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聂无名话音落下,叶绾绾心中往事浮现。

  当年,聂无名年少离家,被送去远亲的二奶奶身旁学艺。

  二奶奶是凌家族长的远房妹妹,虽辈分与凌家族长相同,但年龄却比凌家族长小了近三十。

  只不过,二奶奶武艺超群,胆魄极强,对后辈的教育也十分不俗。

  故此,当年,凌家族长也未征得聂家主母和家主的同意,擅自将聂无名送至了二奶奶处。

  二奶奶的教育极其严格,聂无名虽吃尽了苦头,但却也学得了一身本领。

  二奶奶有一女,名叫凌缈,算起来,是聂无名的姑姑辈分,只不过,年岁却是和聂无名相仿。

  两人说是青梅竹马,并不为过,两人相处的极好。

  不久,聂无名虽是返回了独立州,但与凌缈,却也从未断过联系。

  叶绾绾只是曾听聂无名说过,他和姑姑凌缈,相爱了……

  叶绾绾第一次见到凌缈时……却是在凌缈遭受独立州大小势力围攻,是外公设下的计,生生害死了凌缈……

  外公用聂无名的命,威胁凌缈……让她单人赴约……

  叶绾绾依稀记得,凌缈长的十分甜美动人,可气质却截然相反,异常的冷漠,如同一团寒冰,外人很难相处。

  而在凌缈死前,她将代表死亡玫瑰至高权利的戒指,亲手交给了叶绾绾,并询问叶绾绾,聂无名是否安全……

  至今,叶绾绾也很难忘记当年凌缈知晓聂无名并无生命危险后的满足。

  这是叶绾绾所有的记忆。

  以往,聂无名才华出众,他的智慧,甚至不弱于纪修染。

  只不过,自己被记忆替换,再见到聂无名之后,他却变了,像是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回到独立州,恢复聂无忧的身份后,父母曾说过,聂无名是受了当年的刺激……

  但现如今……联想起纪修染留给她的那封信……

  信上的内容是:“我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梦想,只想一亩良田,每日粗茶淡饭,做点小生意,平淡生活。”

  此刻,叶绾绾想来,纪修染十分隐晦的用一句话表达出了真相。

  这指的根本就是聂无名!

  所以,纪修染的信上才会提醒她,不要再去调查……

  还有,纪修染所撕碎的纸上,其实也已经写上了真相和过程。

  聂无名根本不是受到刺激而变成现如今这副模样,真相应该是被纪修染催眠……

  很有可能,是纪修染让聂无名忘记这段记忆。

  而纸上又说,催眠失效,他回来了……

  意思可能是,聂无名的意志力过于强大,他重新想起那段往事……

  “是纪修染催眠了你吧。”叶绾绾看向聂无名道。

  闻声,聂无名微微一笑:“不得不说,修染催眠的造诣,天下无双,我与他说,我要让独立州所有参与了围剿凌缈的大小势力万劫不复,他却不赞同,甚至给我催眠……催眠后,我忘记了她,只想着赚钱和发财,如鬼迷心窍一般。”

  不等叶绾绾开口,聂无名继续道:“这枚戒指,和凌缈的那枚戒指很相似,是我自己做的情侣戒,和死亡玫瑰没有任何关系,可我被催眠之后,却连这枚戒指也已不记得,所以,它才会被我从手上摘了下来,丢在聂家,否则,你如何偷的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