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毒药?我喜欢,任凭你武功再高,只要吃了毒药,还不一命呜呼,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梁药痴这个家伙,管他要几瓶子毒药,老子好防身。


贾正经道:“大哥,我们不便多说,万一被教主发现那就完蛋了,您先歇着,小弟去搞些好吃好喝给大哥打打牙祭。”


“好。”赵发道。


贾正经和贾君子锁上牢门便走了。


赵发叹息道,谁能想到老子居然被囚禁起来了,这人鬼不知的地方,我又不会遁地之术,看来出去是无望了,难道天要亡我?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急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


。。。。。。。。。。。。


不觉已到深夜,赵发恍惚间只听一个女子在叫自己,他缓缓睁开眼睛,只见牢门口站着一个清秀的女子,赵发以为是在做梦,伸手过去摸那女子的挺挺的胸部,啪的一下,赵发的手遭受了猛烈地打击,赵发这才惊醒:“不是梦啊,我说明教大小姐,深夜到此,您有何贵干,难道是要草菅我命?”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此来是要救你出去,你却冷言冷语,叫我好不心冷。”张月灵道。


“哎呀,我一早就知道你不会是忘恩负义之人,小姐。。。。。。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我好感动。”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救你之后我们互不相欠。”张月灵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干吗说得这样绝情啊,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喜欢我就直说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哎、。。。。。


“那算了,我宁愿你一辈子都欠我的,我不出去了。”


“你。。。。你这个怎么如此怪异,救你出去你还废话连篇,胡言乱语,你要是不出去那我也不再欠你的,是你自己不接受的不怪我。”


“那算了,我还是出去吧,不过大小姐你不会被你爹爹怪罪吗?”


“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担心别人呢,管好你自己吧。”说话间张月灵有些感动。


“用你的危险换取我的安全我宁愿不出去,我不想你受一点伤。”这情话说的,哎,我都开始崇拜我自己的泡妞功夫了,赵发心道。


“哎呀,我没事的啦,我可是父亲唯一的女儿,父亲怎么舍得罚我呢,你就放心吧,我把你送回宅子我就走。”


不留下一同过夜么,既来之则过之,赵发无耻地想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捉来呢,捉来又放走你不嫌麻烦吗?”赵发突然想到这点。


“那,那是因为父亲叫我捉你回来问话,父亲说问完话就送你走的,可是谁知道他说话不算话,我不能害了你,那样我会不安的,毕竟你救过我。”


“不是因为你想见我?”


“你,你这厮满嘴疯话不和你说了,你,你还走不走了,不走我可走了。”


“走走走,我不能就这样走了吧。”


“过来。”张月灵道,说着过来一人,赵发一看这不是贾正经吗?


“你们换衣服。”张月灵道,说完转过头去。


贾正经打开牢房,二人互换了衣物,赵发换完衣服浑身痒痒:“我靠,你几年没换衣服了,全是虱子。”赵发左抓抓右抓抓。


贾正经笑道:“发哥您先将就一会,逃命要紧啊。”


说的也是,保命要紧,自由第一,老子今天是要放血喂饱这些臭虱子了。


贾正经说完躺倒地上睡了起来,赵发道:“嗯,你这招好,装晕!”


“别废话了,赶紧走。”张月灵拉起赵发就走,赵发只觉得一只柔软的小手就这么抓住了自己的大手,一种舒爽地感觉充盈了全身,真有一种云雨的冲动。


两人上了地面,静悄悄地走在山寨里,一个个小罗罗见到张月灵招呼道,大小姐!


张月灵答应着,脸色十分镇定,心里却扑腾扑腾直跳。


“大小姐要去哪里啊?”说话的是一个神情冷淡的壮汉,那神情比冰还要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是机器呢。


“我出去走走。”张月灵坦然道。


那壮汉看向赵发:“此人是谁,大小姐出去走走还要带一个人?”


“你是什么东西,大小姐干什么轮得到你过问吗,你一个山寨小罗罗对本教大小姐问东问西的,你想知道大小姐的行踪?你想干什么,你有什么企图?”赵发道。


那壮汉凌然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连复明堂堂主都不认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哦。。。你就是那个什么人称雪落刀的陈雪落啊,拽什么拽啊,看你手里拿的那把破刀,简直就是一把杀猪刀吗,你啥出身,杀猪的啊?杀猪就回家去杀猪吗,学人家造反,造反就不像你杀猪那么简单了,是要杀头的,我奉劝你赶紧回家杀猪去,一个月还能赚几两银子呢。”赵发道。


“你说什么!?”陈雪落怒得像头豹子,提起刀就要砍。


“他是我的人,你想干什么?”张月灵道。


“你的人,你的人就是这样对我说话的,我一刀劈死你!”说着一把雪亮的刀劈向赵发。


赵发基于自卫,出于本能,掏出火枪对准脑袋就是一枪,顿时黑烟升起,陈雪落脑门出现一个黑洞,硕大的身躯中枪倒地,倒地之后震得地面颤了颤,掀起一阵灰尘。


张月灵一惊,她见识过火枪的威力,也曾经向自己的父亲提起过火枪的威力,但她的父亲始终不信,执着于自己的气功可以刀枪不入,今天又见识到了火枪的威力,她不由得吓呆了。


听见枪声许多人聚集了过来,一个小罗罗贴近陈雪落的鼻息:“死了?堂主死了。”


啊,一群人惊讶道,接着齐齐冲向赵发,赵发举起火枪:“谁敢上前,结局和他一样!”众人怯怯地往后退去,看看那黑洞洞的枪口,再看看地上陈雪落的死状,吓得直哆嗦,不敢上前。


“看看吧这就是你们的气功,刀枪不入吗,纯粹是胡说,说到底还是这火枪的威力大,你们这些冷兵器遇到这东西能抵挡多大会,别人离你半里你就已经死翘翘了,你呢还要冲到别人跟前才能这么戳一下,没等你到跟前你就去见阎王了,这小子刚才的刀就离我几寸的距离,怎么样,还是雪落刀呢,都经不起我这火枪这一下子,你们的功夫比他厉害吗?”


众人被赵发说得连连点头,连声道是啊是啊。


此时张有极走进人群,看了看地上的陈雪落:“赵发,你杀了我一个堂主,一个我多年的伙伴,一个武功了得的强者,你说该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