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七十一章 我会活得好好的

  从这时候起,赵宝音就慢慢把日子恢复正常了。她本来就是个擅长生存的人,生存大于一切。当心里不再强求的时候,她自然就能习惯这种没有李纯的日子——正如德妃所说,没有情爱,她也不是活不下去。



  她不是秦暮筝,也不是王妙华!她可不会去死!



  不过这种人生,也仅仅是生存罢了。有些东西就像罂粟——凡是尝过它的人,因为太甜了,脑子里兴奋点的底线就会被它抬高。当你有一天失去这东西,人生中其余的任何东西都没办法达到你脑子里的那根线。达不到,就产生不了快乐。



  然后你就很崩溃,再也感觉不到开心。



  抽罂粟的人戒不掉就是这个原理。



  赵宝音还是挺幸运的,不管怎样,她有七皇子。有一个小孩儿陪在身边,人生总会有希望。



  她本人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和七皇子相处起来真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李仹这孩子的特点不是早慧,不是会玩心眼,而是“很有原则”。比如说你之前答应了他第二天陪他踢球,要是没做到,后头怎么哄都哄不过来。



  带小孩是个伟大的事业,赵宝音这几年光钻研这个就足够了,倒是不可能觉得空洞。



  宝音和七皇子两个相依为命,表面上日子过的还是很不错的。阳朔十一年时,皇帝立四皇子李修为太子。同日大封六宫,进德妃为贵妃,太子之母熙昭仪进德妃,裴昭媛进贤妃,静嫔进昭仪,宜嫔晋昭媛,赵嫔晋淑仪,娴嫔进淑容。周婕妤、孙婕妤进嫔位。余下一位张才人,就是从前挺受皇帝喜欢的张宝林,身体不好流了好几个孩子后才在阳朔八年生了个公主。皇帝很怜悯她,直接进了她为婕妤。



  赵宝音进宫六年,生了李仹,还做了二品的娘娘,不光她自己,赵家上下也风风光光地。她想这辈子约莫就这样了,难道还不够吗?



  她从前强求的东西,其实本来就是奢望,是不应该得到的。现在失去了倒也恰到好处。



  就像先皇那么些太妃,年轻时把皇妃当职业,老了守着子女,或是念佛。这就是一辈子。皇宫里这么多女人,只有那么一两个能得到爱,其余的,不还都得这么过?



  要遇上一个好色的皇帝——谁谁都爱,心能分成十八块,那才真叫倒霉。后宫争宠成风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先皇后去了后由高氏,也就是现在的贵妃掌宫。贵妃是个很稳重的人,对掌管人事、统筹规划、财务会计这几个领域都比较擅长,倒是把诺大一个后宫打理地像模像样,不输于先皇后。后宫这么一个庞大的大家庭是真心难管的,妃子多孩子多,逢年过节一大票的亲戚们都进宫来庆祝。



  在阳朔十二年二月份,避世静养的太后驾崩了。皇帝一个人送太后棺椁至皇陵,没人知道他最后跟太后说了什么。众人却是想着,这对母子的缘分终于尽了——亲缘也好孽缘也罢。太后一生都在跟皇帝作对,先是算计他的皇位,后来促成了先皇后的死,就算血浓于水,也早被消磨地一干二净。



  听人说,太后死的时候,手里还死死抓着昭王留下的一枚戒指。李纯在她病危之际没去侍奉汤药,她也撂狠话说,不用见了,不想最后要死了还要看长子那副可恶的模样。



  尽了也好,早说再见,别再互相折磨了。



  太后身边伺候的一位余氏,曾是被贬的罪妃。太后死后,皇帝将她传召回宫,册封她为婕妤。大家都快忘了这号人物,看她突然被迎回宫真挺惊愕。这位余婕妤本是个安分的人物,回来后安静度日,和姐妹见面时似乎自觉出身低微,言行十分恭敬。然而回来住了几个月,竟越来越得皇帝的欢心,成了后宫里的风云人物了。



  她还年轻,脸蛋五官精致,虽然黑了点。而且她性子很爽利,后宫里所有的女人都没有她这副性子,皇帝跟她相处的时候就很舒服。



  当然李纯不爱她。他是尽一个夫主的责任,才厚待自己的小妾们。他觉得余氏伺候地好,那就提高待遇呗,平日好看的贵重的首饰都往她那儿送。



  余氏离宫几年了,对宫里情况两眼一抹黑。在听说太子病逝、淑妃赐死、皇后也驾崩后,她在心里默念四个字:世事无常。



  最令她惊愕的就是从前言笑晏晏、性情娇俏的赵宝音,如今竟成了疑似抑郁症患者。听宫人们说,赵淑仪和皇上闹翻了脸,轻易不出屋子,也再不爱笑了。余氏一直没见着宝音,就想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往深里想觉得脖子后头冷飕飕地。



  她当初和赵宝音还有不少情分,某日瞅了个机会就去宝音处登门拜访。宝音做了淑仪后从启祥宫偏殿丽景殿迁居去了长杨宫,掌主位。长杨宫不是多么华丽的宫室,四周景致平平,不过就挨在启祥宫旁边。宝音在启祥宫里住了那么些年,最后和李纯闹掰了,整日都和静昭仪走得很近。



  静昭仪这种宅女是个优秀的倾听者,擅长安慰人。所以赵宝音很感激她,在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候能做一个好闺蜜。周瑶对宝音也挺好的,不过周瑶这人嘴巴太大,宝音不敢什么都跟她说,平时走动地并不多。



  余氏去长杨宫找宝音的时候,宝音正在教导七皇子认字。七皇子李仹比一般孩子都好带,念书不像旁人那样抵触。但李仹也有不少毛病,比如他特别喜欢算数、喜欢研究地图,不到四岁的小小年纪就能背熟全国的州郡。但他的论语就读不好,一个不亦说乎的说字是什么涵义,给他解释半天他不懂。



  最让宝音发愁的是这孩子倔强,触了他眉头的话就惨了。宝音常常教育他说做人要互相理解,得饶人处且饶人,李仹不大听得进去。她专门去向贤妃德妃几个讨教过这些问题,人家跟她说小孩都这样,这个毛病那个毛病的,慢慢教呗。再说咱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是龙子,就算没本事当个闲散王爷不也挺好的。



  宝音想想也是,况且李仹也不差劲啊,就是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一堆。针对李仹的早教,没孩子的宜昭媛参与进来了,成为这个项目的主要外援。那还是很多年前,王皇后牵线把当时的宜嫔和赵宝音绑上了,宜嫔后来在赵宝音和淑妃的斗争中提供过微小的帮助(当时几乎没有人帮宝音,都不敢呀),再后来赵宝音有孩子了,她干起了自己的主业——当好七皇子的姨妈。



  有宜昭媛在旁用心辅导,“李仹”任务已不成问题。



  赵宝音的生活基本没有难题。



  余三娘被传话的宫女引着进来了,隔着门帘很小心地道:“淑仪娘娘?淑仪娘娘?”赵宝音听声回过头,一瞧是她,提着裙子就从里间出来笑道:“姐姐竟来这儿看我了?”



  时隔四年,余三娘再次见到宝音,神色都惊了一惊。如今已二十一岁的赵宝音,和从前年小时候的模样实在差得太远了——并不是得了抑郁症满脸憔悴瘦骨伶仃的可怜相,实际上此时的赵宝音根本没啥病态。她只是长大了,从十几岁的小丫头成为七皇子之母,妥妥一个妙龄少妇。



  原来婴儿肥的圆脸变成了鸭蛋脸,身材拔高了几公分,那一团稚嫩的孩子气早没了。如今一张脸白皙秀丽,身段玲珑有致,打眼一瞧就是个安享荣华、且美貌动人的二品娘娘。



  赵宝音已经把日子过得挺好的了,除了一想起那个人心里就会揪着疼,平日不苟言笑外,一切都很好。



  “听说你回来了,我还想着隔几日去瞧你来着。”宝音将余三娘请到了后殿待客的绿芜居。



  余三娘看宝音不是想象中的狼狈相,就识趣地不提敏感事件。她捏着瓜子唠嗑,说起这几年在武夷山伺候太后的时光。武夷山风景秀美,她得了空就在行宫的林子里头摘蘑菇挖番薯,倒不是特别难过。太后在昭王死后脾气比较古怪,有时候打骂宫女出气,她从小皮糙肉厚地长大也没觉着忍受不了。



  “你胆子真大啊,在太后眼皮子底下也敢……”宝音十分感慨地道:“敢传信给皇上。”



  “没那么难,太后身边伺候的宫人太多了,那么多人,想钻空子还是容易的。”余三娘笑一笑。



  她现在觉得自己沾了个天大的便宜,一个庶民,还是罪女,只不过干了几年宫女就能捞到一个婕妤。简直赚翻了。她回宫的第一天皇帝就下旨赦免了她父亲的罪,后来贵妃按着礼法,追封她父亲为武昌侯,封她母亲为五品诰命——嫔妃的爹妈都能得到这些名头。



  七皇子李仹上来给余婕妤请安。余婕妤摸摸七皇子后脑勺的小头发跟,笑道:“这孩子和我弟弟小时候很像……哎,我弟弟就是个莽夫,这可比不得。”



  “你要是喜欢孩子的话,自己生一个吧。”赵宝音道:“听说皇上待你很好,有孩子也是早晚的事吧?咱们宫里的女人,有没有孩子是天差地别的,有了孩子,晚年还能出宫去王府里住着,做个老太君儿孙满堂,多舒坦啊。你要是在长秋宫那个寡妇院里念佛,那可无聊死了。”



  余氏嘻嘻笑着:“但愿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