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也想过,但是现在我还没有主意,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吧。”


“嗯,发哥我听你的。”


。。。。。。


。。。。。。


这之后的个把月了里,赵发安静地赚钱,安静地建造宅子,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不日,赵宅建好了,亭台楼榭,花鸟虫鱼,整个宅子看起来像个花园一般,住在里面完全就是世外桃源的享受。


这一天赵发正在院子里的亭子下面躺在摇椅上晒太阳,隐约之中灵光一闪,发现自己的院子里似乎少了什么,女人,对,缺少一个女人,不知为何此时闪进他脑海的女人不是八格格,不是郭入仙,不是林青青,而是明教教主之女张月灵,那个可爱,刁蛮,不,野蛮的小妞真是漂亮啊。。。。。。


突然间,赵发只觉得一阵旋风吹过,接着自己就被人点了穴道,然后被人拎起来飞向空中,赵发能见到的只是那个蒙面人的背影,一个貌似熟悉的背影。


这人轻功了得,不一会便进了山区,荒山野岭的,越来越偏僻,一些奇怪的鸟站在枝头乱叫,好像要咬人一般,奇怪的参天大树上缠绕着粗壮的树藤,好似成精了一般。


这是要带我去哪,这家伙是?难道是孙震川这个杂种雇的杀手,我靠,这个贱货,早知道既不应该放了他,这次玩完了,这家伙武功如此了得,还没来得及拔枪就被点了穴道,完了完了,赵发心里直叹,难道要把我在野外杀了然后头剁下来,接着抛尸?那岂不是成了无头案,冤啊,难道我赵发就这样结束了我的穿越生涯???还死得这么惨??赵发越想越觉得奇怪,怎么还飞啊,这山区都到了半天了,要杀也该杀了啊,难道还要选个最佳地点,选个最偏僻的角落?选个悬崖直接抛下去?我靠,这丫的也太残忍了吧,还是个人吗?


过了树林子,世界突然变得开阔起来,只见前方有一些安营扎寨的人在走来走去,手里还拿着兵器,不过是冷兵器,终于,那人落在了那营寨里,两个土匪模样的人跑了过来,只听那蒙面人道:“押到反清堂去。”


反清堂?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地会?反清复明?


“是!”两个小兵押着一动不动的赵发就往正前面一个屋子走,走进屋里,只见两旁都是椅子,椅子山坐着一干人,不是胡子邋遢就是衣衫不整,完全就是一副梁山贼寇的模样,正堂上坐着一个貌似有五十岁左右的汉子,看样子很有气势,在他头顶上方赫然挂着一个写着“反清堂”字样的大匾。


土匪?强盗?看来是绑票的,哎,这人啊钱一多就有匪惦记,给我解穴啊,不就是要钱吗,老子有的是,要多少,一万?两万?不行就三万?


赵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身后有一只手在他身上点了两下,赵发便能动弹了,真是奇了怪了,随便点两下老子就不能动了,老子一定要学会这个,学会了见到个美女就点,点完就上,上完就跑,嘿嘿嘿。。。。。。。


“这小子在笑什么?”正堂之上的男子道。


“爹爹,这人就是上次那个救我的人,我把他带来了。”


赵发循声回头,惊道:“原来是你啊,我救了你,你却抓我?哎,真是应了那一句话,恩将仇报!”


“不是这样的,爹爹他说你是钦差,所以有话问你!”张月灵解释道。


“我是明教教主张有极,听说你是乾隆的什么狗屁钦差,乾隆那个混蛋是不是派你来剿灭我们明教的?如实招来,不然把你剁成肉酱——喂狗!”


“哦。。。。。。上次那个蒙面人就是阁下吧,我说张教主啊,你就这么怕乾隆啊。”


“我怕乾隆?哼,只怪我现在兵力不足,粮草不多,等我兵力够了,粮草足了,直接杀到北京,砍了乾隆鸟头,夺了鸟位!改国号大明!”张有极说得汹涌澎湃。


“可是这个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奉旨来江宁开店的,卖些安全套。”


张有极大笑:“奉旨开店?卖安全套?安全套是什东西?”


“喏,就是这个。”赵发拿出一个安全套道。


一个小兵接过安全套递给张有极,张有极研究了一番笑道:“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挺有头脑,不过据此看来乾隆已经昏庸不堪了,居然要普及如此荒淫无耻的东西,简直就是他自己的真实写照,他这辈子除了毁江山就是毁女人,老了还这么风流,居然找人专门研究这东西,真是昏君一个,该退位了!!!”


“那教主是不是该放了我,我这人与世无争,只是纯纯的一个生意人,除了赚钱我对什么都没兴趣,张教主,你忍心杀害一个商人吗?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赵发道。


“我看你还是从实招来,到底是不是乾隆派你来剿灭明教的,不说可要上大刑了!”张有极说完立马就上来两个人,手里还拿着刑具——夹棍!


赵发急道:“误会误会,纯属误会,教主,我真的真的只是来做生意的,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问你女儿啊,上次我救了她,她说她是明教的,我一点都没有抓她的心,反而治好了她的伤。”


“是的爹爹,他说的是真的,我看他应该不是来剿灭我们明教的。”张月灵道。


哎呀,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赵发心道,真是越看越想看,越看越想流口水。


“你懂什么,他是准备先让你放松戒备,然后跟着你找到我们的巢穴,然后派兵一举剿灭,这些贪官污吏的鬼心眼我早就领教过了,想瞒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我靠,我真服了you,真是会联想,你被人家耍得神经质了吧,赵发心道,真是个怪老头。


“你说我是来剿灭你们的,有何证据吗?”


“证据?哈哈哈哈。。。。。我就是王法,还要什么证据,我要你去死,你就得死,还要证据,真是可笑!”一群人狂笑起来。


果然是强盗!赵发心道,遇到一群变态还能说什么,讲理也没得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