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极品大内低手 > 第十七章 我的脖子扭了


众人都很感激的看着赵发,型男接过银票,打发个几个兄弟出去买床,他说道:“发哥您对兄弟们没得说,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兄弟们一定帮忙!”


“是啊是啊。”众人一齐道。


“有的事就不能要你们帮忙!”赵发yin荡地笑道。


众人也是笑了,型男道:“那事当然是发哥您自己解决了,哈哈。。。。。。我们大家都不需要帮忙,是不是啊!”


“是啊,哈哈哈。。。。。”众人齐笑道。、


“有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说一声啊!”赵发笑道。


众人大笑。。。。。。


众人闲叙了一会,又在一起喝了几杯,当然都是赵发出的钱,众人酒足饭饱,胆子也变大了,赵发问道:“这个二层楼是谁的?”


型男道:“我们只是干活的,监工从来不准我们问老板是谁,谁问就滚蛋!”


“哦。。。。。那你们平时都搬什么货!?”


“什么货都有,有大米,面粉,药材。。。。。。”


“那我们何时开工?”


“据说今夜三更正点有一批十分重要的货要在浦口码头靠岸,监工叫我们到时候要当心,搬运要快,搬得快搬得多的有赏呢,到时候就看我们的了。”


三更正点也就是夜里十二点,放在这么晚卸货其中定有猫腻,赵发大脑快速运转,计上心来。


是夜三更时分,大家正睡得熟熟的,一个人推门而入大声叫道:“开工啦,麻利点。”


众人慌忙起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鞋子,奔向门去,赵发等人也跟在后面。到了码头处,黑暗中隐约只见几艘大船驶了过来,等近了方见那船上站的是外国人,一个个鼻子挺拔,眼睛深凹,笔直地站着。


原来是跟洋鬼子打交道,跟洋鬼子打交道肯定没什么好事,洋鬼子最喜欢卖鸦片,以此麻痹国人精神,然后再控制国人,几个洋鬼子下了船,叽哩呱哩地说了一通,那监工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索性骂道:“他娘的,怎么这次跟劣等民族打交道,满嘴喷粪,说得什么屁话!”


洋鬼子自然也听不懂那监工的话,又是一阵叽里咕噜,两方不停地摆手,就像两个哑巴在说话,场面一时陷入僵局。


正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赵发走近洋鬼子道:“哈喽,那意思吐米特有!”


洋鬼子似乎见到了他妈般激动:“那意思吐米特有,有看赛英格丽西(youcansayenglish?”


赵发道:“yes,Ican,youareveryhangsome?长得真抽象!whereareyoucomefrom?”


“England!”


大家见赵发和洋鬼子聊得挺热乎,都一脸崇拜地看着赵发,正在此时一匹枣红色骏马翩翩而来,马到人下。


“闪开闪开,大小姐来了!”一个俊俏的女娃道。


大家闪了个空让大小姐进去,大小姐到了最前面惊讶道:“怎么是洋人?我们的人呢?”


那洋人见到大小姐顿时就双眼发亮,上下打量,似乎要有进一步的动作,赵发把脸撇到右边,装作没听见,那监工道:“这洋鬼子说话咱听不懂,只有这个小子能听懂!”


大小姐看了过去道:“干什么,那边风景很好吗?把头转过来!”


赵发还是欣赏右边的风景不肯转过来,他说道:“大小姐,小人最近脖子扭了,转一下就痛得要命,要是叫人硬拉回原位,恐怕会折断脖颈,那就一命呜呼了,还望大小姐您体恤下属之难言之隐!”


赵发手下都心里暗笑,心想这李大人又开始玩把戏了。


大小姐无奈道:“那好,你问他我们的人在哪?”


赵发道:“ourman?”


洋鬼子道:“dead!”


“死了!”


大小姐惊讶万分道:“怎么死的?”


“howdidhedie?”


“Hewassick。”


“他得病了!”


大小姐道:“什么病?”


“What'sthematterwithhim?”


洋鬼子道:“Aids。”


赵发道:“艾滋病!”


“艾滋病?何为艾滋病?别胡扯了,肯定是你们杀了他,我要杀了你们!”大小姐怒道。


赵发道:“大小姐休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其实那洋鬼子那里确实有艾滋病,看来我们这位兄弟喜欢那啥啊?”


“哪个啥?”大小姐道。


“就是那个啥嘛,那个啥你都不明白?”


“什么那个啥,你说清楚一点!”


“是你要我说的啊,不是我要说的啊,说了你可不要怪我啊,不说你肯定会怪我的啦!”


“别废话啦!!!!”大小姐大叫道,叫声之大,震得赵发耳朵都疼。


“就是男女之间拜完天地进洞房发生的事情!”


大小姐顿时脸红得像苹果:“无耻下流不要脸!”


“你看吧,我说了你又骂,不说吧你又急,你我是招谁惹谁?”赵发怨道。


“别说了,赶紧卸货!”


赵发道:“wewillunloadthegoods。(我们要卸货。)”


洋鬼子道:“money,money,moneyhanddelivery。(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赵发道:“洋鬼子要钱!”


大小姐笑道:“要钱还不简单,来呀给钱。”


一个人递上一个箱子,洋人打开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verygood!”


说完回头叫船上的人全部下船,同时赵发手下奔上了船,一个接一个地往下卸箱子,大小姐见赵发没有上船搬货奇怪道:“喂,你干嘛,看风景啊?”


“小姐,我脖子扭了,那么重的箱子放在我的肩上恐怕一不小心就折断了我可怜的脖子了!”


大小姐掐住芊芊细腰道:“好啊,我正好带了个郎中过来,让他给你瞧瞧吧。”


不会吧,哪有随身带大夫的,难道来大姨妈?


赵发心道,这家伙要让郎中一看还不穿帮。“既然小姐执意要在下去劳动,在下就冒死一试。”赵发使劲一摆脖子,头顺利地得以转正,丝毫无损。


“是你?”


“啊!!是你?”


两人同时尖叫!叫得旁边的人莫名其妙的。


“林青青?你跑这来干吗?弹琴啊?”赵发道。


“这是我家的货,你跑这来干吗?吟诗啊!”林青青道。


“怪不得某人说我见识浅薄呢,原来林青青小姐是富家子弟啊!不得了,不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