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五十五章 癖好

  在皇上眼里她也只是个,流着蛮夷血统的下贱女人么?今日将自己叫过来,就是以为自己对南越那鬼地方有些许了解,所以才……他不是说过,最喜欢最喜欢自己么,为什么会用最鄙夷的神色,来对待喜欢的人呢,怎么可能啊……



  为什么啊,天啊,既然喜欢为什么……



  “金氏!”皇帝面露不耐地看着她:“发什么呆呢,既然你只会磨墨,那就过来做吧。”



  却在此时,传话宫人进来道赵婕妤求见。



  李纯手中一滞。张口问道:“所为何事?”



  一旁金岚儿仍在委屈着,听来人是赵婕妤不是什么妃位之类,便并不放在眼里,撅着嘴巴去挽皇帝的胳膊道:“皇上!岚儿……岚儿陪您一块儿看画呢,婕妤娘娘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呀。”



  李纯侧头平静地看着她,伸手抓住她钳着自己胳膊的手。



  他的后宫中有很多妾室。无论喜不喜欢、相貌美不美,都能得到他的善待。但这不代表他没有讨厌的人了——做出人命关天的罪恶、踩了他底线的秦氏令他很失望,犯了错上不得台面的吴氏也算一个,而眼前这个金氏……



  看着是个普通又柔弱的小姑娘,多了解她之后却越发觉得烦腻。



  本以为她位卑可怜,命人去查时才发觉她早已投靠秦氏,她倒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错事,但为了讨好秦氏,她竟然扮作戏子唱黄梅……为了往上爬真的一点自尊都不要了么!



  面上装着胆小怕事,却几次在暗中做秦氏爪牙,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谣言之类。唉,其实平民出身的女子里头,能被他看中的大半都是好的,薄宝林的性子就很利落直爽……



  念及此处倒是想起来了。新进宫的余宝林与这金氏倒是相似,只要能得到荣华富贵,什么尊严脸面都可以不计较。要不是看在她救了宝音的份上……



  思量许久,原本很想干脆地将她的手拽下来,最终还是放开了。



  唇角漫出一抹迷醉笑意,轻声道:“岚儿说的都是对的。”便招手吩咐宫人:“让赵婕妤回去吧,有什么事,写个奏表呈上来,朕这会子忙得很。”



  赵婕妤那儿并不是很急的样子,第二天晚些时候,她的奏表才送过来。李纯草草看过,当天宴请朝中重臣时依旧传召了金氏侍奉左右。



  金岚儿春风得意,筵席中为皇上添酒布菜,陪皇上接受臣子的敬酒,若不是御座旁并没有她的位子的话她几乎要将自己当做了皇后……想起昨儿皇上冷淡敷衍了赵婕妤的样子,心中更是暗喜——婕妤赵氏,从前亦是得过宠的罢?从她小产患了恶疾后,就不怎么受理会了。



  金岚儿最瞧不上那些自恃出身,又没什么本事的女人。凭什么,一进宫就能封贵人,她是付出了多少年才有了如今的贵人位子。那个素日娇滴滴的赵婕妤?听说是得了很严重的病,还不知能活几年,虽然如今看着和常人一般的……私下宫人们都在传呢。唉,真可怜。



  这样想着,杯中酒熏得额头都泛红了,早将南越疆域图带来的委屈抛掷九霄云外。



  美梦一直持续到数日之后——那天夜里是宝林余氏服侍的日子。从前宫人们都传皇上不喜欢余宝林那张暗黄色、自幼风吹日晒的脸,遂与她一直没有男女之实。这一次待晨起上朝后,竟是下旨称赞了余宝林温婉得体,也越过才人封为贵人了。



  众人对此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惊讶感觉。



  德妃拉着静嫔、宝音几个去甘泉宫里搓骨牌,神神秘秘地和皇后咬耳朵:“姐,您说皇上是不是有什么……癖好?”



  皇后:“你也这么觉得?”



  德妃:“余宝林这个人,性子很直,而且力气特别特别大!前天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就把象牙筷子给折断啦!难道皇上他……”



  皇后:“他喜欢在下边。”



  德妃:“真哒?”



  皇后:“我嫁给他那会儿,试过一次,他挺开心的……不过那个姿势对我来说太累了。”



  静嫔:“皇后娘娘,德妃娘娘,你们俩说什么呢?皇后娘娘您的嘴巴为什么张得那么大?”



  皇后立即一手将德妃推开,理一理自个儿的衣领:“静嫔,本宫只是在和德妃探讨你们这个年关的份例。”



  静嫔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她。



  德妃优雅地端起茶盅沉默不语。众人看一眼德妃再看一眼皇后,一致在心中得出结论——恩,肯定是皇后又在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德妃娘娘那么古板正派的人,才不会是挑起话头的呢!



  赵宝音:“你们脸色咋那么奇怪?九筒,我和了!”说着把桌上所有的银票抱到自己怀里。



  皇后被众人怀疑了人品,随后又连输三场,最后闷着头溜之大吉:“本宫去看看太子!你们接着玩吧!”



  东宫太子的病拖着没有起色,虽然不严重,却也说好不好地。



  突然冒出来的余贵人,打破了金氏一枝独秀之景。如大家传言中的沸沸扬扬,皇上似乎是“换口味了”,每日都赐下流水的礼物至余氏寝宫,俨然一副隆宠之象。



  金岚儿关起门来以泪洗面——其实她并没有失去什么,皇上仍旧对她眷恋不已,不过是多了个人分享罢了。不过与之相反,张太后近来心情却好了起来,脾胃的毛病稍有好转,膳食上也多进了些。



  很快,余氏按着太后吩咐,向皇帝隐晦地提起昭王。



  “……上古时代的准帝,恩?不,舜帝!他年幼时,弟弟与继母多次谋害与他,后来舜帝做了天子,却依旧善待弟弟与继母。他的孝行感动了上苍,进而成为华夏大帝?哦不,华夏圣人?……”



  李纯耐心地听她将故事讲完。叹一口气问她道:“太后就让你这样说么?”



  余三娘摇摇头:“太后还让我加个开头——我自幼目不识丁,在宫中唯恐侍奉不好皇上,所以才去读了书,向人请教了论语,和那什么经中的典故!这样可信度就大大地提高了,皇上听了,还会觉得我懂事!”



  似乎是完成了艰难的任务,她抚着胸口长舒一声:“皇上,我什么都告诉您了啊,太后娘娘那儿,我也一点没透底。您知道我把这个准帝的故事背下来,很不容易的。”



  李纯点头:“恩,朕知道,赏你一顿酱肘子。”



  余贵人呵呵笑,心道其实当个谍中谍还没有想象地那么难啊,不过等到这位皇上达成目的后,估计就是自己被灭口的那一天吧……啊,宫斗剧里的皇帝没一个好东西,自私自利多疑冷酷,比皇后还坏上一百倍!



  爹,你放心吧,我会壮烈地……牺牲的!到时再努一把力,赚个追封再给咱家捞个爵位!况且宫里吃的穿的实在不能更爽,这么享受一两年,这辈子也值了啊!



  这一夜皇帝似乎和余贵人相谈甚欢。第二日时,他果然赏赐下一大桌子菜品送去余氏宫中,晌午过后,又下旨道:“昭王行至潼关病笃,遣御医、宫人前往服侍,可待病愈后再入长安。”



  张太后如释重负。



  皇上是个什么性子她再清楚不过。让他对昭王既往不咎是不可能的。南巡遇刺后回京就立即传了昭王,除了赐死还能是个什么意思?如今允许昭王暂缓进宫……



  恩,从死刑变死缓。



  至少算是有了点生机啊!再等些日子,皇上心一软,兴许就能让昭王回北地了。



  如此一来余贵人得幸与皇帝,在太后跟前也成了香饽饽。



  在潼关住着的昭王很快迎来了皇上的御医,也迎来了太后遣去探望的内臣。昭王残废了好些年,身体很不理想,御医们倒诊出了一大堆毛病,也没法子扣个欺君。太后的心腹们给昭王带的密信就是劝他安分守已,并命他写折子忏悔当年与皇上不和的罪过。



  与此同时,吐蕃迎亲的使臣不日即将到达。比起昭王,皇上似乎更重视和亲大事,一直在与臣子商讨典仪与国书交涉。



  听闻,吐蕃的赞普王,愿意奉上昆仑山出产的一半铁与铜。



  这其中的利益交葛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张太后许久不管朝政,对吐蕃和亲的事连打听都不敢,后知后觉地听说了这些之后,只暗自欣喜,想皇上至少这一年都不会有心思管昭王了。



  李纯则派了礼部侍郎赵仁康并内府宦官前去驿站,接应远方的使者。



  那个地方,其实是距离潼关很近的……



  直到十一月底,使者入宫朝拜时,跟随的礼部侍郎赵大人,当众禀报昭王在潼关病重不治,业已甍逝的消息。



  此事在朝堂掀起轩然大波,七年前夺嫡之争的余波,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皇帝虽曾与昭王不和,如今还是当朝宣召了追封事宜,将他尊为忠敬王葬入帝陵,亦没有提到南巡时遇到的刺杀与昭王之间的牵扯。



  纵然给足了死后哀荣,张太后听闻这一切时仍旧暴病不起。数日之后她从昏迷中醒来,下旨命令宫人准备车辇,想要去武夷养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