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七十二章 那一年她口中的血

  她和赵宝音不是一类人。她穿越过来后发现自己是社会底层,还背上了父亲的死罪,她没想过要去追求什么爱情。如今的日子对她来说就是天堂,上层贵族的生活啊!除了对“宫斗”有着小小担心,她别无所求了。



  要是能有儿子防老,恩,额外赚的。



  余三娘和宝音两个聊了一下午,晚上一起去静昭仪那儿用膳,因为很好吃,三人还喝酒到了半夜。



  余氏发现赵宝音整个人都变化挺大——生理上是长大了,心理上也变稳重了。她不再咋咋呼呼毛手毛脚,更会体贴人的心思,思想还很成熟,应付宫中各种应酬如鱼得水。



  恩,不管她和皇上之间出了什么事,现在这样不也很好?



  ***



  余氏进宫后,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赵宝音。



  赵宝音这两年是很沉默的,和静昭仪走在一块简直不能更般配。余氏来了,时常去找她唠嗑,还给七皇子带各种玩具。她慢慢地话就多了,后来跟着余三娘学会了木匠活,闲着没事做一把小伞、扎个木筏、磨个椅子出来,练多了还挺像回事。



  渐渐地,赵宝音越来越喜欢出来闲逛。有时候她会领着李仹去太液池边上摸鱼,李仹遗传了她南方人的体性,喜欢玩水。



  因着皇子五岁要上书房,还要在乾西五所那儿开一个寝殿住着。李仹还有不到两年,但李纯的孩子多,乾西五所几个院落都住满了,淑妃死后两位没娘的公主也住了进去。贵妃便提前打算,选了个好地角给李仹盖房子,想着等一年正好能完工。



  宝音就时常领李仹去看他以后要住的地方,看上书房里皇兄们念书的样子,鼓励李仹早点跟着读书,别再研究地图了。



  就在五月份的一日,李仹跟着宝音扒在上书房外头听书,突然听见对面不远的景春殿里传来尖利的争吵声。



  赵宝音疑惑地伸着头去望,景春殿就是公主们念书的地方啊!公主学的东西和皇子完全不同,她们上午念书下午学琴棋,师傅们都很宽容允许她们随时请假出去玩。本朝的公主还没有前朝那么大规矩、嫁人之后一堆嬷嬷管着不能经常见驸马之类。



  所以公主是个比较幸福的职业。当然李荣那种另算。



  赵宝音和李仹从侧门绕进景春殿,就看见里头乱作一团。主殿中央一堆小女孩挤在一起,似乎在——打架?!那一圈一圈围着的全是伺候公主的宫女们,至于被围在中间的是谁却是看不清。女师傅用戒尺敲桌子想阻止这场闹剧,但完全没有作用。站在门边和赵宝音距离最近的是五公主李莲,她扯着嗓子喊:“别打了,别打了!三姐姐,你快住手啊……”



  李莲想拉架,然而她年纪小身体弱,生怕凑上去就会被殃及。



  宝音身为一个大人,这时候义不容辞要冲上去的。她让李仹等在门口,自己撸了袖子扒开中间那一堆人,她身边的几个宫女太监也来帮忙。终于看见正主时,宝音大吃一惊——三公主李芳和四公主李蕙打起来了!



  那是真打啊!赵宝音很难想象公主居然能动手!



  “都停手,你们成何体统……”赵宝音怒道。四周宫女见淑仪娘娘过来,还是挺怕的,呼啦啦都跪下了,然而中间两个小女孩完全停不下来。下一秒,打得起劲的李芳操起桌上一块黄玉镇纸要朝李蕙头上砸,赵宝音吓得半死,这么沉的东西可不得砸出个血窟窿啊!她死命抓住李芳的手去抢她的凶器。



  李芳这人脾气随淑妃,和李荣很像,小时候就跟着李荣在宫中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只是李荣比她更彪悍,有李荣的时候她就显不出来。



  现在没有李荣了,李芳那狠劲真让人吃惊。



  她只顾着打李蕙没看见赵宝音,手被抓住后大怒,黄玉镇纸胡乱挥舞。砰地一下子砸在了——赵宝音的下巴上。



  赵宝音嘴里磕出一口血,捂着下巴蹲下去了。



  李芳这才回过头,一看她的赵母妃满嘴是血,吓得把黄玉镇纸掉在了地上。



  二十一岁的成年人赵宝音的下巴VS十三岁半大的孩子李芳手里的黄玉镇纸。



  李芳已经十三岁了,力气不小,个头比赵宝音矮半个头,所以她的镇纸敲在了宝音下巴上。黄玉可是玉器,比石头沉,虽然它容易碎。这一砸,赵宝音被砸掉了一颗牙,下巴那儿鼓起一个青肿的大包。掉了牙之后血咕噜咕噜冒泡一般往外涌。



  “母……母妃!”李芳吓傻了。赵淑仪可是正二品,理论上除了妃位没人敢欺负她!



  七皇子李仹跑了进来,指着李芳:“我看见了,是你打的我娘!”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声雷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脸男人跨进来,气得拍桌大怒:“身为公主还打上了?你们的规矩都学哪儿去了?是谁挑的头……哎?这是怎么了……”



  李纯看见了蹲在地上捂着嘴、血还不断从指缝里流出来的赵宝音。因为是低着头,他一开始还看不见是谁,就看见这女子穿着绣海棠花的华丽宫装,发髻上插着步摇,肯定是位娘娘。他意识到受伤的是自己的老婆之一,似乎还伤得不轻,就连忙上前扶人。



  这一看不得了,他的手僵住了。



  赵宝音抬眼看他,嘴里痛得要死,嘟嘟囔囔地:“痛……”



  李纯眼神呆滞地看着她。宝音嘴里的血滴在他的衣襟上。



  那血、那血——那是这一生最刻骨铭心的记忆,那一年,那个女子口中滚烫的血,就是这么喷在他胸前的。



  ***



  李纯将宝音带回了建章宫。



  御医诊断她只是牙掉了,开点药止血就行了,没大事。倒是四公主李蕙的手腕筋骨扭伤,比较严重,把胳膊都吊起来了。



  两位公主打架的事查明了,是三公主先动手。而且三公主比四公主大两岁,四公主完全不是对手,全程被压着打没还手。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三公主欺负四公主。



  四公主李蕙在父亲面前哭哭啼啼,说一句话惹着了姐姐,就被打了。



  而且还殃及了前来拉架的赵淑仪。



  李纯大怒,安慰了四公主后,先罚三公主在建章宫门前跪着。公主像泼妇一样动手太难看了啊,无视宫规,给后宫风气造成了恶劣影响。



  赵宝音嘴上咬着纱布缩在建章宫里屋的软榻上。上药之后还是挺疼的,她脸色都发白了。李纯凑在她跟前,停顿了好几个呼吸,终于道:“你感觉怎么样?”



  赵宝音说不出来话,呜呜呜地点头,表示她没事。



  李纯抿了抿嘴,半晌道:“没事的话……你再歇一会儿,我让宫人送你回长杨宫。把七皇子留在这儿吧?今天小厨房做了榴莲酥,他喜欢吃。”



  赵宝音神色不变,摇摇头站起来,行了一礼往宫门外走。



  不用歇了,我现在就走。



  李纯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脑子里混混沌沌,七年前,她也是这样孤独地从轿子里头下来,走向当年的丽景殿,那还是她刚进宫的时候。那时候她的背影特别瘦小,总会给人一种保护欲。



  如今的她……长大了呢。从头到脚都透着曼妙二字,步伐端庄。只是从后头看的影子,还是那么孤单,而且瘦弱。



  她头发上的步摇垂下来,红宝石的坠子依附在耳朵上头。眼力很好的李纯看着她透明的耳廓,上头挂着红宝石,午后的阳光照进来,在那上头围了一圈的红晕。那么漂亮,就跟当年一样漂亮,透明的小耳朵……



  “音音,我想要用帝王的身份来保护你。”那是五年前说出的话。



  心神猛地生出巨大的冲动。



  在那突然之间,李纯脚下生风,他扑上去想抱住赵宝音的腰身。



  然而赵宝音已经跨过了门槛,将他远远甩在身后。李纯神情恍惚,脚步踉跄时竟不小心被门槛绊住,噗通一声摔下去。



  赵宝音听见了后头咣咣当当的动静。但她没有回头。



  她对建章宫的一切都没兴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