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四十七章 被爱的感觉

  而熙昭仪看她一眼道:“娴嫔的袖子倒是很长。”



  娴嫔低头一看,自己的袖子搭在了皇上跟前的酒杯里头了,湿了一大片。当场连忙请罪道:“妾没瞧见,污了皇上的酒杯。”脸上万分地尴尬,当着这许多人的面竟出了个丑。



  皇帝哪会计较这种小事,笑笑让她退下了,又继续与皇后笑谈。



  娴嫔狼狈地回席位,前头坐着的淑妃却是眯着冰冷的眼色朝熙昭仪看过来了。熙昭仪正抬头去撞上了她的目光,竟是没有移开,挑眉看了淑妃一眼才算。



  赵宝音在底下看得心惊胆战,她本在吃乳猪,因着皇上他们说起荷包才开始关注上头的事,结果就看见娴嫔被熙昭仪揭丑,淑妃动怒,熙昭仪毫不畏惧回敬淑妃的一幕。从前她和睿王妃斗过,和吴氏斗过,却都没有这一次眼睁睁看着来得直接刺激。



  宫里这些出身高贵的皇妃,都是知书达理的,常人若发现娴嫔的袖子掉在酒杯里,不是应该帮着遮掩过去么?熙昭仪更是以好脾气著称,这次竟不客气地挑明了说,给了娴嫔一个下马威。



  赵宝音是想不起熙昭仪和娴嫔两个之间有什么龃龉的。没错,娴嫔真没得罪熙昭仪。



  熙昭仪对娴嫔不善,娴嫔背后的淑妃可看不下去了。其实吧,虽然娴嫔和淑妃之间的关系没有太密切——抱大腿而已还没当姐妹被正式认可成忠心的心腹。然而淑妃身为一个尊贵的上位者,她的想法就是你不能动我的人。



  动了不是打我脸、扫我威风吗?打狗看主人不懂么?



  不过看熙昭仪的样子,她就是来打淑妃的脸来了,她不是针对娴嫔。



  哎,貌似熙昭仪和淑妃之间……



  赵宝音想起来了。李修最近闹着要换老师,淑妃去求见了皇后,在皇后面前说二皇子李仁对吴相很仰慕,四皇子左右与吴相合不来,倒不如让吴相做李仁的师傅。



  熙昭仪当时和淑妃绊了两句嘴,总归是争师傅的事。



  想到这儿,不免又想起几个皇子。四皇子才五岁,却一直顶着聪明懂事乖巧的光环。李纯也时常有意无意地透露出,除太子之外的几个男孩子里,他更偏爱四皇子。



  二皇子李仁倒也懂事,但念书没有四皇子学得快,性格不机灵。三皇子李佑比四皇子大了几个月,却是不如四皇子懂事,贪玩、淘气、不爱读书。这俩孩子挺倒霉,其实李仁那平庸的功课很正常,有读书好的孩子就肯定有不怎么好的,他又没有太差劲。李佑就更正常了,五岁的小孩你指望他多懂事?指望他不掏鸟蛋?



  所以皇家啊,这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们,“别人家孩子”顿时变成了“自己家孩子”,攻击力直线上升,爹妈眼睁睁瞅着你比人家差多少。



  为了孩子,淑妃没少怄气。这回又很起劲地去争人家的师傅去了,就为着李仁能学得好一些。



  吴相这人有争议,却是在后宫女人的眼里成了一致的香饽饽。



  赵宝音却没想到熙昭仪有这样大的胆,敢明着和淑妃对上。算算自己早就遭到淑妃的厌恶,和熙昭仪素日还走得近。后宫大家族,想独善其身是很难地,就比如方才娴嫔被殃及池鱼,自己也有被拖进去的可能。



  不多时大家玩够了吃饱了,皇帝起身离去。女人们又凑在一起说了些话,也各自散了。赵宝音顺着墙边往回走,她方向感极差,天黑妥妥迷路,好在身边伺候的人很多。



  正走到了启祥宫前头的老柏树处,东边一群人支着仪仗,呼啦啦地往这儿过来了。葡萄夜里头看不清,垫着脚瞧了道:“不知是哪位娘娘的鸾轿,瞧着却是很大的阵仗,多半是位高位呢。”



  宝音亦睁大眼睛瞧去,片刻人家走到近处,宝音却是唬了一跳,那前头掌灯的两个内监可不是御前的人么!当下连忙拉着葡萄一众都跪下。



  来人果然是皇帝,李纯喝了酒,有些微醺,下轿子将宝音扶起来了。宝音道:“这样晚了,皇上不是先回建章宫了么?”



  李纯道:“就是为着醒酒才出来走走的。”嘴里弥漫着酒气。



  不错,启祥宫离建章宫挺近的,散步散到这儿来是常事。宝音低头想了一下子,想那些皇妃的本分和服侍人该做什么,最后抬头和皇上道:“妾给皇上泡醒酒汤吧?”



  皇上看着她吊起的胳膊笑说:“好啊,过来伺候吧。”拉着她那只好的手上了轿子。宝音却是吓着了,连连推辞:“妾读汉书,知道班恬有却辇之德,龙驾是万不敢坐的。”



  皇帝道:“今日出来不过是个青底的轿子,可不是龙驾。”宝音定睛一看果真,辇上形貌虽阔,却不是雕龙扶手,只是寻常的轿子罢了。这才由皇帝拉着放心坐下。轿子边上的庞大人扫一眼宝音身后随行的那一大群侍女医女,挥手道:“都先回启祥宫候着吧,这么些人挤一处,皇上闷。”



  这样一说,不论是葡萄几个贴身的,还是有身份的医女,都不敢犹豫领命退下了。赵宝音对这种绝对的王权略有不爽,那些人都是她的下人,倒是要听庞常侍,也就是皇上的吩咐了。又想庞大人这个宦官之首的位置,的确权柄大,可实则怕是很难做吧。皇上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你就得准确地反应过来,甚至大多时候皇上没有任何表示,单靠你揣摩他的心思,做错一丁点还要糟,做得太过、猜得太透皇上又不喜欢了。



  这宝音被皇帝塞进轿中,心里相当无语,她说去泡醒酒汤就跟皇帝和吴相说要拜师傅一样,客套话听不出来啊!她还吊着胳膊呢,自理能力都没有,能伺候个啥?



  瞧着皇上这样却是真有些醉了,硬拉自己上来,身形还有些不稳当。好吧,那真得伺候了,宝音用单手竭力顶着皇帝的臂弯扶他,让他不至于从轿子里摔出去,俩人极不匹配的体型衬地宝音活像受虐小媳妇。李纯却更不争气,身子竟死命靠在宝音身上,直将她抵在轿壁上。



  “皇上,皇上您醉了(你真难伺候!)。”



  李纯身子不稳,好在说话还算顺,扶着额头道:“没什么事,过会子就好了。”说着从袖口翻出了荷包,用两颗薄荷搓了在鼻尖底下闻。宝音瞧着那个荷包,眼睛不由就忍不住往上头瞄了。



  “这一个上的竹叶比不上你的灵动,然针脚绣工倒比你身边的绣娘高上一筹。”李纯笑看着她:“音音,你不光耳朵生得好看,眼睛也很漂亮。”



  赵宝音咕咚咽了口吐沫,果然不是自己的那一个,真正是熙昭仪绣的。李纯勉强坐稳身子,给她腾出点空间来,道:“音音,你该知道宫里不比别处,做天子,看着全天下都是自己的,其实自己什么都没有。看着能轻易决定任何人的性命,其实太多时候不能随心所欲。”说着握紧了宝音的手:“你的那个我只好收进后殿里去了,拿出来戴,不小心被人看到,又是祸事了。可要再等几年,等你封了高位、有子嗣依仗,我好每日戴你的东西,那时她们也不敢对你如何了。”



  赵宝音愣愣地瞧着他。



  “还觉得害怕么?”李纯说话时就从嘴里呼出酒气,真不是什么好形象:“音音,求求你一定要记住今天我说的话,你在我心里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你别怕,一切有我在。前头的父皇、祖父都没能护住自己心爱的女人,我却是打退过匈奴的天子,想是比他们强,你说是不是?”



  这一夜两人却没停留太久。李纯很快吩咐下人送赵婕妤回宫,自己在四周晃了两圈,也回了。



  按着规矩今日可不是轮到赵婕妤侍寝,当然没有整晚呆着的道理。



  一晃眼挨到第二日,太阳早早地升起来了,看着是个暖冬日子。赵宝音昨晚上回宫后辗转反侧,脑子里全是李纯的话,半宿没睡好,白天起来赶到甘泉宫时便晚了。好在皇后不怪罪,道:“十四岁还是孩子,十五六岁刚及笄的身体却长得快,爱睡些是好事。”



  下头人闲坐品茶,并没将这小事放在心上。却有一女轻笑道:“如此看着金御女太守规矩了。”



  一句轻飘飘的话,赵宝音回头一瞧,说话的人却早低着头隐在人堆里了。敢说不敢认,必定是个位分低的,只是在场的姐妹都面上似有神情地看向自己,自己不免尴尬。此时静嫔看看四周,才和宝音解释道:“金御女昨晚伺候皇上了,今早第一个来的。”



  赵宝音顿了片刻,起身跪下了道:“姐妹们说得是,皇后娘娘不怪罪是娘娘宽厚,我的错却是不能抹的,求娘娘按着宫规,罚我两个月的份例吧。”心里沉沉地下坠,想着后宫中最不喜自己的是哪一位呢?



  还不是那位淑妃。旁的德妃、熙昭仪等是绝不会动不动和自己起争端的。位分在婕妤之下的那些个,与自己作对是绝无好处的,定是有人指使。



  赵宝音想着昨晚上的事,心里本就乱。原先以为自己不过是皇上的众多妾室之一,皇上待自己的好,是出于对病弱者的怜惜。却不知昨晚上来了那么一出……从前还厌恶淑妃对自己的针对,今日看来淑妃怕不是个可恶的人,而是个可怜的人。



  为什么只有淑妃对自己不善呢?因为只有她,将太多的心思花在了李纯身上,也就只有她能看出来,李纯对自己一个小小婕妤的态度不对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