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六十四章 三皇子选妾

  “是臣妇管教不善,叫娘娘看笑话了,真是罪过!”侍郎夫人连忙向赵宝音请罪:“这孩子还是头一次进宫,在家里时就不乖巧。”



  赵宝音眨了眨眼睛,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没那么羡慕王家这样的望族了——不过是个小女孩,小小年纪就要进宫来应酬,从小习得严厉死板的礼仪教养……她低头悄声去打量眼前的小姑娘,果然发现这孩子的十个手指上全是茧子。



  对啊,这样的名门之后,似乎还是皇后大哥的长女……王家嫡长孙女!她没有资格选择自己想做的事,不像是宝音小时候,不愿意学琴就能改学画,爱吃零食就能吃个饱,爱玩爱爬树还能偷着玩……这孩子怕是根本没有玩的时间!针凿女红,琴棋书画,天文地理,她全部都得学,而且必须学得很好!



  “夫人,她并没有说错什么啊,我听了很高兴!”赵宝音满怀同情地说:“您不要苛责她了,这个孩子的性格和我小时候有点像呢,很有灵性,我很喜欢她。不过我并没有她这样高贵的身份。”



  侍郎夫人讪讪笑着又说几句。



  宝音与皇后两个相处很愉快——她俩价值观是相同的,又都是随和的性子。



  赵家没一上来就求着王家什么,东宫易主后,王家在朝堂上也有点难混,赵宝音她爹就在南方督导水利帮王家阁老打杂。皇帝厌恶淑妃,对与他政见不合的秦家也颇有意见,但他得为太子的前程考虑啊,要是太子没有一丁点力量支持,到时候还不是被弟弟们生吞活剥的下场。



  李纯三月份的时候招幸赵宝音,私底下还透了一句话,说他寻思着学汉武帝。赵宝音说学他什么?李纯道:“汉武帝有个宠妃叫做赵婕妤,人称钩弋夫人。”



  赵宝音脸就僵住了。她惴惴地问:“昭帝刘弗陵的生母?”



  卧槽嘞个天啊皇上某些时候真的挺狠毒啊!去母留子,他要杀淑妃?!



  “现在还不是时候,李仁太小了,才十三岁。”李纯摇摇头:“他还需要母亲的扶持。等他二十岁了,能够独当一面,淑妃也该……”



  周朝皇室里头和前头的朝代都不一样,宫规律令严苛、皇权集中,所以没那么多龌龊事。这样一来,皇帝对妃子们就更宽容,不会动不动杀人。



  但如今,先是死了个金氏——淑妃动的手,但说到底是皇上利用她。



  淑妃还和金氏不一样,纵然犯过错,她还陪了皇上十四年,给皇上生了五个孩子。真的下得去手么……



  “音音,很多时候你不能心软,就像当初我的几个庶出的弟弟。”李纯看着她:“我的五皇弟,先帝良妃之子,其实不是病死的。淑妃她,我能感觉到,是个危险的女人。如果留着她,她会成为新帝的太后,然后在野心的驱使下窃夺我们李家的江山。她绝不会做个安安分分的太后。”



  赵宝音愣愣地点头。



  其实不是怕,她好歹进宫三年了,早没那么怂。她是深感自己处在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里头!这种环境很令人厌恶!皇宫,皇宫!皇帝的道德品质再高都掩饰不了这是个权力的集中地!



  李纯拍拍她的脑瓜子:“睡吧宝贝,如今我还在这儿,她还能翻出什么花儿吗?弄死个无足轻重的金氏,就顶天了。你别太过担心。”



  这个时候的李纯,还非常自信而且坚定地认为,自己身为帝王有着绝对强大的能力,能够压制他想压制的一切。



  太子李仁从前庸庸碌碌,做了太子后发愤图强,开启了头悬梁锥刺股模式,学业上倒真有了点长进。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他站到了这个位置,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觉得不努力都对不起这个位子!



  他老爹李纯看过他的课业后,赞赏了他的态度,心里还是摇头——这娃就是一普通人啊,不是个天才!他就算学到吐血也不能超过自己的长子李信。不过李仁的性格中庸不胡来,这样的人当皇帝擅长“守业”。李纯和李纯的爹经过两代人奋斗,已经打退了匈奴、开拓了国土、发展了经济、壮大了国民!接下来这一辈不需要再去搞侵略啦,老老实实守着就够了。



  等再过两辈,再把家业发展一下下,恩,这个节奏恰到好处。



  他知道四皇子李修更聪明,智商和情商都完爆李仁。但下一辈不太需要一个特聪明的皇帝,而且年龄太小了!



  综合考虑,李仁当太子就是最合适的。



  “李仁越来越有太子的样子,是你教导有功。”李纯看了一眼立在旁边的淑妃,肃着脸点头夸了她一句。



  淑妃早知再也无法奢求他的情意。她微微扣住牙齿,半晌低眉道:“妾在登华殿面壁思过一年,如今得蒙恩典,复做了淑妃,内心亦深感惭愧,只能用心辅佐太子以报皇上。”说着又抬头道:“太子的功课尚可,骑射上头也进益了。三皇子李佑还等候在殿外,皇上是否传他进来?”



  皇帝点头道:“好,朕一并看看李佑的功课。”



  李佑和他亲哥一样课业不出众,而且还喜欢爬树,是个捣蛋性子。不过他才十岁,又不做太子,父母对他管教地不严厉。



  他进来给父皇请了安,奉上自己这一个月抄写的《春秋》。皇帝先看了字,又问他几个题目,他凑凑合合能答上来。



  其中一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问题,李佑抓一抓脑袋,笑着回答道:“儿子认为,百善孝为先,孝子便是有德,这第一个修身成了。娶一位同样孝顺的贤妻,将父母侍奉地好了,就是齐家。用孝道治理国家,教导百姓们明道德,人人都是孝子,不会去偷盗作恶,国家就昌盛了。最后,将孝道推行到别的国家,还可以收拢这些国家,天下就顺服了。”



  李纯听了嘴角一抽,喉咙里憋着笑。莫说这孩子的解释太片面——要是啥事都用孝道解决你爹我还用这么累死累活吗?你以为孝道能把匈奴倭寇蛮夷那群鬼都给感化了啊?!都十岁了还理解地这么单纯他也是醉了。



  不过不论怎样,这娃拍马屁的功夫一流啊。他不爱学习、调皮捣蛋、对家对国没有啥贡献,倒是会哄他爹开心。李纯承认自己听到儿子满口孝道,心里就算觉得答案不对也不忍心骂他了。



  李纯就点点头说了个不错。淑妃笑了一声,进言道:“皇上,太子过了这个年十四岁,已经按制纳了两位侍妾进东宫。咱们的佑儿今年也十一了,这所谓‘修身齐家’,您看是不是也该给佑儿房里头放两个人?”



  李纯道:“司寝的姑姑么?都是小事,你随意去女官中挑个好的就是了,也不要求多么高的身份。”一般皇子这时候挑的女人就是教他那事儿的宫女,身份是很低微的,且要求大龄。不过等皇子娶了正室这位姑姑还能得到名分,从奴才变主子,宫女们都认为这是好差事。



  淑妃道:“妾是想着,不如此时就定下两个有名分的妾室。”



  李纯看了她一眼,脸色不变,淑妃心里却一咯噔。



  此时有人禀道臣子求见。李纯整整冠帽随意地说了句“淑妃先挑着吧”,便忙去了。



  第二日传出淑妃为皇三子李佑求纳辅国公孙女、王氏嫡长孙女、皇后之侄的消息。



  淑妃先出宫去拜见了王家的阁老,又回来拜皇后,奉上了不菲的礼物。王家和皇后对此事的态度都很模糊,咬着说嫡长孙年纪尚幼,还不急着谈婚论嫁。



  淑妃在甘泉宫磨了一整天,对皇后的推脱感到很火大。皇后也不理她,自顾自坐在里间给先太子抄写佛经,只给淑妃端了茶和橘子苹果之类的招待她。这皇后一念佛竟是一整天地不吃不喝,皇后沉浸其中,淑妃却受不了,肚子饿得半死还只能喝茶,又不甘心就此走掉。



  淑妃有些急了,便大胆进言道:“皇后娘娘莫不是不愿意让侄女嫁进皇室?”



  皇后笑道:“这话是淑妃说的,不是本宫说的,本宫没有这个意思。”笑话,只要和皇家联姻,不管是做妾还是嫁给个不得宠的、甚至获罪的皇子,这都是无上的荣耀和巨大的使命!谁敢说一句不愿意与皇家结亲?这屎盆子扣上来谁敢接?



  淑妃嘲讽地扯了扯唇角:“那么,皇后娘娘只是因为孩子年幼,才不愿意了?妾可是听说过王家的家训。王家的女儿不做妾!”



  皇后只是静默不语。



  淑妃倒不敢再冒犯了。也亏她想得出来,让皇后的侄女、王家嫡出的长孙女给三皇子李佑做妾!是侍妾,还不是侧妃!而且是个普通皇子的侍妾!



  “皇后娘娘看样子心情不大好,妾今日就先告退了。”淑妃在傍晚的时候暂且偃旗息鼓,从甘泉宫中告辞。坐在鸾轿上心里很是不屑——那个女人,如今除了有皇后的名头,还有什么?她不愿意,还以为自己拿不出别的法子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