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五十六章 和亲

  皇帝随即准许,并将此前十分得太后喜爱的余贵人一同放逐武夷,削去她的位分,命她从此贴身服侍太后。余贵人虽然无关痛痒,也被朝臣们看做皇帝对昭王一党的彻底清洗。连太后他都狠心不做挽留,曾经盛宠过的余贵人也说弃就弃了,从前和昭王有过牵扯的人又该如何呢?



  多年以来,曾和昭王交往过的世家们都小心翼翼地行事。如今他们更加忐忑了。



  心中的不安总是无用的,很快,皇帝罢黜了几位当朝大员,都是或多或少与昭王有旧情的。在贬官的同时他还升了几人,为首的便是礼部侍郎,赵婕妤之父,此次负责迎接吐蕃使臣的礼官。



  侍郎再往上便是尚书了,礼部尚书大人虽然年纪大了,但依旧做着他的尚书,皇帝认为这样的人很适合礼部职位。他给赵侍郎的职位是金陵府尹,品秩不变,且还从京官外放了。



  不过,从清水衙门变成重权实缺……



  此举引人注目以至于大家忽视了与赵大人一同得到加恩的臣子们。



  “父亲的确没有什么才华,但很擅长做些令人头疼的繁琐事情,毕竟在礼部干了这么多年……”赵宝音在棋盘山落下一子:“不过皇上这样的封赏叫臣妾受宠若惊……”



  昭王之死……所有人都知道,昭王不会吃御医的药,也不会轻易接受任何来自宫廷的东西。皇帝下旨命昭王暂缓进京时,给他送来了数位御医、几十名医女以及据说十分会照料病人的姑姑宫女们。这么一大群人几乎把潼关那不大的府邸塞得溢出来,昭王本就神经紧张,日夜防着这些人,没有精力顾及其他。



  他当然会认为,真要动手的话肯定就是这些人了。他还会左思右想,揣度皇帝的心思,因为太后给他送了信劝他“和解”,宫中又传来消息说,皇上迷恋那位余氏。那是他们的人。



  而礼部侍郎一行举着豪华繁琐的仪仗路过的时候,一众官员们前往潼关府邸歇脚。他们在后院整顿许多器物,因着是两国联姻,双方使臣带去互赠的东西也都别有寓意。其中最为贵重的是皇帝亲赐四吉物,宝瓶、蝙蝠、鲤鱼、佛手。除此之外还有一百来箱金银器皿……



  东西堆满了府邸,偏偏查验时少了几样。赵侍郎还向昭王借了好些御用之物临时顶上……



  在这种混乱中,昭王自个儿的东西被混进什么,多了或是少了,短时间内也不易察觉了。



  况且就算被察觉了,那些所谓的“迎使”、“宦官”等,全是身怀绝技的武士,倒是赵侍郎,朝中出了名老实本分没能耐的文人,做个幌子最好不过。



  李纯听了噗嗤一笑:“你和你父亲其实很像——外人看来庸庸碌碌,实则总有看不见的长处。音音,多亏了你呢……”



  因着她想出这个法子,举荐了余氏,如此太后放松警惕,就不会如临大敌一般暗中给昭王加派很多护卫的人手。没有了太后的干涉,此次行事才能这样顺利。



  “就算没有我,您也会用一个更好法子。”



  李纯笑了:“不过你比那些臣子们更早地提出了,而且还是个好办法。能够获利的永远是抢先的人。”



  赵宝音托腮叹一口气:“只是,余贵人那里……”



  她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心愿,然而余氏呢?



  当皇帝明着告诉她,如果想要干政的话,非但不介意,而且很鼓励——她便小心而大胆地策划了那个方案,呈给皇帝。果然事成,而且成得漂亮,她得到的回报便很丰厚,父亲成为了府尹,不再是个无足轻重的文人了。在漫长的将来,如果用得到,赵家就能够为她提供她想要的支持。



  她的心愿是权势,余氏的心愿是得宠。可怜余氏并没有成为宠妃,还被褫夺了位分,陪太后念经去了……



  “谁都不喜欢言而无信。”李纯毫无波澜地淡淡道:“不过你不要太担心,这未必不是她的机会。”



  从建章宫出来后,宝音开始准备出席国宴的衣饰——迎亲的喜宴就设在今晚。



  她心里不在乎什么昭王、什么和亲,在意的却是余三娘。她自幼受到的教育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以及人无信不立之类,明明答应了她,最后却弄成这样。



  再则……



  并不是没有私心,余三娘若能在后宫闯出一番地位,也是自己的助力。



  想了半晌,她将发髻上一支红宝石步摇“啪”地扣在镜台上,问左右道:“太后娘娘准备何日启程?”



  橘子不愧是个擅长揣摩别人心思的,缓缓答道:“太后娘娘身子不适,定了三日后才动身,不过庶人余氏已经跟随服侍的宫人们一同离宫了,说是要先去拾掇武夷行宫。”说完抬头小心看一眼主子,复又道:“余娘子走得急,不过一切周全,并没有短了什么。”



  宝音仍旧十分不快,道:“这么快就走了,怎么也不来支会我一声!”自己想了一想又莫名点头:“这样也好,若她真来见我,那就是遇上棘手的事儿了要求人。如此自己走了,反倒是没什么可让人担心了。”



  余三娘被贬斥的旨意下后,她以为皇上是做个样子给朝臣们看,便处置了一个小人物。她还想去求求皇上,毕竟是举手之劳……后来过了几日,她又想通一些事儿,便不敢去求情了。



  余三娘面上是昭王党羽,实则是皇上给太后下的迷魂药。昭王死后,皇上将被贬的余氏送去太后身边当奴仆,这……



  对于余三娘来说,若是做得好了,她就是皇上的耳目,时时掌控太后动向。她有这样的大功劳,日后只要她想,随时都能给皇上上书要求为家人翻案。更巧的是那案子是结党案,结的什么党?说是被一个尚书大人牵连了,其实那人是昭王心腹!余氏能把皇上吩咐的事办好,皇上怎可能会继续认为她是逆党的后人呢。



  然而这实则是很危险的,太后虽年纪大了,毕竟是先皇正室,大风浪见地多了,安能不怀疑她?一个不好,她就真得壮烈牺牲了。



  不论怎样,经历了昭王之死后的皇室,局势已然大变。张太后所代表的“后党”彻底失势,一些官员遭到贬斥后,顶替他们的多半是近年新秀,或是皇后母族王氏的子弟。在如今朝中热议的“海禁”问题上,这些人悉数支持皇帝,倒成了一股忠君之势。



  李纯借着扫除逆党的由头,扶持了不少人。



  翌日傍晚,宝林列席邦交国宴。



  这大概是她所见过的最上档次的场面了,身为一个四品的小小婕妤,寻常年夜的大宴她还没资格在外臣面前露脸,这一次倒是把四品以上的都叫来了。吐蕃本是个地广人稀的小国,但因着吐蕃人生性骁勇善战,如今的吐蕃王又是个有野心的,他连年征战,已吞并东南许多小国,出身暹罗的王后还为它带去了巨象骑兵。对周国来说,这么个有点分量的邻邦还是很值得拉拢的。



  宝音与一众宫妃正襟危坐,面前清一色竖着粉蓝色银绣屏风,这般阵仗,莫说瞧着外邦人看稀奇,连台子上唱戏的优伶都看不见了。和所有人一样,宝音伸着脖子想透过屏风的间隙看传说中“络腮胡子黑铁脸”的粗鲁的吐蕃人,又偷偷地东张西望想去看嘉怡长公主。



  嘉怡长公主,皇次女,闺名荣。她很快就将成为吐蕃的王储妃,未来的王后。但她一直没有出现。



  “今儿日子不一般,听说……那一位被放出来了。”旁座周瑶正与裴嫔咬耳朵、身为出了名的大嘴巴,周瑶这段日子都快憋死了,她能说但不傻,朝堂动荡之际为了防范祸事,她硬是每天晨省都闭嘴不说话。



  “你说她呀?”裴嫔在袖子里握紧了周瑶的手:“别再提她,如今形势未明,东山再起也未可知。”



  “恩,不过却没有列席呢。”周瑶咬一咬嘴唇:“该是在内宫与嘉怡长公主在一块的。”



  女人们私下议论纷纷,与裴嫔坐斜对角的娴嫔面上则万分尴尬。自从淑妃获罪,原本仗着家世在皇上跟前有脸面的娴嫔,如今彻底被疏远,成为失宠的典型代表。她真是悔不当初啊,咋就挑了淑妃这个烂心大萝卜当靠山?



  因着本朝宫规太死板,无宠的日子其实也不难过,每月轮一次的那天就是所有人的机会。可娴嫔就是个倒霉蛋,和她住一个宫的张宝林一样无宠,南巡回来就怀上了。虽然短短俩月就因底子差流掉了,好歹能在史书上记一笔“曾孕育皇嗣”,因着这个功劳还按例封了美人。



  大家的眼睛梭来梭去,到底没找着李荣公主和她娘秦充媛。随后,为首的吐蕃使臣当众献上了一百八十八箱贡物。此人是吐蕃一位身份颇高的亲王,会说几句汉话,然而大家还是不怎么懂。好在礼单是由年迈但尽忠职守的礼部尚书大人念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