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五十八章 世事无常

  皇后命人将她扶起来了,死摁在椅子上:“公主,以往的事情,我与你父亲都不会再追究了。然而,有一件事你必须明白。人不是因为尊贵便能得到最好的享受,而是因为尊贵,才不得不付出牺牲。正因为你是公主,所以,你要和亲吐蕃。”



  她说完便转身离去,命令甘泉宫的内侍们负责把守后殿,服侍公主。



  因为尊贵,所以活得很辛苦……皇后轻轻抿着嘴唇,对,谁都逃不掉。因为她是皇后,所以她牺牲了身为女人最贵重的东西。



  阳朔七年十二月,嘉怡长公主下嫁吐蕃王储。



  帝后携后妃、皇嗣至大清门相送,相比于长女李芙,李荣得到了十倍与她的丰厚嫁妆,也得到了她年幼时哭着闹着要和姐姐争的福州的封地。



  李荣很长时间都端坐在鸾轿中,她没有与父母见面。



  等到浩荡的仪仗随轿远行,皇帝望着轿子越走越远,他忍不住落下泪:“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人愿意送女儿去那种地方……”



  多年后的事实证明,当年长公主李芙一语成箴。大周第二皇女李荣,十岁封吐蕃王储妃,十四岁为吐蕃最尊贵的西帐王后,十五岁因东帐蓝月王后谗言,被贬入闭宫。十七岁夫死,王后按土蕃习俗嫁与新的土蕃王,一位侧妃所出的王储,成为妾室。十九岁,第二任丈夫早逝,一生没有生育的李荣被逼殉葬……



  李芙看的很清楚,她的几个妹妹们,没有一个人能有那个本事做一个风光快活的土蕃王后。



  土蕃高原苦寒,又是做人质。但日子都是自己过出来的,为什么出身为尼婆罗公主的蓝月王后能够历任三朝,最终毒死侧妃王储,扶了自己的儿子为王?手中权势滔天,她无视土蕃国法不肯嫁给儿子,剃度后成为了土蕃女法王,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王太后。



  李荣出嫁后便是阳朔八年的春节,这个年过的还是不错的,土蕃对大周的示好使得西南边陲一大圈邻国都来朝拜。且在元月十五元宵节这天,裴嫔与赵婕妤同时被诊出有孕。



  赵宝音肿疡那病本不会好得那么快——就算瘤子消了,也还得等一年半载才好有孕。不过她调养地好,宜嫔娘娘身为宫中资深药罐子,时常关照她的病情,给她提出了诸多强身健体的建议。她的主位静嫔虽不懂医理,素日也挂念着她那个病。兼之赵宝音年纪小,就算是挺吓人的大毛病也能挺过去,就这么,她在入宫三年后把身子调养好,中奖怀上了。



  她这身子还怀的很巧,跟裴嫔撞上了,搞了个双喜临门。裴嫔的孕相是比较明显的,当众难受了几次大家都猜到了。皇后一请御医,恩,很准。御医顺便给一大群妃子诊脉,结果一看赵婕妤也怀上了。



  皇帝大喜,册封裴嫔为昭媛,婕妤赵氏为嫔。



  这个年过得欢天喜地,吉祥味很浓。



  只是在二月初两位娘娘的册封礼上,前来观礼的贵人金氏晕倒了,大动干戈请来御医的皇后还当她也怀上了,结果御医大人当着皇帝的面,当着一屋子后妃的面,哆哆嗦嗦地禀报道贵人娘娘是伤心过度。



  伤心?!皇后一听就火了,指着哭哭啼啼醒过来的金贵人斥责:“两位娘娘有孕册封这样的大喜,你有什么不满?难道你不希望皇上子嗣满堂吗?”



  皇帝却一手扯过皇后,微怒道:“岚儿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对她太苛刻了!”又上前一往情深地紧紧抱住金氏:“你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你是朕最心爱的女子,朕实在舍不得看你哭。”把四周杵着的嫔妃们都看傻了。



  金岚儿睁着迷蒙的泪眼怯怯看着一群人,她本来是不敢说话的,但在皇帝的温柔鼓励下她自信心爆棚了,于是她道:“妾……妾是因为看到旁人都能有孕,妾侍奉皇上三年多,却没这个福气。之前御医诊断,还说妾有体寒之症,遂怀不上……”



  说完又哭上了:“啊呜呜!啊呜呜呜……为什么只有我怀不上啊……”



  金岚儿从一个底层宫女成为贵人,已经是祖坟冒烟了,然而她心里没有觉得自己受了原本不应该得到的恩惠,而是在频繁的晋位和皇帝的宠爱中认为,自己本就是凤凰命。做了贵人还远远不够,她需要一个孩子,然后将来坐上贵妃!



  一年前的她身为默默无闻的御女时,她就绝不会这么想。这是典型的贪心不足蛇吞象。



  李纯对她这种思想也挺无语。



  因为怜惜金氏无子,皇帝在同日册封她为婕妤,以为宽慰。



  满宫哗然。



  这道册封旨意简直是大周朝后宫的神话,金岚儿就算是有孕册封,她也打破了祖制宫女不过贵人位的律条,况且她根本没怀孕,在皇上跟前哭一哭就哭出来一个婕妤!后妃们上书求皇帝收回成命时,皇帝竟当众撂下话道金氏贤良淑德,将来给个贵妃位也是当得的。这话传出去不得了,皇室宗亲们都开始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李纯。



  不管怎么说,赵嫔娘娘如今的日子还是很舒服的。



  她轻而易举地有孕,就意味着她的病好了。她现在是不到一个月,裴昭媛则是三个多月了。裴氏可比赵宝音风光多了,她父亲安国公是领头支持开海禁的,李纯十分倚重他,只是因着以太皇叔淮南王为首的一众老臣反对,海禁这事不太容易。阳朔八年初的时候安国公被任命为从一品督将镇守东南沿海,抵御不断入侵的刀伊倭寇。



  他闺女正好此时有孕,皇上想着人家一大家子都为皇室鞠躬尽瘁立下大功,大手一挥就给了裴氏昭媛的位子,仅在熙昭仪之下,比被降的秦氏可高贵多了。之后在她怀孕的整个过程,皇帝皇后每天都有流水的赏赐,请的医女是赵嫔的三倍,裴昭媛的日子不要太快活。



  相比之下赵宝音就很不起眼了,是啊,虽然赵家逐渐势起,却连裴家的脚趾头都比不上。不过赵宝音只是没那么大风头罢了,她不虚荣,没太当回事。医女嬤嬷们把她伺候地很周到,静嫔身为主位尽到了照料的责任,只李纯说他不好一天到晚来看她,这也没什么。关键是,被禁足的秦氏再也不会让她怕得做噩梦,旁的妃子们全把眼睛盯在盛宠到不可思议的金婕妤身上,没人会找她的麻烦!



  裴昭媛那儿倒是有人嫉妒,但人家不一样啊!她家里那么显赫,自身又是二品高位,谁敢惹她一指头?



  阳朔八年是个喜庆年,二妃有孕且皇太子的身体逐渐痊愈,裴督将在东海打了几场胜仗不仅震慑了刀伊,还堵住了闭关派“开海禁引狼入室、损我国土”的嘴。在皇帝的旨意下,皇室船队带着大批瓷器和丝绸出海贸易。



  在七月底裴昭媛产下六皇子的喜宴上,皇帝同日接到八百里加急称出海的船舶以二十倍的黄金价格换出了那些在周国国内稀松平常的丝绸,还带回了东海诸岛国的联盟国书。很快,江南的富商们纷纷效仿,他们变卖了全部资产购入昂贵的货船,装上茶叶、绣品、陶瓷、白玉等物漂泊过海。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发财。这个年代航海技术不先进,船也造得不太结实,出海捞金的人里总有那么十之二三翻了船,连船带货没了个干净。还有那么十之一二漂到了原始社会野蛮部落,被扣下所有东西后自己和仆人们都被充作奴隶。



  开海禁让国库里的白银都换成了金子,还塞得满满的,于是六皇子的喜宴就办得声势浩大了,皇帝一高兴拉着皇后一起喝醉。后宫姐妹们都蹭到了大包赏赐,人人欢喜,只是谁都没有记起来那位被禁足的秦充媛还坐在黑屋子里,盯着李荣留下来的一块玉佩流泪。



  没有人会可怜她。甚至没有人记得她。



  只是皇室中总不会永**静祥和。



  就在这一年的八月,皇太子李信的旧病体寒恶化为跗骨疮,短短两日不治身亡。



  帝后两人在灵堂里守了七天,皇后一次次哭晕过去简直令李纯肝肠寸断。出殡那日皇后没能观礼,夜里皇帝去看她,她指着太子生前的书籍问皇帝:“都到了下学的时辰了,李信他为什么不回来用膳?他是不是又睡在乾西五所用功去了?”



  李纯抱着老婆嚎啕大哭,第二日传旨令后妃们去甘泉宫为皇后侍疾。赵宝音八个月色大肚子就免了,不过静嫔回来后拉着她说了不少,说皇后娘娘简直不成人样了,本来微胖的身材瘦成骨头架子,胃病复发吃什么吐什么。因为皇后太可怜,妃子们也不敢逍遥自在大鱼大肉地吃,从此宫中女子不穿鲜艳颜色,不用金玉首饰,一日三餐清粥小菜,给太子念佛去吧。



  大家倒没什么怨言,谁都有同情心啊,好好一位皇后成了以泪洗面、神智还出了点问题的凄惨女人,那实在太可怜了。皇后还只有太子一个儿子,连女儿都没有,她快四十岁了不太可能再生,她后半辈子可怎么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