了我的码头我一天损失多少银子吗?”


“啊???那码头是李军师的,李军师居然走私军火?”王光一脸惊恐。


我cao你niang,你jb早就知道这回事,还在老子面前装b。


“码头是我的,但是走私军火是孙通天暗中做的,与我无干,王大人千万不可胡说八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赵发道。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军师居然敢跟我这样说话,我可是当今权臣和珅的亲戚,得罪我你小心明日便被罢官,回乡种田去!”


哼,赵发心道,你个jb敢吓我?


“和珅算什么,能耐我何?王大人,你到底放不放我的人?”


“你居然敢对和中堂不敬,放人?想得倒美,此事不查清楚,码头休想运转,你的人也休想出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